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冢不二]我的另一半有些温柔

作者:Tadashi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啤酒节

      E·塞弗里德虽然说了要追求不二周助,可这股热度来得快去得也快,终究只是一时冲动,过不了几天就忘得差不多了。
      如今正是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他只恨不得每分每秒都投入到训练当中,争取早日成为德国第一的选手。
      至于恋爱,只会偶尔想一想,抽出精力去经营实在是难事,Omega更是个大麻烦。
      他清楚手冢国光也是抱有这种想法的,心无杂念,专注于网球。
      可手冢国光还是与他不同,如果不二周助是他的老朋友,他一定努力先把人预定好了,等以后拿下大满贯再认真谈感情。
      总之,就是先预定。
      当下的梦想和追求固然重要,可这么合心意的Omega也不是满街跑的,丢了这一家就很难找到下一家了。
      “需要我给你一个忠告吗。”
      手冢国光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不必了。”
      E·塞弗里德离开之前青学的其他人就已经早早休息了,因为他们明天要去参加重大的活动,没人在乎他会在手冢国光的屋子里待多久,就算住一晚也没什么,反正手冢国光自己独占着双人间。
      次日一早,桃城武醒来就换上了自己最为满意的衣服,终于到了这一天,他简直太期待了。
      “提起慕尼黑的话。”
      菊丸英二接着高呼:“当然是啤酒节了!”
      手冢国光其实并不是十分乐于参与这类活动,但显然他的部员们都很期待,正好赶在了啤酒节期间,去是一定要去的。
      每年啤酒节都很热闹,今年当然也不例外,几个人好几次差点被人群挤散。
      夜幕降临之后,表演开始了。
      高台上英俊靓丽的男女们尽情唱着高歌,台下的欢呼声此起彼伏,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站在稍偏离中心的位置,都不打算挤到前面观望。
      热闹的节庆活动似乎感染了所有在场的来宾,手冢国光站在人群之中,突然想起了三岛由纪夫在《天人五衰》中的一句描述:你们还年轻,必须展示某种更加荒唐更加无谓的活力的证据。
      似乎不太合适,可他却还是想到了这句。
      不二周助回头瞧见好多摊位的座椅都空了出来,人们都去欢呼了反而少了喝酒的。
      “我们去那边坐吧。”
      手冢国光看了眼对方指的位置,随即点头迈出了步伐。
      没过多久,乾贞治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走近之后不二周助才发现对方脸上盖上了鲜红的唇印。
      “这里的人实在是太热情了。”
      乾贞治看起来并不反感这种热情,只不过被挤得有些烦,就先出来了。
      可他还没有坐多久,菊丸英二就带着大石秀一郎杀了过来,又把他拉回了人群中。
      塞外的大草坪上突然响起了KISS的高呼声。
      菊丸英二玩得忘乎所以,当即对着左手边的大石秀一郎亲了口,又对着右手边的越前龙马亲了口,不停喊着节日快乐。
      接着,他突然想到自己还没有亲到不二周助,回头四处张望,所幸不二周助还坐在原本的位置上,他很快就找到了。
      越前龙马注意到菊丸英二要去那边,故作惊叹:“前辈在打部长的主意吗,真是佩服。”
      菊丸英二当即露出嫌弃之色,对着部长的脸他可亲不下去,一点都不可爱。
      本着看好戏的想法,几个人都跟着菊丸英二走到了不二周助和手冢国光的身边。
      菊丸英二捧着不二周助在侧脸上亲了口,笑着说出了祝福,然后又叫别的人也来凑热闹。
      越前龙马看了眼似乎也心情不错的手冢国光,调侃道:“怎么这里的人玩疯了都没看到部长吗,以部长的名气周围应该排着长队想要亲你吧。”
      搞不清楚状况的河村隆听到这话之后只觉得手冢国光惨兮兮的,便安慰道:“这不是什么大事,手冢你不要在意。”
      越前龙马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谁愿意亲吻部长?我们不能让部长落单。”
      手冢国光的嘴角有些僵硬,如果一定要闹着找个人亲吻他,他觉得由大石秀一郎来做的话还是可以接受的,这么想着的同时他也看向了对方。
      然而万事难料,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在他偏过头去示意大石秀一郎的时候,坐在旁边的不二周助会直接凑过来亲吻他。
      原本应该落在脸颊上的吻因为他在惊愕之下动了的缘故,最终偏移到了他的嘴角。
      一触即分。
      手冢国光看着始终微笑着的不二周助,似乎在短暂的几秒内,所有的喧嚣都被抵挡在了天边,他的世界霎时安静,只有对方的声音留了下来。
      “节日快乐,手冢。”
      好像有什么奇妙的感情一闪而过,快到手冢国光完全抓不住,他试图追寻,却发现周遭已经再次恢复了吵闹。
      最后他只是笑着说:“节日快乐,不二。”
      凌晨开始游客们都断断续续开始撤离了,菊丸英二和桃城武蹲在角落里对着纸袋呕吐,他们喝得又急又多,醉了实数正常。
      还真就验证了那句:来的时候兴高采烈,回去的时候愁眉苦脸。
      手冢国光走出去找到了车,正想去看看醉酒者的情况,却看到一个金发女人扑进了不二周助的怀里。
      她甚至搂着不二周助的腰亲吻了对方的唇。
      乾贞治已经经历了太多类似的事,丝毫不觉意外,倒是大石秀一郎还保持着清醒与理智,上前把女人拉开了。
      手冢国光拿出手帕递给不二周助,却没想对方竟然拒绝了。
      “没关系,乾的脸要比我夸张多了。”
      手冢国光转而看向乾贞治,不二周助说的没错。
      可他又想起刚刚对方落在自己嘴角边的吻,手上的动作就像是不受控了一样,直接擦掉了对方嘴上的红痕。
      不二周助露出惊疑之色,刚想问手冢国光这是怎么了,对方却把手帕又扔给了乾贞治。
      “擦干净,要回去了。”
      乾贞治没用手冢国光的手帕,他有自己的,当然不会去用别人的。
      他看着手冢国光快速远去的背影,进了酒精的脑子比平日转得慢了许多,一时间竟是分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不二周助这时候出声道:“给我吧。”
