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31的嘴,骗人的鬼X迟到的童年

      哟西!
      那么,看来炭治郎已经熟睡了!
      
      在内心狂笑了两声后,善逸轻轻推开被子的一角,摩拳擦掌着正准备干一番大事。
      
      善逸迅速起身后,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脚……
      
      只要跨过炭治郎这个最大的障碍,他就可以和萌萌达祢豆子酱一起碎觉了!
      
      那么从今往后就少了一名叫做我妻善逸的童贞男,多了一对生米煮成熟饭的年轻小夫妻!
      
      太棒了!好羞羞……(///▽///)
      
      系统:住脑吧,愚蠢的善子,金手指系统之神啊,请赐予我大脑封闭术吧。
      
      一只脚已经成功跨过,因紧张感爆棚而腿酸的善逸不断告诫自己要稳住!稳住!
      
      你可以的,胜利即将在眼前!冲啊……
      
      嘴唇抖成了波浪线,颤颤巍巍的他终于稳住了身体!
      
      就在那一刻,脚下踩着的被子被掀起,突然伸出一只脚踢向了善逸的脚踝,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后,“啪叽”一声,善逸以面朝对方的姿势倒在了炭治郎的身上。
      
      唉?唉!
      
      炭治郎竟然在装睡!还装得那么像,亏他还相信了!
      
      刚刚那一脚好狠,脚踝处的传来的阵阵剧痛让善逸的贼心彻底死去,因为此时此刻,面朝着炭治郎头颈肩旁倒下的善逸只有一个念头:他会被炭治郎杀了的!
      
      再怎么温柔的人,成天微笑着的炭治郎,只有在触及到妹妹祢豆子的事情上会格外较真。
      
      伊——呀!
      
      完蛋!完蛋!完蛋!
      
      善逸甚至开始想象炭治郎会以各种方式灭了他,蒸着吃?煮了吃?下油锅?不不不,或许是以更残暴的方式直接把他夹饭团里一口生吞他。
      
      还有可能……
      
      想到最后一个可能性的善逸打了个冷颤,炭治郎会用他的铁头神功把他砸个稀巴烂!
      
      一想到那铁头槌攻击,限于无限恐慌的善逸忍不住想尖叫出声……热乎乎的手掌心贴到了他的脑后,这让一下子征神的善逸没能发出声音。
      
      经过一天的高强度的工作后,炭治郎并没有感到特别的身心疲惫,即使是拖着负有曾经的旧伤的躯体去战斗,而此刻尽管伤势被治愈好了半数,他却感觉到异常的心力交瘁。
      
      或许是因为不美丽的心情如跌落到了底谷般的沉重,对于善逸得行为感觉到很是无力。他的人就像被放到了冰窖里,从头凉到了底,又感觉像当头一盆冷水泼了过来,满满的喜悦之情立刻被熄灭了。
      
      善逸自己抖如筛糠的同时,感觉到身.下与他胸膛紧贴的身体正呼吸急促、肌肉似是控制不住般的不断轻颤,连带着他的皮肤也在起起伏伏的。
      
      …要被灭掉了!
      
      ……要被灭掉了!!
      
      ………要被灭掉了!!!
      
      最终,炭治郎仅仅伸手,手掌心覆盖上了善逸柔软的金发后,他又按了按善逸的后脑勺。
      
      感受到了头顶的温度,善逸听到了炭治郎的叹息声,轻柔的声音、像羽毛尖扫过他耳廓般的,“善逸乖,好好睡吧。”
      
      嗯!
      
