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劈腿吧,31

      别墅内,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坐在客厅中摆放着的那价格高昂的沙发座椅上,屋内的众人正交谈得火热朝天。
      
      听了中居贸的一番解释后,善逸咽了口唾液,精确总结道,“所以说,阿贸你的意思是让我假扮你的男朋友,然后让我劈腿,这样就能完美地再现当年发生在白石叔身上的事,把凶手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这个渣男身上?”
      
      “是的。”
      
      善逸深吸了一口气,大口大口地将一玻璃杯的橙汁一饮而尽,他拼命告诉自己得冷静,可是内心有一个巨大的困扰萦绕着他,那就是:像他这样优秀、专情又帅气的男子汉,怎么可能会做出劈腿这种污染“爱情”这种美好存在的事情!
      
      最终,善逸又为自己添满了一杯橙汁,“恕我直言,这件事我拒绝,坚决不做,绝对不会做!”
      
      “为什么?”中居贸向前倾身,两眼直直盯着善逸,陷入沉思片刻后,他自顾自说道,“这是我和白石叔考虑了一个月之后,能想出的最绝妙计划了。”
      
      善逸只觉得有些不自在,他打量了一眼类似颓废艺术家打扮的白石叔,那是一名身材结实有点络腮胡渣的小帅中年男子,只是和他这程度的大帅比一比,对方的帅气程度明显下降了不是一个档次。
      
      这种违背他爱情观的设定着实有些为难他,但是,每次与白石叔谈话的时候,善逸总能在他身上感受到感同身受的奇妙感觉。
      
      很快,善逸和白石叔结成了跨越年龄的忘年之交,这让他不忍心拒绝这个提议。
      
      “那么,我的劈腿对象是谁?”
      
      善逸瞅了一眼已经和祢豆子打成一团、正在给祢豆子挽盘发、换个新造型的中居贸的姐姐们,除了可爱的祢豆子酱以外,当然还得把佣人大妈阿婆这种级别的女性排除在外,年轻漂亮的可供他选择的劈腿对象有祢豆子酱和阿贸的这两位年长的姐姐们。
      
      年上的漂亮小姐姐,貌似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
      
      见善逸妥协,中居贸沉思几秒后,指着另外坐在善逸身边的两人,“炭治郎和伊之助,随便你从里面挑一个吧。”
      
      纳呢?!( ̄◇ ̄;)
      
      这句话,成功让善逸沉迷于喝果汁的善逸将含在嘴内的橙汁抢进了气管,边咳嗽冒泪花,善逸边从炭治郎那儿接过他贴心地递来的手绢。
      
      不,不,不!
      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妹纸,他需要的是女孩子和他搭档!年下还是年上?他来者不拒!
      
      祢豆子酱的话就是最佳人选了,若是将来可以假戏真做了话简直是此生无憾。
      
      “确实,这样的话可以将凶手的注意力吸引到我们身上。”
      炭治郎拍着善逸的后背为他顺气管,从他刚才盯着祢豆子方向明目张胆猛瞧的举动可以看出善逸的心思,那火辣辣的视线想忽略都难,“女孩子的话,这里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祢豆子酱不行么?”
      
      “不行。”
      
      首先,炭治郎出于私心并不想让妹妹理解劈腿的涵义。
      其次,他莫名感觉阿贸对善逸的态度很是微妙,让他些许有些在意。
      
      “为什么不行?”
      
      “犯罪者是鬼的话,很快就会识破同样身份的祢豆子。”炭治郎接过善逸返还给他的帕子,细心地替他擦去未能被他自己擦去、还遗留在嘴角边的果粒,“善逸,祢豆子的话,我们都不会忍心让她遭遇危险的吧。”
      
      “嗯。”
      
      相比一旁一个人吃得正欢,或许说从他们谈话至今一直吃个不停的伊之助,一连串诡异的猪叫声从未停过,“这个糖果好好吃,甜……好吃,飘乎乎浑身都飘乎乎的……呼咕咕咕……好吃!”
      
