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世界,世界,他拥有你了么?

      当善逸赶到炭治郎身边的时候,站在树干上的他视觉一时被漫天火焰群包围。
      
      看着祢豆子使出了血鬼术•爆血的瞬间,第一次听到心爱女孩子声音的善逸久久沉浸祢豆子酱的声音和她的长相一样甜美的情绪中。
      
      被女人糊住双眼的他满脑子都是喜欢、喜欢、好喜欢的弹幕飘过!
      
      与此同时,善逸呆呆地看着在小伙伴炭治郎以断了刃的刀,使出了燃烧着火焰的剑技砍断了那个银发鬼的脖子。
      
      那个男孩就是人面蜘蛛口中的下弦之伍——累?
      
      最令善逸大跌眼镜的是,小伙伴炭治郎竟然是水火双属性么?!
      
      原本就觉得炭治郎水之呼吸流派的剑术特效具有浮世绘风格的华丽,除了类似闪电般的斩击加之落雷的声效,他的剑术似乎就没有其他特效了?
      
      火属性更帅了啊,可恶!
      
      在善逸咬着小手绢羡慕人家双重属性的时候……用丝线牵拉起落地的头颅,累的身体正逐步靠近因用尽全力后极度疲惫倒在地上的炭治郎。
      
      系统:还傻愣着干嘛,眼下正是你英雄救美的最最最佳时刻,你被强化了,快上!
      
      善逸握拳:哟西,祢豆子酱,我来救你了!
      
      数秒沉默之后,系统冷哼了一声,冷言冷语道:“这个纷绕的世俗世界里,作为本统选中的人,你那比小核桃还容量小的脑袋瓜里,只想着结婚、男人和女人真是低俗至极!”
      
      ……呃,瞬间反应过来系统所指的英雄救美对象并非是祢豆子。
      
      若能把系统揪出来抽一顿他早这么做了!
      
      有毒,有毒,有毒吧!这系统!
      
      此时此刻,从树上一跃而下的善逸侧身挡在了炭治郎面前。
      
      本该是一系列帅气的动作,若不是善逸浑身颤抖不止,累差点都要以为这是某个高阶级的队员突如其来出现在他面前。
      
      哼,炭治郎这家伙,这次竟然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善逸不满地撇嘴。
      
      世间有许多美好的东西,而此时此刻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他最想接近的那个人,“善……善逸!”
      
      “让你和伊之助先走,走走走!不等我,让你不等我,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遭报应了吧。”
      
      受到十二鬼月气势上的压迫,意识到真正的十二鬼月给人的压迫感完全让其他鬼望尘莫及。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善逸不断深吸气的同时,他半蹲下身子,托起炭治郎的头搂入臂弯中。
      
      随后,伸手出另一只手的善逸冲他挑了挑眉,避开了炭治郎脸上的划痕,以食指轻轻刮了下对方的鼻梁。
      
      看炭治郎将自己弄得那么狼狈样子,那么,仁慈宽容的善逸大人哪能再对他独自撇下自己的事耿耿于怀?
      
      又轻轻将他阁下后,转身,善逸起身正对着眼前的下弦之伍。
      
      望着那抹金色,炭治郎的眼睛开始发酸,刚刚善逸与他对望的时候,他的灵魂彷佛都快被那夺目的金色吸进去一样。
      
      被善逸触碰过的地方酥酥麻麻的,明明对方没有对他使出治疗能力,炭治郎却全身的剧痛似乎正随着对方手指的下滑逐渐消失。
      
      就像在那座鼓之宅邸中那样,善逸总是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
      
      而这一次,对方又一次成为了他的救赎。
      
      另一边,原本就如惊弓之鸟般慌张的善逸,望着那银发男孩双手捧着自己的头颅,将其重新归于脖子上的原位。
      
      这一系列动作,看的善逸那叫一个触目惊心,能憋住不尖叫出来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了。
      
      紧张与恐惧仍然占据了他整个脑海,不知道什么是时候开始,紧握刀柄的手心冒起了冷汗。
      
      唉?唉?唉?!
      
      头都掉了还能装回去?
      
      十二鬼月的血鬼术这么厉害?这么骚的操作……还能自己摘自己的头玩?头,大概还能摘下来当足球踢吧。
      
      好慌!好想逃!
      
      但是也得忍住,自己耍的酷哭着也得耍完。
      
      “一个接一个,你们这些鬼灭队的人为何总是对此乐此不彼,不断地来找我们一家人的麻烦?家人也换了一批又一批,弱小的也逐渐被被强一些的家伙取代。而你们这些人,不管来多少人都只有一个下场……”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下你的发言。请问那个话多、会随身携带怀表,个头大的蜘蛛形人面鬼也算是你的家人么?”
      
