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嫁给忍界修罗

作者:地日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我一顿,笑道:“那以后我一视同仁,也喊你斑大人好了。”
      
      宇智波斑显然没料到我这个答案,愣了一下,才摇头说算了,转而说起他和千手柱间结识的经过。
      
      随着他的讲述,我的眼前似乎出现两个同样天资聪颖,又同样迷茫寂寞的小小忍者。
      他们困惑于永不停止的战争,抗拒于永不止息的杀戮,又无处找人诉说。于是,在河边遇见拥有相同想法的同龄人后,他们彼此交心,又互相有所隐瞒。尽管这份隐瞒随着日益交往愈深,已经形同虚设,但他们还是坚持着不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中,一段难得的友谊诞生、延续、加深……最终,又被彼此的亲人亲手斩断。
      
      当听到宇智波斑说,他为了自己弟弟亲口说出与柱间断交的话,并开启写轮眼后,我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屏住了呼吸。
      
      经过斑的提醒,我才长舒一口气,随即深呼吸几次,缓解缺氧带来的头晕。
      
      直至此刻,斑和柱间初识的故事说完了。
      我望着他轮廓鲜明的面孔,总觉得他现在的眼睛就在隐隐发红。
      
      写轮眼我是听说过的,据说开启后眼睛会呈一片血红。
      据见过的贵族称,那是充满魔性的一双眼。
      
      “你有什么看法吗?”
      
      “诶?”
      
      “听我说完,你就没什么想法?”
      
      我一怔,发现斑盯着我,目不转睛。
      
      他是认真的。
      得不到答案决不罢休。
      
      我想了想,郑重道:“委屈你和柱间了。居然只玩过打水漂一种游戏!”
      
      斑:“……”
      他身子往后一仰,脸上神情难以描述:“你就想说这个?”
      
      我用力点头,示意早已等候在一旁的侍女上前。
      
      阿碧不愧是我的心腹爱将,接到我的眼神,都不用我多说,就将已经准备好的歌牌拿了出来:“噔噔噔!为赏樱大会特别制作的百人一首歌牌,背面是美丽的樱吹雪图案,由工匠精心制作,甚至敷上了金银片!一起来玩竞技歌留多吧!”
      
      我:“……”
      斑:“……”
      
      斑:“那是什么玩意儿。”
      
      我也一脸冷漠。
      
      这个阿碧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让忍者去玩歌牌?她是在暗讽吗?
      
      为了拯救近乎凝滞的气氛,我灵机一动,想起以前在都城见过小孩子们玩的一种游戏:“还是玩打地鼠吧。”
      
      斑:“……你让我当老鼠???”
      
      他好自觉哦。
      但是……
      
      “斑先生,”我笑了,“并非你想的那样。”
      
      其实所谓的打地鼠是从猜拳里衍生出来的一种游戏。猜拳赢的人拿起木锤,如果能打中输的人的头部就算胜出。反之如果输的人用头盔及时回防,那么就算过关,游戏继续。
      
      我将规则和斑大概说了说。
      他微微颔首:“明白了。但是你确定要跟我比?”
      虽然没明说,露在外面的那只眼里却清清楚楚写了“你个弱鸡”几个大字。
      
      青筋爬上脑门,又被强行按下,我微笑:“当然不是。所谓游戏,玩的人越多才越有趣啊。让大家一起参与进来吧!”
      
      斑顺着我的目光,回头看向不远处拿着酒瓶大笑的柱间,整张脸都亮了。
      
      我:就知道会这样。
      
      ***
      
      听完我的来意,柱间没做犹豫就答应下来。
      旁边的千手扉间倒是像有异议的样子,结果被另一边的水户笑吟吟地看着,也闭上了嘴。
      
      千手这边很顺利。
      剩下的只有其他忍族。
      
      “一起玩游戏,应该能促进大家的感情吧?”我故意用在场几人都能听见的音量喃喃自语。
      
      千手柱间眼睛一亮,一跃而起:“我去叫其他人。”
      
      果真是这样。
      在目前的木叶里,千手柱间是最希望所有忍族和睦共处,亲如一家的人。
      我都不知道该说他充满希望,还是太天真。
      
      总之,有千手柱间的大力支持和斑的“勉强同意”(还是因为有千手柱间),陆陆续续有不少忍族忍者聚集起来。
      我扫了一眼,就发现这些准备参加的忍者,跟他们的族人相比身上气势更甚——
      
      是将这个游戏当成某种展示实力的比赛了吗?
      虽然跟柱间的初衷有所背离,倒是附和我的想法。
      
      我抚掌笑道:“既然如此,我来当裁判如何?”
      