      咦,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比起伊之助还是炭治郎可靠多了。
      
      这样的人选,倒不乏是最佳的出轨对象,善逸往炭治郎背后拍了一掌,“那就决定了,你来当我的姘头。”
      
      “你可要好好保护好我啊,我可是你劈腿的对象!”不放心似的,善逸又加了这么一句话,转念一想,生怕炭治郎这种老实人不明白何为姘头,善逸摇了摇炭治郎的肩膀,大声质问他,“老实人你懂么?我们可要假扮男女朋友……啊呸,男男朋友关系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善逸。”
      
      制止了处于打了鸡血状态的善逸,炭治郎将手掌心盖在善逸的手背,“但是,那种关系的话并不是单纯、单方面的我来保护你,感觉到时候还得靠善逸呢,毕竟善逸那么让人感觉可靠安心。”
      
      “嗨嗨,小善和小炭,既然你们愿意帮大叔我这个忙,那先来看一下我多年来收集的一些资料。”说着,白石景吸了口烟,熟练地朝烟灰缸里弹了弹烟蒂,将几十张张泛黄的报纸堆到了桌上。
      
      在匆匆扫过几眼报纸上大致的野兽袭人案例之后,善逸伸手挥散了些难闻的烟味,他点了点报纸上的配图,疑惑道,“除了这些打满了码了的相片,没有清晰一些的么?”
      
      “嗯,这些都是高清□□的照片。”料到善逸会提出这样的问题,白石景便将事先准备好的那些托新闻业的朋友拍摄的独家秘照像玩扑克牌似的摊开,摆到善逸和炭治郎面前。
      
      切,还说什么高清□□,说的就像是大家围在一起在看那带点颜色的片子什么的,善逸撇撇嘴,又能高清得到哪里去?
      
      “这是……?”一瞬间,善逸只觉下半身一紧。
      
      “没错,所有的男性受害者(劈腿者)的下半身均有极为严重的撕咬伤。”一字一顿地说完了这句话,做了这么多年商人的白石景自然最清楚谈判时的筹码,坑了愿意帮助他的小友一次,让他很是于心不忍,“小善,我们不已经是朋友了吗?”
      
      “咿呀!啊——啊——啊!”
      
      下半身!
      严重撕咬伤!
      
      善逸的头摇成了拨浪鼓,“不要,不要,绝对不要!太危险了,这个任务!断手、断脚、断肋骨我都已经无所谓了,身为男子汉……不,身为男性,人生在世哪里都能断个几次。但是,我最最最重要的那个部位企能断?”
      
      他的人生,他的幸福,全靠那个部位了好吗?
      
      最终,善逸在炭治郎的安抚下,在对方发誓会保护好他小善逸的幸福的前提条件下,善逸才放弃了大吵大闹。
      
      夜深人静的幽夜,人生乐趣之一在于睡的善逸出于异乎寻常大的压力,继在蝴蝶舞与炭治郎发生的那次意外接触以来,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二次失眠。
      
      真凶究竟是何方人物?
      
      开膛手杰克?新奥尔良的带斧子的人?电锯惊魂?
      
      只要一闭上眼睛,善逸总感觉黑夜中仿佛有一只巨大的兽爪像他袭来,张开血盆大嘴、露出尖嘴獠牙嚎叫着向他冲来。
      
      在善逸以为自己躲过了凶兽袭击,松了口气的瞬间,他惊觉自己的下半身好像变轻了几分、有种失去了方向感的异样。
      
      当他望向野兽方向的时候,野兽嘴里正嚼着他从他身上扯落的某个重要零件。
      
      咿呀!他的小善逸!
      
      啊!
      
      原来是梦啊,还好这是个梦!
      
