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

作者:渊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

      沈承烨内心迷茫。
      
      沈承烨精神恍惚。
      
      他双脚离地好几公分,震惊地盯着季西陆人畜无害的面孔,见季西陆满脸大病初愈的苍白,默不作声将视线移到季西陆垂在腿边的细瘦手腕上,眼神如同看到金刚芭比般凝重。
      
      这一只纤瘦的手腕,刚才抡起他和抡起一个零件、一只扳手没有区别。
      
      这不应当。
      
      这不正常。
      
      你楚楚动人的哭泣、情凄意切的指责呢?抡人上墙是你一朵弱柳扶风的娇花该干的事情吗?是什么给了你彪形大汉才有的战斗力?
      
      是恨吗?
      
      沈承烨突然有些看不懂这个世界。
      
      他以前不是没被人按着揍过。他的养父、他的上官甚至他在战场上遇到的敌人,都曾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但随着他开始执行突袭任务,他的实力越来越强悍,除了养父外,原本无法匹敌的强者一一败在他手下,身体强化程度也逐渐位于联盟战士的顶层。
      
      作为季西陆曾经的大学实战教官,他当然知道季西陆天赋出众、实战成绩优异,但这只是学生层面的优秀,和上过战场见过血的犀利不同。
      
      然而刚才发生的一切颠覆了他的认知。
      
      季西陆那一抡不带丁点弧度,从屋门口到走廊墙壁短短一段距离,硬靠对肢体的精细掌控爆发出极致的力量和速度,让他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
      
      这种堪称恐怖的身体支配力,他只在养父身上见过。
      
      季西陆……这样生气?
      
      沈承烨浑身僵硬,眼神发直。
      
      季西陆冲他扯开一抹饱含杀意的冷笑,目光掠过他英俊的面庞落在墙壁上,眼神幽深莫测。
      
      作为快穿局金牌人生指导,他对各行各业知识都有了解,自然也有一套独特的发力技巧,能够在任何健康情况下最大程度调动身体潜能。以他的经验,刚才那一抡威力绝对不小,沈承烨不说当场昏倒也不可能好受,谁知道最后连个墙皮都没砸破,他自己反倒有些脱力。
      
      这不应当。
      
      这不正常。
      
      这具身体为什么这么弱?难道他忽略了什么?
      
      季西陆陷入思索。
      
      空气忽然安静。
      
      过了好几秒,沈承烨终于粘好濒临破碎的三观,艰难地问:“西陆,你刚才——”
      
      季西陆倏然回神,举着沈承烨的右手往上提了提,轻易打断沈承烨的话。
      
      他不轻不重地提醒:“不要叫我西陆,叫我季先生。用你那丁点儿大的脑仁想想,我和你很熟吗?”
      
      沈承烨一噎,微垂着头看向那张他看了足有五年的面孔,心中压抑和憋屈像汽水里的泡泡咕嘟嘟发着酵。
      
      他曾被季西陆温柔以待,即使想过摊牌后季西陆不会再对他客气,真正面对这个场景还是很不适应,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
      
      心中又生出一股淡淡的失落,他想到自己干的缺德事,没脸反驳:“以前的事是我对不住你,但我觉得我们三观有些差异,分开对我们都好。”
      
      “你觉得?”季西陆拖长声调,化用了地球上一个知名梗,“你不要你觉得,你觉得没有任何意义。你三观有差异和我有什么关系?”
      
      还都好?
      
      继任者都不好,你特么还想好?
      
