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那是一个前奏

      全场一片寂静,和善逸有过一阵子接触的蝴蝶忍默默捂脸,她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边威胁别人边颤抖流泪的男孩子。
      
      捂着嘴,强迫自己不能笑出声的甘露寺蜜璃最终在善逸做出威胁小蛇的可爱举动后,憋红了一张脸。
      
      “扑哧”她捂脸笑出了声,扫视了众人一眼,“不好意思,实在是忍不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那么特殊的威胁方式。”
      
      随即,同样被这一幕逗得乐的众柱皆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
      
      哪里好笑了,他可是很认真的!
      
      不管别人有何想法,自始至终和炭治郎、祢豆子是同根绳上的蚂蚱的善逸已经气成了河豚。他甚至开始考虑如何在九柱面前逃脱的计划,开始幻想起踏上亡命之路的三人会过着如何艰辛的潦倒落魄生活。
      
      试问:如何拉起炭治郎和祢豆子迅速开遛?
      
      而在九柱眼皮子底下,逃出此地方法有且只有一个:
      那就是劫持距离他最近的产屋敷耀哉为人质!
      
      产生了这想法的瞬间,更可悲的事情发生了,外人的嘲笑又算得了什么,连脑内的系统都因善逸这想法在嘲笑他!
      
      最终,还是由富冈义勇和蝴蝶忍出面,劝正处于电闪雷鸣背景下,互相以眼神厮杀的伊黑小芭内和善逸各自都退让一步。
      
      伊黑小芭内放弃压制炭治郎的这一想法,善逸也撤下波子,不再提威胁小白蛇的事。
      
      另一边,善逸见炭治郎挣脱了绑住双手的绳子,他也在挣脱绳子后,伸出手,一把握住了炭治郎的手。
      
      还有他的小伙伴好,是在场唯一没有嘲笑他的那个人。
      
      哪怕是秉持公道的产屋敷耀哉,善逸也注意到他当时有提升了嘴角的弧度。
      
      嘤嘤嘤……炭治郎,他哪做错了,他们都欺负他!
      
      “善逸?”
      
      拥有一紧张就容易出手汗的体质,当善逸湿漉漉的手心与炭治郎干热的手掌心相贴的那一刻,透过紧扣住他手背传来指尖略微冰凉的温度,炭治郎感受到了善逸与他同样的紧张情绪。
      
      现在他身边的正紧握他手的人,仿佛是炭治郎的灵魂支柱,即使炭治郎清晰地感觉得到那只手正颤抖着。
      
      善逸……
      
      最终,在不死川实弥血淋淋的手臂面前,祢豆子转头忍耐下来了。
      
      随后,蝴蝶忍表示受伤的炭治郎和善逸就由她来接管。
      
      第一次在柱面前认清自己与最强队员间差距的善逸初次体会到了愤恨和不甘,天赋的差距是必然存在的,撇开这一因素不说,假如此时的他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那么,他岂不是可以直接将反对的那几人揍得让他们喊爸爸?!
      
      好恨!好恨!好恨!
      
      离开主屋的最后一眼,善逸依旧持续着与蛇柱伊黑小芭内噼里啪啦的眼神交锋状态,谁也不愿买谁的账,直到仓木荣三郞背起善逸落荒而逃地跑出了众柱的视线范围。
      
      那个蛇一样的家伙……善逸不甘心地扭头望了他最后一眼,凝视着那双异色瞳,善逸朝他吐了吐舌头。
      
      同样,小白蛇也有感应似的朝善逸吐了吐蛇信子。
      
      ……竟胆敢伤害炭治郎,你,还有你的蛇,都给善爷我记住了!
      
      进入到蝴蝶屋之后,善逸得知和他同期的那个女孩栗花落香奈乎已经是忍小姐的继子这一惊爆的消息。
      
      而继子,则是柱亲手培育的队员。
      
      “善逸,不要气馁,别介意哦。”隔着面罩,善逸都能感受到仓木荣三郎刻意散发的笑容,“明明是女孩子却那么强,即拥有相当的才能又是个特别优秀的人,话还不多,啧啧……这人比人啊。”
      
      “不过是继子而已,又不是已经成为柱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这家伙的意思是我的话很多么?什么叫我的话很多?啊?啊?啊?你说话啊!”
      
