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请开始你的表演

      从鸟屋从飞出的啾太郎“啾啾”地向炭治郎描述了善逸是如何像突然开窍了一样英勇无畏地冲进了树林中。
      
      此后,还绘声绘色地讲了善逸是如何一口一个喊炭治郎、炭治郎的喊得正欢,生怕炭治郎就此丢下他不理他。
      
      鉴于曾经伊之助对它做过一系列不可描述的事情,甚至还用它威胁善逸说要将它煮了吃,啾太郞表示它绝不会向炭治郎说善逸在提到他的同时也提及了伊之助。
      
      呃……善逸……
      
      虽然很开心,但是觉得对方好丢人啊,树林里还有别人在呢,感觉没脸见人的炭治郎平复了他复杂的心情后,又开始担心起独自一人的善逸。
      
      爱哭的善逸一定被吓到了吧?
      
      “喂,炭多郎,我们走吧,飞逸那家伙可是我的小弟一号。”
      伊之助出声,不待炭治郎作出任何反应,他便又一马当先冲进了树林。
      
      炭多郎和飞逸是什么鬼?
      炭治郎已经习惯伊之助一直叫错他们的名字,还改了又改?
      
      没有时间让他磨磨蹭蹭,炭治郎紧随而上,比起善逸,那些等待他们的鬼杀队队员更是当务之急,而善逸的实力也是他们有目共睹的。
      
      另一边:
      
      伊呀!好可怕啊!
      
      一旦最初的那股兴奋劲头消散了之后,喘了口气,停止冲刺状态的善逸又回到最初瑟瑟发抖的模样。
      
      林中一旦有什么声响,他就如同惊弓之鸟。
      
      炭治郎,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赖在地上不走,你要我往东走我就绝不会朝西看!
      
      求求你了,快出现吧!
      
      流着眼泪,善逸心想,这里太可怕了,地上、树上、远方……不管哪里都是蜘蛛爬动的沙沙声,昆虫好可怕,节肢动物好吓人啊!
      
      而且,这里还好臭啊!
      
      炭治郎要是在就好了,这里这么臭,一定能把他熏晕的吧,晕倒之后就是他挺身而出的时刻了,让他们先走,让他们不理他!
      
      有了系统发布的救人任务,善逸踏上了不断寻找其他鬼灭队队员的道路。并在不久后,善逸遇到了一个跌跌撞撞地跑到他面前的少年。
      
      两人在交换姓名之后,善逸得知他的姓氏为铃木。
      
      铃木此时两眼发直,又惊又怕的神情,双腿也不听使唤,他拉着善逸的羽织袖口,令善逸的手臂和他一起抖动起来,“我……你,你简直想象不到,太可怕了!当时我们同时进上的十几名队员,突然之间像是□□控了一样,互相残杀起来,要不是我跑得快……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还是让柱来解决这座山的问题吧。”
      
      月光下,衬得铃木君的脸像窗户纸似得煞白。
      
      铃木的一番话,加之任务中的提示,丝线……这一切都证实了善逸之前的想法不正是正确的么?
      
      铃木的惊慌感染到了原本就很想打退堂鼓的善逸,可惜一想到另外两名同伴还在此地,让他不得不放弃和铃木一起跑路的想法。
      
      “真是的,那你就一个人留在这里吧……鬼知道这里阴深深的还会出现什么,手心好痛,刚才跑的时候像是被哪个大蜘蛛蛰了一下!”见善逸冥顽不顾,他懒得和比自己还低两阶的队员打招呼,在铃木眼里对方已然是某位送人头的炮灰,于是说完这句话后他转身就走。
      
      头顶上传来翅膀扇动着的声音,善逸抬头,诧异又欣喜,将自己的脸颊贴着啾太郎毛绒绒的小脑袋蹭啊蹭的,这个小生物仿佛是他此刻最大的安慰。
      
      这里这么危险,善逸一开始就将啾太郎留在了山林外,没想到它却飞进林子成为了关键时刻愿意陪伴着他的同伴。
      
      “现在我承认你是除了祢豆子之外最可爱的生物了,当然祢豆子酱是天下第一的可爱。”波了一口啾太郎,继铃木君离开后又独自一人的善逸,有了啾太郎的陪伴,他紧张的情绪有所缓和。
      
      都这么久了为什么除了铃木他没有遇到其他的鬼杀队队员?……系统公布的任务真的靠谱么?
      
