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

作者:渊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5章

      除了沈承烨自己,根本没人在意他到底怎么分手。
      
      当天晚上,他和王迁分别挨了副官一顿好打,就被连夜送回军营,连和他那位白月光交代一声去向的机会都没有。
      
      与行程匆匆的沈承烨相反,季西陆一夜好眠,第二天一早吃饱喝足,前往附近派出所寻求帮助。
      
      换到退休前,季西陆未必会这么简单粗暴地报警,但他退休了,未来的目标就是享受生活,干什么非要走一步看三步为难自己?
      
      不管继任者病情有没有蹊跷,检查结果是不是被刻意隐瞒,真遇到问题他有一百种办法处理,现在能请警察替他找主治医生协商赔偿,何必自己费心费力?
      
      怀着这种心情,季西陆三步一晃走进派出所,捧着胸口向警察诉说自己遭遇误诊的大致过程,末了还特意发表感想,说自己被耽误了病情真的特别难过,一想到这事就寝食难安。
      
      “我只是个弱小、可怜又无辜的失业人士,为什么老天要让我遭遇这种灾难?”
      
      执勤的年轻警察一言难尽:“……”
      
      别以为我没闻到你身上的早餐香味,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说自己寝食难安的自信?
      
      是你那根本没有的演技吗?
      
      年轻警察虽然对季西陆的作态有些窒息,但他非常重视季西陆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验证过检查报告真伪,咨询专家确定误诊属实,当天下午就领着季西陆前往医院进行协商。
      
      ……
      
      季西陆继任者的主治医生姓孟,是个气质比较严肃的人,即使外貌相当年轻,给人的感觉也很可靠。
      
      季西陆故作娇弱靠在椅子上,悄悄打量几眼,直觉这位医生原则性会比较强。
      
      果不其然,孟医生接过新的检查报告,打眼一扫,眉头就是一皱:“季先生,您这个指标数据,现在应该已经走不动道、躺在床上了呀?”
      
      年轻警察想到季西陆弱柳扶风的走路姿态,肃然起敬:“难道全靠毅力支持?了不起,是个汉子!”
      
      季西陆动作一顿,幽幽地说:“不,这都是因为爱。”
      
      孟医生:“???”
      
      年轻警察:“???”
      
      两人下意识对视一眼,沉默片刻,孟医生率先低头翻看起专家的分析报告,很快确认自己之前可能忽略了季西陆某些不明显的症状,少开了几项指标检查,确实属于误诊,当即表示愿意增加一部分赔偿,以便季西陆住院修养。
      
      他强调说:“你这个身体情况,还是得住院调理。”
      
      季西陆看出这位医生之前是真的不清楚继任者病情有问题,反倒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按法律规定的来就好。”
      
      季西陆通情达理,孟医生就更愧疚于自己的疏忽,直接说:“那怎么行?我是大夫,这事听我的。警察同志,麻烦你给我们一份调解书范本。”
      
      他说着,站起身走到变形医疗文件柜旁去取数码笔。抬手那一刻,他扣得整齐的白大褂裂开一条缝隙,里面闪过细碎的璀璨亮光。
      
      季西陆下意识在脑中勾勒出光芒的完整模样,发现那是一枚徽章,稍稍有些惊讶。
      
      这位疑难杂症科的医师,竟然是联盟药剂师协会颁发过徽章的高级药剂师?
      
      出于历史原因,联盟高级药剂师数量不多,得到协会认可的更少。每一个高级药剂师出现问题,协会都会在第一时间给予帮助,包括且不限于赔偿资助和协助看护。有协会插手,季西陆只要呆在孟医生眼皮子底下就很安全。
      
      吃喝无忧还不用独自防备可能的危险,这难道不是梦寐以求的退休生活?!
      
      季西陆瞬间改变主意,看着孟医生的眼神活像在看什么背锅侠。
      
      孟医生被他看得手一抖:这个俊秀的小伙子,不会脑子给他治出问题了吧?
      
      他想了想季西陆刚才的表现,好心地建议:“季先生,脑科就在楼上,你一会去看一下吧。”
      
      季西陆表情一顿,心说这可是你给我的机会。
      
      他语气异常真诚地说:“孟医生,您这么关心我,真是个好人。”
      
      孟医生隐隐生出不妙的预感,不等他打断,季西陆就站起身大步走过去,一把握住他的双手。
      
      “您点醒了我,像您这样救死扶伤人生才有意义,我不应该因为一段失败的恋情就灰心丧气。您真是我的人生导师!我决定了,我要重新捡起药剂知识,做一个像您这样有益社会的人!哦对了,麻烦您帮我安排一下住院吧。”
      
      孟医生:“……???”
      
      年轻警察:“……”
      
      季西陆无视两人古怪的表情,从容不迫地晃了晃孟医生的手:“既然要为社会做贡献,您看我药剂研究选基因方向怎么样?”
      
      孟医生:“……季先生,你有这个心是好的,但基因方向的研究比较尖端,对非专业人士而言难度有些高。”
      
      季西陆满脸赞同:“您说的太对了。幸好我是华夏大学药剂系毕业的,不然还真不敢选这个方向。您这个眼光,真是太精准了!”
      
      孟医生:“……”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真没看出你是从联盟排名第一的药剂系毕业的。
      
      孟医生欲言又止,很想建议季西陆现在就去楼上看脑科,可季西陆完全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您不提醒我,我差点忘了自己上学期间还写过基因研究现状分析呢。当时我就想研发一种基因调整药剂,靶点最好精准一些,能在整合序列的基础作用上再强化调整效果……”
      
      虽然继任者没关注过基因研究,但季西陆经验丰富,即使还不完全清楚这个世界的科研进程方向,依然能侃侃而谈,话中大串专业词汇足以表明他有真材实料。
      
      孟医生越听越怀疑人生。
      
      虽然脑回路有些奇怪、思维有点跳跃,但这位季先生确实很专业,继续研究下去说不定还真会有成果。
      
      想到季西陆神鬼莫测的逻辑,孟医生逐渐自闭。
      
      怎么办,他好像因为疏忽把一个人才脑子治出了问题。
      
      补救,必须补救!
      