      乾贞治转而看向不二周助,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
      手冢国光的手帕最终落到了不二周助的手中。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大石秀一郎把菊丸英二安置妥当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有点饿了,想着出去找点什么吃的,在走廊里碰到了手冢国光,不二周助以及越前龙马。
      “只吃了几口椒盐卷饼,所以有点饿了。”
      不二周助和大石秀一郎一样,手冢国光则是想去买些东西,几人正好同行。
      越前龙马坐在酒店大厅里给龙崎樱乃打电话,想到今天不二周助亲到了手冢国光的事,不禁问道:“一个人会默默喜欢另一个人很长时间吗。”
      他知道的所有关于恋爱的东西都是龙崎樱乃教给他的,这个说法不对,确切地说是他们一同摸索到的。
      他们是在去年确定关系的,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一时冲动还是怎么,总之就是突然见不得女孩默默等着的样子了。
      他并不后悔,说明白了之后甚至觉得豁然开朗了许多,尽管父亲没少因为这件事拿他开玩笑,但其实至今为止他还是不能完全了解恋爱到底是什么。
      龙崎樱乃能在曾经的U-17W之时为身处美国队的他加油,如果这就足以代表喜欢的心情,那么他觉得那两个人之间一定也是有点什么的。
      “或许会有吧。”
      “那怎么才能分辨出,被喜欢的那个人也是对喜欢他的人感兴趣的呢。”
      龙崎樱乃想了一下,试图寻出个可行的分辨方法。
      “表情?”
      越前龙马一愣,这又是个难题了,在他看来部长的表情永远给人同样的感觉,基本上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另一边,买好东西的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站在便利店门口等着大石秀一郎,这个老实的副部长显然很担心自己吐着睡过去的拍档,选了很久要给对方买点什么醒后吃。
      午夜的街道上行人并不少,偶尔会有几个酩酊大醉的男女们,很显然也是从啤酒节回来的。
      手冢国光转过头去瞧不二周助,对方已经拆开封条吃起了刚才买的面包,他几乎可以确定面包不会符合对方的口味,但看起来对方确实吃得有滋有味。
      不二周助感受到了手冢国光的视线,他早就注意到对方脸上有些微红,虽然不是醉了,但应该多少有受到酒精的影响。
      “要吃吗。”
      手冢国光看着对方一副“我很大方不介意分给你一块面包”的模样,轻笑道:“你吃吧,我不饿。”
      在德国的几年里他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很少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顾及网球以外的事物,这次昔日部员们能到德国游玩,他的喜悦是从心底发出的,所以也时常笑着。
      大石秀一郎还是没有出来,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决定坐到休息区等着。
      夜风渐长,还没来得及被清扫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不二周助发现坐在对面的人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对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连眼镜都拿掉放在了桌面上。
      “说起来,手冢你的眼镜度数有增长吗。”
      “没有。”
      不二周助把手中的最后一口面包吃完,又看了眼被孤零零放在桌上的眼镜,思绪逐渐飘远,甚至还想起了曾经与比嘉中的比赛。当时手冢国光的对手是木手永四郎,木手几次刮起地上的碎石扑向手冢的脸,还好手冢戴着眼镜,多少能起到些保护作用。
      “不打算换一种款式吗。”
      “没有必要。”
      “手冢确实是念旧的人。”
      不二周助把吸管放入牛奶瓶,喝了几口又补充道:“而且这副很适合你。”
      他见过许多戴眼镜的人,不能说手冢国光就是最好看的一个,但在他心里绝对算得上是吸引人的。
      “手冢还记得木手吗,他在眼镜店花费的时间不少,很重视对眼镜的保养。”
      “我记得他去了法国。”
      不二周助回想起木手永四郎起初前往法国时遭遇的窘境,不禁发出了笑声。
      “是啊,真的是个有趣的人。”
      闻言,手冢国光多少也能猜到这两个人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如果木手永四郎只是个普通的Beta,他或许还不会多想。
      “你和他...”
      不二周助见手冢国光不知如何开口询问的样子,便主动说起了往事。
      “大学前管理局安排了几个人介绍,当时完全没想到会遇到熟人。”
      他还记得那本教学手册里介绍了很多环境优美的约会场所,结果整个夏天他都和木手永四郎泡在室外网球场,对此他的家人没少感到苦恼。
      他又简单说了些趣事,能看出手冢国光听得极为认真,似乎是想通过这些叙述了解他的过去。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手冢国光都算不上是合格的听众,潜意识里他并不是很想听其他人说“有趣的故事”。可如果叙述者是不二周助的话,总是会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是不二周助在叙述,他虽然不一定能及时给出对方想要的回复和响应,却都能听得下去。
      大石秀一郎终于买完东西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人相谈甚欢的场面。他暗自庆幸起来,还好他们来到了德国,还好不二周助也来到了德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可确定的出场人物:
    木手永四郎A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