      为自己逃过一劫而庆幸,不敢再造次的善逸默默从炭治郎身上爬起,整理好凌乱的被铺重新为他们两人盖上。
      
      经历了一天又是灭鬼又是救人又是挖坑等一系列艰巨工作,一阵倦意席卷而来,很快,善逸睡着了。
      
      听着身旁男孩绵长的呼吸声,鼻孔里冒出了呼噜泡也伴随着“呼——呼——”有节奏的呼噜声变大又缩小,完全符合啾太郎之前向他抱怨的那样。
      
      我妻善逸,善逸……
      
      默念了好几十遍男孩的名字后,炭治郎也逐渐有了倦意,入睡前的他只有一个想法,善逸还真是个轻浮的人,又是被曾经心爱的女人骗,却又想和祢豆子结婚,又是说……
      
      又是说他的幸福就是对方的幸福,这种对他来说极具分量的话,却说的那么云淡风轻。
      
      仿佛,只有他像傻瓜一样,信以为真了。
      
      善逸的嘴,骗人的鬼。
      
      ……
      
      ……尼酱他也睡着了啊。
      此时,唯一一个在夜晚难以入眠的祢豆子眨了眨眼睛,拥有鬼的体质,白天早就睡饱了。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她,露出了疑惑:尼酱他,好像在生闷气?
      
      眨了眨粉色的眼眸,祢豆子望着远方的夜空,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伊……呀!——”
      
      第二天接近中午,过了半夜才入睡的几人被第一个醒来的善逸吵醒。
      
      刚睁眼,善逸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尖叫声都成了波浪形,发出了一阵阵土拨鼠般的惨叫。
      
      原因无它,论谁醒来后的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出现在他睡梦中为他献上膝枕的香软祢豆子,而是左额处带疤的酒红发色少年,都会被这一幕吓到。
      
      尤其是睁开的瞬间,善逸意识到梦中那软乎乎且热腾腾的膝枕竟然是小伙伴炭治郎的臂弯。
      而且,他还在醒来前的那段迷迷糊糊状态中,觉得睡的太舒服忍不住蹭了又蹭。
      
      都是因为山林野人伊之助在睡梦中转了三百六十度翻身,睡相差到了极点!占据了自己的铺垫不说,还把腿搁到了他身上。
      
      为了避开伊之助,善逸不得不朝睡相好的炭治郎那边靠。
      
      所以,几乎和炭治郎共用一个铺子、一条被子的他则是侧睡着枕在对方的臂膀上睡了一夜?还是那种满是肌肉的手臂?
      
      可怕!可怕!可怕!
      
      他追求的是软乎乎香喷喷的妹纸,和这种烧炭糙汉子相拥而睡什么的想想就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被尖叫声吵醒的伊之助愤怒地将枕头丢向打扰他睡眠的罪魁祸首,正中善逸的面部。于是,两人在房内吵闹起来,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开启了新的一日。
      
      只有乖巧的祢豆子注意到了自己的哥哥,盯着被金发少年枕过的手臂看了很久。
      
      粉色的眸子又眨了眨,祢豆子歪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
      
      又在这座府邸呆了几日,伤势早就好了一半的三人在老婆婆的细致照顾下,很快痊愈了。
      
      “全愈了。”医生对他们下了诊断。
      
      没有收到任务的三人,又愉快地度过了几天,以修养身体为名义。
      
      除了伊之助成天叫嚷着要善逸和他比试一番,善逸觉得这宁静祥和的日子真好。
      
      三人在互相展示流派剑术,结果,善逸收到了来自伊之助的嘲讽:唔哈哈哈……好弱,原来安逸你就只会这几招啊。
      
      互相切磋之余,炭治郎教伊之助玩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除此之外善逸将能力控制到最低范围中,出现了一个个普通的玩具。
      
      伊之助明显对需要动脑子的孔明锁类的益智游戏不怎么感兴趣,拆开后拼不回原样不说,还拼出了各种古怪花样的东西。倒是他对打波子很感兴趣,于是三人一起玩了几天各种游戏,让这只山林野猪体验了一番普通孩子的童年时光。
      
      ……
      
      猛地甩开伊之助强扯住他的手,这已经是是多少次玩这岁数是个位数的孩才会乐此不疲地玩的游戏?
      
      善逸躲到了炭治郎的身后,把他当作挡箭牌,“我都说过了,三个人玩老鹰捉小鸡没什么难度也没什么挑战性,这个游戏要人越多越刺激,这样‘母鸡’为保护好后面一排‘小鸡’才能成为个艰难的工作!”
      
