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喜闻乐见得那一幕

      白天,集中呼吸来回奔跑,集中呼吸于双臂拉动巨石,集中呼吸练习在水中憋气。
      晚上,通过游戏棒练习控制呼吸的深浅,以及验证他们的练习成果,从大小大,集中呼吸吹爆这些葫芦。
      
      某个夜里,不善水性的伊之助受了水性颇好的另外两人刺激,被善逸以在水中就像章鱼一样在水中蠕动着身体嘲讽了一通后还险些溺水。
      
      并且,伊之助整个人还被善逸用呼吸喷出了水面。
      
      不顾众人的劝说,即使皮肤泡得发皱了也苍白了很多,伊之助依旧执着于水中憋气和游泳练习。
      
      野猪会游泳么?……嗯,这是一个好问题。
      
      视线转移至另一处:
      某个夜里,善逸则和炭治郎一起,开始了吹葫芦的训练,以此验证他们一天下来的锻炼成效。
      
      “善逸,你怎么……?”见善逸随手拿起了一个葫芦放到了嘴边,突然想起这个葫芦是他刚才吹过的那个,炭治郎莫名地在意起来。
      
      一瞬间,他又想起了那个意外的吻。
      
      “嘻嘻嘻嘻……”善逸捂着嘴,贼贼一笑,眉眼弯成了新月,“我要是吹爆了这个葫芦,那我现在就比你厉害拉!”
      
      炭治郎:( ︿ )
      
      虽然善逸开始练习全集中呼吸的时间比炭治郎晚了两日,但经过他不懈的努力迎头赶上了对方。就在刚才,他吹爆了一个与炭治郎能吹爆的最大葫芦相差无几的款式。
      
      所以,善逸很想试试看,自己能否更胜一筹,将炭治郎不能吹爆的葫芦一举突破。
      
      在全集中的状态下,鼓起了腮帮子努力吹葫芦的善逸并没有注意到此刻炭治郎隐忍的神情,他连续尝试了好几次,最终也没能将葫芦吹出一丝裂痕。
      
      善逸“哼”了一声后,不爽地将葫芦丢到了一边后,盘着腿集中于更深的集中呼吸训练。
      
      见此,炭治郎将被善逸丢倒的葫芦重新捡起放在墙边以免影响经过走廊的行人,他伸手摸了摸善逸的头顶,“加油善逸,你很努力也很厉害。”
      
      “谢谢……这种锻炼,幸好有你和伊之助一起,让我感觉能完成以前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善逸拥抱了炭治郎一下,入夜时分,微凉的夜里,对于炭治郎像小火炉一样暖暖的体温,他很是满意。
      
      拥抱过后,善逸感觉更开心了一点,身后的背景也闪现了几朵小花花。
      
      他想,真好,有炭治郎在,一直鼓励他、陪伴他。
      
      还有祢豆子酱也是……这些训练的日子里,善逸坚持每天都与祢豆子对话一小会儿,即使祢豆子处于睡眠状态,交流什么的其实都是善逸自个儿对着木箱单方面讲话,而隔着箱子稍蹭几下,便是善逸一天活力的源泉。
      
      随后,善逸将炭治郎拉到了他身边,拍了拍地板示意对方坐下,一起练习呼吸。
      
      半空遮住月亮的云朵飘过,微凉的夜风温柔地吹过,幸福大概就是互相陪伴和依赖。
      
      盘腿练习着呼吸,善逸忍不住靠着暖暖的炭治郎睡着了。
      
      一段时间之后,随着高高低低此起彼伏的鼾声响起,炭治郎无奈地笑笑,以极轻的动作背起了他,进了屋。
      
      终于,在第九天,善逸成功吹爆了最大的那款葫芦。
      
      在蝴蝶屋训练的日子里,善逸始终保持着一周多则两次少则一次的频率,与爷爷保持通信,他将与两名同伴相处的点滴和他出师了之后遇到了哪些可爱的女孩都讲述给他的亲人。
      
      “亲爱的爷爷:
      ……
      ……
      ……(以下省略N个字)
      
      我一直在努力寻找唯一属于我的那个女孩,若是找到了,我一定会将她带到您面前。”
      
