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的星星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馨馨,你玩什么?”夏秋专注地看着手机屏幕,已经到了选英雄阶段。
      “我玩辅助吧,蔡文姬,怎么样?”余馨看了眼队友的常玩英雄,点了预选蔡文姬。
      “可以啊,奶妈啊。”夏秋赞同点头,预选了射手鲁班七号。
      
      余馨看了眼一楼的队友:“浩宇,你怎么不说话?你玩什么?”一楼的队友是她堂弟余浩宇。他们三个人都开了麦。
      “我玩打野。”手机传出他一本正经的声音。刚好轮到他第一个选英雄,他选了兰陵王。
      
      陆陆续续选完英雄,游戏开始,英雄们开始从水晶出发。余馨问:“婶婶在你旁边?”
      余浩宇操纵兰陵王来到野区,他蹲在草丛里,等着野怪刷新出来:“没,我一个人在房间里。”
      “今天不开心吗?”余馨跟着夏秋的鲁班七号来到下路,等兵线过来。
      “没,挺好的。”他的语气还是绷着。
      见问不出来什么,余馨边没再问了,专心玩游戏。
      
      下路敌方一直没人过来守塔,余馨跟着夏秋清完兵线后直接去普攻推他们的一塔。夏秋两只眼一会儿看小地图,一会儿看面前的对方一塔,兴致勃勃地和余馨说:“再打一会儿,咱们就走吧。”
      “好。”手机里却传来余浩宇的声音。
      夏秋精神高度集中,也没在意是谁回了她的话。
      余馨刚张开的嘴闭上,默默跟着鲁班七号继续推塔。余光里,她看到兰陵王扫完野怪也来了下路,正蹲在她们旁边的草丛里。
      
      “啊呀,对面来人了来人了。”夏秋看了眼小地图,看到对面也来了个射手,是虞姬。她操控着英雄往后退,“馨馨,往后退,兰陵王在草丛里,我们来引一波。”
      余馨跟着她往后退,两人卡在兵线上,不慌不忙地清兵线。
      “馨馨,你稍微离我远点,虞姬不敢过来了。”夏秋说。
      “好。”蔡文姬晃荡着往后移了移。
      她一走,虞姬果然立马就闪到了鲁班七号面前。
      夏秋连忙喊:“兰陵王,快过来抓她!”
      兰陵王在她出声前就已经出发,直接隐身到虞姬面前,一套技能拿了虞姬的人头。
      
      “First blood!”游戏提示音响起。
      
      等打完,鲁班七号只剩一丝血,蔡文姬赶了过来,连忙给她补血。
      “哈哈哈,一血!”夏秋在蔡文姬的补血圈里笑得开心,“兰陵王厉害了。”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余浩宇突然问。
      夏秋一愣:“什么?”
      “兰陵王是游戏英雄的名字,我有我自己的名字。”余浩宇抿唇,“你喊我名字,别喊我兰陵王。”
      夏秋歪了歪头:“哦哦,好吧。”
      
      游戏已经过了十分钟,他们都快推到了敌方高低,余馨看着游戏画面,不解道:“浩宇,你跟着我们干什么?你打野去啊。”
      手机屏幕上,只见兰陵王跟着鲁班七号慢悠悠地走着,他也不帮忙清兵线,就只是跟着鲁班七号移动,看起来像是卡了。
      “......刚刚果果挠我手。”余浩宇解释。兰陵王随后去了野区。
      
      “果果是谁?”夏秋好奇问。
      余馨说:“是他家里养的一只加菲猫。”
      “是脸很臭的那个吗?”
      “......嗯。”余浩宇回应她。
      
      游戏进行到一半,对面射手被兰陵王秒得似乎已经没了脾气,放弃挣扎站在水晶里没动了。
      
      夏秋更开心了,在奶妈蔡文姬和打野兰陵王的双重保护下经济飞涨,伤害爆发,不断拿敌方英雄的人头。对面打野的猪八戒见一直抓不到她,开始在公频里打字嘲讽。
      
      “小短腿,你跑啥跑?”
      
      夏秋杀的正开心,懒得和他一般见识,带着奶妈蔡文姬打龙。
      
      “肥猪闭嘴。”公频却接着出现四个字,来自兰陵王。
      
      下一秒,敌方水晶就被偷了,猪八戒还在追杀鲁班七号的路上,他所有队友还在复活中。兰陵王一个人借着兵线耗完了敌方水晶的血。
      
      游戏立刻转换到“Victory”的页面。夏秋抱着手机在床上翻滚,大喊:“赢了赢了!”
      
      余馨的手机却在这时接到一个电话,她脸色变得冷静。
      “爸。”她手机放在耳边。夏秋连忙闭嘴,对着还在组队状态中的余浩宇低声说:“你姐姐的爸爸打电话来了,下次再一起玩吧。”说完她果断退出游戏。
      “嗯,在云河怎么样?”余振海边看文件边问。
      “挺好的。”余馨说。
      余振海说:“明天早点回来,晚上有一场慈善晚宴,我代表宇际会出席,你作为我的女儿,也需要露一次面了。”
      余馨咬唇:“我......”
      “好了,爸爸还有事,明天记得早点回来。”他不容置喙的语气。
      “好,我知道了。”余馨垂下视线,看着脚边的地毯绒毛发呆。
      
