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善财童子

      此时,善逸正与灶门炭治郎、中居贸、仓木荣三郞一道。
      
      系统:“温馨提示,对灶门炭治郎使用治疗技能吧。”
      
      善逸撇了撇嘴,30%的一系列治疗效果简直不够看嘛!将那两点属性点到了[芭比系列诊所]上,等级从LV0升级为LV2之后,治疗百分比统统由30%升到了50%。
      
      见灶门炭治郎捡了根枝条作拐杖,善逸简单同他讲述了他被女人骗负了巨债后被培育师收徒,训练时又被雷劈得了特殊能力的大致经过。
      
      这是善逸头一次用这个技能,使用技能后,他期待着能够有一位身金发碧眼小姐姐出现在众人面前。
      
      “啊!啊!啊——”头顶飞过的乌鸦仿佛在嘲笑着看傻眼了的众人。
      
      因为……出现的并不是一位小姐姐,不,也并不是不是小姐姐,只是这位女士的体型极度的强差人意。
      
      脸上被横肉层层覆盖,被肥肉挤成两条缝的眼睛几乎成了眯眯眼,这位女士朝善逸和善一笑的时候腮帮子的两片肉随着咧嘴运动上下抖动了两下。
      
      脖子变得又粗又短,肉也是一层盖一层,就像叠叠的浪。护士服被挤成了粽子的形状,胸前的扣子扣得很勉强。脚下蹬了双坡跟鞋,从头顶到脚底类似于陀螺的形状。
      
      “哦,这个就是需要我治疗的孩子啊,看上去真是个不错的孩子呢,下次可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哦。”
      护士老姐姐朝炭治郎挤眉弄眼地抛了两个媚眼后,随着嘟起的嘴唇中缓缓飞出了一颗小爱心,正中了炭治郎的心脏。
      
      这能叫抛媚眼么?只是配合着面部赘肉的颤动,两只眯眯眼在肉团子中陷得更深罢了!
      
      这幅辣眼睛的场面让善逸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而一气呵成完成了这系列动作后,护士老姐姐消散于空气颗粒中。
      
      善逸恨不得拎起系统狂扁一通,还他一个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小姐姐!
      
      系统:“退下,你这肤浅的善子!诊所系列的南丁小姐姐因事务繁忙,所以以后都由罗妮萌老姐姐代理了,她可是在各位面中颇受好评的护士长级别的人物,那是普通人可望不可求的女神级别存在!”
      
      善逸:……看来芭比小姐姐是注定与他无缘了,再次回想起选系列的那一刻,后悔、懊恼涌上了他的心头,善逸顿时泪牛满面。
      
      “感觉伤口瞬间好了很多,精神状态也一样,原来治疗还能减少我七天没怎么休息的疲劳感。”
      对着善逸浅浅一笑,炭治郎随即扔走不再被需要的拐杖。
      
      是么?那舒缓疲惫算是技能描述中负面状态的一种。
      
      同时,善逸估算了下自己的体力,召唤出罗妮萌老姐姐大概需要他近三分之一的体力,况且是他已经在第七天得到了休息之后的状态。
      
      这就是说,在灶门炭治郎恢复精力后,善逸却像腌了的菜头、被白骨精吸有精气的书生那样,萎|靡不振。
      而随着技能升级升高,需要的体力更是成倍往上翻滚,还真是任重而道远。
      
      同样,灶门炭治郎也向善逸等人简述了一番他的经历,全家遭到鬼舞辻无惨袭击后,唯有身为长子的他和妹妹灶门祢豆子生还,而祢豆子则被变为了鬼。
      
      灶门炭治郎并没有为此气馁,边寻找仇人的踪迹边为妹妹祢豆子寻找变回人类的线索。
      
      唉——
      
      善逸颇为感慨,不过一想起他那只有50%效果的治疗技能,况且还不能乱作尝试,妹妹毕竟是鬼,不过……复仇算不上能带来幸福的事情吧?
      
      那么,帮炭治郎寻找将他妹妹变回人类线索,一定能让他感到幸福的!
      
      下了藤袭山,众人来到了山下的城镇。
      
      恰逢饭店,一行人的胃在哀嚎着,声音凄凉而且深远,像是从哪个深不见底的洞穴里发出来的。品尝着饥肠辘辘的感觉,空洞的眼神只能望穿秋水,凝视来来往往的行人。
      
      要问为何眼底充满了忧伤,只因没带钱包。
      
      唯一带了钱包的善逸露出了小人得志般的笑容,虽然说用膳要大家一起吃才美味,但是耍他们玩玩又何尝不好?
      
      于是,善逸起了在其他人面前假装吃独食的念头,让他们眼馋,若他们求善爷赏他们口饭吃,他再摆出一副大发慈悲的样子卖他们次人情。
      
      啊哈哈哈!
      
      「叮!
      生成任务二——迷茫的他与繁华的城镇:在此城中满足灶门炭治郎的所有愿望,任务完成后,宿主可获得一项随机奖励。」
      
      呐尼,你说什么我怎么什么也听不懂?
      