      在机能恢复训练中,掌握了全集中常中的善逸在速度比赛中拉到了香奈乎的手,沉浸在触碰到女孩子柔荑的喜悦中,善逸又被小葵等其他女生以鸡毛毯子胖揍了一顿。
      
      泼汤药的时候,不忍将这么恶臭的液体泼女孩子身上,善逸展示了“抢到茶杯后我泼我自己”,稍稍令女孩子们对他改观了一番。
      
      此外,对于有这么多人能和他一起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伊之助很是兴奋。
      
      甚至,蝴蝶忍也加入了游戏的行列,教导他们如何在扮演“母鸡”这一保护他人的角色,感知身后每一“小鸡仔”的位置,保护好她们的同时抵挡前方“老鹰”的袭击。
      
      那次,轮到善逸充当捉小鸡的“老鹰”角色,“母鸡”则是伊之助,小葵和女孩子们排成了一列长队躲在伊之助的身后。
      
      对速度最有信心的善逸瞄准了队列中的最后一个女孩子——小葵,运起呼吸,他四肢并用、以饿狼扑食的无耻动作奔向小葵,企图给予女孩一个大大的熊抱。
      
      站在众人前方指导他们的蝴蝶忍看准善逸扑来的时机,迅速将小葵拉走。失去目标的善逸,扑到了小葵前方的炭治郎背上,给了他一个热情的熊抱。
      
      在蝴蝶忍和女孩子们暗藏深意的笑容下,善逸彻底明白何为“一失足千古恨”。
      
      又过了几日,在与蝴蝶忍的指导比赛中,善逸尝试了他的最新招式——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神速,使出神速的那一瞬间,他跟上了忍的速度并且使出了三之型聚蚊成雷。
      
      蝴蝶忍在接下所有的斩击后,使出了虫之呼吸蝶之舞戏弄。
      
      虽然以木刀使出的五连突刺打在身上痛是痛,但最多是淤青的程度,而速度极快的蝴蝶忍的五连突刺几乎是同时发出,善逸每次都会漏接。
      
      而这次,善逸终于挡下了五连突刺。
      
      “很好,进步很大。”蝴蝶忍微微一笑,见证了这些日子里三人的努力训练,而善逸更是成功在速度方面提升了一层次。
      
      转了几下微微发麻的手腕,她忍不住打趣这个少年,“想必你们接下去走的路会更艰辛,善逸君,我相信你会保护好炭治郎的吧,毕竟你们可是咕啾……过的对象。”
      
      伸出双手食指,由远及近将手指对碰,蝴蝶忍做了这个动作。
      
      今天,对炭治郎进行下颌检查的蝴蝶忍注意到了他嘴唇上结疤又褪疤后留下的极微小的疤痕。
      
      早已从小葵那听说了那次忍俊不禁的意外,于是蝴蝶忍逗弄了一番炭治郎之后,成功地让那宽额头老实人片刻之间脸颊绯红,甚至连额头都沁出了汗水。
      
      现在,她又想瞧瞧另一方的反应如何。
      
      “唉?!唉?唉?那是……那是意外中的意外!”
      
      忍小姐怎么会知道?一定是从小葵她们那里听说的。
      
      呀啊!啊!啊!
      
      大家都知道了,他不想活了!
      
      在蝴蝶屋的这些日子里,善逸清楚地感受到了只要他和炭治郎有肢体上的接触,女孩子们就会两眼发光地望着他。
      
      虽然他很享受被女孩子们注视这件事情,但那是什么目光?!什么目光?!
      
      好诡异,好可怕!
      
      这是善逸第一次觉得女孩子们好可怕,因为她们的眼睛像狼那样正冒着绿光盯着他们俩看!
      
      并且,听力极佳的善逸将女孩子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后,他恨不得撕下自己的耳朵!
      
      “接吻”、“老鹰捉小鸡游戏里主动投怀送抱”、“背”、“摸头杀”……
      
      忍小姐的话让善逸想起这些事,回忆起他时不时听到那些关键词,白皙的脸蛋飘上了两朵红云,此时的善逸恨不得化身为穿山甲修得遁地神功潜入地底。
      
      他的两臂紧张得胡乱挥动着,鸡冻过度保持不住身体的平衡后,在蝴蝶忍的面前表演了一次神技:不动,就站在原地,我自己摔自己。
      
      联想起两人的反应,蝴蝶忍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想,原来,自从姐姐死后,露出发自真心微笑的次数,已经数之可数。
      
      那么,请加油吧,善逸、炭治郎、伊之助!
      
