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的星星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深夜,高楼矗立间,一处灯光还亮着,于魏左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他站在窗边,抬手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任凭凉风吹入,头脑清醒了些。
      
      “查到了吗?”他问。
      “老板,查到了。”手机里的声音说,“十年前从余家辞职的保姆,我们查到了她的住处。”
      “地址发给我。”于魏坐回到桌前,将微信点开,点开最新消息,看着对方发过来的地址,他将地址复制,发到手机上,然后说,“收到了,你辛苦了,休息去吧。”
      
      早七点半,一处巷口,于魏下了车。
      
      巷子口摆了好几个颜色的垃圾桶,提示着需分类投放垃圾,但靠近垃圾桶的地面,地上仍然垃圾遍布,散发出难闻的臭味。
      
      于魏脸色毫无变化,根据手机上导航的指示,进了巷子。巷子里,两侧破败的墙壁上布满了各色各样凌乱的涂鸦,以及各种广告宣传纸张。在巷子里转了好几个弯后,他才最终在导航的“您已到达目的地”的提示音中,停了下来。
      他收起手机,看向面前略显破旧的二层小楼房,朝着大门走近几步,抬手敲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来,露出一个年轻男人的脸,他脸色发黄,面容憔悴,一双眼略显浑浊,他看向于魏,说话的间隙中还捂着嘴咳嗽:“你......咳咳.....你找谁?”
      “罗玉凤罗女士。”于魏任由他打量。
      年轻男人皱眉:“你是?”
      “我是......”于魏正说话,从他身后却传来一声妇女的惊叫声。
      
      “子祥啊!你怎么起来了!”声音由远及近,一会儿就到了跟前。妇女穿着深蓝色的工作制服,背后印着白色“晨光牛奶”的字样,她推着一辆半旧的电动车边走边跑。
      年轻男人见她回来了,将门打开来:“妈,我就起来站站......咳咳......躺着难受。”门一打开,他瘦弱的身体便彻底露了出来,背微微佝着,似乎上面压着什么重物一般。
      妇女将电动车停在门口,匆忙锁上,连跑几步过去扶住他,焦急地说:“不行不行,回去休息,你快回床上躺着。”她看了眼门口站着的于魏,说,“这是?”
      
      于魏之前只静静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听她这么问,他再次开口:“我来找罗玉凤罗女士。”
      “找我?”妇女面色讶异,“我不认识你啊。”
      “宋怀柔你认识吗?”于魏问。
      
      十几分钟过后,于魏坐在二层小楼房的一楼客厅里,看着罗玉凤忙前忙后,见她端了一碗药进去后,出来,关上房门,然后坐到他面前。
      
      “你找我问余夫人的事,是要问什么?”先前因为关注着其他事,罗玉凤并未觉得有不自在的地方,现在只剩他们两个人,而且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看就非富即贵,她局促地拉了拉洗得发白的衣服的边角。
      “十年前,听说你在余家工作,后来突然辞职不做了。”于魏说,“是这样吗?”
      “对,”罗玉凤双手紧握着,放在膝盖上,手背一看便饱经风霜,“不过你找我问这些做什么?”
      “你辞职的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罗玉凤倏地抬头:“你什么意思?”
      
      于魏注意到她的反应,眼眸微暗:“余夫人是不是开车出去了?”
      “是、是的。”她答得心不在焉,又盯着于魏,脸色警惕,“你是谁?现在问这些干什么?”
      “我,”于魏脸色顿了顿,透过窗户看了眼屋外乌云遍布的天空,说,“我是她女儿余馨的朋友。”
      “小姐的朋友?”罗玉凤下意识重复他的话,然后又问,“你是小姐的朋友,你想知道这些,直接问小姐不就好了。”
      “她记不清楚了。”于魏说,脸色始终未变。
      
      他话音刚落,谁知罗玉凤便叹了一口气。
      “怕是摔了一跤,把脑子撞到了。”她语气惋惜,回忆着,“小姐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夫人和老爷......”
      “摔了一跤?”于魏皱眉。
      说话被打断,罗玉凤也不在意,她点着头说:“嗯,就在我辞工的前一天晚上,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当时就直接晕过去了,是老爷抱着她赶去了医院。”
      “她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于魏紧接着问。
      “是......”罗玉凤面色犹豫。
      
      于魏也不催她,看了眼屋内的陈设,又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说:“你儿子是生病了?”
      “嗯,”罗玉凤仿佛被戳到伤心处,她眼角的皱纹此时显得更深了,含着泪说,“这么多年了,治也治不好,反反复复。”
      “我看你的情况,”于魏斟酌着语气,尽量平缓地说,“应该也急需用钱,当年怎么会突然就辞职了?”
      
      十年前,宋家在宋怀柔父亲宋老爷子的坐镇下,可谓是一时风头无俩。宋怀柔嫁给余振海后,余家虽说没有现在这么风光,但是有了宋家的支持后,也慢慢开始崭露头角,照理说,在他们家里做佣人,应当是比一般的工作要赚钱得多。
      
      “发生了一点事。”罗玉凤盯着客厅的一角,神色呆滞,“当年我儿子病情恶化,我到处筹钱,能借的我都借了,能卖的也都卖了,但手术的费用还是差了很多。”
      她回忆着,神情变得悲痛,“我去医院陪护的时候,我儿子就那么安静地躺在那里,不睁眼也不说话,就像一个死......我真的怕极了,真的,我真的很害怕......”
      
