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丝线、操纵与虚假的亲情

      除了老鹰捉小鸡游戏,善逸教伊之助玩起了大部分男孩小时候都会玩的打波子游戏。
      
      善逸从一开始的稳赢到后来只要轮到伊之助开始,善逸的目光刚落到哪颗波子身上,伊之助就专挑他看中的那颗打,还一打一个准,像是装了红外线感应器那般。
      
      可恶!可恶!可恶!
      
      果然,这野猪头老是喜欢做针对他的事情。
      
      岂不是还没等他出手,这只野猪头就稳赢?
      
      能自由控制波子移动的善逸当然不肯,耍了小手段偷偷挪动了波子。
      
      小偷小摸的动作,被时时关注着善逸的炭治郎一抓一个准。
      
      结果被炭治郎站在了善逸面前,用毛笔在脸上写了“耍赖皮”,两只眼眶都被墨水圈起,善逸摸了摸被毛笔划过的眼皮,觉得有些痒痒的。
      
      毛笔又被伊之助夺走,他在善逸对侧脸颊上画了只占据了半张脸的大乌龟。
      
      最终还是由炭治郎替哭得惨兮兮的善逸轻轻柔柔地擦去了这些墨迹。
      
      其间,善逸不满于萌萌达祢豆子酱从第二天开始就和他们分开屋子睡。
      
      在其后的日子里,更是一有机会就向祢豆子献殷勤,继摘小花花送给她,为她编了花环、花手链、甚至是送出草编织的戒指,此外,善逸还用啾太郎逗她笑。
      
      最终,手工制品一律被伊之助这没有女人缘的家伙撕烂,气得善逸趁其不备运起雷之呼吸以闪电般的速度狠狠从野猪头套上揪下一撮猪毛。
      
      ……猪毛挺结实呢,没能拔下太多。
      
      两人你追我赶了好一阵后,连用膳的时间段里都充满着具现化了的杀气,以筷子为武器来了一波刀光剑影的激斗。
      
      另外,善逸见妹子怎么追都追不到,情急之下,他厚颜无耻地提出了他也想喊炭治郎为欧尼酱(妻子的哥哥也可以喊哥哥)的想法,被炭治郎以你怎么能够做到如此不知羞耻为由冷冷嘲讽了一番。
      
      提到年龄的问题,没想到三人之中,看似最可靠的炭治郎倒是年龄最小的那个,比善逸小了近十个月。
      
      又被伊之助讽刺了一通,他说:还真是个恶心的家伙,想叫比自己小的人尼酱!之后,他还以脚尖点了点地上的蚂蚁后他,将善逸比作是比蚂蚁更渺小的存在。
      
      可怜巴巴的善逸觉得自己弱小又无助,他错了么?
      
      他哪里错了?!
      
      好在有祢豆子酱的存在,让善逸觉得自己还有那么一咪咪存在的价值。
      
      直到几天后,炭治郎的乌鸦匆匆忙忙地飞进府邸,以开口脆的声音讲起了萌萌哒话语,“东北北,东北北,下个地方在东北北!三个人都去那田蜘蛛山!都去那田蜘蛛山!”
      
      手拿小花花的善逸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为何连这只蠢乌鸦都要来破坏他和祢豆子酱的幸福生活!
      
      他终于明白伊之助的那种想捉他自己的乌鸦作为食物的心情,因为此时此刻的善逸恨不得将炭治郎的乌鸦投进油锅中炸至金黄色里嫩外焦的那种!
      
      为山林野人伊之助讲解何为打火花,在老婆婆为吵吵闹闹的三人进行“打火花”,驱散不详病并挥手道别后,三人开始赶路。
      
      拎着啾太郎鸟屋的善逸,再次无语地听着炭治郎为文盲伊之助解释何为“自豪、武运”,善逸想着文化还真是个好东西,没文化还真是可怕,而这只猪好像不太聪明的亚子。
      
      一路上,善逸不断地问炭治郎背着这么大的木箱子(祢豆子)跑了这么久累不累啊?
      