      离开前蝴蝶屋之前,完成了场景任务后的善逸获得了系统奖励的升级版背包鸟屋。
      
      背包的外部是之前手拎款别墅的外形,整体是由柔软不易变形的海绵构成,而背包里侧则有两层拉链,是极为贴心的娶普通背包设计,可以放钱包、水壶、手帕等很多东西。
      
      对系统的奖励已经毫无念想,已经能坦然接受这一切的善逸淡定地背了双肩包,左瞧瞧右看看,他觉得还蛮不错的哟!
      
      往背包里装入女孩子们赠予的饭团,善逸哇哇哇地大哭着,与女孩子们告别之余,他早已将蝴蝶屋当成类似家一样的地方,很是不情愿离开,“大家都是觉得要和我分别很寂寞吧,我一个人留下也行啦!”
      
      “善逸先生请多少记得一些,面对女孩子的关怀和分寸吧。”
      
      善逸仍旧不死心,问道:“但是我不在的话还是会有点悲伤的吧?”
      
      “并不悲伤!”女孩子们异口同声地作出了回答后,其中一名女孩看了眼微笑着并且为善逸的行为颇感无奈的炭治郎,拉了拉善逸的袖子,凑到他耳边小声道,“比起对于女孩子的过分关怀和分寸,善逸先生还是请对炭治郎多点关心吧。”
      
      “纳尼?!”
      
      女孩子的话,让善逸再一次炸毛。
      
      什么意思,你们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呀!他不是,他没有,他真的没有!
      
      想想蝴蝶屋的女孩子对她都是这种态度,善逸摆着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姿态,前些日子让啾太郎带给爷爷的那封信,找个女孩子带到爷爷面前,这一约定……他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呐,怎么感觉照这趋势下去,反而离他越来越远了呢?
      
      在蝴蝶屋门外,停泊着一辆小轿车,崭新、锃亮,黑色的车身熠熠闪光,当善逸、炭治郎、伊之助顿足于车身前的时候,像镜子一样亮的车漆都能照出他们的人影。
      
      “哇哦——什么?这生物是什么啊?这个像铁皮箱子一样的家伙?箱子!一定是箱子成精变化而成的!”
      
      “不是,这是车子!”
      
      “喂,喂,你怎么不动?”伊之助在触碰了车身之后,在善逸还未来得及阻止他的情况下,伊之助踹了这看上去就很贵的车子一脚。
      
      “啊啊啊,你怎么这么粗暴,这东西贵得要命的,你卖个一百头猪都买不起的东西。之前不都和你交代过了么?都说了是我在最终选拔的时候结交的朋友,他委托我一项工作,这是来接我们去他家的管家先生。”
      
      相比善逸一副被吓得魂飞魄散极为害怕的样子,罪魁祸首伊之助显得万分嚣张。善逸指着发亮的车身上映照出的猪蹄泥印,抖啊抖啊抖,仿佛看到了一打纸币离他越来越远。
      
      车门开的同时,从驾驶位上走出了以为身穿燕尾服、戴着单只金丝边眼镜的一位上了年级却依旧精神抖擞的老者。所幸和蔼的老管家并没有责怪伊之助的失礼行为,问候了他么一番之后,便打开车门恭迎他们入座。
      
      “哇啊,这铁皮箱子妖怪跑起来速度好快!”
      
      “都说了这是轿车,是一种交通工具!”
      
      “妖怪老头,好厉害,是他在控制这个铁皮箱子么?”
      
      “都说了这不是铁皮箱子,是轿车,这个老爷爷也只是为普通的管家先生。”
      
      “是呀,老爷爷虽然看上去是个普通人,但刚才那个急拐弯可是吓了我一跳呢,我还以为我们会就这么撞上树。”
      
      ……
      
      “呼——我说你们两个啊……”随着车从村庄山路驶入了大城市,车速一下子降速很多,透过车窗,善逸单手撑着下巴,望着这座繁华的大城市,以及周围满是步履匆匆的行人。
      
      老管家递给了他们一些吃食,终于成功堵住了伊之助那张喋喋不休的猪猪嘴,正好也能防止他再次做出爬窗想和铁箱子比谁跑得快的那种让人无语的举止。
      
      伊之助……还真是无忧无虑呢,真好呢!
      