      没有人有异议。
      
      我又拉来水户站在我身边:“为了防止有时候我看不清诸位的动作,就拜托水户帮忙啦!她是副裁判。”
      
      千手扉间平静了。
      宇智波有些骚动,但在斑一眼看过去之后,又平息了。
      
      很好。
      用柱间作饵果然没错。
      
      “那么,先分两支队伍好了!”
      
      我没有插手这些忍者的分队,想借这个机会看看各族之间的关系。
      一边和水户聊天,一边用余光注视,只见千手和宇智波没什么犹豫就站到了对面。
      
      红蓝两队,每队十人,各家族参赛人数不限。
      尽管有最后一个条件,也不用担心出现一队只有一个家族忍者的情况。心高气傲如宇智波,不好意思在这种“玩乐”上太过强硬。千手一族则是有柱间,不用担心。
      既然最大的两个家族都这样了,其余忍族更是没那个底气。
      
      最后,千手和宇智波各有三人参赛,剩下的还有日向、旗木、山中、猿飞等族。
      
      头盔,木锤,还有开展游戏的木桌都由千手柱间友情提供。
      红蓝两队分列木桌两端,游戏还没开始,彼此之间已是战意盎然。
      
      我笑眯眯地举手示意:“第一届木叶赏樱大会打地鼠比赛即将开始。在比赛正式开始之前,请允许我提醒大家,虽然本次比赛不禁忍术,但若是损坏了比赛道具,可是会被判定为出局的哟。”
      所有忍者,包括参赛和围观的,全都表情一肃。
      “比赛采取淘汰赛制,输的人请自动退场,由本队其他队员补位。若退无可补,就算输啦。若是战至最后两人,那么由最终胜利者所属队伍获胜。诸位,还有什么疑问吗?”
      所有人齐齐摇头。
      
      “那么,比赛正式开始!请两队参赛人员上场。”
      
      左右两侧分别走出两个我不认识的忍者,水户在我耳边悄声介绍:“那是志村一族的副族长,另一个是旗木一族的大长老。”
      
      我点点头,请两人于木桌两侧落座。
      
      作为第一对参赛选手,无论是志村还是旗木,都将脊背挺得笔直,其中那个白头发的旗木背后还背着一柄短刀。
      像这种擅长刀术的忍者在这种游戏规则下,应该比较吃亏。
      我多看了这位属于蓝队的选手一眼,挥手宣布比赛开始。
      
      结果不出我所料。
      
      虽然旗木身上的气势更甚,但比赛开始之后,他的动作总有种束手束脚的不和谐感。纵使凭借实力一时间和志村的忍者不相上下,最终还是在后者的一个小计谋中败下阵来。
      
      这第一对选手并没有像我想象得那样,一上来就是使用忍术,而是全靠体术争斗。
      我怀疑是因为忍者对这种游戏尚不熟悉的缘故。
      
      果然,那名旗木忍者输了后并未多说什么,回去和身边的队友交头接耳一阵,下一个上场的就变成了一名宇智波。
      原本还有些得意的志村忍者,一见新对手,整张脸顿时就僵了,额头甚至冒出一层细汗。
      
      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宇智波的威名在忍界到底有多大。
      
      那名上场的宇智波也不含糊,一落座就打开了写轮眼,紧紧盯住他的对手。
      我好奇地瞅着那双“魔性之眼”猛看,发现除了颜色漂亮点,图案诡异点,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身旁的水户向我介绍,这位宇智波的写轮眼是三勾玉,在整个宇智波一族里也算佼佼者。
      据说写轮眼开眼之后,一般分为一勾玉、二勾玉、三勾玉三个阶段,每个阶段洞察力等等能力都会得到强化。而在三勾玉之上,还有另一种境界,比普通写轮眼更加可怖不凡。目前宇智波一族里,唯有斑拥有这种眼睛。
      水户还说,那种眼睛的图案也摆脱了勾玉数量的限制,但具体是什么样的,就不太清楚了,毕竟她也只听她丈夫偶尔提起过。
      
