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天选之子吧,小哭包

作者:李饭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系统与31

      
      在数年前,我妻善逸爱上了一个年纪比他大上一轮的女人,或许是因为从小失去了双亲,他即羡慕能得到母亲的爱,又渴望得到爱情。
      
      那时候,尚且黑发、粗粗的分叉眉也同样是黑色的他奉行着[人间愁苦须及时行乐]的真理。
      
      他不记得那女人具体的长相,甚至在地狱般的训练中淡忘了那个女人的名字。
      
      可是,善逸仍能回想起那天被女人分手后的悲伤所支配的恐惧:浑身脏兮兮的他趴在黄泥地上,被那光头臭男人的木屐踩着后背,那个秃驴甚至还把身子前倾以至于大半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让他的脸颊反复摩擦着地面。
      
      摩擦生热是对的,脸颊也是热热的,善逸想。
      
      亏他那天还为了和女人约会而特地穿了件崭新的绿色浴衣呢,结果被绿的是自己吗?
      
      他的钱被爱上的女人骗去跟其他男人私奔,搞得一身债务。
      
      我讨厌秃头!
      
      善逸愤然,就是因为绿了他的男人是秃头,所以神连绿色都没舍得赐予那男人,什么草地、什么森林,我善逸诅咒你寸草不生!
      
      算了,失去了金钱,失去了女人,他还拥有一头乌黑而秀丽的短发。
      
      不管初始的设计是何种发型,但最终都只能成为一束束类似拖把块的发型,虽然善逸曾为自己这种不时髦充满浓重乡土气息的发型而烦恼,而现在他很庆幸自己没有脱发的烦恼。(此处划重点!)
      
      说起发型,善逸从小做着成为扎着高马尾的武士梦。
      
      他拥有齐平那幕末新选组天才少年剑士的剑术,随手一刀将山匪消灭后转身一个格挡,抵御住来自身后敌人的致命一击,伴随着樱花纷飞的美好画面,少年武士高高束起的马尾在风中自然的被带起,一缕缕,一丝丝的在空中画着一道道摄人心魂的曲线,也划过那被武士少年挡在身后的少女的心弦,萌动了两人的初心。
      
      以后的人生中,善逸懂得了梦想为何称之为是梦想的残酷性。
      
      “住手,这孩子的钱我替他还了。”
      
      传到耳畔的是较为沧桑的嗓音,有着过人听觉的善逸并没有感受到来人的一丝恶意,很是关怀、慈爱的声音,光是听起来就让人觉得暖呼呼的像是沐浴在冬季的阳光下。
      
      目光平视到的是穿着木屐的脚,而另外那条腿却是义肢以及一根拐杖,视线往上,是一名身穿姜黄色布满了三角形图案浴衣的老者。
      
      老人的左眼眶下有着一道较深的疤痕,而此刻正无奈又满怀期待望着他。
      
      从老人的目光中,也是人生第一次,善逸感受到了被人期待的感觉。
      
      即使是那么弱小而又无能的我,也能被人所期待吗?
      
      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善逸,一个激动,手忙脚乱中的善逸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抹到了老人身上,一瞬间,他仿佛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即使这样,善逸始终认为他的结局还是好的,原鸣柱接纳了他,在老人的门下循环着日复一日的魔鬼训练。
      
      开始了令他痛不欲生的修炼生活后,彻底和以往能睡懒觉日子诀别,天色微明,晨光熹微的时候,他就被迫和心爱的被窝分手。
      
      不断地学习呼吸的方法,练习剑术,为锻炼体力来回在荒山野岭中来回奔跑,为提升反应和速度一次次躲避足以令野兽受伤的陷阱。
      
      在一次又一次地狱般的训练中,始终学不会雷之呼吸其余五型、只会壹之型的善逸麻溜地上了树,怀抱着树干似乎这样才能给予他更多的安全感。
      
      让他成为咸鱼得到片刻的安宁吧,他是有苦衷的。
      
      令善逸没想到那日拯救他于水深火热中的老人,后来被他亲切地称为“爷爷”的人会是鬼杀队的原鸣柱。
      
      顺便一提,据说能成为柱的人都是鬼杀队中的天才,毕竟那可是最强的象征。
      
      曾经,刚学习剑术的善逸,得知现任的柱们当中并没有“鸣柱”这一称号,满怀希望的他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子承师业”成为新一代鸣柱。
      
      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哭嘁嘁的。
      
      “振作一点!不要哭,不要逃,你这样的行动没有意义!善逸!”
      
