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能给他幸福感的只有他

      “东南南!东南南!下个地方是:东南南!”
      
      开口脆!这是善逸的第一反应。
      
      善逸的第二反应是:凭这么难听的声音,你特么还有脸用“东南南”这种适用于可爱妹纸撒娇的叠词说话?还是他的啾太郎可爱多了。
      
      但是,为什么乌鸦会说话?!
      
      等等……乌鸦竟然说话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先安静一会儿,拜托了,我知道了所以……”
      
      见曾经相遇过的灶门炭治郎正无奈地安慰着他的鎹鸦,善逸小跑到了炭治郎的面前,和他打了声招呼,“哟,炭治郎,我们又见面了。”
      
      “是善逸啊。”
      
      这个是……?
      
      没错!
      
      此时的善逸,正左手平托起豪华别墅版鸟屋的底座,右手拎着系在鸟屋顶上的绳子,绳子上还挂了一个绣着十字绣的小袋子。
      
      凭借拥有十几年胜过狗鼻的人鼻的经验,炭治郎极为惊讶,这是谷物的味道!
      
      偏偏这时,披着粉白相间色的斗篷、头戴与斗篷同款粉色小礼帽的啾太郎用小脑袋顶开鸟屋的门,飞到了炭治郎身旁以“啾啾”的叫声和他打招呼。
      
      回应了啾太郎,炭治郎又打量了几张鸟屋和啾太郎这幅精致的打扮。
      
      虽然是个男孩子,没想到善逸拥有这样的爱好啊!
      
      随即炭治郎微微一笑,露出了豁然开朗的表情。
      
      “你倒是说些什么啊!为什么要用这种原来如此仿佛明白了些什么的眼神看着我!”
      
      善逸好想哭,炭治郎求你了,不要以这样的眼神望着他啊!
      
      炭治郎微笑着拍了拍善逸的肩膀,“不要多想,你永远是我的朋友,不管你拥有怎么样的爱好,我都会无条件支持你的。”
      
      啊,啊,啊!雅灭蝶哟,产生这种想法的炭治郎太可怕了!
      
      远距离敢看到木柜的时候觉得还挺大,凑近了看木柜,却觉得这个大小……真的装的下人么?
      
      不过,这里面装的,的确不是人类。善逸想起曾经被炭治郎提过的妹妹,那这里面装的就是祢豆子?!
      
      还真是不可思议!
      
      “因为祢豆子能自由操控身体变大变小,所以躲在这个箱子里并没不是难事。”像是看出了善逸的疑问,炭治郎直接向他解释道。
      
      原来这是箱子?
      他还以为是个小木柜呢,不过炭治郎的妹妹啊,到底是长什么样子?会不会额头上也有疤?
      
      善逸想起炭治郎那副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他的妹妹会不会是乡村风味打扮的小土妞?
      
      噗噗,善逸捂脸,有点想笑,但忍住……不能笑。
      
      随后,炭治郎向善逸说起了两人分开后他的所见所闻,在吃拉面的时候闻到了鬼的气味,追上去后发现竟然是屑老板鬼舞辻无惨。
      
      之后,又遇上了身为鬼却与无惨为敌的珠世和愈史郎的帮助,珠世小姐是一名拥有高超医术的医生,认为任何伤病都有相应的药物跟治疗方法,正在研究让鬼变回人类的药,并且拜托他收集鬼的血液,以研究让鬼变回人的方法。
      
      据说,越是厉害的鬼的血液研究价值越大,那就是说得要十二鬼月的血?
      
      从炭治郎讲述的事件中,善逸还得出了一个结论:炭治郎已经找到了能将祢豆子变回人类的线索。
      
      线索=珠世小姐=珠世小姐能找到了将祢豆子变回人类的方法=珠世小姐能让炭治郎感到幸福=珠世小姐抢了他的任务!
      
      这可不行!
      好恨,好恨,好恨!
      
      试想原来在他玩傻帽侦探推理游戏的时候,炭治郎竟然偷偷背着他找到了其他获得幸福感的方法!
      
      善逸的内心起伏像是在坐过山车般的,起起落落。
      
      猛然间,他恍然大悟,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绝对的,一定的,只能由他来让炭治郎感到幸福!
      
      无论是哪门子的珠世小姐也好,还是未来某位不知名的珍珠小姐也罢,这些统统不行!
      