      坐在豪华的小轿车上,望着马路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很多人都是西装革履、蕾丝洋裙的打扮。善逸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腰上的日轮刀,若非此时此刻他身边有同样装扮两人,眼前所见,恍然若梦。我是谁?我此时此刻又在做什么?
      
      从思绪从窗外回归到这次的工作上,善逸想起前些日子刚把任务的内容告诉伊之助的时候,被对方再次狠狠嘲笑了一番。
      
      “噗哈哈哈!那个叫什么黑石叔的,不就是纹逸你的亲人嘛!被妻子骗,妻子还跟管家一起卷走了财产私奔,这遭遇简直和你一模一样,你们应该很有共同语言的吧。”
      
      善逸:QAQ
      
      嘤嘤嘤,求不提人他的伤心事了好么?但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这是桩十多年前发生的案子。
      
      “做了这种事情的两人,是鬼也好,不是鬼也罢,我倒是感觉就好像是天罚报应一样。”
      
      倒是炭治郎的这句话,让善逸和他产生了共鸣,果然,还是得先去询问一番身为当事人的白石叔。
      
      接近幽静的富人区,一套套欧式别墅映入眼帘,随着车子驶入某一气派辉煌的设计的缕空浮雕大门时,和别处拥有高高的栅栏,盘绕着妖艳的玫瑰荆棘的院子不同,这里的植物满是浅紫深紫深浅不一的紫藤花。
      
      看起来最终选拔的事情,或者说是有关鬼的事情,还是在中居贸心底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况且还是那种深而强烈的负面印象。对此,善逸长叹了口气,看来他也并非退出了鬼杀队就过上了让人艳羡的好日子。
      
      大约有欣赏了十多分钟的紫藤花风景,小轿车停在了一座极为奢华的别墅前,辉煌明亮的灯光把这座在绿草坪中央的小楼衬托得格外耀眼。
      
      远处,曾经半长不短的中长发被剪成了赶紧利落的短发,身穿西装革履,一副小少爷气派的中居贸斜靠在别墅门前的柱子边。
      
      善逸的招呼刚打到一半,“阿贸,好久不见……”
      
      “我好想你呀,亲爱的善逸。”
      
      在善逸还在感慨这还真是座名副其实的紫藤花庄园的时候,远处的男孩冲上前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后,更是将下巴搁到了他的肩膀上,“亲爱的善逸君,我的亲亲男朋友,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呀!”
      
