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冢不二]我的另一半有些温柔

作者:Tadashi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所谓监护者

      手冢国光看着窗外的风景陷入了沉思。
      他想起了菊丸英二的话,如果他真的想知道不二周助为什么没有来德国,那么只能由他直接去问。
      他是想知道原因的。
      所以他坐到床边拨通了不二周助的手机号码。
      在德国的这些年里他们偶尔也会联系,但大多是文字类的,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拨打对方的电话,幸运的是对面马上就接通了。
      “手冢,他们应该已经到了吧。”
      即使看不到不二周助的本人,手冢国光也能从声音里听出对方是笑着说出这句的。
      他一时间觉得有些恍然。
      “手冢?”
      不二周助正在食堂里吃饭,以为是信号不好,还好手冢国光只停顿了几秒就开口了。
      “已经到酒店了。”
      不二周助想起那边时间应该还很早,接下来他们应该会去中心广场转转,那是大石秀一郎和桃城武喜欢的景点。
      “你们接下来要准备出门了吧,英二可是闲不下来的人,你和谁一个房间?”
      手冢国光又沉默了。
      不二周助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确认通信没有断掉之后才再次叫了对方的名字,可依然没有回复。
      他跟坐在对面的同学打了个手势,然后拿着手机走出食堂,期间对面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外面的空气新鲜,不二周助看着人来人往的校园,心道手冢国光可能是独自一间屋子,自己在不经意间问了多余的问题。
      “信号不是很好,要先挂断吗。”
      不二周助的体贴使得手冢国光这才找回声音,问出了想问的问题。
      “大石说你有事所以无法过来,是遇到了棘手的问题吗。”
      不二周助怎么都没想到对方直接打电话过来是为了这件事,他有些意外,觉得这不像是对方的风格,可仔细一琢磨又觉得这确实符合对方的为人处世。
      他认识的手冢国光虽然对人冷淡,却也是极为温柔的。
      这么想着,不二周助轻笑起来。
      “没什么,只不过是我的签证出了点问题,如果审核来得及通过我会去跟你们集合的。”
      不二周助说的是客套话,其实他心里想的是体检中心的审核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
      但是手冢国光不会认为这是客套话,他相信不二周助所说。
      原来对方是签证方面出了问题,而不是不想见他。
      这样的发现令他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好,有消息了通知我,他们可以多停留几天。”
      不二周助突然不知该如何接话,所幸这时候那边传来了敲门声,手冢国光也要结束通话出门了。
      与手冢国光通过电话的第二天,不二周助收到了体检中心的通知,挂断客服小姐的电话之后他甚至怀疑是手冢国光买通了体检中心的人,但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他的体检通过了。
      Omega出国最大的难关就是体检中心,只要可以提供证明,接下来办理签证就会很顺利了。
      但是其实还是有另一个前提条件的。
      他需要一名监护者。
      原本他的姐姐是满足条件并且可以申请假期的,但因为迟迟没有收到体检中心的通知,朋友们又已经出发去了德国,他便没让姐姐申请假期。
      而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不二周助去体检中心拿了证明,前台的小姐之前记住了他,祝他拥有一个愉快的旅途,可他却只能露出勉强的笑容。
      回家的途中不二周助考虑了几个人选,最后他决定把这事搁置到一边,德国他是去不成了。
      然而远在德国的手冢国光却不是这么想的。
      他等了三天消息,带着部员们转遍了慕尼黑的大街小巷,终于向菊丸英二问起了不二周助的情况。
      他如实说出了与不二周助的通话,本以为会得到些消息,菊丸英二却说自己什么都不清楚。
      回到酒店后,菊丸英二召集人马一同给不二周助发了视频邀请,当然手冢国光是不在其中的。
      不二周助没有隐瞒体检证明下来的事,也简单说明了因为没有监护者所以无法出境的现状。
      越前龙马猛地想起了什么,用手机搜索了一下监护者的要求。
      第一条,监护者需是年长于Omega的成人Beta。
      第二条,监护者需有出入过目的地的经验。
      第三条,监护者需提供盖有银行印章的存款证明,具体数额根据目的地而定。
      第四条,监护者需无犯罪记录。
      第五条,监护者需与Omega入住同一酒店。
      第六条,监护者需与Omega同出境入境。
      菊丸英二唉长叹短起来,一口一个可惜,越前龙马把对方从摄像头前挤到一边,自己坐到了正前方,问道:“不二前辈还记得德川一矢吗。”
      不二周助当然记得这个人,只是不明白怎么突然提到了他。
      “他目前也在日本,大约这几天会到德国进行一个友谊表演赛,前辈可以和他一起来。但是他可能要停留一周左右,前辈要比我们晚几天回国。”
      众人一听都觉得这是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乾贞治略一琢磨就明白了,越前龙马和德川一矢同样在美国接受培训,也时常联系,对彼此的日程有基本的了解。
      不二周助有些犹豫。
      大石秀一郎看出了这份犹豫,想起独自在隔壁的手冢国光,又想起今日手冢国光向菊丸英二询问的事,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他了解手冢国光,也了解不二周助,他们绝对不是会因为六年前的那件事就耿耿于怀的人,无论如何他们首先是朋友。
      “不二,手冢他今天问起了你的情况,他很希望你能来和我们一起。”
      短暂的沉默之后不二周助终于开口。
      “越前,把德川的联系方式给我吧。”
      桃城武终于吃腻了酒店免费早餐的第五天,不二周助来到了德国。
      航班没有延误,准时落地。
      手冢国光比起前几天接其他部员的时候心境略有不同,他分不清具体是哪里不同,可当真正看到不二周助推着行李走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顾不得考虑那些了。
      “不二,你终于来啦。”
      菊丸英二马上就扑了过去,众人也纷纷走近打招呼。
