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

作者:渊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4章

      叶文澜知道季西陆不可能对沈承烨有什么好评价,但这句话还是把他噎得喘不上来气。
      
      他僵坐在椅子上,脑子乱糟糟的,视线看着落在季西陆身上,实际却没有焦点。光脑投屏闪烁着亮光,给安静得可怕的病房凭添几分压抑,仿佛锤子一下下无声地砸在他心间,不停提醒他之前生出过的怀疑。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几分钟,也可能是几十秒,叶文澜听到自己干涩的嗓音。
      
      “沈哥、沈哥不是那种人。我哥出事的时候,连我家里人都放弃了他,只有沈哥愿意伸出援手!沈哥在战场上一直很英勇,单人突袭任务那么危险,他从来都没有退缩过,抢险抗灾也永远冲在最前面,救了那么多人,连敌人都知道他从不背弃承诺,怎么可能没有良心?陆哥,你一定误会他了!”
      
      叶文澜说得颠三倒四、异常艰难,也不知道到底是想替沈承烨辩解,还是想说服自己。
      
      季西陆听了一会,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沈承烨救过叶文澜的哥哥,当时双方应该非亲非故,因此换来叶文澜深深的感激;
      
      沈承烨在感情上是个人渣,但在战场上,他服从命令、保家卫国,将生死置之度外,军人该做的事情一件都没落下;
      
      沈承烨非常重视承诺,但凡许诺的事情就没有一件做不到,他的朋友们可能对此感触更深。
      
      总的来说,他身上有不少优点,也存在严重的缺陷。
      
      季西陆许多疑惑得到了解答,比如叶文澜为什么会主动为沈承烨出头,又比如他的继任者为什么会看上沈承烨,在对继任者眼光有了一定认可的同时,更为继任者叹息了。
      
      如果沈承烨真的一诺千金,那继任者的遭遇只能说明一件事——沈承烨从一开始就没有给过继任者一句诺言、一分真心,他刻意接近继任者,却从头到尾对继任者飞蛾扑火的举动冷眼旁观,将继任者的真心弃如敝履。
      
      在感情上,他就是个人渣。
      
      季西陆眯了眯眼睛。
      
      叶文澜还在语无伦次地给季西陆列举沈承烨获得过的荣誉。
      
      “之前法兰伦王国越过三不管地带,和桤木自由联盟一起攻打联盟边境,联盟两线作战处境非常不利,就是沈哥主动请求执行伏击任务,带队奠定了胜利的基础,军部为此给他颁发了一等功勋章;黑天鹅、小美人鱼星盗团劫掠商用星舰时,也是沈哥主动充当人质才成功拖延时间,救下其他无辜的人,被救的人集体给他送了锦旗;还有很多次和其他国家小的冲突,别人觉得琐碎复杂不愿意接手,都是沈哥带队四处奔波……”
      
      季西陆听他絮絮叨叨了很久,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突兀地问:“这些事情不是你主动去了解的吧?”
      
      叶文澜声音戛然而止,迷茫地看着季西陆,呆呆地点了几下头。
      
      季西陆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哼笑,眉峰挑起,形成一个锐利的弧度——
      
      因为后遗症一直没好,他面色一直苍白,继任者留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又让这具做过数据交换的身体天生带着两分柔软。偏偏他本人性格和继任者天差地别,每当他挑起眉峰,整张面孔就会染上十二分的凛冽,一笑起来竟有些惊心动魄的威势。
      
      叶文澜心里一个哆嗦,下意识往后退,却忘了自己坐在椅子上,瞬间发出一声刺耳的噪音。
      
      季西陆慢条斯理整理了下袖口,不疾不徐说:“我猜,告诉你这些的人应该是你哥哥?他对战局很敏锐,每次复盘过战斗后会和你讲一讲他发现的东西,本意应该是培养你对危险的嗅觉,可惜你……只记住了表面的东西。”
      
      叶文澜懵在椅子上,一时间忘了答话。
      
      季西陆上下打量他两眼,摆了摆手:“今天先到这里吧。你回家以后可以问问你哥哥,他和你说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文澜沉默许久,安静地站起身来,将放在一边的东西收拾好,一言不发往外走。
      
      季西陆目光扫过自己的光脑投屏,出声喊住他。
      
      “我下午会将电子申请提交到药剂师协会,你记得整理一份纸质资料出来,拿去给孟老师留档。”
      