      伊之助十分乐衷于扮演“老鹰”这个角色,并且还强拉着善逸让他扮演“小鸡”。
      
      是他的错觉?
      相比伊之助对炭治郎的态度,善逸总有种伊之助很喜欢欺负他的感觉。
      
      “你这混蛋给我等着。”伊之助冲上前去伸手想抓躲在炭治郎背后的善逸,可没想到偏偏炭治郎还很护着那黄色拖把头,既然觉得人少没意思,他便放出狠话,“你们都给我等着,我去找更多的人来一起玩!”
      
      太好了……
      再见!
      
      善逸朝着转身离去的伊之助挥挥手,待伊之助完全没了人影后,他直接瘫坐到了草坪上。
      
      之前亏他还觉得训练的日子是人间地狱,现在想想简直是肤浅至极的想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林子之外竟然有能这么折腾他的人!
      
      “伊之助……感觉他很喜欢善逸你呢。”
      
      炭治郎木讷的声音传来,使善逸坐草坪上正在拔草出气的小动作一滞,呆愣失神了两秒后,他起身踢了踢爬上脚背上的草屑,将捏在手中的草屑丢弃后并摩擦着手心,上下拍了几下,缓缓开口,“什么呀……才不是呢。他是觉得我好欺负吧,名字也叫错了,之前也是,还打断了我的肋骨!”
      
      虽说善逸害怕自己打不过伊之助,但在内心深处他讨厌和任何人发生冲突,尤其是同为鬼杀队的队友,不应该出现队员间内斗的现象。
      
      “但是……和你们在一起,我感到很开心。”
      善逸补充了这么一句话,他仔仔细细打量了炭治郎几眼,总感觉这几天炭治郎对他的态度有些古怪。
      
      想了想大概是从他欲对祢豆子图谋不轨那晚开始,总感觉炭治郎对他的态度有些微妙?
      
      难道他还在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善逸更是恨不得猛抽自己十个巴掌,内心深处不由的有些恐慌,他怕炭治郎会因此对他不理不睬。
      
      任务啊,还幸福感?……现在的炭治郎估计是有斩了他的心思吧。
      
      这一次,看清朝他们跑来伊之助正左手揽住一名年轻家仆,右手拎着那位时刻照顾他们的妖怪婆婆的腰带。
      
      懵逼X2
      
      ╮( ̄▽ ̄|||)╭
      
      住手啊!
      ……呃,放开那两个吃瓜群众!!!
      
      “伊之助,对老人家不要那么粗鲁!你要体量人家的年纪。”
      
      “是啊是啊,妖怪婆婆都一把年纪了但是走路速度又那么快!可你也不能拉老人家陪我们玩老鹰捉小鸡这种幼稚的游戏吧!”善逸开始严肃怀疑起这家伙是否拥有智商这件事情。
      
      好好用你的野猪脑认真考虑,就知道怎么也不应该让妖怪婆婆和他们一起玩这种幼稚游戏吧,会被嫌弃死的,绝对!绝对会的!
      
      “善逸,你的话有问题哦。”将老人家从伊之助的猪蹄中解放出来后,有当爹又当妈的炭治郎苦口婆心劝导着伊之助,“首先,你得好好考虑到人家的年纪,年纪大的人通常腿脚不便,玩高强度的游戏容易闪到腰椎骨。
      
      其次,大家都又要完成的工作,就这么让他们放下手上的工作陪你玩游戏岂不是有些出格了呢?”
      
      “但是……”
      明明妖怪婆婆腿脚很利索啊,安逸刚才也这么说的呢。
      
      婆婆整理好了腰带,微笑着拍了拍伊之助少年的肩膀,“没关系的……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就是要人多点才热闹。”
      
      即使被伊之助拉来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两人都没有生气,好脾气地耐着性子陪他玩了好久的游戏,直到太阳落山到了傍晚时分。
      
      这次,有着三只“小鸡”的长队伍,让伊之助感觉很是满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糖渣已发送,请注意查收。
    另,献给一只猪,补给他一个有同伴有玩具的童年男孩时光,后面还有各种有趣的玩具等待他呢,愿他同样幸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