      能为炭治郎带来幸福感的人只有他——我妻善逸!
      重点是任务要求是要陪伴炭治郎一起,炭治郎,他!他!他怎么敢偷偷摸摸寻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猝不及防地,炭治郎被善逸拦腰抱了个满怀,双臂紧紧扣住了腰身的两侧,还挂着泪珠的脸颊紧贴着他的胸膛不说,更是蹭了又蹭。
      
      唉……唉?唉!
      
      暖呼呼的身体间的接触,兴许是世代与火接触的缘故,炭治郎的体温比其他人都偏高那么一些。
      
      而年轻少年善逸即使体温也不低,却感觉自己像抱住了一个铁炉,浑身暖呼呼的!
      
      随着胸口处的衣服被泪水打湿,风吹过,有些凉丝丝的。
      
      炭治郎有些不自在,从未与他人这么紧密接触过,他僵硬地扭了下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善逸,突然间……你怎么了?”
      
      “不要!不要!不要……”他不要带给炭治郎幸福感的是别人,险些将这话说出口,善逸赶紧换了种方式表达,“炭治郎,炭治郎,炭治郎!”
      
      “是,是,是,我在这里。”对善逸无辄,炭治郎只好摸了摸他的发顶,依着他的意。
      
      “我……我也要帮你一起嗝……”
      
      “呃……嗝。”
      
      鸡冻的情绪之下,善逸打起了响嗝,他强忍着下一气流即将冲破喉管的难受,努力将整句话说完整,“我也要帮你一起搜集鬼的血液,争取让祢豆子早日变回人类。”
      
      嗦嘎,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善逸一副受了刺激的神情,原来是心中责怪他没有将寻找到线索这件事情早些告知于他。
      
      “那……我们就做个约定,你不准偷偷一个人去寻找鬼的血液,必须得让我陪你一起!无关恶鬼的实力,我都会和你一起去面对。”
      
      “嗯,好!”
      
      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犹如在心头掠过阵阵春风,炭治郎心想,这就是有人陪伴在他身边的感觉。
      
      “不过,炭治郎,你要给我负起责任!假如那天我深陷危险,都是因为你的错让我遇到那种厉害的恶鬼!”
      
      都是因为为了获得十二鬼月那种程度的恶鬼的血液,为了祢豆子,为了让你炭治郎的幸福指数飙升!
      
      啊……?
      瞬间,炭治郎所有的感动一扫而空。
      
      “听好了啊,万一我死了,死在为你寻找血液的工作中……!”善逸又滴落了几了颗泪水,打了声嗝,“在我能为你寻找到血液之前你要保护我!”
      
      “啊?”
      
      “可怕可怕可怕!难道你不觉得可怕么?十二鬼月!一旦遇上那种比普通的恶鬼强上数倍,数十倍,恶鬼中的恶鬼!在没死之前,我的脑髓就会从耳朵里被吸走!”
      
      普通的恶鬼他尚且还能应付,但一想起恶名远扬的十二鬼月,要疯了!完蛋了!
      好害怕!
      
      善逸的双手将自己的脸颊拉扯变形,瞪大眼睛,身体后仰一百八十度的姿势脑袋与地面接触。
      
      “十二鬼月!那可是十二鬼月!”
      
      “别这么强加压力给自己啊……”
      
      炭治郎无奈地扶起卷屈着身子在乡间小道上来回打滚的善逸,况且他们并不一定会遇到十二鬼月吧,“好了好了,善逸,起来吧,干净的羽织都要弄脏起皱褶了呢。”
      
      “怎么样了?”炭治郎问。
      
      “嗯,冷静下来之后肚子就饿了……嗝”打嗝声不止,还没停下。
      
      “你没带什么食物么?”
      
      “没有。”只有重新丰满起来的钱包和一套啾太郎用品。
      
      钱包的话,这种乡间小道上也排不上用处吧。
      
      见炭治郎从衣襟内掏出了一个用油纸包裹的饭团,递给了他,“给你这个?要吃么?”
      
      吃了饭团的话,还能把嗝压下去吧。
      
      “啊……谢谢。”善逸接过饭团,以单手拎着鸟屋的绳。
      
      刚咬了一口,善逸转头看向他身边的炭治郎,问道,“你不吃么?”
      