      我看你不是三观有差异,是脑子有问题。
      
      沈承烨听出潜意思,又噎了一下,看着季西陆漫不经心的表情,意识到今天的目标很可能无法达成,不由有些不甘。他暗恋竹马十一年,一直以为对方是个直男不敢表白,前段时间才知道对方其实喜欢男人,那点小心思自然没法再按捺。
      
      但如果今天不能顺利分手,他就是有再多想法也白搭。
      
      沈承烨焦虑起来,斟酌着措辞,试图用和过往相似的态度唤醒季西陆对他的感情。
      
      “好,不提这个。西、季先生,你之前救了我,我很感激。首都星气候比较极端,对你休养身体不利,我可以给你配备随行医生和营养师,送你去疗养星球休养。”
      
      沈承烨眼中的怀念和渴望非常浓烈,鼻子下还挂着两道血痕,季西陆终于想起被他丢到犄角旮旯的原主形象,没什么诚意地忏悔了一下自己的不敬业,旋即敷衍地假哭一声,手上用力,哐地一下又把沈承烨往墙上摁了摁。
      
      他声音如诉如泣:“记性这么差,您贵庚?几分钟前我才说过这个提议不怎么样。”
      
      沈承烨后脑又被磕了下:“……”
      
      瞬间被噎得肝疼头疼,他有心为自己辩解,目光触及季西陆漠然的眼神,一股寒意却顺着脊梁升起,轰然窜向天灵盖。
      
      季西陆这个眼神太冷了,冷得仿佛随时能打上他家门。
      
      沈承烨心头忌惮猛然炸开,再不敢刺激季西陆。
      
      从七年前成为沈上将的养子起,他就明白自己未来必然会像养父和已经为国捐躯的亲生父母一样马革裹尸,为了不让这些年一共只见过八面、其实是自己远房堂叔的养父失望,他不能也不敢让养父知道他欠下的感情债。
      
      两人相顾无言,空气重归安静。
      
      季西陆站了一会,略有点脱力的身体恢复正常,当即松开手让沈承烨脚踏实地。
      
      沈承烨回过神,不顾脑后疼痛退后两步,伸手抹掉鼻血,将一张晶卡当着季西陆的面收回空间钮,掏出几瓶看色泽就知道质量很高的药剂小心放在地上。
      
      “对不起,我没有侮辱你真心的意思。刚才的话我不会再说,但承诺任何时候都有效,如果你改变想法可以联络我。这些药剂请你收下。”
      
      季西陆玩味地投去一瞥,沈承烨不敢再留,心情复杂地道了声保重,强忍着头脑的晕眩晃晃悠悠离开了。
      
      季西陆挑挑眉,走上前捡起药剂,回忆着刚才那张有点眼熟的晶卡,后知后觉为什么眼熟。
      
      刚才那张晶卡里面……应该、也许、大概是赡养费?
      
      季西陆:“???”
      
      沈承烨的脑子是不是被他打出了问题?
      
      ……
      
      沈承烨的脑子可能还真出了点小问题。
      
      他强忍着头脑昏胀离开季西陆居住的公寓楼,三步一摇回到停在街边的磁悬浮车上,坐下后才松了口气。
      
      他的哥们坐在前排驾驶席,一见他那副有气无力的模样,忍不住拍着控制台笑出了声。
      
      “大兄弟儿,我就说他肯定要哭,你还说我想多了,怎么样,还是我有先见之明吧?”
      
      沈承烨头隐隐作痛,闻言伸出去拿小型治疗仪的手一僵,顿了一秒才若无其事地说:“你是对的。”
      
      他哥们一听这话差点笑出猪叫,揶揄地问:“这种菟丝花,我就知道。哎,你那会说分手,他有没有哭着跪下来求你别走?”
      
      沈承烨手指一颤:“……”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刚差点被他打跪下。
      
      脑后疼痛提醒着他刚才遭遇过什么,沈承烨不禁深吸一口气,为了不损伤形象,含糊地回答:“他太粘人了。”
      
      他哥们偏头看着他一言难尽的表情,又拍着大腿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声音太大,沈承烨没听几秒就开始耳鸣。
      
      头晕感越来越严重,他后知后觉不妙,没来得及想明白,一阵反胃感涌上,当即扶住座椅靠背干呕起来。
      
      笑声戛然而止。
      
      他哥们惊慌地凑过去,一边给他喂水,一边四处翻找治疗仪:“兄弟,你怎么了?”
      