      销魂的尾音让对声音极为敏感的善逸身心颤了又颤,一时之间大脑处于极度缺氧状态,灵魂从嘴中缓缓冒出、升入半空。
      
      望着怀中的金发男孩石化的模样,中居贸低低一笑,望了一眼同样震惊不已的另外两人,他将灵魂出窍了的善逸拖进了别墅。
      
      很好,这样第一步便已经顺利完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圣诞小剧场:
    ============plan A ===========
    某日,当善逸带着炭治郎回到桃山,抵达爷爷桑道慈悟郎的宅邸。
    善逸:爷爷,鬼全灭完啦!我带着我的蓝朋友给您瞧瞧。
    桑道慈悟郎:( ̄Д ̄)?所以说这就是你曾经写信给我,说努力寻找到的那个唯一属于你的女孩(划去)男孩?
    善逸牵起炭治郎的手,俯身吻了下去:是哒!(///▽///)
    桑道慈悟郎:这门婚事,还是容我再考虑考虑。
    善逸:嗯?可我们已经结婚了啊。(亮出婚戒)
    ============plan B ===========
    某日,当善逸带着伊之猪回到桃山,抵达爷爷桑道慈悟郎的宅邸。
    善逸:爷爷,鬼全灭完啦!我带着我的蓝(口误),女朋友给您瞧瞧。
    说着,摘下野猪头套。
    桑道慈悟郎:打量着穿着和服的女孩,貌似除了身板结实了点,长得真够漂亮的啊。
    一只猪:唔哈哈哈,善逸,这个桃子好好吃,好次……这个点心也好吃。
    善逸用手帕擦了擦他嘴角,宠溺一笑:慢点吃,看你吃的一猪嘴的食物屑。
    桑道慈悟郎:还有就是这姑娘的声音也太粗了吧。这门婚事,还是容我再考虑考虑。
    ============plan C ===========
    某日,当善逸带着宇髓天元回到桃山,抵达爷爷桑道慈悟郎的宅邸。
    善逸:爷爷,鬼全灭完啦!我带着我的蓝朋友给您瞧瞧。
    桑道慈悟郎想:这个头……( ̄◇ ̄;)
    善逸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于是,桑道慈悟郎将善逸拉到屋外,窃窃私语起来,“听说这个男人他可是拥有三个老婆,善逸,你怎么看?”
    善逸:那是曾经,可他现在就只有我一个脑公!
    桑道慈悟郎:这门婚事,还是容我再考虑考虑。
    ============plan D ===========
    某日,当善逸带着蝴蝶忍回到桃山,抵达爷爷桑道慈悟郎的宅邸。
    善逸:爷爷,鬼全灭完啦!我带着我的女朋友给您瞧瞧。
    桑道慈悟郎(*ˉ︶ˉ*)接过蝴蝶忍准备好的礼物,感慨道:真是个温柔可人的女孩子呀!
    善逸委屈巴巴:可她总是揍我!
    蝴蝶忍:亲爱的,你在说什么呢?(默默握紧了拳头)
    善逸:不不不,忍姐姐对我最好啦!我永远爱你哟~~
    于是,他扭头在女孩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桑道慈悟郎:哇,明日成亲,这门婚事,我准了!
    另外,前文有些内容的修了一部分,插入一个事件:善逸收到了一封来自中居贸的任务委托:
    中居贸向他们提及了一位与他们家关系很融洽的叔叔,名为白石景。白石叔是阿贸父亲最信赖的一名手下,既是类似兄弟关系又是企业的上下级。
    所以,从小和白石叔接触的阿贸很是喜欢这名风趣幽默的长辈。
    十多年前,在经商方面刚起步小有成就白石在一次大意疏忽后,他名下的小工厂倒闭,工作上生意失败,心灰意冷的白石叔回到了家。
    本渴望得到永远温柔体贴迷人的妻子的安慰,可恰恰在那天的夜里,归家后,他发现结发妻子与已经算不上年轻的管家双双失踪不见了人影,郁闷之时,白石发现了留在他床头边上的纸条。
    一共七行字,其中,五行半的字用来数落白石身为她丈夫是如何如何只顾着生意而冷落了她这位妻子,她对将她照顾得无微不至的中年管家动情了之后,两人便连夜私奔,顺便卷走了别墅里最后那些能抵点钱的收藏品。
    悲痛之余,一夜未宿的白石叔在第二天,被带到了警察局。在太平间里,白石叔见到了面盖白纱布、昨日连夜私奔的两人。
    在见到了他妻子留下的纸条后,本就无任何嫌疑的白石反到是受到了数位热心警察的安慰,他们告知白石,是有人在城外的湖面上发现了顺水漂泊的这两具尸体。
    由于尸体上遍体鳞伤、甚至面目全非、内脏遗失不说,皮肤表面还有数道类似被野兽撕咬过的痕迹,警察们便以夜里遇猛兽袭击而定案。
    如今,受到中居家族的援助的白石在人生大失意之后,重新走上了人生巅峰。那一年他保存着的那张报纸,记录着她妻子死亡讯息的那页纸随着岁月而泛黄。同样,随着岁月的沉淀,白石叔自有他的渠道得知了鬼、鬼杀队的存在。
    真相……野兽的咬痕……鬼
    但是,真相究竟是如何呢?真的是鬼夜里袭击了他们么?
    所以,中居贸想委托善逸查明当年的真相。
    感谢在2019-12-24 13:38:31~2019-12-25 14:43: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妖酒久九 20瓶;玛蒙酱 10瓶;幕息 2瓶;Ezi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