      起夜小解的时候,善逸摸着自己的珍宝,第一次感受到了这沉甸甸分量对于他来说的价值所在。
      
      回房的时候,善逸偶遇了正在客厅里偷吃巧克力的伊之助,貌似他对这里的糖果情有独钟的样子。
      
      糖果虽然很好吃,很多都是进口的善逸从未见过的牌子,但为了任务、为了这项工作完成后他还能拥有他的珍宝,善逸忍痛拒绝了伊之助提出了一起拿糖果吃的建议。
      
      回到了房内,善逸拉起了小台灯,对着白石叔筛选出的新闻报纸,一张张浏览起来。
      
      第二天清晨,迷迷糊糊中从报纸堆中抬头,抹了抹嘴角,善逸望着被不知名的透明液体浸润了的纸张,回忆起昨晚因恐惧什么内容都没看进去的自己,他对这项任务充满了绝望。
      
      呵呵,看来找真凶什么的看起来是遥遥无期了吧。
      
      一个上午,善逸因睡眠不足和极度恐慌度过了惶恐不安的数小时,在一旁还有中居贸这家伙对他嘘寒问暖、各种献殷勤。
      
      同样,因吃完了所有好吃的糖果巧克力,暂时脱离了糖分了摄入的伊之助竟然摆出了无精打采的表情。
      
      因为“猪突猛进”过度,以“猪突猛进”的速度把糖果全吃完了,善逸撑着下巴,心想,比起他对于自我未来人生幸福的忧虑,这还真是个无忧无虑的家伙呢。
      
      当白石景提出愿意去趟糖果屋帮伊之助买来他想吃的糖果的时候,压根不懂得“客气”二字怎样写的伊之助提出了要一座山那么多的“酒心摇巧克力”。
      
      “我也和白石叔你一起去吧。”被自我幻想出的压力压垮的善逸抓住了这个可以放松的机会,跟在了白石景身后,跨进了他那辆小轿车的副驾驶座。
      
      很快,车子在闹事街区停了下来。
      
      将车门关闭后,老烟枪白石景不管走到哪儿都不忘为自己点上一根烟,不一会儿他便眯着眼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小善,想吃啥统统和白石叔说啊,像伊之助那样不用跟我客气的。”
      
      连连叹气后,善逸深深吸了干净的空气后将飘到他身边的烟雾吹走,他想了想,开口,“烟味好呛人,大叔你这种家伙要是学习流派呼吸的话绝对是比我还垫底的存在,大概是那种一之型都学不会的差生。”
      
      白石景眯了眯眼,不气也不恼,好笑道,“为什么这么说?”
      
      善逸又吹了几口气,将烟雾吹回了白石的身边,“因为使用呼吸的时候,吸进了一口夹杂着空气的烟味,绝对一招半式都使不出来的吧。”
      
      “这样啊,不过我年纪也大了,否则我要是再年轻个二十多岁,哪个热血男儿没做过化身为冲天总司、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那样的梦呢?”白石景笑呵呵着往善逸身边又吹了口烟,看着这男孩对烟雾反感的样子,他觉得很是有趣。
      
      在路过饮料店铺的时候,白石景为善逸点了杯橙汁,两人嬉嬉闹闹着朝街区中央最有名的糖果屋走去。
      
      白石景还让善逸小试了一口吸烟的滋味,那股子味儿难受得善逸连吸了好几口橙汁才掩盖了嘴中,甚至冒出鼻腔的烟味。
      
      “对了,小善你喜欢动物么?”
      
      这毫无长辈风范的男子突然冒出的一句正常话,问得善逸倒有些猝不及防,他反问道,“狗?猫?这类的小动物吗?在小一些的话,鸟、麻雀都是很可爱的动物。”
      
      “这样啊……”白石景推开了糖果屋的玻璃门,他想起了这家一代代传承下去的老店,这家令他充满回忆的铺子,“我和这家店的老板可是老相识了,小善你看看你喜欢哪些糖果?”
      