      沈承烨手脚发颤冷汗直流,张了张嘴,一句“可能是脑震荡”没说出口,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他哥们一呆,叫着他的名字扑到他身边,手忙脚乱拿出光脑叫急救。
      
      将定位发送出去,他下意识看了人事不知的沈承烨两眼,想起季西陆曾哭得梨花带雨的面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出一股敬畏。
      
      “季西陆……难道会哭泣版的狮子吼?”
      
      ……
      
      季西陆当然不会狮子吼。沈承烨走后,他靠着墙壁琢磨了一会,觉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沈承烨总要再来找他分手,这次人溜了,下次见到再收拾就是了。
      
      至于找沈承烨的养父告状,季西陆觉得,可以,但没必要。
      
      “我一个退休职工,干什么遵守不崩人设的高要求?”季西陆不紧不慢往屋里走,“反正已经和继任者置换了人生数据,未来过日子的是我,搞得那么紧张做什么。”
      
      形象不形象的不重要,当务之急是弄清楚身体情况。
      
      从继任者记忆中他没发现任何不对,但从现实情况看,这具身体比预计中糟糕太多,病情一定有蹊跷。
      
      季西陆从继任者居住的公寓角落找出一台褪色的家用医疗机,启动后发现是三年前彻底停产的老物件,功能还算齐全,就做了个全身检查,不出意料没有查出任何问题。
      
      “要去趟医院了。”季西陆眯起眼睛。
      
      星际时代科技发达,一般病症家用医疗机就可以治愈,只有疑难杂症才需要找专业医生诊断。季西陆执行任务经验极其丰富,比起会受到当前世界科技水平限制的机器,他更信任自己的判断。
      
      通过接收到的常识准备好看病用的证件,季西陆乘坐公共磁悬浮车前往医院,在接待机器人的指引下穿过大门,一眼就瞧见花坛中一大片枯黄的狗尾巴草,注意力瞬间被吸引。
      
      他停下脚步想了想,没从继任者记忆中发现这东西在星际叫什么,不由有些惊奇。
      
      “这是?”
      
      接待机器人指示灯闪了闪:“这是医院种植的绒绒花,五枝以下免费采摘。”
      
      “绒绒花?”
      
      季西陆重复了一下名字,突然觉得蓝星联盟的人还挺有童趣,有些怀念地随手揪了两根,才跟着机器人去了医院大厅,在智慧医疗机上确认检查项目。
      
      按照本来的需求,大多数项目季西陆都要勾选,谁知道经过机器人提醒,他才意识到继任者个人账户中只剩九百信用点。
      
      一瞬间,季西陆又想起被沈承烨收回的晶卡。
      
      沉默地退回选择界面,季西陆稍作权衡,干脆地勾选出最重要项目,将费用控制在五百以内。
      
      他动作干净利索、效率极高,落在旁观者眼中,第一反应却不是他思路清晰,而是检查项目有些微妙。
      
      一身便服的军官望着医疗机显示出的项目单,确定所有检查都是基因方向,和他效忠的上将有九成重合,目光从季西陆有些眼熟的面孔转到他手中的绒绒花上,脸色古怪。
      
      这……不是他们上将养子的男朋友吗?
      
      他一个人跑来医院做什么?
      
      还随身带着有祝福病患痊愈意思的绒绒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十一徒弟·季西陆:你说什么,难道我不是一朵娇花?
    渣攻·沈承烨:……
    .
    蓝星联盟瞎扯小百科:
    绒绒花:地球上的狗尾巴草,一年生草本植物。因星际大迁移导致历史传承断代,星际人以其适生性强、耐旱耐贫瘠的特性重新命名,并定义新花语“坚韧生命、祝福病愈”,从地球上随处可见的野草变成常用于探病的植物。探病时通常不少于2支,以6支、16支为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