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冢不二]我的另一半有些温柔

作者:Tadashi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要再怀疑我在外面有狗子了

      “恩,这是哪位?”
      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对不二周助的这类问题,但观月初还是难免露出愤怒之色。
      “你果然是故意的吧,不二君,我是观月初。”
      不二周助走进屋内把鞋子放到一边,笑着道:“抱歉啊,突然想不起起来了。你是来找裕太的吗,他一定很开心。”
      不二裕太正站在观月初身后,闻言对着兄长摇了摇头,表示观月初不是来找自己的。
      刚见过两个Alpha的不二周助脑子里还有点乱,没能及时猜出现在的情况,直到穿着围裙的不二由美子走出来,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怎么还不进来,周助,今天的相见会怎么样了啊,姐姐做了你喜欢的食物哦。”
      观月初一改前不久的尴尬之色,露出明媚的笑容,张罗道:“是啊,周助快进来吧,马上要吃晚饭了。”
      不二周助脸上的笑容终于挂不住,在不二由美子和观月初相继走进去之后才看向还站在原地的另外一个弟弟。
      “你早就知道了?”
      不二裕太当然感受到了兄长的愤怒,忍不住一抖,突然有些怨恨青学的那些人不多住一晚。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真的,我完全不知情,没有隐瞒什么。”
      想到远在国外的父母双亲,他只觉得更加头疼,对付哥哥就已经这么难了,到时候他要怎么向父母解释?毕竟任谁都会觉得,这件事是他在中间撺掇了什么...
      看着坐在对面的观月初,不二周助觉得原本美味的食物都失去了吸引力,他有些食不下咽。
      “对了,周助今天的相见会怎么样了,你姐姐很关心你。”
      不二裕太喝了口水壮胆,他有时候是真的佩服观月初的勇气,换做是他绝对做不到在这样的场景之下轻易凑近乎。
      不二周助放下碗筷,竭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他不想姐姐心里不舒服。
      “明天应该还会见两个人,这事暂时不急。倒是你和姐姐的事情,我现在很感兴趣。”
      不二由美子笑着为众人倒满水杯,又去重新接满水壶,重新落座之后才开口:“周助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啊,是舍不得姐姐吗。”
      眼见自己的姐姐还有心思调侃,不二裕太只觉得自己应远离战局,椅子往旁边移了移,把刚满上的水又是一饮而尽,接着自己再次倒满。
      “姐姐,他还没有毕业。”
      观月初拨弄了几下头发,似是在想应对之策,很快他反问:“周助的意思是,等我毕业之后就会点头同意了么。”
      说完也不等回复,他转头看向不二由美子,微笑道:“真是太好了呢,周助和裕太都是善良贴心的好孩子。由美子,你不用担心了。”
      “善良贴心”的不二兄弟笑不出来了。
      不二由美子笑着夸赞起自己的两个弟弟,说他们是多么乖巧懂事之类的话,观月初认真听着偶尔附和两句,和谐的氛围一时间竟是很难让别的人闯入。
      晚饭过后,不二由美子直接让观月初留宿了。
      不二周助和不二裕太这才知道那些多出来的睡衣是属于谁的,两个人皆是失眠。
      不二周助起了个大早,确认姐姐还独自睡在父母的房间,观月初也还老实待在姐姐的房间之后才松了口气。他小心关上门,回头正好看到了不二裕太,显然他们两个的想法是一样的。
      因为下午满课,不二周助约定与人在上午见面,所以吃了早饭之后就打算出门了,观月初听到之后主动提出了随同一起去。
      “周助的事情我也是很关注呢,以后都是一家人,我陪着去还能帮你把关。”
      不二裕太扯了扯观月初的袖子,示意对方适可而止。
      看着不二由美子的笑容,不二周助不好拒绝,只得点头同意了这事。
      出门前,不二由美子对观月初再三确认:“乳液涂好了吗,防晒呢?”