      仓木:……
      
      可恶!可恶!可恶!
      
      荣三郞这家伙,善逸也算是认清这家伙丑恶的嘴脸了!刚才明明还夸奖他干得不错,现在又开始说他的风凉话。
      
      刚才也是,在柱的面前逃得比蚂蚁都快!
      
      善逸才不会说他其实很羡慕呢,不管是最终选拔的时候对方的衣衫是最整洁的还是在那田蜘蛛山和女孩简短的过招,他都清楚香奈乎的实力不俗,是同期中实力最接近柱的存在。
      
      继子啊……
      
      只要一想起那些看上去就很不正常的柱们,善逸的心中燃起了一把火,恨不得烧了那个银发伤疤脸以抚平祢豆子酱所受的伤害。
      
      “哼,我才不稀罕被那些柱的认可呢!也绝不会成为哪个柱的继子!”
      他,我妻善逸就是死,死这儿,从这里跳下去也绝对不会稀罕哪个柱!
      
      拉了拉炭治郎的袖子,善逸示意对方为他说话,“炭治郎,你难道不生气?你说你会以斩杀十二鬼月为目标的时候他们在笑你耶,可恶!我们得一起……”
      提升实力,成为比那一个个骄傲自大的柱更强大的存在后,把那些狗眼看人低的柱……
      
      我们?……等等,善逸突然想起了那个曾经被他遗忘的小伙伴。
      
      噢,不!
      
      神啊!
      
      “伊之助还不会还在那阴森森的蜘蛛山里吧!”善逸脑海中浮现出伊之助和那些人头蜘蛛一起玩耍的诡异场景,按照伊之助的性格,大概会把那群小蜘蛛纳入他的小弟范围吧?
      
      按照伊之助的性格,一定会把小蜘蛛们排序为小弟一号、小弟二号、小弟三号……小弟N号,那田蜘蛛山的小蜘蛛辣么多,他不会从野猪山大王摇身一变、转型成蜘蛛山盘丝洞洞主吧?
      
      想想那张绝色美人脸,和蜘蛛妖娆的身段还挺配的哟噢。
      
      ( ̄◇ ̄;)
      
      妈耶,快住脑!
      
      一想到那种可怕画面,善逸打了几个冷颤,他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好好和伊之助耍玩了!
      
      “声音太大了,会影响病人注意的呢。”这时候,一名留着中分刘海,佩戴蝴蝶发饰的双马尾少女出现在众人身后,看神情很是嫌弃善逸的大嗓门的样子,“请小声一些,还有,您是哪位啊?”
      
      可爱的女孩子耶,马尾辫一甩一甩的好卡哇伊哟!
      
      但是却被女孩子严厉地吼了,善逸闷闷不乐了起来,含泪的双眼、鼓鼓的脸颊委屈巴巴的样子让一旁的炭治郎不忍心见他被训斥。
      
      略带歉意地朝女孩一笑,炭治郎牵起善逸的手,并捏了捏他的掌心以示安慰。
      
      得知有伤者之后,小葵少女让他们跟着她,由她领路,她将众人带入了蝴蝶屋的专用病房。
      
      在摆放了数张床的房间里,善逸一眼就找到了躺在中间那张床上,正戴着极为显眼的猪头头套的伊之助。
      
      ……啊,还有一旁的铃木君也在。
      
      “欧耶欧耶,伊之助!”善逸手舞足蹈地绕着伊之助的床铺转了一圈,他为伊之助没有变成盘丝洞的妖精而欢呼,也为他成功习得伊之助曾威胁啾太郎的话语并活用于关键时刻而雀跃,他嘴里不停喊着伊之助的名字,“伊之助! 伊之助! 伊之助!”
      
      “什……什么?”
      
      “伊之助,我和你说,你教给我的方法太好用啦!”
      
      伊之助露出了黑人问号what表情包的同款表情,虚弱的他压根没明白善逸究竟在兴奋些什么。
      
      他都教给他什么了?!
      