      并且,善逸对炭治郎不停地献殷勤,为他不是递水,就是擦汗。
      
      一开始,炭治郎颇为感动,尤其是善逸靠近他的时候,不知何为他都会心跳加速一阵,随后,闪过一丝甜甜的雀跃感。
      
      然而,当炭治郎注意到每次为他递水的善逸都是将视线转移到他身后的木箱子上,还问他,“喂喂,炭治郎,累不累?要不我替你背一会儿箱子吧,我可有力气啦!”
      
      内心泛起一阵酸意后,炭治郎赌气地扭头,没有理睬善逸并默不出声地加快了步伐,跑到了善逸的前头。
      
      夕阳没入了地平线以下,三人也逐渐接近那田蜘蛛山。
      
      远远地看着那座山脉,是因为这座山盛产蜘蛛所以就直接以“那田蜘蛛”为这座山命名?
      
      好可怕!可怕!可怕!
      
      想起最终选拔的时候,在山洞中的经历,被水珠所支配的恐惧……这些,在蜘蛛面前统统不算什么啊!
      
      喂,喂,你们两人是赶着去投胎么,跑那么快干嘛?!
      
      那可是蜘蛛啊!小一些的不说,大的那种可是有八天腿外加毛茸茸腿毛还会吐丝的节肢类昆虫啊!
      
      “等一下!能不能等一下!”善逸对着跑在他前面的两人大喊,见他们转身后,他抱腿坐到地上,开始疯狂流泪。
      
      “怎么了,善逸?”
      
      啊,炭治郎,是温柔的炭治郎,感觉瞬间被安慰到了。
      
      “好可怕,靠近目的地就感觉特别可怕!你们难道没感受到么?”
      
      “啊?好恶心啊,坐到地上了。”
      
      “我才不想被你说啊野猪头!”
      
      竟然受到了来自一只猪的嘲讽,善逸竟无语凝噎,传入他耳内的是密密麻麻的节肢动物爬行声,风吹过,带着隐隐约约的呼喊求救声。
      
      一个,两个,三个……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惹得善逸心乱如麻。
      
      起了勇敢去救别人的念头,短暂的英勇又被恐惧吞噬。
      
      好在他的身边还有两名同伴,善逸本想让对他们向他撒撒娇,想让他们提出我好怕怕,求求善逸尼酱(被嘲讽过后,善逸对欧尼酱的执着)陪他们一起去吧之类的话。
      
      这样,才能显示得出他威猛的英雄气节!
      
      结果,炭治郎像是嗅出了什么气味,表情严肃地望着远方。
      
      “唉?什么?怎么了?喂,炭治郎……”
      
      “炭治郎?”见炭治郎从他面前跑开,连带着伊之助也和炭治郎一起跑向了前方,伸出尔康手的善逸开始惊慌,“等下!不要啊!不要丢下我一人!”
      
      相比黑漆漆的地方,更怕一个人的善逸随即迈开步伐追赶前方的两人。
      
      等善逸追上两人的时候,三人的前方躺着一位身穿鬼杀队制服的少年,手握日轮刀,流着泪,正眼神无助地望着他们。
      
      啊!咿呀!好可怕!
      
      突然出现的少年,碰瓷?还是陷阱么?
      
      没来得及让善逸多想,炭治郎就走上前想扶起倒地少年的前一秒,少年突然以面朝他们的姿势飞起,在善逸看来像是应了山林的召唤,被拉回的树林深处。
      
      ……等等,那个姿势?!
      
      善逸想起了他那名为[牵丝戏]技能,从指尖发出的丝线拉物体或人的时候,置换位置的目标被拉起的瞬间也是呈此种姿势。
      
      只是由于他的技能速度更快接近瞬移、距离也短只有6.5米,所以他并不怎么在意被拉起的目标是以怎么样的姿势。
      
      “连起来了!我也被连起来了!救救我!”没入树林深处之前,少年如此大喊。
      
      “你们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飞起来么?”善逸望着树林深处,即使被层层密林遮挡,他可以想象其中必然有某只拥有丝线类或者操控能力的恶鬼。
      
      “完全没搞明白。”
      
      你这山林老猪怎么可能看得懂这种隐藏在事物背后的复杂性?
      