      能看出是很日常的关心,可观月初还是有些脸红,只低声应道:“知道了,没关系的。”
      不二周助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幕,突然就有些释然了。
      他想,他的姐姐一定是给予了对方很充足的安全感,所以观月初才会这么坦然地出现在他们兄弟面前,对方坚信他的姐姐不会因为外人的阻拦而轻言分手。
      “那我们出发了。”
      “好的,路上注意安全。”
      不二由美子在关门前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周助就拜托你照顾了。”
      观月初笑着应下,像是接受了什么重要的嘱咐。
      不二周助突然很担心今天自己和观月初出门被熟人撞见,他想了一下,菊丸英二和桃城武今天都是满课,应该不会出什么状况吧...
      Omega管理局安排的Alpha都是十分优秀的人,不二周助之前见的两位都很好,可菊丸英二没少挑问题,这次身边陪同的人换成了观月初,这个人的挑剔比起菊丸英二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十分尴尬。
      还好喝了杯咖啡之后就结束了会面。
      观月初发现距离河村隆家的店很近,便邀请不二周助去吃了午饭。
      走进店里,观月初一眼就注意到了熟悉的脸孔,上前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河村君,周助平日里受你照顾了。”
      不二周助猜到了这就是对方想要的,但对方是河村隆,他觉得不会出什么事,所以只给了对方一个之后会解释的眼神。
      “和平时一样就好。”
      河村隆一脸懵,却也没多问,去为两人准备食物了。
      观月初心情极好,看着不二周助想了很多。
      “你上完课五点四十之后就没有事了吧。”
      不二周助想了一下确实是没事,于是点头。
      “陪我去商场挑点东西,怎么样。”
      河村隆听到这段对话,当即按捺不住了,去后台拿起了电话。
      他觉得自己不该把这事告诉朋友,因为不二周助看起来似乎有难言之隐,可他又担心对方是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才会同观月初约会。
      犹豫不决了一会,他打开柜子拿出里面的球拍,这才拨通了大石秀一郎的电话。
      那边没有接通,他有些愤怒,握着球拍的手臂都甩了好几下。
      他又打给了菊丸英二,那边依然没有接通。
      试了几次之后,最终只有越前龙马很快接了电话。
      听完河村隆热血模式的讲解,越前龙马确认道:“河村前辈的意思是,不二前辈和观月初在约会?”
      “没错!就在我家店里!”
      “有意思,我会通知菊丸前辈和大石前辈的。”
      越前龙马刚想挂断电话,便听到了那边传来了一阵混乱,似乎有网球拍落地的声音。
      河村隆恢复了冷静,急忙出声:“等一下越前。”
      “嗯,球拍掉了吗。”
      不再“燃烧”的河村隆顺势抓了抓头发,再次露出十分担忧的模样。他们都知道不二周助和手冢国光的事,这次手冢国光归国每个人虽然都没有明说,其实心里都多少有些战战兢兢,希望他们在一起,又怕撮合得太明显了反而不好。
      “越前,你说这件事要不要告诉手冢啊,可他过几天就要回德国了,唉...也不知道不二现在是怎么想的。”
      越前龙马微微一笑,他了解对方的担忧。
      “河村前辈,这件事最好是你直接告诉部长,我们其他人去说的话他肯定会觉得是乌龙,就像前不久那次一样。”
      “可万一真的又是我们误会了呢。”
      “你告诉部长这件事就好,去不去是他的选择。”
      说罢,他脸上的笑意更深,又补充道:“他肯定会去的。”
      有那么一瞬间,越前龙马甚至觉得手冢国光会拆了观月初,如果观月初真的是在和不二周助以“恋人”的前提而约会。
      当然他也只是乱想罢了,他知道他们的部长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晚上六点四十左右,不二周助和观月初抵达了商场,里面人满为患不说,还“碰巧”遇到了几个熟脸。
      菊丸英二是逃了晚课来的,他不确定不二周助还记不记得今天自己的课程,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但看到对方身边笑嘻嘻的观月初,又顾不得那些了。