      于魏静静听着,没说话,扮演着倾听者的角色,等着她的诉说。
      
      “后来,我就起了歪心思。”罗玉凤回神,语气懊悔。她看了眼于魏,见他没露出异常的神色,她才终于像下定决心一般,继续开口,“我、我偷了老爷的古董,想拿去卖掉。”
      “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才想出了这么个主意。”她捂着脸,哽咽着强调。
      于魏对此不予置评,他轻声问:“然后呢?”
      “然后被余夫人发现了。”罗玉凤脸色悲怆,语气里带着庆幸,“但是余夫人是个好人,她发现我偷东西,不仅没怪我,还给了我一笔钱,让我给我儿子治病。我为了报答她,在打算辞工前告诉了她一件事。”
      
      屋外开始响起下雨的声响,伴随着一声又一声震耳欲聋的打雷声。有个女人在门外喊着罗玉凤的名字,喊她赶紧出去把衣服收了,不然都淋湿了。没听到她的回应,那个女人喊了会儿就没再喊了。
      
      罗玉凤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回忆在往事中不可自拔。
      
      “什么事?”于魏依旧表现得耐心十足。
      罗玉凤看他,眼睛瞪大了些,声音也压低了几分,说:“我告诉她,老爷书房的书架上,有一本书里夹着一个女人的照片,我好几次打扫书房的时候,不小心看到老爷在看那张照片。”
      “那个女人是谁?”于魏眼色变了。
      “我不认识。”罗玉凤摇了摇头,“但是不是余夫人,所以余夫人当时去书房看到照片后很生气,和老爷大吵了一架,然后去车库里开了车就冲了出去,小姐就是那个时候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于魏呼吸急促了几分,他暗暗深呼吸一口气后,问:“你还记不记得他们当时吵架的时候,说了什么?”
      罗玉凤皱着眉回想:“他们好像提到了一个姓魏的女人,再多的我也记不起来了。”
      “在你辞职前,宋......余夫人回来了没有?”于魏又问。
      
      “回来了。”罗玉凤用力拍了下自己的膝盖,说,“这事我记得,当时晚上十一点多,我刚准备辞工直接走,刚好碰到回来的余夫人。她当时整个人看起来......看起来......”她脸上是奇怪的神情。
      “看起来怎么样?”
      “她看起来就像丢了魂儿一样的,整张脸白得吓人,我喊了她好几声,她都没理我,整个人一直在哆嗦。我拿了毯子给她围着,她还一直哆嗦个不停,嘴里一直在念叨什么。”
      于魏问:“念叨什么?”
      “不知道,听不清楚,就感觉她好像是被吓着了。”
      “吓着了?”于魏嘴里念着这三个字,眼神却看着窗外的瓢泼大雨。
      
      两个小时后,于魏开着车到了公司,坐在办公室里,他陷入沉思。手机在这时接到一个电话,是他的父亲于瀚。
      
      “在国内还适应吗?”手机里传来一声温和厚重的嗓音。
      “嗯,每年都回来,还行。”于魏说。
      于瀚笑了笑:“那就好,国内分公司进展怎么样了?还顺利吗?”
      “还不错,除了宇际,其他的同行对我们还算友善。”于魏将上衣口袋里的录音笔拿出来,丢入到办公桌下的保险柜里,说,“政/府那边也有意向和我们谈合作。”
      
      “别搞那一套。”于瀚说。
      “知道,但是明面上的东西不能少,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于魏将保险柜锁上。
      “郑家那丫头今天过来拜访我了,”于瀚口吻调侃,电话里传来他似乎是在喝茶的声响,“我和她父亲也是这么多年的好友了,我看那丫头对你也是一片痴心,你真不打算试着和她处一处?”
      
      于魏靠坐着:“我们不合适,爸。”
      “你不给她机会,怎么能证明你们不合适呢?”于瀚说,“我和你妈当年也和你们一样,从小一起长大,刚开始我也觉得不合适,后来处着处着不就有了你?”
      
      他每每提到于魏的母亲,语气都带着遗憾和怀恋。但是即使他再思恋,再痛苦,都从来不会在于魏面前显露半分,从来都是尽可能地用着轻松的口吻,提及两人生命中那个重要的女人。
      
      于魏自然懂,他闭上眼,说:“爸,你知道我每年回来都是为了什么。”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才接着开口。
      
      “有线索了吗?”
      “有。”
      “你说。”
      “宋怀柔,宇际总裁余振海的妻子。据余家十年前辞职的保姆说,妈出车祸的那天晚上,宋怀柔和余振海大吵了一架,期间提到了一个姓魏的女人的名字,然后开着车冲了出去,当晚十一点多,宋怀柔又回了家,但是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对劲。”
      
      “你妈就是在十点半到十一点这个时间段遭遇的车祸。”于瀚重重提醒。
      于魏睁眼,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爸,现在只是怀疑,我会继续调查。”
      “嗯,”电话对面的嗓音压抑了几分,“我等着你。”
      “你注意身体,妈的事有我在。”于魏说。
      对面没再说话了,只含糊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办公室的落地窗外,雨已经停了,乌云渐渐四散开,露出被遮蔽的日光。
      天要晴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