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梦:集合,鬼灭高校剑道部!

      享用了美味的便当之后,乘务员姐姐们在手忙脚乱中清理了他们这些人的盒子。
      
      善逸撑着下巴,默默听着炼狱先生和炭治郎的聊天。
      
      火之神乐或者火之呼吸,竟然连炼狱先生都不清楚呢。
      
      “哇唔!开车了!唔哦哦哦!好厉害好快啊!”
      见伊之助将头和双手甚至半个身子前倾出了窗外,还喊着要和列车比谁的速度很快,赶紧将他一把拉回后,善逸表示心好累。
      
      笨也要有个谱啊,笨成这样也是世间罕见了吧。
      
      见这边的两人这么有活力,炼狱杏寿郎提醒道,“很危险哦,不知道鬼会什么时候出来!”
      
      唉?!唉!唉!
      
      乌鸦不是告知他们上了无限号火车后要和炎柱会合?!
      
      并没有说列车上就有恶鬼的存在啊?
      
      善逸一直以为是在列车行驶途中的某一站点处有恶鬼,或者列车只是达到目的地的交通工具。
      
      一想到又要遇上长得奇奇怪怪的恶鬼,或许是刚进食过的缘故,善逸紧张后就是一阵反胃。
      
      “有鬼么?……前往有鬼的地方就算了,鬼在我们的目的地也就算了,连车里也有鬼么?在这么狭窄的车厢里面,还有这么多普通群众?”
      
      灭鬼的任务就算了,比起与鬼战斗,瞬间反应过来的善逸更恐惧要以保护好这么多群众的安全为前提下进行战斗。
      
      随后,炼狱杏寿郎解释了他被派来这辆列车的原因,短时间内有四十多人在这里消失,而被派来这里的鬼杀队队员也失去了联系。
      
      “我想起来了……”一想到那个深夜被蜘蛛所支配的恐惧,善逸开始哆嗦起来,泪控制不住地流出,“你们难道不觉得这件事与我们在那田蜘蛛山那边接到的工作好相似,有柱参与其中绝对会是噩梦级别难度的!我觉得这辆列车上十有八九会有十二鬼月……”
      
      “请……出示一下车票。”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善逸一时没注意到走到他身边的乘务员先生,他走起路来轻飘飘、一摇一晃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拿出票递给了对方,善逸又打量了乘务员几眼,眼眶周围像画了烟熏妆般浓稠的黑眼圈,两颊消瘦凹陷,双眼无神。
      
      话说乘务员难道不是比较体面且相比一般以务农为生的人来说,是相对轻松一些的工作?
      
      怎么这位先生就一副很久没好好休息的样子?
      
      「叮!开启主线任务二(此为系列任务):如火焰般热烈的热情,怀强者为保护弱者之理。
      
      项目一提示:魇梦之恶鬼
      项目二提示:天降之恶鬼
      项目三提示:无止之列车与无穷之守护
      项目四提示:炎柱之继子
      
      任务完成后奖励随机物品,此次任务还请宿主务必拿起1000%干劲!」
      
      什么什么?!
      列车还停不下来?!
      
      为什么关键时候,系统还搞这么精简文艺的任务名?
      
      被一连出现的四项任务提示弄得头晕目眩,分清轻重缓急了后,善逸着重分析前两个项目。
      
      自从那天蜘蛛山开始善逸格外重视任务上的相关描述,推敲琢磨着这些项提示,第一次善逸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
      
      从字面的最简单的理解,就是会有两个恶鬼出现,考虑到炼狱先生不俗的实力,善逸可以敲黑板确定其二中必有十二鬼月!
      
      魇梦?!
      是那种丑得吓死人的恶鬼,甚至丑到让人做噩梦的程度么?
      
      还有……第四项中的炎柱之继子是让他成为炼狱先生的继子?
      