      眼前这家颇为气派的糖果屋,像是世界被缩小后的充满欢乐的游乐园。
      
      这里的世界,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玻璃瓶,五颜六色、晶莹剔透,屋顶上垂落下形态各异的风铃和各色靓丽的彩带,其上挂满了形形色色的装饰。
      
      墙壁布满了糖果、巧克力的图片、配上来源地的介绍,让人感受到这是一家在兜售幸福的店铺。
      
      一位三十多岁,满挂笑容的女子中断了在给一旁的小姑娘讲故事的动作,她合上了故事书,显得很是激动,“这不是白石哥?好久不见了。”
      
      “莉奈,如果你说的好久不见是指我们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那还真是……我们俩的时间概念完全不同呢。”白石景和那名彼此之间很是熟悉的女性打过招呼后,又问候了一番那扎着羊角辫的可爱小姑娘。
      
      “那么,在年幼的女士面前,我可要表现得绅士一些哦。”说着,白石景掐灭了永不离手的烟头,旋即,他张望了几眼四周,“咪伊呢?”
      
      小姑娘抢先回答道,“咪伊的话,在屋子里头睡觉呢,从小到大,它都不像别人家的猫那样陪我们玩,为什么咪伊它总是睡觉呢?”
      
      “是呀,毕竟咪伊也算是只上了年级的老猫了呢……”听着女儿的这番话,莉奈的记忆层像是中断了一小段那样。
      
      突然间,她无法回想起咪伊究竟是什么时候来到他们家的,好像是她在女儿这个年龄的时候,爷爷送给她的礼物?
      
      一定,一定是这样的!
      所以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的白石哥也和咪伊相处的很融洽。
      
      那个时候,他们话题中的主人公,那只叫咪伊的猫咪踩着慢悠悠的猫步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长又毛绒绒的尾巴像鞭子般的一甩一甩、左右摇摆。
      
      那是一只肥肥的橘猫,透亮的大眼,鼻子下面那张人字形的嘴巴都被脸上的肉挤得显小了一号,两旁的胡须一颤一颤。
      
      在见到了白石景这位熟人的时候,咪伊欢快地绕着他打了几个圈圈,同样,白石景也蹲下身子,爱抚地摸着他的老朋友。
      
      那个猫……
      
      “啪嗒”善逸忍不住将手中装着喝剩下三分之一的橙汁塑料杯捏碎,所幸除了他自己,橙汁并没有四处飞溅。
      
      “哇噻,小弟弟你的腕力很强嘛。”虽然是塑料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将塑料杯捏成这样。
      
      于是,莉奈拉着善逸进了内屋,她见善逸打进入糖果屋起就摆着一副震惊的神情,尽管很是不解,性格开朗健谈的她用沾上了水的手帕擦去了对方衣襟上的橙汁,“哟西哟西,好在是黄色的羽织,橙汁干了也瞧不出什么颜色呢。”
      
      “那个……莉奈小姐,我能请教你一个问题么?”
      
      “叫我莉奈姐就可以了。”
      
      “咪伊它,莉奈姐你和咪伊生活了多久呢?”
      
      “十年,十几年,几十年?哦,这不可能。”等等,好像还要久一些?但是,具体是多久,关于咪伊具体年龄的记忆,如同乌云蔽日那样,莉奈抿了抿唇,疑惑道,“蛮久了吧,但是我也记不大清楚了。”
      
      走出糖果屋的时候,两人满载而归,豪气的白石景更是几乎将酒心巧克力买空了。
      
      和面色阴沉的善逸相比,白石景显得很是兴致高昂,他滔滔不绝地向善逸讲述着他小时候和莉奈、咪伊的故事。
      
      “那个时候,我一开始还经常去城外的那条小湖抓鱼喂给咪伊吃,唉,可这小家伙很挑食耶,我抓遍了各种鱼它都不吃。”
      
      “哈哈,我还做了各种鱼的料理,清蒸、红烧、鱼汤、哦……我还自制了小鱼干,可我记得咪伊连嗅都没嗅一下,扭头就走。”
      
      “啊,果然猫是种高冷的生物呢,肥橘也不例外。”
      
      “因为咪伊并不是普通的猫,我的耳朵告诉我:它是一只鬼。”连说出这句话的善逸本身,都不相信他自己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致力于反套路的我,谁猜中了?(*^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