      手冢国光低声道了一句路上辛苦,不二周助回以微笑。
      他们之间,似乎一切如旧。
      这使得手冢国光心安。
      越前龙马是第一个注意到德川一矢的,笑着道了谢,乾贞治出声示意其他人,德川一矢这才受到了瞩目。
      “这次真是要感谢你。”
      大石秀一郎说完这话之后才发现旁边的手冢国光明显状况外,但大家都一副懒得向他解释的模样,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手冢国光也还记得德川一矢,无论是在曾经的U-17W还是现今的体坛,对方的表现都是十分出色,这两年里他都有看过对方在美网以及澳网的比赛录像。
      他起初还以为对方只是碰巧与不二周助同一趟航班,直到对方与他们坐上了一辆车,进到同一家酒店,甚至与不二周助进了一间房的时候才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问了还没来得及钻进屋里的桃城武。
      “怎么回事。”
      桃城武心道自己真是走了霉运,怎么就自己被部长抓住了。
      “不二前辈和德川前辈关系好,就相约一道来了。”
      手冢国光下意识觉得还想继续问些别的,想了想却又发现没什么可问的了。
      他沉默着回到了房间,那些早已调查记录好的对方或许喜欢的餐厅好像突然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对方似乎并不需要。
      另一边,德川一矢并没有留在酒店的打算,他还要去报道,表演赛就在后天,哪怕对方不是职业选手,他也不能有丝毫的松懈。
      不二周助与之道别,目送对方坐上电梯后才去敲响手冢国光的房门。
      “我有点饿了,飞机餐不太合口味,有什么推荐的美食吗。”
      手冢国光看到不二周助是独自一人,有些意外。
      不二周助明白对方是想询问德川一矢的情况,坦言:“他到德国参加一个表演赛,你应该知道,其实我以为你也会参加的。”
      表演赛,这个词很难不让手冢国光想起令他多少有些头痛的经纪人,对方的乐趣之一就是向他灌输“现在的社会不是那么简单的,运动员有实力虽然重要,但也要懂得宣传自己,提升自身商业价值,进而吸引更优秀的赞助商”。
      不二周助见对方似是想到了别的什么地方去,没有出声打断对方的思绪。
      手冢国光也只是想了一小会,很快就接了话。
      “走吧,我知道几家你会喜欢的地方。”
      不二周助见他要直接出发,问起了其他人。
      “他们今天原本就打算在酒店休息,而且推荐给你的餐厅他们应该不会喜欢。”
      手冢国光是正确的,不二周助的口味确实与众不同。
      餐厅并不远,两人是步行过去的,到了地方手冢国光直接点了菜式,不二周助笑着观赏对方的安排,并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妥之处。
      服务员带着菜单离开后手冢国光才主动开口问起:“他去报道之后今晚还会回来吗。”
      不二周助回想起德川一矢的话,在他们离开德国之前应该不会再碰面。
      “应该不会,他会住在那里几天,回国的时候我们才会碰面。”
      手冢国光没有继续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们两个要单独开一间房的傻话,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该问下去,所以这个话题也到此结束了。
      这家餐厅上餐的速度很快,几句话之后便陆陆续续有人端来了装饰精致的食物。
      手冢国光注意着不二周助的神色,确定对方是真的喜欢吃之后才逐渐开心起来。
      他说不上来自己刚才是怎么个不对劲,可现在那种异样的情绪远离了。
      手冢国光并不饿,所以大多数时候他只是看着不二周助吃,他知道对方一直没有放弃网球,手上隐约可见的薄茧就是最好的证明。
      时隔多年,看着不二周助坐在他的面前,他的心境是有了变化的,可要说出具体是什么变化,却很难。
      进餐结束后,两人在街上漫步,虽然是熟悉的路口,但手冢国光却品出了不同的滋味。
      不二周助看着一身黑衣的对方突然觉得,对方或许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穿衣颜色较之过去变得极为单一这件事,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对方衣柜里摆放整齐的一排排黑色衣服。
      他看过很多关于手冢国光的新闻和录影,对方身上严谨的气息变得越加浓厚了。
      他突然想逗逗对方。
      “手冢有交往的对象了吗,又或者是想要交往的对象?”
      这个话题并没有引起手冢国光的任何不适,他低头与不二周助对视,坦言并没有。
      不二周助露出调侃之色。
      “你的经纪人不允许你发展私人感情吗,还是你不想分出格外的心思,只想着网球。”
      手冢国光认真考虑了起来。
      不二周助没有介意对方突然的沉默,他知道对方只是在认真思考他的问题,他出声提醒道:“如果很难回答,你可以换个别的话题。”
      手冢国光又想了一小会才回复:“各方面原因都有。”
      他说了自己的答案,却又像是什么都没说。
      不二周助正要问这算是哪门子回复,又听对方接着问了句:“你怎么样了。”
      这是个很好的回击。
      不二周助没有犹豫不决,直接给出了答案。
      “接触了些新的朋友,可能近期会遇到吧,如果有了合适的对象我会告诉大家。”
      手冢国光对不二周助是放心的,对方除去曾经偏执地想把他认做是网球的“道标”外,几乎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情。
      至于对方曾经的告白,他觉得是情理之中。
      他们确实对彼此抱有好感,相处之间也十分融洽,但以恋爱的名义交往并不适合他们,至少当时的他并没有那种想法,他也并不认为对方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他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番,六年的时光里似乎只有自己长高了,对方依旧是原本的模样,是他最为熟悉的样子。
      温暖的阳光照在不二周助的身上,好像让他融入了这条异国的街道,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手冢国光看在眼里,觉得多一分都是多了,少一分都是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可确定的出场人物:
    德川一矢B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