      “好巧,当初青学的各位都聚齐了啊。周助,怎么不打招呼。”
      站在一楼特卖区人来人往的入口,不二周助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向来势汹汹的朋友们打招呼。
      为避免观月初再说出点什么惊人之语,他催促道:“要买的东西应该在四层,我们走吧。”
      然后他又看向对面站着的众人,微笑道:“我们先上去了,之后联系。”
      场面十分诡异。
      没人想到第一个开口的人会是手冢国光,他委婉拒绝了三个跑过来要签名的女孩,然后才迈步追上不二周助和观月初,再次站到两人面前之后才皱着眉认真道:“他不适合你。”
      乾贞治推了推眼镜,拿出笔记本记录起来,这超出了他预计出的所有可能性。
      菊丸英二甚至被惊得吹了个口哨。
      不二周助闻言这才看向手冢国光,他想起刚才匆匆瞥过的众人的表情,后知后觉地问:“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然而还不等众人给出回复,观月初就先挤到了不二周助和手冢国光之间,一副看不下去也不打算再看的模样。
      “手冢君,我们家周助之前确实受过你不少关照,在此我表示谢意。”
      他对着手冢国光说完,回头看向不二周助,想起自己爱人为这个弟弟苦恼担忧的脸庞,恶狠狠地道:“我不同意你和他的事!”
      桃城武立刻冲上去将人挤到了一边。
      “你是不二前辈什么人,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观月初没有表露出丝毫的怒意,整顿了衣领,朗声道:“容许我重新自我介绍,今天开始我就是周助的哥哥了。”
      然后他看向手冢国光,再次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而你,手冢国光,我不同意你和周助的事情,明白了吗,快点回德国去,不要耽误他。”
      不二周助觉得今天是自己的灾难日,他应该出门的时候让姐姐为自己占卜之后再决定行程的。
      想到姐姐,他的目光又落到了观月初身上。
      他看向众人或是惊疑或是担忧的表情,终于解释道:“他在和我的姐姐交往,我想你们是误会了什么。”
      其实他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至少隐瞒一段时间,因为总觉得告诉别人了就等同于认可了姐姐的这段恋情。
      他发现短短几日内他的朋友们已经误会两次了,他明明承诺过如果有了交往对象会主动坦白的,可似乎他们并未真正相信,更是草木皆兵。
      众人面面相觑,原来又是个误会。
      河村隆松了口气,虽然觉得给不二周助带来了麻烦,却又觉得是误会真的太好了。
      可手冢国光却没有因为这样的解释而换下严肃之色。
      “如果只是和不二的姐姐交往,还是改掉刚才的称呼为好,即便是Beta,那么称呼Omega还是会让别人误会。”
      菊丸英二没听明白,去问旁边一直写着什么的乾贞治,对方低声告诉他,手冢国光指的是观月初刚才叫不二周助为“我们家周助”的事。
      “哎?他刚才有那么说过吗?”
      乾贞治看了下刚才的记录,再次低声肯定:“有的,加上手冢现在的表现,他生气的几率是67%。”
      菊丸英二更惊了。
      “这才67%啊,我觉得手冢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恐怖。”
      “自责的几率是30%。”
      “是手冢的性格,他一定觉得给不二添麻烦了,那还有3%呢?”
      乾贞治笑了起来,把声音压得更低了些:“他在想怎么教训观月初。”
      这下子菊丸英二不相信了,当即反驳:“怎么可能。”
      不二周助没听到两人的对话,却听清了手冢国光刚才的发言,说实话他是十分意外的,他看向站在面前依旧满脸认真与严肃之色的人,突然下定决心在对方回到德国之前要与之好好聊一聊。
      聊一聊他们之间的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可确定的出场人物:
    观月初B
    披着马甲的佐助菌回复TQ:忍迹真幸确实是天道CP,啊其实我很吃桦迹但真的是太冷了也找不到组织,而且我总觉得幸村攻得一绝怎么都不像是能给甜甜压倒的。
    谢谢我会考虑忍迹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