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蛇可真是个好东西哟

      纳尼?!
      
      怎么会这样!竟然会有这种事情!
      
      本以为被带回本部后,可以和大家一起坐下来赏紫藤花、喝茶用点心、晒太阳再好好交谈一番的善逸表示自己此刻都快被这阵势吓尿了好么?
      
      在场的九人,全都是柱,各自以自身为中心散发出极为强大的气场,气势逼人。
      
      都是鬼杀队中地位最高的九名剑士,也是鬼杀队最强的存在!
      
      大脑瞬间死机,一想到这一点,善逸将双手叠交与身前,化作木乃伊当场倒地。
      
      在场这几人的不凡气场笼罩下,善逸大气都没敢出一声,在这堆怪物面前,光是气势就已经不是他这种小虾米能够与之抗衡的。
      
      尤其是那位似乎是盲人却不断地流着泪的僧侣风格的男子,额上有一条极长的伤疤,他正双手合十挂着类似佛珠的串珠念念叨叨些什么。
      
      这身高这体形,善逸估摸着这人能不能用小拇指将他捏死,即使弄死他也是轻松如捏死蚂蚁那般。
      
      大哥,你这么能哭,是泪柱么?
      
      还有这位混身上下都是宝石的大哥,还涂了指甲油,是华丽柱么?
      
      打扮成珠光宝气一副钻石王老五的模样,善逸可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是个没女人缘的家伙!
      
      你,还有你,你们都是,请各位谨慎发言啊!所有人的态度都很恶劣啊!
      
      话说,僧侣风格那岂不是出家人?出家人难道不该以慈悲为怀?
      
      这么凶残真的大丈夫?
      
      那句名言不是叫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况且祢豆子酱屠刀都没拿起过吧,你就没想过放她一马么?
      
      善逸一边听所有的柱逐一发言,并仔细辨别每个人的声音来感知他们此刻的情绪。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望着天空呆呆的男孩和留着三条樱粉色的长麻花板、浅绿色瞳孔,时常双颊发红的性感身材女孩子,他们两似乎对祢豆子并无恶意之外,其他人张口闭口间不是提到了“杀”,就是用了“灭”这个字眼。
      
      救命!这里还有正常人存在么?
      
      这帮家伙,看上去都不是很正常的亚子。
      
      即使吓得浑身发抖,一边注视着全场的善逸若有所思起来,他开始考虑起最坏的结局。
      
      坐在树上,视线比所有人都来得宽阔一些的蛇柱伊黑小芭内正看着善逸继卷缩在地上继不停发抖的之后,又石化成木乃伊状态,他朝众人发问,“哦,对了,你们知道地上像蚯蚓一样的小鬼是谁?”
      
      蚯……蚯蚓?
      
      这个异瞳绷带缠脸的海带头,不愧是刚才说出这么恐怖发言的家伙,脖子上竟然还有一条白蛇!
      
      此时,白蛇正吐着蛇信子,和它主人一样打量着瑟瑟发抖中的善逸。
      
      啊!啊!啊!
      
      这种喜欢爬行动物的家伙、尤其把蛇当作宠物的家伙,一看就是冰冷冷的没有女朋友的单身狗!
      
      善逸满怀恶意地在内心诅咒起了这个长相与蛇类似,还把话题往他身上扯到的家伙。
      
      系统:……我还是不要告诉善逸,他内心诽谤的没女人缘的宇髓天元实则是有三位老婆的男人,而蛇柱,人家有恋柱呢。
      
      “大概是哪个误入此地的队员吧,好可怜啊,都害怕成这样了。”甘露寺蜜璃捂着嘴,泛红的脸颊气鼓鼓的样子让善逸不禁感慨道原来柱里也有那么迷人的女孩子呢。
      
      见状,炭治郎起身跑到善逸的面前,挡住了众人打量他的视线,“善逸他是我重要的朋友,请你们不要为难他。”
      
      随后,炭治郎不断地向众人解释他妹妹是无害的,不仅没有吃过人还能帮助他一起灭鬼,作为鬼杀队的一员,为了保护人类战斗!
      
