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嫁给忍界修罗

作者:地日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我自然知道斑不愿去做“亲自拜访”的事,但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做的,还没有做不成的。
      所以,最后,斑还是僵着脸陪我站在猿飞族地入口处。
      
      斑的出现,让整个猿飞一族都轰动了。
      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神情,个个潜伏在墙角、门后以及树干后偷看。
      
      他们这个反应,让斑的表情更冷硬了。
      于是,猿飞一族的忍者越发诚惶诚恐。
      
      恶性循环。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对接待我们的猿飞忍者笑道:“不用紧张,请问你们族长在家吗?”
      
      “在的在的在的!”那个猿飞忍者偷瞄了眼斑,才回道,“我这就请族长出来!”
      
      “不用了。”我笑,“毕竟是我们主动拜访,应该由我们主动上门。就麻烦你为我们引见一番了。”
      
      “不麻烦不麻烦。”猿飞忍者用袖子擦了擦汗,抖着腿在前带路。
      
      我忍不住凑到斑耳边,小声提醒:“斑先生,你的表情太严肃太冷漠啦!吓着人了!”
      
      斑瞥了我一眼,面无表情:“难不成还要我笑吗?”
      
      我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突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干笑数声:“算了,斑先生做你自己就好。”
      
      “呵。”
      
      “……”
      
      猿飞佐助对我们的到来,不比他的族人冷静多少。
      他奔出来的时候,我注意到他衣袖上的潮湿,估计刚打翻一杯茶。
      
      猿飞佐助一边将那只手藏在身后,一边朝斑和我客气微笑:“没想到殿下和斑大人来访,真是让受宠若惊。来来来,请进。”
      
      路过院子的时候,我看见院里浑身僵硬、脸色苍白的小孩。
      
      猿飞佐助顺势介绍:“犬子日斩,让殿下见笑了。”
      “日斩,还不前来拜见殿下和宇智波斑大人!”
      
      小孩同手同脚走上前:“公主殿下!斑大人!”
      
      我忍住笑,弯腰将他扶起:“别害怕呀,斑先生又不会吃人。”
      
      “哼!”
      
      猿飞日斩一副快要晕厥的表情。
      显然,宇智波斑在他心目中,比会吃人的恶鬼还要可怕。
      
      我没有强求,闲聊了几句,就放这个不到十岁的孩子离开。
      
      一听可以走了,孩子本人和他爸齐齐松了口气。
      
      我一挑眉,下意识回头看了眼斑。
      
      果然,他撇了撇嘴,微微侧头看向院中松柏。
      
      我再一次肯定,今天自己跟过来是对的。
      
      否则斑先生这作态,不要说顺利谈判了……他就是来结仇的!
      
      猿飞日斩离开后,猿飞佐助引我们进入一间厢房静坐,厢房内的木桌上已经放了一壶茶和一只杯子,桌面上还有尚未干透的水渍。
      猿飞佐助笑呵呵地用袖子将水渍扫干,找来两只新的杯子,倒满水,分别放在我和斑身前:“不知二位前来所为何事?”
      
      我瞅了眼斑,认命地接过话题:“佐助大人听说了选举初代火影的事了吗?”
      
      猿飞佐助垂着眼皮,还是笑容满面:“当然。这件事已经在忍者中传开了,就连那些普通村民似乎都听到了风声。”
      
      见他不接话茬,我只能单刀直入:“在火影之外,还有三个火影顾问的位子。如果猿飞一族能支持斑先生,这其中之一的顾问就由佐助大人来如何?”
      
      这么近的距离,就是我的眼力都能清楚看见猿飞佐助眼皮一跳。
      这时候,他终于抬眼和我对视。
      那双并不大的眼中,精光四射,告诉我他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静。
      
      既然他心动了,那就别想跑了。
      
      我微微一笑,端起了茶杯。
      
      ***
      
      当我和斑从日向一族族地出来时,天边已升起了晚霞。
      夕阳中,斑看我的眼神非常诡异。
      
      我本来是不想理他的,但他的眼神实在太有存在感,让我不得不清了干燥的喉咙:“斑先生为什么这么看我?”
      
      斑盯了我半晌:“贵族都像你这样能说会道的吗?”
      
      我不由笑了:“不是我说服了他们,是实际利益打动了这些人。”
      
      两个火影顾问之位,才换来小族忍者的支持,我还觉得这笔买卖有点亏了呢。
      还好还有村子治安巡逻队的空缺,才勉强把日向一族拉上了贼船。
      
      想到这里,我对斑说:“而且这次是我们来早了。如果千手一族在我们之前,甚至同在今天拜访这些忍族,他们是不会倒向宇智波的。”
      
      斑的嘴角拉了下去:“我知道。柱间那家伙,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
      
      我忽然有点生气,控制不住的那种。
      脚步一下停住了,轻声道:“斑先生是觉得我多管闲事?”
      
      斑不得不跟着停下,皱起眉:“我没这么想。”
      顿了顿,他补充道:“不管是觉得你是外人,还是觉得你多管闲事,我从来没这么想过。”
      他侧过脸,声音越发低沉:“倒不如,你这么在意,我很……”
      
      很什么?
      
      可惜斑的音量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就算我竖起耳朵也没听清。
      
      不过心情倒是好了起来。
      
      我迈步向前,情不自禁微笑:“我当然知道,刚才是跟斑先生开玩笑的!”
      