      善逸打量起了眼前这名银发男孩,除了瞳孔和大点小点连线形地斑纹,完完全全就是一副人类的样子,同款的斑纹留在男孩身上,与他散发出的忧郁、丧病气质如出一辙。
      
      他,应该不会那么重口吧?
      
      把蜘蛛当家人什么的也太惨不忍睹了吧,寂寞……想玩家庭游戏?
      
      “啊,那是我的哥哥。”
      
      …… 抱歉,是他低估了你们鬼的审美能力。
      
      一想到自己已经将眼前这男孩的“哥哥”灭了,善逸那分叉眉的眉梢不断上上下下移动,口水直咽,喉结滚动了几下。
      
      为了避免激怒下弦之伍,他决定还是不要将这个消息告诉他为妙。
      
      “不过,现在这种无用的家人我也厌倦了。”面对一个不怎么会控制自己表情的家伙,累能轻易判断出对方此时正在纠结着什么。
      
      何况,在遇到这对兄妹之后,他对那些实力平平的家伙失去了所有的兴趣。
      
      他们的能力也都是累赐予的,累能感应到他所有家人的存在,他也当然知道,那田蜘蛛上的鬼只剩下他一人了。
      
      脸上青筋横起,鲜红的丝线从累的双手中被拉出,他咬牙切齿道,“该说的话都说完了,现在,我可以毫不留情地把你们四分五裂了。”
      
      累一瞬间展开的双手中拉出了网状的丝线,像是在玩穿花绳一样,“血鬼术•杀目笼!”
      
      以善逸和炭治郎为中心的地面上泛起了无数红丝线将他们束缚后,丝线不断相互缠绕、移动穿行,随着累将手中的细线拉紧,笼子般的笼罩在两人周围的红细线霎那间收紧。
      
      使出了[波子]后,善逸控制着那十颗波子飞速旋转形成类似小龙卷风般的防御,在抵挡住丝线绞杀。
      
      同时,善逸深吸一口气后,以雷之呼吸•二之型•稻魂砍出闪电形的五连击将围绕在他们周身的细线砍断。
      
      见波子抵挡住了他的丝线攻击,累惊诧道,“竟然是波子!为什么你一个人类会有……”
      
      没有理会累的错愕,运起了一之型•霹雳一闪,善逸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累砍去。
      
      在接近累的时候,他的周围拉起了无数的丝线,使善逸不得不优先斩断这些细线。
      
      多余的动作减缓了以速度为优势的斩击,在善逸的刀刃接近累脖颈的时候,累的指尖处出现团团丝线包裹住善逸的刀刃。
      
      同时,累的另一只手五指微张,丝线由指尖拉出后再次袭向了善逸。
      
      由于善逸此时与累的距离极近,为了躲避丝线的攻击,他不得不将包裹住刀刃的线团砍去后,后退躲开。
      
      累,他并没有给善逸喘息的机会,密密麻麻的红丝线以双手为中心,连带着他周围的空气都在扭转,丝线被编织出旋涡状的形态,他再次使用了血鬼术,“只会耍小手段的渣滓,血鬼术•刻丝轮转!”
      
      这些散发这红色诡谲的气息的丝线瞬间袭向善逸,在细线即将割破他皮肤的前一秒,善逸使出了[牵丝戏]将他自己的位置与累的位置互换。
      
      接着,以[孔明锁•梅花锁]将对方束缚在原地2秒。
      
      “什……什么?”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累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自己的血鬼术伤及,刚想收回术的施展,却察觉到在类似花瓣形状的木板出现后,被互换位置的自己无法做任何挣扎的动作。
      
      丝线锐利如刀片,丝线割破了浴衣之后,甚至嵌进了他的全身的骨骼。
      
      2秒后,收回术的累已经成了血人,喘着气望着在另一边与炭治郎交谈的黄发小鬼,他不清楚两人想耍什么小花招。
      
      只是,此时他不得不待在原地,凭借着鬼极佳的恢复能力等待伤口复原。
      
      “炭治郎,不得不说你刚才使出的那个火焰斩击很棒。”
      
      为什么……善逸突然这么说?
      
      体力急速消耗后,善逸在这间歇朝在来到了炭治郎的身边,凝视这对方疑惑的神情,善逸微微一笑,他看得出当时已经斩断鬼脖子的炭治郎在得知对方不过是以自己的线切断脖子的不甘。
      
      明明胜利了,却功亏一篑。
      
      感受到持刀的手因体力逐渐不支出现轻微的颤抖,善逸使出更大的劲儿将其握紧。
      
      在斩杀了巨型蜘蛛,使用过治愈技能,又以呼吸的方式加快脚程为及时赶到炭治郎身边后,在与下弦之伍的交战中又使出了这一系列的技能。
      
      这一次,善逸清晰地认识到了雷之呼吸的短板。
      
      一旦失去引以为傲的速度,被对方看穿霹雳一闪的技能性质和轨道就几乎会变得无力这一缺点。
      
      很想改进,很想变得更强,弱小的他初次与真正地十二鬼月交战就沦落得如此狼狈!
      