      ( ̄Д ̄)
      
      见炭治郎将亮闪闪的眸子投向某家面馆,可恶可恶可恶!善逸只好一咬牙,小手一挥,咱们面馆走起!
      
      嘴里全是野果味的四人在热腾腾的面条与唇齿接吻的瞬间,露出了仿若身处天堂般的幸福感,唯有担心自己那以肉眼可见速度瘦身下来的钱包的善逸,边吸着面条边流出了悔恨的泪水。
      
      饭后,听炭治郎说要以步行回流派师傅那里,善逸暗自偷笑,这都什么年代了?
      
      这家伙简直是将大正年代活成了幕府时期,真以为腰上挂着日轮刀就真活在了武士年代?
      
      嘲笑对方是土包子,没见过世面之余,善逸被仓木荣三郞的直球打了个措手不及。
      
      “那善逸你给炭治郎买张火车票不就行了么?”
      
      摸了摸鼻尖,同样被善逸嘲笑过名字老土又具年代感的仓木荣三郞内心表示不服,在最终选拔的时候他还得靠善逸,现在就……
      
      他默默算计起善逸的钱包,想再为其做一次瘦身运动。简直是神逻辑?!
      
      系统:“上吧,善逸,请开始你的表演。”
      
      当炭治郎以期翼的眼神望着他后,善逸不得不掏出了钱包为对方买了张火车票。
      送对方进车厢后,善逸再三作出强调他是不会再出额外的钱为炭治郎买列车便当的!
      
      不会!不会!不会!
      
      是,是,是,炭治郎点头应和着。
      
      火车头“呼哧、呼哧”喘起粗气,车轮与轨道发出刺耳的碰撞声,车身开始随着着铁路驶向远方。
      
      望着窗外迅速后退着的风景,第一次交到同龄人朋友的灶门炭治郎再次想起了金发圆脸的少年,内心期待能够再次与对方相遇。
      
      此时,被中居贸纠缠着的善逸恨不得化作闪电飞向远方。因为,他也向善逸提出他想坐火车回家的要求。什么!?
      
      刚送走一个又来一个?
      今天的我,是不是应该改名为散财童子?
      
      而中居贸则一脸阴郁地站在一边,最终选拔的时候,善逸拒绝了留在他(们)身边,以要多灭鬼为由。
      
      下山的时候,见善逸(罗妮萌老姐姐)为炭治郎治疗,提出也想被治疗的要求后,他再次被善逸以这很浪费体力为由,再次拒绝了他。
      
      在面馆的时候也是第三次,善逸拒绝了他提出的要加大分量海鲜乌冬面的要求,以海鲜面太奢侈为理由,最终只给他点了普通分量的叉烧面。
      
      路过玩具店的时候,当他说新出的米老鼠玩具好可爱,以此暗示善逸,善逸以你好幼稚眼神回复他的时候,他觉得善逸变了!
      
      不再是藤袭山上,灭鬼冷酷,却对他温柔……还借他肩旁靠的那个善逸了!
      
      “为什么要拒绝我?善逸,你仔细想想,你已经拒绝我多少次了?”
      
      中居贸义愤填膺地说,明明他们一起同甘共苦,相拥(并排靠肩)而睡,却为没多少接触的炭治郎买了火车票,面馆的时候甚至还为炭治郎点了加大分量的面。
      
      “同样是朋友,你怎么能区别对待?”
      
      没有任何办法,善逸只好默默含泪掏钱为无理取闹的中居贸掏钱买票,真·善财童子·善逸即将陷入破产的边缘,似乎他去了这一趟最终选拔,被榨干的不止是精力,还有财力。
      
      中居贸的目的地是首都,火车票是含盖了首站到末站的全程票。
      
      离别前,善逸抬手摸了摸中居贸的头发后,最终不负使命,没有忘记以婉转的语气告诫他得换个发型。
      
      转过身,善逸没有注意到此时的中居贸正因摸头杀而捂着胸口,面色绯红。
      ……
      
      “难道你也想……”
      
      惊恐地望着仓木荣三郞,此时,善逸的皮夹子里只剩下几个钢镚儿了,但他绝不会提他还有另外一个零钱包这件事!
      
      作为初入后勤部的新人,仓木荣三郞只需要先去后勤部报个道,而得知后勤部的某一支部就在这座城镇后,善逸终于松了口气。
      
      两人做了告别后,相约以后再见。
      
      ……回到了家后的善逸,刚进门就被桑岛慈悟郞来了个举高高游戏,大致向爷爷讲述了在藤袭山上发生的事情。
      
      而不管善逸说什么,例如那个恶鬼好可怕啦,那个鬼还会缩头神功啦,桑岛慈悟郎均以善逸,你做的很好这句话鼓励他。
      
      在善逸看来,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是:加入鬼杀队吧,你可以做的很好。
      
      本想愉快度过十到十五天的日子,被系统魔音贯耳后,善逸不得不接着投身于训练事业中。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默默等待锻刀师送刀的善逸再次陷入了恐慌。
      ……
      某一府邸处,身为鬼杀队当主的产屋敷耀哉在收到藤袭山的讯息后,温柔地摸了摸鸦的脑袋,“活下来了十二人(算上猪猪),入队五人吗?真是优秀,我的孩子又增加了,会成为怎样的剑士呢?”
      