      窗外夜空一片黯淡,星宿稀少,月亮被掩在云层后,只露出一抹仿若晕染的米白色边角。
      
      “最近怎么样?”于魏开口,看向坐在对面的人。舒峻友也同时看向他。
      他们现在在一处公寓的客厅里,公寓不大,胜在干净整洁。
      坐在他们对面的人,长相斯文,带着一副银色边框的眼镜。乌临抬手扶了扶眼镜,笑着说:“能怎么样,还不就是那样。”他边说边给他们倒茶,倒了三杯,一杯递给于魏,一杯递给舒峻友,一杯放在自己面前摆着。
      “你去国外待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你喝不喝得习惯。”他端起杯子喝茶,脸上始终带着笑意,看向于魏。
      
      于魏摩挲着杯沿,语气平淡:“习惯这个东西,培养培养就有了。”
      “也是。”乌临垂眸笑了笑。
      舒峻友打量了下公寓,发现东西并不多,显得有几分冷清,他问:“现在一个人住?”
      “嗯,分手了。”乌临将杯中的茶喝完,又续了一杯。
      “因为你爸?”舒峻友皱眉。
      乌临神色自然,轻轻笑了一声:“也不全是因为我爸,我这个样子,她早晚都会离开的。”刚说完,他又看了眼窗外的夜色,突然说,“明天可能会下雨,你们出门记得带伞。”
      
      舒峻友站起来坐到他身旁,抬手揽住他的肩膀,用了用力,说:“咱们兄弟几个,有事你别憋着,直接说,能帮你一定帮你。”
      “没,”乌临转头看他,又看向于魏,“基本上都解决了,房子卖了,再加上我之前的一些存款,债已经还得差不多了。”他又想倒茶,结果发现茶壶里没水了,于是说,“我去烧壶水,你们先聊。”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舒峻友摸了摸脑袋,自言自语:“真解决了?”
      于魏放下茶杯,后靠在沙发上,问:“他现在在大学里当老师?”
      舒峻友说:“对,上周我和他联系,听他说就这附近的大学,还是个一本学校。”他叹息一声,“乌临也是惨,摊上这么个爸,这简直就是吸血嘛,要不是他爸搅合,他也不至于现在还这个样儿。”他又看了眼公寓里的陈设,回忆道,“当初在学校里,你们两个,在学校里不说迷妹三千,那也是叱咤风云,你就算了,本来就是出身豪门,起点就已经很高了,要说他的话,虽然家境差点儿,但是他聪明啊,谁不说他以后会出人头地。”
      “千算万算,算漏了他爸爸这一茬。”舒峻友又不忿地说,“他这爸爸要不到钱,三天两头去他工作的地方闹事,这哪个老板敢要他。”
      
      “心太软。”于魏突然开口。
      “嗯?”舒峻友看他。
      “乌临虽然聪明,但优柔寡断,心太软。”于魏慢慢说。
      
      舒峻友张了张嘴,闭上,叹口气又说:“性格这个东西,要改也难改,你说这怎么办才好,就怕他爸过两天又去学校里闹,这日子还过个屁。”
      他想到什么,又说:“于魏,我听他说,你请他去你公司工作?”
      “嗯,但他拒绝了。”
      “这个家伙,真是又心软又固执。”舒峻友肩膀耸下来,一脸无奈。
      
      很快一壶茶便又泡好,乌临坐回到于魏对面,给三人每人都续了杯茶。
      
      “喝喝喝,等会儿你晚上还睡不睡了?”舒峻友看向乌临,“你当喝酒呢?”
      乌临只笑了笑,问于魏:“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
      舒峻友也看向于魏。
      
      新倒的茶缓缓上浮一股热气,热气氤氲,于魏眼睫微垂,遮挡住眼里的神色,说:“等查清楚当年的事情再说。”
      “这么多年了,你每年都因为这件事回来,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吗?”舒峻友问。
      乌临推了推眼镜:“肇事司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警方说是肇事逃逸,出事的十字路口当时又没有安装监控,这样找人就像大海捞针。”
      “有了一点线索。”于魏开口,他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什么线索?”舒峻友问。
      于魏眼色暗沉:“等确定下来再说,现在只是怀疑而已。”
      舒峻友和乌临对视一眼,同时点头。
      
      “时间也不早了。”乌临看一眼手腕上的表。
      “干嘛?赶客啊?”舒峻友站起来,瞪着眼看他。
      “不是,你们两个今天不都是从外地赶回来的吗,不累?”乌临笑。
      舒峻友伸了个懒腰:“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累,那我先回去了,我老婆孩子还在等着我呢,哥们儿我够意思吧,一回来就来见你们俩了。”他翘着下巴,一脸得意。
      
      乌临将他和于魏送出了门。
      两个人在楼下要分别之际,舒峻友叫住于魏,说:“于魏,听说明晚在金源大酒店有个慈善晚宴?”
      “嗯。”于魏点头。
      “你去吗?”舒峻友问,又说,“你今年突然回国弄了个分公司,动作不小,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我听说很多人都对幕后老板的身份感兴趣,那明天晚上你去吗?”
      
      慈善晚宴,不过是专为各界名流开设的一场奢华盛宴,真情或假意,各人心知肚明。能跻身参加这样的晚宴,对各界上流人士的身份也是一种认可,说是慈善,也可以说是一场特殊的上流社会利益交际场所。
      
      “听说?听谁说?”于魏问。
      “那不是那个啥,哈哈,”舒峻友尴尬一笑,“我老婆不是在金源那边上班嘛,她跟我说的。我一看邀请名单里有你们公司,就想起你来了嘛。”
      “看情况。”于魏说。
      “嗯?”
      “可能去,也可能不去。”他解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不去哪来的第三遇?文案写着呢嘛,一见倾心哦.....
    于魏:......我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