      呃——?
      
      假如他一开始就用[牵丝戏]和那个被突然拉飞上天空的队员互换位置,是不是就能直接进入鬼的巢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乌漆嘛黑的林子里听着节肢动物爬动的声音瑟瑟发抖?
      
      还是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又无法挽回的事情了,眼下得注意蜘蛛和丝线这类的东西。
      
      思考好了问题后,善逸注意到不停地朝他“啾啾”叫的啾太郎,是想和他说什么?
      
      啾太郎:善逸,别伤心了,炭治郎他们后来又返程回了原地特地来找你的噢!喂,别往那边走啊,真是的,你走的方向完全和炭治郎他们相反啊!
      
      可惜,善逸并非迪斯尼公主,没不曾习得鸟语十级,更没有那种酷炫狂霸拽的聆听万物之声的能力。
      
      这时,脑中传来了系统的声音:“温馨提示:大概是啾太郎饿了。”
      
      好想……很有道理!善逸点头认可这一说法,毕竟小生物吃的少饿得也快。
      
      “等一下哦,我看看……我记得还在我身上呢!”他记得系统给的谷物袋恰巧因他这次急着去追先走一步的炭治郎和伊之助,没有像平时那样绑在鸟屋的拎绳上,一阵摸索后,善逸察觉了袖子内的鼓起物,“呀,找到了,在袖子里呢。”
      
      当谷物袋从袖口中滑落至善逸手掌心中的那一瞬间,像是有个针一样细长的东西朝他手掌心扎了一下。
      
      反射性地躲闪,可依旧被针尖刺到了一丝——谷物袋,原本完好的锦囊袋被刺到的位置抽了几根丝。
      
      不过好在有谷物袋的遮挡,善逸的手掌心并没有被刺到。
      
      唉?!
      
      零零散散有些小颗粒的谷物开始从抽丝处落出,落出的谷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灿金色变成紫黑色。
      针并不至于刺穿袋子露出大口子,而是针上似乎带有剧毒有腐蚀性,谷物袋也随之由红色逐渐转暗黑。
      
      可怕!可怕!可怕!
      
      “啾太郎,对不起,只能让你暂时饿肚子了。”
      
      善逸微微凝神片刻后,迅速将已被腐蚀得看不出原样的谷物袋扔向草丛内,垂下手臂,出了手汗的手掌心缓缓握拢成拳。
      
      蜘蛛么?
      
      他差点忘了有些大体积的蜘蛛,不仅是肉食动物还是带有剧毒的!
      
      地面有传来无数蜘蛛爬动的沙沙声,每走一步,善逸都得注意脚下,不想踩到那群小蜘蛛。毕竟每个小生物都有活着的权利,而且都是很努力地活着每一天的。
      
      依旧没有遇上任何人,这使得善逸开始焦躁,开始向啾太郎吐槽,“蜘蛛发出的沙沙声好恶心,这么鬼地方究竟有多大?恶鬼也好,活人也好,总归让我遇到个除了蜘蛛之外的家伙吧。”
      
      ……
      
      这时,察觉到身后有传来比脚下那些小蜘蛛发出的声音响很多的沙沙声,背脊一凉,一阵寒意从脚底传至颅底。
      
      又是哪个大型蜘蛛在作怪?
      
      他转身大喊道:“真是的!吵死了!给我老实呆着!”
      
      ……
      
      一瞬间,善逸感觉自己已灵魂出窍,飘啊飘,飘到了隔壁恐怖片的片场。
      
      天啊噜!还有这种事!
      
      那是一只长着个人头的蜘蛛,没有身体,以人头为中心向四周延伸出了八只脚,左右各四,况且,人头还是以光秃秃的旱地为主,别谈什么草地变森林。这头顶,秃得草地都算不上,因为其上仅尚存两三根迎风颤巍巍摆动着的毛!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啊!
      
      迅速转身逃跑的善逸简直不敢相信他所处的世界是真实的,泪流满面,“是做梦吧!是做梦吧!拜托了是做梦吧!我会努力种田的,不管是一反田还是二反田都会努力去种!”
      