      “还有……那个被慈吾郞提及过拥有特殊能力的孩子。”
      
      而数日后,产敷屋当家又收到一份来自商业巨头中居家的信函,对方主动提出愿意为鬼杀队做各方面的无偿资助。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大约两周后的清晨,在桑岛慈悟郞将锻刀师请进屋子的那一刻,躲在被窝中瑟瑟发抖的善逸得知他最后的好日子已经到头。
      
      善逸做些最后的挣扎,拼命挥舞着手脚,泪得如瀑布,“爷爷,会死的,我会死的!”
      
      “善逸,不许孩子气了,都已经通过了最终选拔你怎么还在说这种话?”
      
      最终选拔是为了金发碧眼前凸后翘的金发小姐姐!……转念想起他之后的业务都由罗妮萌老姐姐代理,瞬间心肌梗塞。
      
      顺便一提,那天完成了「任务二:迷茫的他与繁华的城镇」之后,善逸得到的系统随机奖励是:
      
      两套供啾太郎替换的小斗篷和配套小帽子。
      
      系统:“太棒了!恭喜你,善逸,你已经集齐了四套啾太郎服装,可以一年四季轮着换。”
      
      加入了鬼杀队我还能活满一年么?
      
      善逸颓废地想着,手上功夫却没有停下,默默地为啾太郎换上了第一套斗篷和帽子。
      
      而此刻,被爷爷连带着被子打包拉到客房中后,披着被子的善逸正颤颤巍巍抖着手,从煅刀师手中接过了属于他的日轮刀。
      
      这个面具是什么鬼?看上去超级搞笑耶!深粉色,好像章鱼!
      
      不要笑啊,善逸!
      
      内心强忍着不能笑的念头,善逸反复在内心告诫自己,这是煅刀师、这是煅刀师、这是你背后支持你的小伙伴,虽然对方年纪大了点!
      
      只是年纪大了点而已,他依旧是你的小伙伴!
      
      这是一把刀鞘和刀柄都为白色的刀,乍看之下倒是很配鬼杀对的统一白色腰带。
      
      为了抑制笑意,善逸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刀上,当他将刀拔出的时候,刀刃则变为了金黄色,刀刃那一面则从刀柄至刀尖布满了闪电刃纹。
      
      这难道是……
      
      龙纹刀!
      
      系统:……呵呵,男人你想多了。
      
      相对于善逸只是单纯觉得这把日轮刀很配他,桑岛慈悟郎却显得极为鸡冻。老泪纵横,一把抱住了善逸并告诉他,金黄色的刀刃正是雷之呼吸传人的证明。
      
      突然飞入会客室的啾太郎以“啾,啾啾,啾啾啾……”的叫声打断了将注意力集中在刀刃上的三人,不停地扇动着小翅膀,亮闪闪的眼珠子一眨一眨的。
      
      桑岛慈悟郎拍了拍善逸,提醒道,“善逸,出任务了!”
      
      难道不是因为啾太郎饿了才啾啾地叫么?
      
      爷爷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就凭我是你师傅!别傻愣着了,快换上队服,跟着啾太郎,它会带你去工作地点的。”
      
      善逸惊讶道,“骗人!骗人!骗人!啾太郎它一定是饿了,哦不,应该是不满过着只能吃谷物的日子……”
      
      因为他……才刚拿到刀啊!
      
      最终,善逸被桑岛慈悟郎拎出大门,并将豪华鸟屋别墅塞进他的怀里,告诫他要好好对待可爱的啾太郎后,一把关上了大门。
      
      啾太郎:传令!传令!善逸,前往正南边的镇子,在那里已经发生好几宗夜里走进小巷子的行人突然消失的案件了,快去解决它吧!
      
      在瑟瑟的寒风中,善逸极不情愿地跟着啾太郎跑到了任务地点。
      
      在当地探查一番情况之后,善逸对案件进行了初步的分析。
      
      夜晚还有胆子走小巷子?
      还发生了一桩又一桩,就没有警惕性么?
      所以说,这些人是不是傻呀!
      
      而且,这个案件怎么听起来这么像恐惧杀人案件的开端?
      
      ……
      
      深夜小巷行人失踪案解决后,化身为勤劳的小蜜蜂的善逸被强拉上战场。
      
      又解决了一桩看似恐惧故事,实则是恶鬼作祟的案子后,善逸得出了:每一个恐怖故事的结局都以恶鬼吃人收尾的结论。
      
      当啾太郎再一次“啾”出了声,这种一声长,两声短,再三声长的叫声。
      
      唉!又是工作?!
      
      善逸只好跟上啾太郎,陷入了奔波疾走状态。
      
      走在乡间小路上,飞累了的啾太郎进了鸟屋歇会儿翅膀。
      
      远远的,一位背着木柜的少年身影正渐渐映入了善逸的眼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过度章
    心疼拄着拐杖走回鳞泷师傅家的炭炭,所以我让善财童子给他买了火车票^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