      宇智波斑凝视着我,半张脸被晚霞熏红。
      那双黑沉沉的眼却跟平时一样,仿佛永远不会被照亮。
      
      我歪了歪头,想到斑跟我说他小时候打水漂的事。
      
      想必那时候,他还没有像现在这般冷峻凝肃。
      
      那个时候的斑先生,会是什么样的呢?
      
      “小心!”
      
      斑突然伸手拉了一把。
      他出手迅如疾电,我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换了个方向站立。而在原本的位置上,一个刚刚横冲直撞过的小孩,“啪叽”一下摔倒在地。
      
      我愣了愣,抓着我的男人却已经开始训起我:“你以为你是谁?连路都走不好的公主还敢倒着走路?”
      
      我选择性无视了他的嘲讽,反手抓住斑的衣袖。不顾他微怔的神情,低声命令:“把这孩子扶起来。”
      
      斑看向那个要哭不哭的小孩,眼神未动,身体却像被定住一样,仍站在原地。
      
      我扫了圈周围,发现路过的人都已注意到这边。
      不远处,还有个满脸焦急,木匠打扮的男人盯着这里。
      
      如果不是斑对外人而言太有威慑力,相信那个男人已经冲过来扶起小孩。
      
      想到这里,我狠狠拉了一下斑的袖子:“斑先生?这是木叶的小孩!”更是你趁机扭转形象的机会!
      
      在我看来,斑平时嘴上不说,实际对这座村子抱有很深的感情。
      尤其是这种小孩——还不是哪个忍族的孩子,只是个平民——应该最能引起斑的怜惜。
      这是强者对弱者的宽容,也是建村之人对村子幼崽的包容。
      
      总之,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斑应该都不会拒绝我的提议。
      这样一来,正好能缓和他在平民中过于冷硬的形象。
      
      原本,我是这样想的。
      结果,斑接下来的反应向我证明,我还远没有彻底了解他。
      
      斑松开手,顺便将自己的衣袖从我手中扯了回去:“你去。”
      
      我瞪大眼。
      
      斑却无动于衷,甚至转开脸,一副置身在外的表现。
      
      我深吸一口气,不顾当着外人的面,伸脚就踩!
      
      “?!”
      
      斑猛地转回头。
      
      我迎上他难以置信的视线,微笑着、一字一顿地说:“斑先生想当火影。而火影,是保护这座村子的人。”
      如果连倒在面前的村子孩童都视而不见,怎么敢宣称自己想当火影?!
      
      我不管斑有什么难言之隐,总之今天这次机会,我决不允许浪费!
      
      斑看着我,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垂下头,一步一步朝那个孩子走去。
      
      看起来我和斑先生争执了许久,但实际上从孩子冲过来摔倒,再到斑迈步才过了几秒钟。
      在外人眼中,就是斑将我扶稳之后,慢慢走向孩子。
      
      眼角余光中,周围人都下意识停住脚,屏住了呼吸。
      而那位疑似孩子父亲的男人已经满脸苍白,摇摇欲坠。
      
      他们该不会以为斑会对一个小孩出手吧?
      
      我脑中划过一个堪称荒谬的想法。
      随即,理智告诉我,这种想法并非空穴来风。
      
      甚至除去围观者和孩子父亲,小孩本人都满眼含泪,微微发抖。
      
      这种颤抖,在斑伸出手时,达到顶峰!
      
      因为位置问题,所以我没法看清斑现在的表情。
      但望着那头背对我的黑色炸毛,我突然胸口发闷。
      
      在这种情感的驱使下,我快步向前,从自己随身携带的袖袋里掏出一颗糖。
      
      无视斑一脸“你出来谈判居然还带这个”的表情,我蹲下|身,将糖果塞进小孩手里,笑眯眯道:“勇敢的孩子可不会随便哭鼻子哦。”
      
      小孩看看我,又看看手里的糖,再看向斑,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但最终还是没落下来:“我、我没哭……”
      
      “真乖。”我夸了一句,见小孩盯着那颗糖迟疑,鼓励道,“尝尝看?是我很喜欢的橘子味哦。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小孩谨慎地看了我和斑一眼,慢吞吞撕开了糖纸,又慢吞吞塞进自己嘴中。
      动作之慢,像是觉得我和斑随时会制止他一样。
      
      直到圆润晶莹的糖果入口,小孩才眼睛一亮,整张小脸都被幸福包裹。
      
      我托着下巴,笑吟吟地:“好吃吗?”
      
      小孩点点头,手死死攥着那张糖纸。
      
      我站起身,顺手擦掉他脸上粘的灰,拍拍他的脑袋:“下次小心点。斑先生,走吧。”
      
      一直沉默的斑这才收回视线。
      
      我却再次停住脚。
      
      “?”
      
      面对斑的疑问,我重新笑起来,又掏出一颗糖,这次亲自剥掉糖纸,将里面的本体塞进男人口中。
      
      “你?!”
      
      我拉着斑,继续向家走:“很甜,是吧。斑先生以后可以随身携带一些,这样小孩子们就算再怕你,也会慢慢喜欢你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女主就要知道斑为什么会迟疑了!【太惨了,斑爷,一想到原著我就忍不住为他鞠一把泪
    然后,闻讯而来的千手扉间找上门:“您这是将火影之位当做货物交易!我不同意!”
    ——————
    感谢在2020-06-01 18:00:00~2020-06-03 18: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期八 33瓶;是热心市民啊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