      唯有善逸知道炭治郎说的都是大实话,但明显在场人都不信其所言。
      
      搞事啊,你们九个人,就不能消停会儿么?
      
      “喂喂,好像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啊!带着鬼的笨蛋队员就是那家伙么?到底是什么打算?”
      
      善逸侧头,那是一位留着银色刺猬头,不管是脸上还是衣襟敞开的胸口处都有许多伤痕的男子,正单手托着装有祢豆子酱的木箱子。
      
      伊啊——
      
      这位兄台看上去就一副能夜止小儿啼的样子!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曾经的善逸把不死川玄弥当作是他见过号称眼神最凶狠的人类……玄弥,是我错怪你了,善逸心想,原来柱里还有远比玄弥可怕得多的多的存在!
      
      这时,一位后勤部的女孩子说道:“这样会为难我的,不死川大人,请放下那个箱子。”
      
      不死川?
      
      不愧是和玄弥同风格的男子,善逸松了口气,那应该就只是表面看上去凶吧,或许是外凶内柔的类型,毕竟那男子看样子比玄弥年长一些。
      
      那样的话就太棒了,既然是玄弥哥哥,应该会帮他们的吧,这样解救祢豆子酱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你说鬼什么?小家伙,可以作为鬼杀队……为了保护人类战斗?这种事情啊,怎么可能会有?”
      
      在不死川实弥抽刀并捅进木箱子的瞬间,还以为对方会帮助他们的善逸宛如大梦惊醒,随后,实弥又抽出沾满血液的刀刃并转了个剑花。
      
      祢豆子……祢豆子!
      
      站炭治郎和祢豆子一边的富冈义勇出声制止,“快住手!主公大人马上就要来了!”
      
      而善逸更不会在意即将驾到的那位是主公大人还是哪里的公主大人,只要是伤到祢豆子的人,他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在炭治郎吼叫出声之后,被绑住双手的善逸立即使出了此刻他拥有的唯一攻击手段[波子],十颗珠子齐发击向不死川实弥提着刀的手指关节。
      
      “什么……”日轮到刀被击飞的瞬间,不死川实弥以不敢置信的目光望了一眼被玻璃珠打得指关节扭曲错位了的手指。
      
      “我我我我警告你你你,休休休想动祢豆子一下,我定不会轻饶你。”
      当实弥将目光焦聚在善逸身上的时候,可把这孩子吓得眼眶发红,鼻音加重,善逸牙齿打着颤,在哆哆嗦嗦中,他勉强地说出了这句话。
      
      此时,冲上前的炭治郎一跃而起以铁头锤击了怔住的实祢。
      
      “炭,炭治郎!”善逸惊呼出声。
      
      “我没事。”见善逸露出一副担心的表情,炭治郎感激地看了一眼一直陪伴在他身边、此刻正与他一起并肩挡在木箱子前的善逸。
      
      不,不,不,你可悠着点吧!
      
      善逸他可不是在担心炭治郎的铁头,他更在意的是木箱子里的祢豆子,虽然是鬼的体质,但他很是心疼被日轮刀伤及的祢豆子。
      
      能用头把柱都撞翻在地,善逸觉得若炭治郎以后成为柱,那么他的称号一定是头柱吧!
      
      “连善良的鬼和邪恶的鬼都区分不了的话,就别做什么柱了!”
      
      为自家小伙伴疯狂打电话的善逸在出了风头后,再次瑟瑟发抖起来,因为在近距离看了眼不死川大哥布满伤疤的脸和能以眼神杀人的眼睛,他如泄了气的皮球那样再次怂了。
      
      喂喂,炭治郎,看你的铁头,竟然还把人家柱撞出鼻血来了。
      
      会被报复的,一定会被报复的!
      
      “主公大人驾到。”
      
      在两名银发双胞胎的搀扶下,一名脸部以上有着严重伤痕,看似双目失明的年轻男子缓缓从内屋走出,他说着平凡无奇的开场白,只是声音听起来很是悦耳。
      
      这位就是主公大人么?
      
