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嫁给忍界修罗

作者:地日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我没想到人模狗样、一本正经的斑,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想起那种事,一时间心情复杂。
      
      难不成真像阿碧说的,是我拒绝得太多?
      
      我可不拒绝,他下手又没个轻重,最后倒霉还是我啊!甚至只有我!
      
      想到这里,我刚才有些虚的心就慢慢坚定了。
      等阿碧取来新的笛子,我已经不动声色离斑远了一点,隔空指点他怎么执笛,怎么发音。
      
      在我看来,忍者都能高来高去,日行一千里了,对吹笛这种小事一定不在话下。
      没想到,斑在我的指点下,音倒是吹出来了,却溃不成曲。
      
      而且不管我怎么费劲口舌,甚至最后忍不住亲身示范,斑的手指和嘴唇笨拙得像是两个会跳舞的人——要么就是手指按错了,要么就是吹气时间不对。
      
      以至于后来,我干脆放开手,盯着斑幽幽道:“斑先生,你吹得真的很难听、很难听。”所以不要再挣扎了,放过你自己,也放过我的耳朵吧!
      
      斑嘴角一抽,放下笛子:“到底是谁主动提议教我的?”
      
      我理直气壮:“那我教之前也没想到斑先生能吹成这个样子啊。明明苦无用的那么好,怎么连一支小笛子都对付不了!完全出乎我意料!”
      
      这下,斑不仅是嘴角抽搐了,连眼角都跟着抽动起来。
      
      我下意识举起木笛挡在头顶:“不许打我脑袋。”
      
      斑气笑了:“你也知道啊。再来一遍。”
      
      “再来亿遍也没用……”我小声嘀咕,但在斑警告的眼神中,还是勉为其难举起笛子,为斑重新示范一曲。
      
      奇怪的是,这次结束后,当斑举起他手中木笛时,情况大不同了。
      他按音精准,气息平稳,连曲子节奏都分毫不错,简直从入门变为大师!
      
      我正要惊讶,忽注意到月光下,他双目一片鲜红,顿时明白过来,失声尖叫:“斑先生!你作弊?!”
      
      你居然用写轮眼作弊!!!
      
      斑放下笛子,挑眉一笑:“不是你说我学不会么。”
      
      那也不能用写轮眼啊!
      你曾经的敌人都会哭的!
      你居然用写轮眼这种大杀器来学笛子!
      
      可惜宇智波斑不以为耻,反而洋洋得意:“达成目的不就行了,手段并不重要。”
      
      才怪!
      
      “斑先生欺负人!”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拿起笛子,起身就走。
      
      关门时,我听见身后男人的大笑。
      
      ***
      
      第二天,艳阳高照。
      初代火影的选举在火影楼前举行。
      
      那是一栋红色三层建筑,背靠山壁,顶上有一个大大的“火”字招牌,是以后火影的主要办公场所。
      由于火影楼足够高,投下的阴影足够大,所以在初夏的早晨站在楼前还算凉爽。
      
      投票一早就开始了,因为有不少忍者在维持秩序,所以现场并不烦乱。
      参与竞选的不仅有千手柱间和斑,还有其他一些忍族族长甚至长老。但那些人基本都是陪跑的,明眼人都知道今天的主角是哪两人。
      因此,排在柱间和斑的投票箱前的队伍格外长。
      大致扫一眼,两条队伍的人数似乎差不多,前进速度也相似。在别的队伍早早走完时,柱间和斑的队伍才到一半。
      
      等待是漫长而煎熬的,我闲着无聊,借着市女笠的遮挡去观察其他人的表情。
      有些人很放松,也有些人很紧张,还有些人说说笑笑,纯粹将这次选举当成一场聚会。
      众生百态,形态各异,但我的目光始终都被人群中的那个人牢牢吸引。
      
      真是糟糕。
      
      我摸摸袖子里父亲的回信,对自己道。
      
      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对一个人这么上心。
      
      一具充满热气的柔软身体突然从旁边撞来,一把搂住我的胳膊,火红的发色像赤焰般漂亮。
      ——是水户。
      她挽着我,有意无意将周围的人都隔开,笑着问我:“紧张吗?”
      