      桑到慈吾郞苦口婆心地劝导着,即使这位令他不怎么省心甚至操碎了心弟子天性胆小懦弱,在他看来是个天赋极佳的好苗子,不过是由于太过胆小怕事的性子容易让别人看轻了他,乃至自己也变得逐渐毫无信心了。
      
      泪水止不住,连带着鼻涕也停不住,“嘤嘤嘤……”本想卖萌装可怜来博取爷爷同情心的善逸直想把自己缩小再缩小,装作一个无助的小可怜。
      
      “嘤嘤嘤”善逸接着哭,原本的爷爷可是最吃他这套了呢,果然是因为自己本身就天资底下比不上别人,啊啊……
      
      虽说善逸一开始抱怨过训练太累、力度太大、好想休息,但他后来也有过想在爷爷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光是想象一下爷爷得知自己学会雷之呼吸全型而激动不已的样子,就让他充满了干劲儿。
      
      善逸有过偷偷地背着爷爷训练,与黑夜交友、与明月为伴,甚至是不睡觉来增加修行的力度。
      
      这些都一一失败,善逸没有得到任何成果。
      
      要是自己像狯岳师兄那样天赋异禀该有多少,有师兄一半的聪颖,他至少能将雷之呼吸学会个三型吧,而不至于一直停留在只会霹雳一闪的程度上。
      
      练就一番好颜艺的少年将原本就亮晶晶如琉璃瓶的大眼睛瞪得极大,无助地喊道,“再继续修行的话,我觉得我会死的!”
      
      “这种程度是不会死的!快给我下来你这个蠢货!”
      
      “爷爷!”
      
      “叫我师傅!”
      
      感受到了爷爷对他已逐渐失去耐心,善逸估摸着假如此时自己就这么被爷爷拽下去估计又少不了训练翻倍的优待,他开始思索打亲情牌的可行性。
      
      “我喜欢爷爷啊!”
      
      见树底下的老人左手按着加速的心脏,脸颊边上浮起了粉红小云朵,善逸越来越觉得此计可行。
      
      即使是我这样没有天赋,个子又不高的人,也曾经妄想过天道酬勤勤能补拙这样的办法来努力。
      
      喘了一口气后的善逸接着喊,“但是我做不到啊!我也觉得很抱歉,自己是这个样子!我也瞒着爷爷进行过修行完全都没有睡觉啊,但是却完全得不到结果!”
      
      言语越为激烈,拜你所赐陷入满满颓败感的善逸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是想要让爷爷心疼自己,以此逃过严苛的锻炼,这一切都是有感于他心声的肺腑之言。
      
      同时,善逸也没注意到四周已黑压压的一片。
      
      “冷静一点,善逸,你有才能……”
      
      “我已经……”
      
      电光由天边移到了善逸所在的大树顶端,乌云密布的天际黑压压的一片,数条长龙似的亮晶晶的闪电在乌云中若隐若现。
      
      令人措手不及的是,“隆”的一个雷声响破了天际。
      
      有着过人听力的善逸觉得这雷声响得鼓膜都快被振破,只觉自己周身亮堂堂的,像是大城市里才有的歌舞伎厅的照明灯都打在了他身上那般的明亮。
      
      善逸的意识开始消散,身体温度瞬间升高,焦灼发热似乎灵魂与脱离了身体,麻麻的,心跳加速到了极致的感觉。
      
      “善逸!”
      