      在伊之助的床边,善逸还找到了被他遗漏在草丛中的别墅鸟屋。
      
      据说是“隐”的其他队员即将背着虚弱状态的伊之助离开那田蜘蛛山的时候,与人接触后突然惊醒的他哪怕当时喉咙受了重伤,大喊大叫指挥着“隐”的队员在拿到小屋后才安心昏迷过去。
      
      “伊之助,你没事就好,对不起啊没能过去救你。”炭治郎哭着趴在了伊之助的床边,自责了一番。
      
      “没事,你别在意。”
      
      这沙哑的声音……是伊之助?!
      
      据领路少女小葵说,伊之助的喉咙和声带受了压挫伤。
      
      “那我去帮你们准备换洗衣服。”
      
      再次告诫了善逸一番不要大喊大叫,说话要小声之后,在善逸看来是走的步伐,小葵实则以很快的脚程走出了屋子。
      
      炭治郎又望了眼在一旁为失而复得的鸟屋欢呼的善逸,他想起善逸在第一时间赶到了他身边,保护他不说,还与他一起斩杀了下弦之伍,为他创造一切有利的条件。
      
      善逸,是不是还说了他的火之神乐很帅气?
      
      脸颊上飘过两朵红霞云朵,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正有不断上升的趋势,炭治郎强迫自己不去想善逸的事情。
      
      “伊之助,没想到你是个这么好的家伙。”拎起他的宝贝鸟屋后,善逸踢掉鞋后跳上了伊之助的床沿又唱又跳了好一阵,俨然早已忘记了小葵让他保持安静的叮嘱。
      
      伊之助……其实他也很喜欢啾太郎这么可爱的小生物吧?所以才会在离开前,还记得帮他捎上这鸟屋,一想到这点,善逸脑袋一点一点捂嘴低笑起来。
      
      又想起那把蛇当宠物的家伙,善逸露出了一阵厌恶的表情,蛇又算什么东西,哪比得上他家啾太郎可爱?
      
      后知后觉的他突然发现伊之助似乎和平常不一样,隔着野猪头头套都散发着一股失落的情绪。
      
      “唔嘻嘻嘻……不要不开心啦,等我恢复体力后帮你治疗,到时候喉咙就能很快好啦。”
      
      不管善逸怎么安慰他,伊之助始终反复一句:“对不起,你别在意,是我太弱了。”
      
      “我也是,明明身为比你们高三阶的队员,而灭了那田蜘蛛山上鬼的人却是你们。”
      一旁,为了防止蛛毒带来的脱发后遗症,尤其是自家老爹不到中年就往地中海风格发展的趋势,原本就对发量不尽如意的铃木君,心里阴影面积正在不断扩大。
      
      怀着好奇心,善逸想看看此刻伊之助那张头套下的妹子脸是如何摆出一副阴郁的小表情。
      
      一旦产生了这种念头,立刻将其付诸于实践的善逸弯腰伸手去扯猪耳朵。
      
      很快反应过来的伊之助随即挣扎反抗起来,死死压住自己的头套不让善逸的贼手有有机可趁的机会。
      
      原本在一旁和“隐”的前辈聊天的仓木荣三郎额头上冒起了一根青筋,善逸与伊之助进行的野猪头套拔河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两人发出的吵闹声简直让人片刻不得安宁。
      
      不一会儿,仓木的额头上已布满了青筋。
      
      “善逸,给我安静点!”
      
      “唉?!怎么能这样?你怎么也凶我?让我看一眼嘛,就看一眼。”善逸央求道,再次回想起那张比女人还柔美的脸,“话说你们没见过伊之助隐藏下头套下的脸吧,看了保准你们都下一跳哦。铃木君也是,我保证你见了他的脸会振作起来的!”
      
      粗着嗓子拒绝了之后,无奈之下,伊之助一把推开站在床沿边对他头套图谋不轨的善逸。
      
      “唉!?唉……?”没想到伊之助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甚至会推他一把。
      
      还单手拎着鸟屋绳的善逸一时没来得及防备,失去了重心,他侧着身子向边上摔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摔,还是不摔?(///▽///)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