      神啊,请让他从这噩梦中醒来吧!
      
      虽说他之前有想遇到个除了蜘蛛之外的任何生物,可这算什么?话说鬼也不长这样的吧?!
      
      猛地冲刺了一段距离,停下脚步后,善逸被眼前的场面说震惊。
      
      圆月当空,通过两侧的树木牵拉出很多在月光下泛起银光的主丝线,主丝线极为牢固,中央位置链接上一座小木屋。
      
      数人被捆绑着垂吊于主丝线上,像是一颗颗悬挂于树上的果实。
      
      紫黑色的斑块沉积在被垂吊起的那些人身上,斑块多的人已经头发全无成了残存几根毛的秃顶,嘴角流着涎液,意识全无;症状轻微者看似和常人一样;而最严重的人则是手脚已变成了蜘蛛的节肢,就和刚才他看到的那只只有头的小蜘蛛一毛一样!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人类……变成了蜘蛛?房子漂浮在空中?!
      
      而且味道也好臭,好刺鼻!这气味让善逸喉咙都觉得痛,眼睛也很痛,痛得要流泪了!
      
      突然,从空中的木屋中传出嘎吱作响的声音,正在揉眼睛的善逸仰头凝望着出声的方向。
      
      唉?!
      
      从木屋中爬出了一只特大型的蜘蛛,有根丝线牵拉着他的身体,而他也正顺着这根细线缓缓旋转下落。
      
      好大!好大!也太大了吧这体型!
      
      “嘿嘿……”
      悬吊于半空的特大人面蜘蛛朝善逸咧嘴一笑,左眼眶被半圈忽大忽小的点连接并围绕,右侧则是从发际线的位置延伸出一条与左侧同款的线,至嘴角下方。
      
      纹身是挺有艺术感的,放到个标志点的少年身上估计能让城里的纹身师大卖!还蛮符合当下那种流行的丧病少年气质,可是这大蜘蛛怎么看也不符合那种气质吧?
      
      反应过来的善逸,意识到这只人面蜘蛛想对他说话,他提前说道,“我!是不会跟你这种家伙!说话的!”
      
      太恶心了,刚才那蜘蛛竟然还挥动了几下那几条全是毛的腿!
      
      鬼的声音,鬼的心跳声……但是给他的感觉,这只蜘蛛似乎不是很强的样子,遇到过打鼓的原下陆,十二鬼月给人的感觉有种不同寻常、咄咄逼人气势。
      
      那就直接灭了这只蜘蛛!
      
      在善逸将手放上刀柄的时候,人面蜘蛛没有理会他正打算发起攻击的姿态,甚至在笑了几声后,主动挑起话题:“难道你没注意到么?你已经输了!”
      
      “不要和我搭话啊!我讨厌你这种家伙!”
      
      善逸恼怒,在他思考这些被吊起来的队员还有几个能被救活的时候,就不要再和他搭话了!那一瞬间,善逸注意到了被绑成粽子吊在丝线上的铃木君,被厚厚的细线封住嘴的他歪着头流着泪。
      
      呀!那家伙刚才还说了要逃的?
      
      刚才铃木君看他的眼神让善逸觉得很是不爽,尤其是在他说出自己是癸阶级的时候,那家伙明显露出了不屑的眼神。
      
      不过,还是先从这鬼身上探探口风吧,这里真的存在十二鬼月的话,他还得先从这大蜘蛛身上打探些有用的情报。
      
      “你已经明白了吧,事态已经不妙了!”
      
      “怎么一回事?”善逸很是疑惑,为什么那只巨型人面蜘蛛会说出这么笃定话,像是自认为稳抓胜券一样。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看看你的手吧。”
      
      “手?”
      
      手怎么了?
      
      善逸摊开手掌心,手指还是五根没有多也没少,手心没有变色也没多或是少一块肉。
      
      没有和平常一样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啊?
      
      ……等等,突然间善逸联想起铃木君离开前提到过的那句手心好痛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与那被腐蚀了的谷物袋,以及那些被悬吊起的队员身上类似的那种黑晕状斑块。
      
      综合起这零零散散的片段式回忆,那么,这是毒?
      
      系统:“是的,你猜的没错!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请开始你的表演吧,善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搞事大业乐此不彼的我?(*ˉ︶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