      树下爷爷的呼喊声没有起到任何让善逸精神聚焦的作用,从树干上落下的时候,善逸意识到了自己被雷劈中了。
      
      好讨厌的人生啊,还被雷劈中了。
      
      ……
      
      [叮!开启金色传说,成为天选之子吧!]
      
      除了爷爷不断呼唤着他的名字,意识模模糊糊中的善逸只听到了这么一句意料之外的话。
      
      都被劈焦了,只能是天之焦子了吧,这是陷入昏迷前善逸的唯一想法。
      
      系统:“……”
      
      嘀嗒嘀嗒,窗外的雨水声打在屋檐上、房门上,响得如子弹射击一般,待善逸恢复意识的时候,阵雨依旧没有停下的趋势。
      
      窗外墨色的弄云挤压着天空,伴随着“咕噜噜”的肚子抗议声,他估摸着时间已近傍晚黄昏。
      
      这一昏迷,倒是让他逃掉了半天惨无人道的训练。
      
      系统提醒道,“善逸,你已经昏迷两天了。”
      
      猛地回想起了什么,善逸一把掀开被子,一个鲤鱼打滚从榻榻米上跃起。
      
      善逸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要跳出来一般,内心的恐惧提到了嗓子眼,他浑身颤抖,两脚微曲,不停地发抖如筛糠,半张着嘴,上下牙关碰撞打着架,只发出了哆哆嗦嗦连不成句的话:“什……什么声音?”
      
      善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已经是大正时代,四处充满着民主自由的气息。
      
      或许在被爷爷救下之前,他会相信鬼怪乱神之说、奉行阴阳道,被爷爷教导了与鬼相关的知识后,恍惚间,三观破灭之后,原来自己活着的前十几年统统是假的。
      
      是哪个鬼的血鬼术?
      
      声音是从脑海中传来的,善逸思索着是否是哪个拥有脑内传音的鬼的能力。
      
      他是何时中的术?爷爷呢?
      他是发现了还是……不会的,作为灭鬼队中原鸣柱的爷爷怎么可能会有事!
      
      一定是他自己在无知的情况下中了血鬼术,快冷静下来!
      
      假设只有他自己中了血鬼术,那是何时何地?腰间空荡荡的,在这种没有日轮刀作为武器的情况下他又该如何逃离这里?
      
      绝望
      无望……想死……大概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在善逸濒临崩溃时,那个无机质声音再一次传来,“宿主,请冷静下来。”
      
      随后,善逸的脑海中被塞进了如同江河一样泛滥的信息,信息量并不多,却是爆炸性的让人难以置信。
      
      系统叫做[为他人送去幸福],又称[幸福你我他]、[你幸福我也幸福]。
      
      什么鬼名字?
      
      再次出现颜艺表情的善逸哆嗦了一下,槽点太多以至于没法吐槽!
      
      系统是由千万人的怨念集结而成,说是怨念却也不完全是负面思维,比起怨念这种说法,更倾向于弥留的遗憾与希望。就这样,在无数人内心的呼唤下形成了这种系统。
      
      宗旨有且只有一个:给令人遗憾、流泪心疼的次元主人公一个幸福的人生!
      
      o(* ̄▽ ̄*)o
      
      幸♂福,这真是一个充满哲学而有令人愉(偷)悦(税)的问题。善逸深深怀疑,他这……莫非是被雷劈傻了,出现了这一系列的幻觉?
      
      脑海中适时地再次响起了半人音半机械音的提示,“善逸,作为和我绑定在一起的宿主的你,要做到的首先是要改变你这个世界现有柱的悲……命运。”
      
      系统的声音很公式化,至少在善逸听起来不像爷爷那样慈祥,也不像师兄那样对他带有厌烦的情绪,显得很是冷淡。
      
      善逸很是疑惑,“柱的命运?”
      
      相比于善逸的焦躁,系统显得极为冷静,或者说是冷漠,不紧不缓道,“所以,善逸你要变强。”
      
      集中一点登峰造极也好,自创柒之型火雷神也罢,即使一次次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都不足以圆满这个世界已经是负值的幸福指数。
      
      不过,好在有系统它这一存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主旨:灭弦出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