      与炭治郎对视一眼,见他摇了摇头,善逸抿了抿嘴,即使这其中还有不确定的因素存在,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想,“我怀疑这里的恶鬼能以丝线、细线类的东西操纵在山里进进出出的人类,这里黑漆漆的一片又都是树林,能够很好掩藏这种血鬼术。”
      
      “这样的话……的确很有可能,那我们出发吧。”
      
      “我来打头阵!”伊之助推开炭治郎后,双手按上了刀柄,“你就一边瑟瑟发抖一边跟在我后面吧!肚子饿了……”
      
      “是摩拳擦掌吧!”善逸轻声吐槽了一声,弱小可怜又无助地缩着身体,瑟瑟发抖。
      
      「叮!开启场景任务:
      那田蜘蛛山——丝线、操纵与虚假的亲情;
      要求宿主尽自己所能救下被丝线操控的鬼杀队队员,任务完成后,可获得随机奖励。」
      
      ……呵呵,随机奖励,你还有脸跟我提奖励!
      
      而且!
      
      为什么现在才发布!没看到刚才那个被带走的鬼杀队队员么?要是早一步发布这任务,他善逸拼死也要将他拦下!
      
      再次想起那死坑死坑的鸟屋系列奖励,善逸化身为霸王龙吐出一声恶龙的咆哮。
      
      ……啊嘞嘞?
      
      他们人呢?!
      
      炭治郎,伊之助,你在在哪?
      
      在善逸沉思于任务内容的时候,他们两个竟然已经走了?!
      
      他是被他们讨厌了?一般这种情况下会把同伴丢在路边么?两个人一起说些关于他的好话,即使他很害怕也会陪他们一起去的,可是,他们现在却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
      
      系统:“现在去救也来得及哦!别忘了还有你的主线任务呢(炭炭)。哦对了,温馨提示:这里说不定有现十二鬼月,而不是之前宅邸中的原下陆。”
      
      呐……呐尼?!
      
      炭治郎的幸福感!
      
      还有血液!血液!采集血液又是何等的大事!
      
      那一瞬间,猛回头想起自己任务的善逸将手中的鸟屋轻放在路旁的草丛中并关照啾太郎好好呆在这里等他回来。
      
      善逸转身冲进了山林,大喊道“炭治郎,等等我别跑啊!笨蛋笨蛋笨蛋,炭治郎,我马上来了!猪头猪头猪头,别猪突猛进那么快啊!等等我……”
      
      同时,在另一边,跑进林中的炭治郎和伊之助突然想起了被他们落下的善逸。
      
      一方面,炭治郎对善逸这种行为早已见怪不怪,他救人心切,能早一步进林子就多一分救下刚才那名向他们求救的队员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他对善逸嘴上一套、背后又一套的举止即生气又心酸。
      
      没来得及多想,身体已经作出反应,炭治郎又跑回了之前善逸待着的地方,而在那里,却只留下了啾太郎的鸟屋。
      
      ……空荡荡的,哪都没有那抹耀眼金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内容请仔细浏览:
    以下内容请仔细浏览:
    以下内容请仔细浏览:
    按照原定文案里,主cp的话定在鬼灭的世界,别的世界以无主cp互动多为主,大家喜欢谁都可以自由搭配,股多我也满足你们互动会多写点。
    人气最高的我不介意额外写个番外补给你们(*^3^)
    想搭开心老吴(脑无)或者退群葡萄(峰田实)或者家教里冲27狂吠的吉娃娃……都随意,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写不到。
    善子我虽然原定攻属性,各位随意吃吧,逆我cp或者啥的,只要你看了我的文就是我的人,不正说明你喜欢我才看我的么?(*ˉ︶ˉ*)
    以看文开心为主,我不在意逆不逆我cp,喜欢谁就搭配谁,评论区也就尽管留言吧,我只想看看吃啥党的人多,想必大家也有人会好奇哪些是热门cp、哪些冷。
    说下我自己,我以前刚高考完那种阵子闲得蛋疼曾和某一网友吵了好久究竟是鸣佐还是佐鸣,后来也成了朋友,至于现在我逆了我以前站过的近80%的cp,我难道还要自己掐自己?!物质是运动的,谁都在变化不是么?
    嘿嘿,掐伤了我自己谁写文给小可爱们看?!(别自恋了!)
    评论区随意,有啥意见、想法、喜欢什么cp都可以一起聊聊,祝看文愉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