      趁着银发男孩恢复伤口的时候,善逸并没有乘胜追击。比起一个人逞能,若是合作,成功的概率会增加很多。
      
      善逸对炭治郎简述了接下来的作战方案,他来为炭治郎扫清所有的障碍,配合著他的攻击,由炭治郎来完成最后的斩击,为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准备好了么?这次,炭治郎,你一定要亲手砍下他的脖子。”
      
      不待炭治郎的回复,再次向累发起攻击的善逸运起了三之型•聚蚊成雷,围绕在累的身边高速旋转砍去了他周围的丝线。
      
      此时,累以脚下的丝线为阶梯,高度提升的同时,周围又密布起了丝线。
      
      善逸则以自身轨迹上留下的波状闪电为饵,起着迷惑视线的作用,实则是为了掩盖正逐渐向他们靠近的炭治郎的身影。
      
      “喂喂,这招式也太无聊了吧。”看似令人眼花缭乱的技能,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只是将丝线砍断罢了。
      
      不过谨慎起见累没有再使用血鬼术,眉眼一压一抬,居高临下望着逐渐靠近他的另外一人,走进了又能如何?刀不是都断了!
      
      累接着冷嘲道,“你还不如继续耍之前玩过的小手段,或许还能……”
      
      “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六连。”
      
      这次,善逸利用周围的地形多次改变方向攻击。
      
      聚蚊成雷为的是将那些多余的会阻挡他进攻路线的丝线砍去。
      
      之后,利用流派呼吸逐步跃上丝线并凭借丝线的弹性将自身化为闪电般的攻击,整个人呈现出倒“W”地轨迹接以丝线层层叠高后站在半空中的累的身后。
      
      累很惊讶于对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避开了单调攻击的短板,随着闪电逼近,他周围响起了雷声,就好像雷击落在了他身上那般。
      
      凭借多年与各种流派剑术周旋的技巧,即使累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以闪电之速出现在他身后的善逸。
      
      但是,当善逸以刀斜削进他头颈、几乎将刀刃伸入半数深度的时候,成功抓住这一停滞机会的累迅速将丝线缠绕于没入脖子的刀刃之上,将刃端层层包裹。
      
      怎么能让他得逞?!
      
      这次,即使攻击再一次被对方抵挡,善逸选择调动起了呼吸集中于手臂,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原本站在半空的银发男孩抡向地面。
      
      当累身在半空处于下坠状态的时候,善逸将他的日轮刀作为长矛朝已经被他砍去半边脖颈的另一身侧掷出。
      
      同时,一颗波子……出现在被掷出的日轮刀同侧。
      
      累本以为刀会戳中他身体的某一部位,身处半空的他无法躲避,这无疑是个很好的攻击间隙。
      
      令他惊讶的是刀刃竟然会从他身侧闪过,下一秒,累注意到了悬浮在日轮刀同侧的波子。
      
      ……[牵丝戏]能互换位置的距离只有6.5米
      
      善逸的目的是将身处半空的累抡到距离地面,在可使用技能的范围之内,将波子与炭治郎的位置互换。
      
      刀同侧的波子瞬间替换为了原本站在地面的炭治郎,顺势紧握善逸掷出的日轮刀,炭治郎用尽全力再次运起火之神神乐•圆舞,朝着脖颈的位置砍去。
      
      炭治郎劈出缠绕火焰的弧形斩击,同善逸先前在累脖颈处砍出的一半的裂口相连。
      
      终于,头颅落地。
      
      善逸本想接住半空落下的炭治郎,连续的体力流失,手臂完全使不上劲儿。
      
      以人体肉垫,善逸光荣地接住了炭治郎。
      
      在炭治郎的坚持下,善逸将脱力了的炭治郎扶到了昏迷中的妹妹豆子身旁。被人家的兄妹情深相拥的那一幕戳中心坎,善逸默默流泪咬着小手绢。
      
      岂可修!岂可修!
      
      他伐开心了,即出了苦力又出了劳力的他,为炭治郎的最终胜利作嫁衣,他也好想要祢豆子酱的抱抱!
      
      “善逸!谢谢,谢谢……”
      
      总是在他最狼狈、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
      
      被炭治郎拉入怀中的善逸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个炙热的拥抱,措手不及的肌肤相贴,让善逸有种彷佛他整个人被火团拥抱的温暖。
      
      耳朵紧贴在他喘息着的胸膛,听着他心脏有力的跳动,感受着属于他们的胜利喜悦。
      
      虽然不是祢豆子的拥抱,不过……那一瞬间,善逸有种自己已将整个世界拥入怀中的念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战斗章真累人,年龄的限制我已经不能去远月学习了,甜度还是得努力保持。
    大喇叭喊起:小甜饼,卖小甜饼啦……一律5毛统统5毛,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