      我听得心痒痒,下意识瞄向斑,却发现他一脸正色地紧盯着比赛中的两人。
      那神情不像是在观看一场游戏比赛,而是观察调度一场战局。
      
      相比之下,千手柱间就放松了些,甚至还用手卷成筒放在嘴边给志村忍者加油。
      有这么一个队长带头,红队整体氛围都松懈了下来,开始热血上头的呼喊鼓劲。唯一一个还算冷静的,只有千手扉间。
      
      我在心底摇摇头,见参赛的两位选手已经准备好了,宣布第二局比赛开始。
      
      这一次,志村忍者和那名宇智波居然都没急着动手。
      前者低着头,避开后者的视线。后者鲜红的眼睛则紧紧盯住前者的手。
      
      一片冷肃中,似乎周围的喧嚣都离这两人远去。
      一颗汗珠从志村额头慢慢滚落。
      
      当汗珠滴落时,两人同时出手!
      
      我只觉眼前一花,那名宇智波就已经拿起了木锤,而志村的手也摸向了头盔。
      
      “砰!”
      
      一声闷响,志村忍者软倒在地,桌上的头盔却居然还安放在原位。
      
      一片死寂中,那名宇智波丢开手中木锤,从鼻子里轻哼一声,微抬下巴:“宇智波的幻术可不是避开眼睛就能躲掉的。”
      
      “……”
      “…………”
      
      “好!!!”
      
      叫好声打破寂静。
      是那名旗木大长老。
      他一边鼓掌,一边赞叹:“宇智波幻术名不虚传!”
      
      有他带头,蓝队其他人才开始鼓掌,紧接着是围观群众,最后包括红队已经站在红队身后的观战人群也开始鼓掌。
      原本零星的掌声开始汇聚,最后变成一片掌声的海洋,就连斑都矜持地抬起手,给面子地拍了两下。
      端坐在场上的宇智波眼睛闪闪发亮,下巴抬得更高了,耳朵却兴奋得通红。
      
      我跟着拍巴掌,同时将疑问的视线投向水户。
      
      水户不愧是我的好朋友,立刻为我解释:“宇智波写轮眼的其中一个能力就是施展幻术。因为不需要结印,往往防不胜防。那名志村忍者就是知道这点,才从一开始就避开对手的眼睛。但我想那名宇智波应该也知道这点,所以将计就计,故意打开写轮眼吸引志村心神,然后趁其不备用正常手段施展幻术。中了幻术的志村以为自己拿到了头盔,实际已经落入对手陷阱。”
      
      哦。
      这就是传说中的,你以为我在第一层,实际我在第五层。
      
      我点点头,终于明白旗木的叫好声从何而来。
      
      宇智波刚才的敲击力度估计不轻,因为已经过了这么会儿,那名志村忍者还晕着,被他的队友们拖了回去。
      随后,一名黑发白眼的青年从红队队伍里站了出来。
      
      我“咦”了一声。
      水户误会了我的意思,赞赏道:“幻术在这种一对一的场面的确很好用。这时候派克制幻术的白眼上场,确实有效。”
      
      其实我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认出这名白眼青年,正是上回我和斑出门时,被斑直言“一般般”的倒霉孩子。
      
      下意识扭头去找斑,发现他已经放下手,察觉到我的目光还投来疑问的视线。
      
      好吧,他果然不记得了。
      
      但斑没印象,不代表被点评的人也会忘。
      那名日向一族的青年先是狠狠瞪了眼对面的宇智波,随后瞪向斑,口中冷冷道:“我会证明,日向的白眼不比写轮眼差!”
      
      那名宇智波本来闭口不言,发现日向青年是在看自己族长后才恼了,冷笑数声:“你先打败我再说。”
      
      这次,不等我宣布开始,两人猜拳的手已经蓄势待发,宛如两张拉满弦的弓!
      
      “第三场比赛,开始!”
      
      “宇智波手里锤!”
      “回天!”
      
      一阵飓风冲天而起,吹乱了我头发,也吹僵了我的脸。
      刚刚举起的手忘了放下,我傻在原地,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草,生了起来
    ——————
    本章游戏参考银魂漫画第十七章“又打又戴剪刀石头布大赛”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