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的星星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原来是余馨被辣得生理性眼泪直往下掉,她一张脸本就长得软糯可欺,这么一副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般。
      
      余馨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用力甩掉她的手,嘴里带着气音:“关你什么事?”
      结果对方不依不挠,再次上前抓住她的手腕:“不说清楚就想走?别人看了还以为我欺负你。”
      “你......”余馨刚开口,便见一个人朝着她们的方向走了过来,她眨了眨眼,眼中满是惊讶。
      
      于魏走到近前,看了眼余馨脸上还未干涸的眼泪,以及还红着的眼尾。她被人抓着,娇小的身体似乎无力抵抗,正“眼巴巴”地看着他。
      
      瘦高女人见他来了,眼中疑惑。
      
      “你父亲是谁?”于魏看着余馨突然开口问。
      余馨还沉浸在和他再一次见面的惊讶中,她顺着他的问题乖乖答道:“余振海。”
      瘦高女人表情震惊,她看着余馨的脸,缓缓松开她的手:“你说......你说你父亲是余振海?”
      “嗯。”余馨点头,她的注意力此时都放在了突然出现的人身上。
      
      他今天打扮和前几次见他完全不同,较为正式,黑色西装,白色衬衫,不过和这里其他男士不同的是,他没有打领带或领结,领口敞着,能隐约可见他的锁骨。他站姿笔挺又随意,单手插在一边西裤口袋里,眼眸沉静,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错觉。
      
      这不是她平时接触到的男孩们,而是一个真正具有魅力的男人。
      
      余馨能感觉到自己急剧升温的脸颊。
      
      “是宇际的老板余振海?”瘦高女人却又死盯着余馨,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
      “嗯。”余馨还是点头,眼神始终下意识落在于魏身上。
      瘦高女人眼含惊恐,不敢再说什么,跌跌撞撞出了宴会厅。于魏看一眼余馨后也随即离开。
      
      周围的人都还在忙着交际,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异常。余馨看着于魏的背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她抿了抿唇,小心看了眼四周,抬脚跟了上去。
      
      一路跟着他走,七转八转的,来到了酒店的后花园。后花园此时并没有其他人,通过透明的玻璃吊顶,能看到沉沉如墨的夜色,花园中的灯光并不亮,园内一阵暗香浮动。
      
      余馨躲在柱子后,看着于魏矗立在那里的身影。她脸颊微红,他静静站着,她也就静静看着,这么一个安谧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不知怎么,她突然觉得有了几分燥热。
      
      “出来。”
      静谧被打破,是于魏开了口。
      
      余馨惴惴不安,不确定他是不是在跟自己说话,她犹豫着站在原地,没有回应。
      
      于魏微微侧过头,看向她那处,说:“跟着我干什么?”
      这下实在是太明显了。余馨只好走了出来,她手指揪着裙摆,慢慢走到他跟前。
      “只是,”她盯着他的鞋尖,说,“只是想跟你说谢谢,你刚刚帮了我。”
      “不用。”于魏看了眼她忐忑的脸色,脸色冷淡,“是你自己的身份帮了你,我只是帮你说出来而已。”
      他走了几步,在花园内的木椅上坐了下来。可谁知,他刚坐下,木椅便一下子散了架,他也随之摔坐到地上,发出一声不算小的声响。
      
      空气寂静片刻,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余馨脸上担心,连忙上前蹲下身,去扶他。
      “你没事吧?”她暗地里观察着他的神色,可他面无表情,实在看不出来什么。
      “......没事。”于魏眼中懊恼一闪而过,他自己站了起来。
      余馨收回扶空的手,跟着站起身,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便拉近了许多。她身体僵硬,不知道该不该移动,移动又会不会显得太刻意。
      “你怎么知道我父亲是余振海?”她问。
      于魏低头看她,因为距离近,他看到她不安眨动的睫毛,鼻尖也萦绕着自少女身上散发出的香气,他抬脚往后退了一步,刚好踩到木椅的残肢,空气里发出“咯吱”一声响。
      “你和他一起走进来,我看到了。”于魏回答她的问题。
      “这样啊,”余馨抬眼看他,说,“之前在云河碰到你几次,没想到这么巧,在我生活的城市里也能碰到你,你也住在这里吗?”她语气听着镇定,但是放在两侧的双手却一直在不安地握紧放开。
      
      她在好奇他。于魏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该走了。”他开口,情绪掩盖在眼底。
      “好。”余馨说,朝他背影傻傻挥了挥手,“那再见。”
      
      再见?于魏眼眸微动。
      他停住脚步,转头看余馨,她还站在原地没动,他说:“上次在云河梯田。”
      “嗯?”余馨看他。
      “你是不是拍了我的照片?”
      余馨:!!!
      