      虽然炼狱先生为人豪爽又是善逸最能接受的喜欢照顾人的性格,一想起曾经讨厌柱的自己又因香奈乎是忍小姐的继子、不甘被同龄女孩子赶超而放过狠话,说过绝对不会成为任何柱的继子这样的话。
      
      岂不是……脸都被打肿了?!
      
      当炼狱杏寿郎起身,将乘务员挡在身后的时候,顺着他的视线,善逸看到了一只全身布满了角、脸上还重叠着脸的恶鬼。
      
      咦?!
      
      是只长相挺抱歉的恶鬼,但善逸见过次他更丑的鬼,是因为他和系统审美观不同么,这只是系统认知上丑得让人做噩梦的鬼么?
      
      “炎之呼吸·一之型·不知火。”
      
      烈火般的身姿,当炼狱杏寿郎以精湛的剑术斩下那只恶鬼的头颅,善逸愿意顶着被打肿的脸、即使肿成猪头,他也一门心思地想炼狱先生的继子!
      
      “好厉害,大哥,好棒得剑术!请收我为弟子吧。”炭治郎被这份强大的实力所吸引,落下了鸡冻的泪水。
      
      “好啊,把你锻炼成出色的剑士吧。”
      
      善逸本想吐槽曾经说过他厚颜无耻的炭治郎竟然已经以“大哥”这叫法称呼对方,但见炼狱先生如此爽快地应下了炭治郎的请求。
      
      顾不上理早已喂鬼的矜持,善逸脱口而出三个字:“我也要!”
      
      伊之助也同样说出了“我也要!”
      
      “大家都交给我照顾吧。”
      
      “大哥!”
      
      “炼狱大哥!”
      
      太可靠了,有炼狱先生这样的存在,不管何等艰难卓绝的任务他们都能轻易完成的吧?
      
      喊声此起彼伏了一阵,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善逸感觉一股淡淡的倦意漫上了他的心头……逐渐的,他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困,迷糊中,他感受到伊之助坐到了他腿上后倒在了墙上。
      
      哦,发出的那声“咚”的响声还真不轻呢!
      
      可是,此时的善逸已经困得眼皮像在打架,上翻、下滚、又向上翻,完全不受控制般的……伊之助这家伙,知不知道他自己很重的耶,他的腿可是只有女孩子可以坐的!
      
      很想推开他,可被倦意侵蚀着思维的善逸已经没力气将他推开,向后靠到椅背上,他也陷入了沉睡。
      
      善逸入睡前的唯一念头就是:他能拥有一个好梦么?
      
      唉?!唉!唉!
      梦,梦,美梦和……魇梦?
      
      这,能算是一场美梦。
      
      在梦里,身为剑道部正选队员的善逸提出了把爷爷家的宅邸和宽敞的桃园当作集训地点的建议,并且被众人接受采纳。
      
      “我妻同学!我妻同学!我妻善逸!”
      
      老师连喊了好几声,见善逸依旧趴在桌上边睡边打着呼噜,他甚至都没有像校霸嘴平伊之助那样……嘴平同学至少睡觉时还会用课本遮挡一下。
      
      装装样子,做下表面工作也好,而你呢?就光明正大地在课上睡觉。
      
      响破天际的呼噜声拥有打雷般的特效,甚至超过了他带着扩音器的讲课声效。
      
      在同学们的哄笑声中,讲台上的老师觉得自己威严不保,老脸涨得通红,露出了百般嫌弃的神色。
      
      简直反了!
      这是他带过最差的一届班级,没有之一!
      
      反反复复违反校纪校规的不死川玄弥、与他旗鼓相当的暴躁校霸嘴平伊之助、虽然乖但上课已经睡觉的我妻善逸、不爱说话的栗花落香奈乎……一个个都是问题儿童啊!
      
      刚想拿起粉笔头扔向那只黄色瞌睡虫,前桌的好学生灶门炭治郎先于他一步,叫醒了熟睡中的我妻善逸。
      
      “善逸,善逸,醒来啦,现在还在上课哦!”
      