      啊……意外的普通呢,此刻善逸的内心还带着些失望的小情绪在内。
      
      试想,虽说鬼杀队不被政府群承认,但能凭借一己之力聚集起这么多仁人志士,善逸本以为鬼杀队的主公大人会是一名凶悍的拥有类似武将般身躯的男子。
      
      下一秒,不死川实弥左右手各一,左手按倒炭治郎之后,反手按住还没来及的作出更多感慨的善逸的后脑勺,让他体会到了面颊接触地面的酸爽。
      
      挣扎了几番后,善逸扭头看了眼其他的柱们,震惊于大家此时正排列成整整齐齐的一排,单膝跪地并低着头,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善逸默默地听突然理智起来的不死川大哥对主公大人发起了问候,而这位主公大人,也向各位柱们表达了他对炭治郎和祢豆子的认可并希望大家也能认可他们。
      
      在众人一致的反对下,身为鬼杀队当主的产屋敷耀哉让身边的某位白发女童读出了部分炭治郎师傅鳞泷的寄来的信,大概意思是祢豆子是不会吃人的,并以他们水之呼吸流派的三人作担保。
      
      又讲述了炭治郎曾经遇到过鬼舞辻无惨的经历,以及做出了祢豆子身上可能发生了让鬼舞辻意料不到的事的猜测。
      
      对于鬼的了解,善逸自认比不上在场那些柱懂得多,但祢豆子的的确确是颠覆了善逸对鬼的所有认知。
      
      最重要的,还是可爱对吧?
      
      脸!脸可爱就行了吧,在善逸心里,可爱就是能当饭吃!
      
      “还有,善逸……”默默当着吃瓜观众的善逸突然被点了名,明明是盲人的产屋敷耀哉却像是知道善逸的位置,将目光转到了他所在的方向。
      
      ……紧张,紧张,他好紧张。
      
      难道是看出他现在处于大家都在认真听讲,唯有我在摸鱼的状态么?
      
      “这位拥有特殊能力的少年也会陪着炭治郎和祢豆子一起,作为同伴、亦是他们见证人,与大家一起以打败十二鬼月为目标。而这次,就以他们齐心协力打败了下弦伍以及那田蜘蛛一家为开端。”
      
      呼——善逸舒了口气,还好没被发现他在开小差。
      
      “既然主公大人这么说,即便是下阶队员,作为柱中的一员在实力方面我可以认可他们。但是,我认为这个拖把头存在包庇同伴的嫌疑。”
      
      当着善逸的面,不死川实弥将被对方以波子打错位的指关节一一板正,发出一连串“嘎达嘎哒”的骨头挪位声,让善逸有种对方正在向他示威的想法。
      
      拖把头?!
      
      这一个个都是瞎了眼么,善逸自认为自己的头发别提多有特色了好么?
      
      “主公大人,让我来证明鬼是一种多么丑陋的生物!”
      
      再次有搞事打算的不死川实弥在割破自己手腕之后,他拎起装有祢豆子的木箱子跃入了屋内。
      
      将正在不断滴血的手臂放到木箱子上方,血液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般滴下并顺着箱子缝隙流入箱子中。
      
      “喂,鬼,出来了,到了用餐的时间了。”不死川实弥再次挥刀砍进木箱子,又将木箱子打开。
      
      欲想阻止实弥行为的炭治郎在反应过来的瞬间即将采取行动,而蛇柱伊黑小芭内时刻关注着炭治郎的一举一动,正想出手将他制服。
      
      另一边,关注着炭治郎的善逸哪能不警惕最令他害怕的蛇的动向?
      
      在蛇柱压制住炭治郎之前,善逸先对方一步,运起波子对准缠绕于伊黑小芭内肩颈处那条白蛇的头侧,随即,他学起伊之助曾经对待啾太郎的那一套话,“别别别别别想动炭炭治郎一一一根寒毛,我我我警告你,你若是敢动一下我就灭了这小家伙。”
      
      抖得比筛糠还厉害,善逸强忍着恐惧到想打嗝的冲动,尽最大的努力摆出一副恶人脸,咧着嘴,他接着补充道,“蛇蛇蛇肉虽然不好吃,我……我觉得做成药材用处还是挺多的。”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仓木君暗线get
    *所有被善逸救下的小伙伴均贯穿剧情始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