      仗着有轻纱遮挡,我回答:“不紧张。”
      
      水户爽朗一笑,拍拍自己胸口:“我可是很紧张的。虽然你是我好友,但我还是要说一句,我希望柱间获胜。”
      
      我不由笑了:“谁不是呢。我也希望斑先生能赢啊。”
      
      水户朝站在一起的两个男人看去:“其实无论他们哪个当上火影,都是叫人心服口服的事。只希望……”
      “只希望?”
      水户却不说了,出神地盯着某个方向:“快出结果了。”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在那面刻意拿出来的黑板上,斑和柱间名字下的票数飞快增加,不相上下。
      但跟之前相比,增长的速度都已缓下。
      用来计数的杠数,也画的一笔一划。
      
      我听见身边水户在轻声念数:“1978,1979,1980……”
      
      被她念得,我的心也忍不住高悬了起来。
      
      两方票数交替上升,咬得很紧,真是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哪个能胜出。
      再看了两个当事人,不知是他们性格使然,还是隐藏太好,我硬是没看出他们的焦灼……明明其他所有人的目光,都已钉在了计数板上。
      
      终于,投票数接近了尾声。
      千手柱间票数2011,宇智波斑票数2011……2012!
      最后一个从投票箱前离开的人,得到在场众人的瞩目。
      
      那个木匠打扮的男人憨厚一笑,抱起自己的孩子就开溜。
      我望着那个吃了我一颗橘子糖的小孩,忽然有些感慨。
      
      “结束了呢。”水户长舒一口气。
      
      “是啊,结束了。”我跟着松了口气。
      
      不用掏出那封信实在太好了。
      不然以斑的性格,我真怀疑他就算得到大名的支持,也会将火影之位让给柱间。
      
      他就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现场安静了有那么一瞬。
      
      下一秒,掌声如潮,欢呼声震天!
      
      在这个初夏的晴日,在既紧张又平淡的投票结束后,木叶第一代火影就这么诞生了!
      
      我盯着远处的斑,捕捉到他脸上的错愕。
      就好像他自己都没想到,他的票数能超过身旁友人。
      而千手柱间已经转过身,抱住斑,第一个为他祝贺。
      
      有千手柱间带头,剩下的人一个个鼓起勇气上前。
      大胆点的就拥住斑用力拍打他的后背,胆小点的就只和斑握手。当然,道喜的话是少不了的。
      大部分人,都是真心实意在为斑高兴。
      
      注意到这一点,我彻底松下肩膀,和旁边的人一起举手鼓掌。
      
      而那边的斑,在难得手足无措之后,忽地扭头,精准看向这边。
      
      透过一层纱帘,我确定斑在望着我。
      
      尽管知道他看不见,我还是忍不住笑了。
      
      阳光下,器宇轩昂的英俊忍者同样露出一抹笑。
      
      ***
      
      初代火影选出之后,向他道贺的人实在太多了。
      多到斑只和我对视了一眼,就被周围涌上去的人海淹没。
      
      在不能动用武力的情况下,就算是忍界修罗也抵抗不了人民群众的汪洋
      ——只一瞬间,斑的黑长炸就消失在各种颜色的头发中。
      
      周围人在不断向前涌动,要不是身边的水户一直护着我,我就要被迫卷进去了。
      好不容易挤出人群,我头上的市女笠已经歪了,水户额头也满是细汗。
      
      我和水户面面相觑,半晌之后,同时大笑。
      笑声中,见周围没那么多人了,我干脆摘下斗笠,顺了顺头发。
      
      一股清风迎来,吹走闷热。
      
      我笑着向水户邀请:“到我家坐坐?”
      