      见善逸睡得正香,嘴角边透明的液体都流淌到了摊开的课本上,炭治郎注意到书上只有一行整齐些字迹,接近着字体越来越小、越来越凌乱,最后一道划向下的水笔痕暗示了当时的记笔记者已经神志不清。
      
      终于,炭治郎放出大招,“下课了哦,你不是说了要和我一起去初等部接祢豆子的么?”
      
      模模糊糊中,善逸听到了祢豆子酱的名字,他瞬间清醒……嗯,来劲儿了!
      
      “我妻善逸,站起来!”老师紧握着正打算扔出去的粉笔,在明知道前桌炭治郎会帮助善逸的情况下,机智如他,怎么会提问课本上的题目?
      
      于是,老师随性出了一道偏难的超纲题,提问道,“那你说说看,这道题目的答案是什么?”
      
      善逸他……当然不知道啦!
      
      老师冷哼一声,在黑板上写上A\B\C\D后,再次提问,“那你说说看,这题你选A、B、C、还是D?我都给你答案了,四分之一的几率嘛,猜猜看如何?
      
      不管你们剑道部对外的评价如何如何的优秀,你看看你上课的状态!怪不得外面的人都说我们鬼灭高校不管是初等部还是高等部,都是些头脑发达四肢简单……”
      
      “哦,那我选A。”
      
      老师敢想发火,却没想到善逸竟然一口说出了答案!
      
      心中数百种教训的话一时全被憋了下去,他只能摆摆手,让善逸坐下。
      
      “虽然明天开始就是暑假了,可某些期末考试低空飞过的同学们可要记住了,趁着假期好好学习,也别忘了开学后还有开学测验这件事情!”
      
      听力极佳的善逸,当然听出老师在念出A时和其他选项的音调不同,那么,这就是正确答案。
      
      下课铃声响起,善逸与炭治郎、伊之助一起,朝着不远处的初等部走去。
      
      一想到穿着水手服超短裙的祢豆子酱,善逸内心荡漾起来,真是是超级超级超卡哇伊呢!
      
      简直是个小天使的存在!
      
      虽然穿着和服也超可爱,但果然还是初中部制服最适合她了!
      
      和服?为什么他会想起和服?
      
      一瞬间,出现在善逸脑中的是那种方块格子图案的和服……咿呀!土爆了土爆了,他的祢豆子酱才不会穿那种和服呢!
      
      制服的话,鬼灭高中的女生制服也很赞的哟!
      
      等到祢豆子酱升到他们所在的高中部,他一定会为祢豆子酱裁短5cm裙子!
      
      边想着,善逸露出了绅士(hentai)般的微笑。
      
      远远瞧见路边街头小吃中出现贩卖可丽饼的摊位,按着他的口味,炭治郎将刚出炉的奶油甜味可丽饼递到正在发呆的善逸面前。
      
      嗯?
      
      接过眼前的少年递给他的甜食,善逸想起了在转学来的那天炭治郎在他们全班面前作自我介绍的时候……他说,他是从某个乡下地方转来这座城市的。
      
      所以,善逸起初觉得他不过是个乡巴佬、并瞧不上他。
      
      后来,炭治郎加入了善逸所在的剑道部,在短时间内颇受忍学姐和炼狱前辈的青睐不说,还和他一起成为了鬼灭高中一年级的主力。
      
      另一方面,炭治郎在班级里是个万金油般的的存在,很快融入了集体。
      
      某次,差点迟到的善逸,好不容易赶上了列车。
      
      在到站后,终于下了如同沙丁鱼罐头般拥挤的车厢,其间又被刺鼻的香水味夹杂着若有若无的汗臭味熏到几乎晕厥的地步。
      
      在校门口,善逸终于忍受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吐了荣获“校霸”与“校花”两大头衔的伊之助一身!
      