      “......是的。”没想到会被他察觉到,余馨内心此刻充斥着某种不可名状的羞耻感,担心他会问为什么。
      “我不喜欢拍照,我希望你能删除掉我的照片。”于魏说。
      “不喜欢拍照?”余馨想问原因,但见他脸色好像有些奇怪,话在嘴边,她没说出来,只好说,“好,我知道了,我会删除的。”
      
      他一离开,余馨也随即回了酒店大厅,宴会还在继续,处在大厅内正中心的讲话平台处,此时正站着一个主持人,他身后坐了一排西装革履的男人和打扮富态的女人,余馨发现她的父亲也在其中,不过他们之间最中心的位置却是空的,台下的人在此时都安静了下来,都注视着台上的动态。
      
      这时有一个人上台在主持人耳边说了什么,主持人点了点头,然后扬声说:“看来瀚州的于先生今晚临时有急事,来不了了,那我们继续......”
      
      随着他的主持,现场的气氛一度高涨,余馨在角落中站着静静观望着。
      
      晚十点半,晚宴结束,她跟着余振海回了家。
      一进家门,余振海脱下外套,松开领带,问余馨:“你和吴家那小子吵架了?”
      “爸,你怎么这么问?”余馨接过他脱下的外套,将它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
      “那小子晚宴还没结束就跑了,我猜的。”余振海说,想到什么,又笑着说,“那小子倒是对你情有独钟,年纪不大,心思倒是不浅。”
      
      脑中突然出现花园中那人冷漠的脸,余馨将高跟鞋脱掉,换上拖鞋。
      “爸,我不喜欢他。”她缓缓开口。
      余振海笑声一顿,转头看她,却没对此说什么,只说了一句:“早点休息。”便回了房。
      
      余馨回到房中,她洗漱完后坐在书桌前,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那张照片,手肘搁在桌上,撑着侧脸,脸色挣扎。
      她抬手戳上屏幕上那人冷硬的侧脸,语气哀怨:“为什么不喜欢拍照嘛......”
      抬手点上他高挺的鼻梁:“为什么要我删除嘛......”
      又抬手去点他的嘴唇,刚要碰到,又倏地将手指收回,脸皱着:“你以为你是谁,你说让我删除就删除吗?”想到他当时的表情,余馨又胡乱揉着自己的脸颊,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我当时要承认啊,我就说没拍就好了嘛,他总不可能来检查我的相机和电脑吧......”
      “笨死了,真是笨死了......”她敲着自己的脑袋,然后抱膝坐在椅子上,专注地看了电脑屏幕上的照片一会儿后,脸颊又开始泛起红晕。余馨别过眼,手摸向鼠标,嘀嘀咕咕,“算了算了,一张照片而已。”
      鼠标点到照片上,她点击鼠标右键,选择了“删除”。
      
      关了电脑,刚躺到床上,她心中还是觉得空空的,于是拿起手机给夏秋发微信。
      
      -夏秋,你睡了吗?
      
      夏秋很快回复过来。
      -没呢,刚打完一把游戏,正想问你呢,今晚的晚宴怎么样?
      -碰到吴承泽了。
      -什么!他也去了?他肯定又缠着你了吧。
      -还好,就说了几句,我就没理他了,他后来也走了。
      -那就好,你刚回来吗?
      -没,回来有一会儿了,刚洗完澡。
      
      余馨看着手机上的“对方正在输入中......”,她想了想,又打下一行字:
      -我又碰到在云河的那个人了。
      
      夏秋正想邀请余馨一起打游戏,收到这么一条消息,她连前面打的几个字都没删,就直接加上了一句自己想问的话。
      -要不要打游你说的不会是那个你进错房的男的吧?
      