      “好啊。”水户欣然允诺。
      
      刚才千手柱间跟他的好友一起被卷进人群中,此时两个难兄难弟估计还在一起挣扎吧。
      
      想到这里,我又想笑了。
      和水户对视一眼,在她眼中看见相同的促狭。
      
      回到家,机灵的阿碧已经为我们凉好了茶,同时还准备了甜而不腻的茶点。
      我和水户坐在檐廊下,一边喝茶一边吃点心,不由同时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头顶上的风铃叮叮响,院中池塘的锦鲤跃出水面,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殿下这里真清净。”水户感慨。
      
      我笑:“难道你家很吵吗?”
      
      水户揉揉额头:“昨天柱间和阿明一起赌骰子被我发现了,罚他两蹲墙角。”
      
      我:“……”
      真看不出来,千手柱间那样的人,还有这种爱好。
      
      水户想起什么,转向我正色:“殿下,拜托你看着点斑,千万不要让斑随便借钱给柱间。你不知道,现在木叶其他娱乐场所还没发展起来,赌场已经开了两家了,都是冲着柱间来的!”
      
      我:“…………”
      
      忽然想起之前让赌场老板说宇智波好话时,对方好像模糊提到过木叶有个肥羊。
      只是当时我心思都放在怎么为斑先生造势上,直接把这茬略过了。
      
      现在想来……那个肥羊,该不会指的就是千手柱间吧?
      那我名义下的那家赌场,真的在千手一族身上赚了不少……
      
      心虚之下,面对水户的拜托,我一口答应:“没问题!我会跟斑先生说的!一个子儿也不借给柱间大人!”
      
      水户叹了口气:“就拜托殿下了。其实单单柱间自己喜欢赌博也没什么,就怕阿明也被他带偏了。”
      
      我想起那个锅盖头,没好意思吐槽——
      我感觉千手明已经偏了。
      
      水户坐了一会儿,喝完一杯茶,估摸着火影楼那边应该差不多消停了,就向我告辞。
      我没有多挽留,只和她约好五日后一起逛街,为即将到来的夏日祭挑选浴衣。
      
      ***
      
      水户走后,我托着下巴出神。
      主要是想到了千手扉间——刚才斑胜出后,这小子的表情可复杂了。
      
      哼!
      不要以为我没注意到!
      
      我很确定,就算斑当上火影,千手扉间给他挑刺的行动也不会停下。
      相比有些不靠谱的柱间,扉间才是千手一族通常情况下的话事人。而千手一族又是目前数一数二的忍族。
      千手扉间要发难,斑的火影工作也会多出些麻烦……
      
      得找个活儿给千手扉间做才好。
      最好还是他心甘情愿做的,很难,又很有意义的的活儿。
      
      我灵光一闪,想起那天和千手扉间、日向贤人谈起的,关于培养平民忍者的忍校构想。
      
      对啊!
      忍校!
      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这项工作完全符合要求啊!
      
      千手扉间显然对建立忍校很感兴趣,而忍校的建立又对木叶以后的发展影响重大。在当前忍族忍者占优的情况下,要建立忍校也会面临许多困难……
      怎么想,都很完美!
      
      我双掌一合,豁然开朗!
      
      恰好这时候,一阵旋风在院中出现,惊得锦鲤又是一跳。
      
      兴冲冲的我,和兴冲冲的斑对上眼。
      两个人脸上俱是笑容:
      
      “堇,我……”
      “斑先生!让千手扉间当忍校校长吧!”
      
      一时间,天地寂静。
      
      “噗通”一声。
      跃出水面的锦鲤掉了回去,溅起水花。
      
      斑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你刚才说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斑爷开始怀疑人生:我老婆费尽心思帮我当上火影,是为了给我死对头谋差事????
    ——————
    感谢在2020-05-28 21:00:26~2020-06-04 18: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果粒奶优、年华逝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期八 33瓶;枫糖槭树 20瓶;是热心市民啊 6瓶;果粒奶优、陌上纤花、年华逝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