      结果可想而知,善逸绕着整个校园被伊之助追赶。
      
      你可别搞错……被校花追赶,那可是众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滑稽jpg.)
      
      而最终为善逸解围,阻止校霸对他拳脚相加的人正是炭治郎。
      
      因此契机,校霸伊之助和他们成为了朋友,并且加入了他们所在的剑道部。
      
      “善逸,怎么了?”眼前金发少年迷迷糊糊的样子,炭治郎替他做出了决定,“明天开始就要进行剑道部的暑期集训了!哪怕合宿训练就在你家,身为正选的你可不能等到我们到了你家,结果你还没起床哦,我会提前打电话询问你的。”
      
      “嗯,当然啦!”善逸可不想被凶凶的不死川兄弟指责,他若是真那样做,从没喊对过他名字的伊之助绝对会百倍嘲笑他,“祢豆子酱的话,升到高中部了之后一定要来我们社团当经理,这样的话我会更加更加努力锻炼,剑道部五联冠是妥妥的!”
      
      另一边,为了能做个好梦,甘愿为拥有控制梦这项血鬼术的新晋下弦一魇梦所用的少年将绳的一端绑住了善逸手后,另一端绑住了他自己的手。
      
      这样,他就可以进入善逸的无意识领域并破坏他梦境的“精神之核”使梦境的主人成为废人。
      
      在进入善逸梦境的瞬间,摸索着这个诡异的地方,他路过了各种高楼大厦,来到了善逸以及众剑道部成员所在的桃园。
      
      这是发生在善逸梦中情节、第二日清晨的场景:
      “怎么会有非剑道部的外来人员来到这里了?”以闪电之速蹿到那名穿着不入时的和服、行为诡谲且动作都是偷偷摸摸的少年身后,善逸出声质问着他。
      
      两人大眼瞪大眼一阵,死一般的沉寂之后,善逸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混蛋害虫,你一定是我们的最大对手——仙台鬼月高校派来窥探我们情报的间谍!渣滓!”
      
      于是乎,在大嗓门善逸的叫喊声中,这位少年承受了他这年纪本不该承受的折磨:
      
      被这梦境的主人用绳子绑住之后,那金发圆脸的梦境主人又将那名红发宽额头的少年一推,于是乎,他被那坚硬如铁的额头撞晕了。
      
      刚醒来,被那位笑眯眯看上去超级可爱带着蝴蝶发夹的女孩和另外那名喊她姐姐的女孩拉着当实验对象,试药。
      
      其间全程被以眼神就可杀死人、脸上有疤的两兄弟恐吓,和被严肃面瘫着脸的长发男子默不出声的凝视。
      
      最后,他又被长得比女孩子还好看却行为极端粗鲁的男生胖揍了一顿。
      
      “哈哈哈哈,大家都做得有些过分了!不过,看来你也需要我的关照,论实力而言,既然作为敌对高校派来打听我们情报的成员,也太弱了点,我来当你的剑术指导吧。”笑容爽朗的红黄长发男子大笑之余,跑到了被揍得鼻青眼肿的他面前。
      
      ……难道又要被打?
      
      这精神之核,他没找到也不想在找了,算是求求你们了,这任务他不做了行不行?
      
      投降、投降,啊啊,美梦做不做都无所谓了。
      
      等等,那个红黄头发的男子,他不就是同样也在这列车上的人?
      
      这群人,无论哪个他都惹不起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小天使数过善逸“真香”、打脸了几次么?(露出恶趣味的笑容)
    其实,若不是三哥弄了炼狱桑,相比童磨七彩的颜、一言难尽的性格,我还是很喜欢他的人设。
    深情、孝顺、家务点满还会照顾人、颜好身材好又强、可爱的小虎牙也很加分滴说。呀,除了偷东西为治父亲的病,这家伙貌似在变成鬼之前没有任何槽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