      -嗯,就是他。
      余馨抱着被子回复。
      
      -晚宴上?
      夏秋又问。
      
      -对,晚宴上。
      
      一个视频电话在下一秒就打了过来,余馨按了接听。
      “馨馨,你真的又碰到那个男的了?”夏秋正坐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她站起来边往房间走,边兴致勃勃地问。
      “嗯,”余馨点头,“而且他又帮了我一次。”
      夏秋进了房,伸腿将房门带上,然后趴到床上,一脸八卦:“你和我仔细说说。”
      余馨简单将过程复述了了一遍,然后说,“就是这样了。”
      “就是这样?”夏秋坏笑着指着手机屏幕上余馨的脸,“是不是还有瞒着我的?不然你脸怎么那么红?从实招来。”
      “就是......就是在云河的时候,我拍了他的照片,被他发现了,他说让我删掉。”余馨犹豫着最终还是还是说了出来。
      “好啊!馨馨,你居然偷拍他!”夏秋一脸抓到她把柄的神情,想了想又说,“不过,他居然还特地提醒你删除照片,为什么?”
      “他说不喜欢拍照。”
      “这样啊。”夏秋耸了耸肩,“应该吧,有的人喜欢拍照,就有人不喜欢拍照,其实也正常,每个人想法不一样。”
      
      余馨压下嘴边的好奇,也含糊地赞同了一声。
      “那你真的删那张照片啦?”夏秋又问。
      “嗯。”余馨失落地点头。
      夏秋看出来了,笑着说:“馨馨,你傻呀,你不告诉他,他也不知道你删没删啊。”
      “可是......”
      “可是什么啊,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夏秋了然的神色。
      “我、我没啊。”余馨一颗心在胸膛里怦怦乱跳,面上却强作镇定地反驳。
      “我太了解你了,馨馨,你瞒不过我的。”夏秋看着屏幕上她红透的脸,转而神秘兮兮地说,“去回收站把照片还原吧。”
      
      余馨惊讶地看她。夏秋翻了身,仰躺在床上,举着手机,脸上带着恬淡的笑意。
      “既然喜欢......那张照片,就别想那么多啦,留着呗。”她突然感性地说,“馨馨,你有的时候太柔弱,让我觉得你需要照顾,有的时候太自律,又让我觉得你很坚强,但认识你这么久,我知道,其实你很在乎别人的感受,很少考虑自己。”
      “......还好吧。”余馨嘴角动了动,似乎是不太适应这样的话题。
      
      夏秋又突然脸色一变,大笑道:“所以啊,第一次少女心萌动,千万不要错过啊,照片留下来还可以趁没有人在的时候舔一舔呢,哈哈哈哈......”
      余馨脸愈发的红了,她急急喊:“夏秋!”
      夏秋没理会她的羞耻叫喊,又单手抚着下巴,装模作样地思考:“不过嘛,那个男的好像老了点儿,就怕你们到时候没有共同话题,他这么老,也不清楚他能不能理解我们这个年纪的想法,估计......”
      “他不老。”
      余馨下意识说,说完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就见手机屏幕里的夏秋脸上果然露出得逞的笑意。
      “看看看看......”夏秋嘴里啧啧几声,“这就是典型的口是心非啊。”
      
      多说多错,余馨决定不接她的话。
      夏秋却突然想到什么,翻身趴在床上说:“咦,等等,你说这个男的进了慈善晚宴?可是这个晚宴不是有身份要求吗,”她歪头想了想,问余馨,“所以说他是以什么身份进去的?”
      “不知道。”余馨抿唇,摇了摇头。
      夏秋挑眉:“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不知道。”
      “馨馨。”
      “嗯?”余馨看向夏秋,见她一脸一言难尽的神情,她迟疑着问,“怎......么了?”
      夏秋一边摇头一边叹气,说,“你怕不是色令智昏,居然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下次......下次问问就好了嘛。”余馨梗着脖子反驳,低着头一双眼飞快地眨动。
      夏秋摇头的动作更夸张了,嘴巴也咧着:“上次不知道是谁说以后应该也不会见到了,现在说‘下一次’居然说得那么自然?”
      
      情窦初开总是那么难以启齿,在了解你的人面前,再多的隐藏,都似乎是无济于事。
      
      “夏、夏秋,我困了,要睡了,拜拜。”余馨连夏秋的表情都不敢看,匆匆说完,便挂了视频通话。她往后倒在床上,仰躺着,呼出一口气。
      
      “都怪你。”
      房间中响起一声若有若无的呢喃。
      
      接着灯灭了,房内陷入一片黑暗,只余隔一会儿就响起的来自床上辗转反侧的声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