      孟医生在季西陆的演讲声中抖着手签好调解书,等年轻警察为两人做好公证,就操作光脑给季西陆转了一笔赔偿金。
      
      亲自送走警察同志后,他瞥见一个年轻实习医生从他办公室门口走过,连忙喊了对方一声。
      
      “小叶,等一下,你是准备去给人办理住院手续?我和你一起去!”
      
      姓叶的实习医生脚步一顿,飞快回头看了一眼,干巴巴答应着,等孟医生赶上他才一起离开。
      
      季西陆目送两人走远,微微眯了眯眼。
      
      这实习医生有点眼熟啊。
      
      ……
      
      十月的首都星星港区正值深秋,停靠星舰的巨型航空船坞外景色肃杀,透明环形通道从船坞上空展开,一路延伸向地面航站楼。
      
      温君逸拎着一只小巧的行李箱走出星舰,透过透明通道往接机的人群里打量一圈,没发现沈承烨的身影,眼中不由染上疑惑。
      
      他已经下星舰了,沈承烨怎么还没到?
      
      去隔壁辉耀帝国进修多年,温君逸一直和沈承烨保持着紧密联络,这次回国途中虽然没有接到发小的通讯,但他潜意识中就没有发小不来接他的选项。
      
      然而直到他走进航站楼大厅,依旧没能找到沈承烨的身影,又等了十几分钟,几个朋友终于匆匆赶来。
      
      他下意识笑着往前迎了两步,目光不断游移,像是在找人。
      
      打头的年轻人见状,冲温君逸露出个抱歉的笑容:“对不起,我们来晚了。这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首都星各大医院都有大批伤兵就诊,我们加班加到这个点才放。”
      
      “我没等多久,谢谢你们来接我。”温君逸愣了下,笑容变淡。
      
      朋友们都不是迟钝的人,一见温君逸这个反应,立刻交换了一个隐晦的眼神。
      
      沈承烨有戏!
      
      他们一边簇拥着温君逸向航站楼外走,一边找借口帮沈承烨开脱。
      
      打头的年轻人小心翼翼说:“这次前线战况可能很激烈,我实习那个科室的主任医师说,这么大批量的重伤员他只在七年前见过。前线吃紧,沈哥实力那么强,被召回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盼着你回国很久了。”
      
      温君逸闻言沉默几秒,偏过头去:“叶文澜,你不用这么小心。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我能理解。”
      
      叶文澜窥了温君逸一眼,见他表情紧绷,也不知道信了没信,赶紧拿出兜里的报名表帮沈承烨邀功。
      
      “温哥你别生气。你之前不是想申请沈上将的私人药剂研究小组吗?沈哥知道以后特别上心,专门帮你拿了申请表,两张!”
      
      沈上将的私人药剂研究小组条件优越,每年都有大批药剂师申请入组,但小组实行内部推荐制,不少人连投递简历的机会都没有。沈承烨虽然是沈上将的养子,在药剂小组却没有任何特权,能拿到两张申请表说明他真的费了大功夫。
      
      温君逸清楚内情,接过纸质表格,用手指轻轻摩挲几下,眼神柔和下来。
      
      叶文澜和朋友们顿时松了口气。
      
      在他们眼里,要不是季西陆这个无父无母的偏远星孤儿上赶着做替身,拿够了好处又没脸没皮不肯撒手,拉拉扯扯导致沈承烨被遣送回军营,他们也不至于被动成这样。
      
      还好沈哥早有准备。叶文澜想到这里,忍不住暗骂季西陆几句。
      
      “你说什么,承烨哥因为他的搭档被遣送回军营?”
      
      叶文澜被突兀的问话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只见温君逸脸色发白、唇角紧抿,心中暗叫不好,怀疑自己刚才不小心骂出了声,余光扫过同样吓了一跳的朋友们,有些不知所措。
      
      温君逸深呼吸两下,问:“承烨哥不是说他换了搭档?”
      
      叶文澜大脑疯狂转动,想到自己在医院见过季西陆,立刻说:“对对对,是换了!就是因为这样他那个前搭档才不停搞事,想威胁沈哥改变主意。沈哥肯定不干啊,但沈上将觉得他办事不利索,才把他遣回的!不过这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温君逸扯了下唇角:“是吗。”
      
      叶文澜就差指天发誓了:“真的!他前搭档最近就在我实习的医院住院,住的还是高级病房,肯定是服软了,决定接受赔偿,以后绝对不会再合作!”
      
      服软?赔偿?还高级病房?
      
      高级病房是有钱就能住的吗?
      
      胡说都不打草稿!
      
      温君逸脸色青白,握紧行李箱的拉杆,指节隐隐发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上本文连载期间,贫道右手小臂骨裂不自知,在骨裂后一个月内先后进行了大量河边钓鱼、在小区花园开垦菜地种菜等体力活动,感到不适前往医院治疗后,医生说出了一句名言——
    我建议你去看个脑科。
    作为贫道的徒弟,季西陆怎么可以不有难同当!
    贫道不允许他看起来不像贫道的徒弟!
    去吧!孟医生!
    .
    蓝星联盟瞎扯小百科:
    行李箱:在空间储存技术较为发达的星际,这是一种文(装)青(逼)道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