      “嗯,因为就那么点了。”
      
      想起善逸曾为自己慷慨解囊,理所应当,炭治郎认为食物应该给他。
      
      况且,炭治郎想起在面馆的时候,善逸为自己专挑昂贵的食物点,还奉行贵的食物不一定好吃,好吃的食物一定不便宜的理论。
      
      炭治郎真正担心的是善逸看不上他做的饭团,毕竟用的都是些廉价的食材。
      
      这样啊,那只有他一人吃了饭团的话,炭治郎就会饿肚子,饿肚子的话就不会感到幸福了!
      
      把鸟屋递给炭治郎让他暂时保管,捏住饭团的两端,沿着正中的海苔将饭团一分为二,咬过一口的一半留给自己,善逸将另外一半递给了炭治郎。
      
      “来,你也吃一半吧。”
      
      “可以么?谢谢。”
      
      本来就是你的饭团吧?
      
      善逸嚼着饭团,即使饭团的味道挺好吃的,大米混糯口感极佳,适量的白糖、醋、盐将米的香味扩张到了极致,但是,一想到要与十二鬼月交手就好害怕,好害怕。
      
      “善逸,没关系的,啾太郎也对我说别看善逸一直都是那样不愿意去工作,每当面对恶鬼,善逸就会变成另一副样子,是个超级可靠的人。”
      
      最终选拔的时候也是,从那些人身上,炭治郎嗅出了他们对善逸感激的情绪。
      
      炭治郎安慰着善逸,而且,啾太郎还对他说,善逸是个很温柔的人,喂它吃美味的谷物,甚至还打算会它改善饮食直到一边哭着尖叫被虫吓晕过去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即使善逸为用不着穿衣服的它精心打扮,呼噜还特别地吵让他头疼,整天咋咋唬唬的,啾太郎表示它还是很喜欢善逸。
      
      “难道你听得懂鸟语?骗人的吧!”
      
      “跑起来!跑起来!炭治郎、善逸都跑起来一起前去!下个地方!跑起来……”
      
      ……
      
      于是,两人便朝乌鸦指引的方向前进,到达了一座颇为豪华的府邸前。
      
      这种宅邸?!
      
      岂不是又一个类似鬼屋般的恐怖存在?
      
      “咚,咚……咚”
      随着与宅邸的距离拉近,传入善逸耳朵那种恶心的声音越发明显起来。
      
      “有血的味道。”炭治郎的神情十分严肃,鼻翼扇动,“但是……这气味是?”
      
      “唉?有什么气味么?”
      
      ……血的气味?
      难道说炭治郎他闻到了恐怖的气味,毕竟对方可是能凭借嗅觉选玉钢的不科学存在。
      
      “是我至今为止没闻到过的……”
      
      “难道……是厉害的鬼的气味?十二鬼月的气味?”善逸大惊失色之余,做了个以手托耳的动作,“炭治郎,你不是知道我听觉比较灵敏?我好像……听到了里面有什么声音。”
      
      炭治郎叹气,自从善逸决定帮他搜集鬼的血液后,就满脑子充斥着十二鬼月、十二鬼月的。况且,他们又不一定真能遇上十二鬼月。
      
      “呃……”
      两人回头,叫是两个孩子,年长的男孩搂住怀中比他年幼的女孩,而两人的神色,均是一副惊恐无助的表情,身体正微微颤抖着。
      
      “两个……小孩子?”善逸拉了拉炭治郎的衣袖,“喂,炭治郎,他们都看上去相当害怕的样子。”
      
      “嗯。”炭治郎应和着,走到了那两个孩子面前,安慰道,“好咧,那大哥哥我来给你们看个好东西吧?”
      
      说罢,炭治郎伸手摊开掌心,露出了善逸的啾太郎,“掌上麻雀!”
      
      与此同时,善逸的啾太郎很是配合地“啾,啾”地边叫边跃了两下。
      
      “怎么样?很可爱吧?”炭治郎微笑着问道。
      
      是很可爱!
      
      但这是我的啾太郎啊!
      
      该死的叛徒,竟然这么快就和别的野男人好上了!
      喂,究竟是谁好吃好喝的供着你,还不嫌丢人拎着你的小屋?
      
      是他我妻善逸!而不是那边的宽额头灶门炭治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他,我妻善逸,不管哪门子的珠世小姐还是珍珠小姐,坚决认为能给炭治郎带来幸福的只有他一人!
    系统:这真是句让直男变弯、浪子回头、猛男落泪的劲爆发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