      叶文澜脚步顿了顿,闷闷地答道:“我知道了,晚上弄出来,明天给孟主任送去。”
      
      说完这话,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出病房,好像身后有妖怪在追。
      
      季西陆一手托着下巴看了一会,轻笑出声。
      
      “我都退休了,教导小孩子这种事情,还是让小孩子的家长自己做吧。”
      
      ……
      
      傍晚时分,叶文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和妈妈打了个招呼,就去书房帮季西陆打印资料。
      
      因为心里存着事,他操作机器人时有点走神,一不小心就打印错了,等拿到装订好的文件走到楼下才发现干了白工。
      
      莫名有点委屈,叶文澜吸了吸鼻子,把文件放在茶几上,拿着光脑再次上楼去打印正确的。
      
      他哥哥叶文涛下班回来,开门进屋刚好看到叶文澜蔫哒哒的背影,禁不住失笑。
      
      “妈,文澜怎么了?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叶妈妈摇摇头:“不知道,下班回来就一副委屈的模样,问他也不说,光说有额外工作要做。”
      
      叶文涛笑意淡去,一双眼睛黑沉沉看不出喜怒:“沈承烨那个前情人又欺负他了?”
      
      叶文涛不是很喜欢沈承烨,觉得这个人在感情上分外凉薄,但同样不喜欢沈承烨那个前情人。
      
      他在沈骁上将的私人药剂研究小组工作,经常与沈上将接触,即使不在意沈承烨和前情人的消息,也时不时会从一些渠道得知两人的事情。在他印象中,沈承烨的前情人是个欺软怕硬、仗势作妖的人,本事没有多少,野心却很是惊人,弟弟和这个人接触弊大于利。
      
      他希望弟弟能离这个作精远远的,然而事不遂人愿,他那个蠢弟弟居然主动招惹了对方。
      
      叶文涛知道弟弟有错在先,没有阻拦弟弟弥补错误,但人有亲疏远近,他不免对沈承烨的前情人更加不喜。
      
      叶妈妈倒对沈承烨的前情人无感:“好像不是,我那会听了一耳朵,好像要给孟主任准备什么留档材料。”
      
      叶文涛一愣:“留档材料?”
      
      那不是准备开发新药剂时才需要的东西吗?
      
      脑中数个念头转了一圈,他一扫茶几,看到那份资料封皮上的题目,当即诧异地“咦”了一声。
      
      “孟教授要研究基因方面的药剂?嗯?不对,第一作者不是孟教授,季西陆……这是谁?第二作者怎么是文澜?”
      
      看清封皮上其他字,叶文涛更惊讶了。
      
      毕竟是弟弟参与的研究,叶文涛想了想,还是拿起来翻开细看。
      
      这一看,他受惊不小。
      
      这是一份关于各国基因病现有研究项目的整合资料,在归纳各种理论和研究结成果的同时,惊人地完成了一个新核心知识体系的构建。资料末尾,撰写者还提出几个猜想,每一个都有理有据,像叶文涛这种研究方向就是基因病的中级药剂师,一眼就能看出证实的可能性有多高。
      
      叶文涛觉得,撰写者一定有深厚的知识储备和丰富的经验,为人胆大细心、踏实肯干,善于从只言片语中寻找蛛丝马迹,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后,又抱着精益求精的态度多次完善修改,才能得出这么一份极具指导意义的文献。
      
      沈骁上将的病情猛地闪过脑海,叶文涛霍然抬起头,啪得一声合上资料,有些激动地大步往楼上走去。
      
      叶妈妈被吓了一跳:“文涛?”
      
      叶文涛背对着叶妈妈比了个手势:“没事,妈,我去找下文澜!”
      
      叶妈妈迷惑地哦了一声,不明白怎么才一会功夫,一向沉稳的大儿子也不对劲了,不由有些忧虑,拿起光脑拨通了叶爸爸的通讯号。
      
      ……
      
      叶文涛匆匆走进书房,看到弟弟正专注地看着机器人打印资料,无奈一笑。
      
      “文澜,这份资料是你整理的?一作季西陆是你们医院哪位药剂大师?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想约他见一面。”
      
      叶文澜手一抖,差点把手里打印好的那些资料撒到地上。
      
      他哥在夸谁?
      
      在称呼谁是药剂大师?
      
      他是不是今天受得打击太多了,暂时出现了幻听?
      
      叶文涛眼疾手快,上前帮弟弟扶住差点散落的文件,视线落在最上面那页纸上,很是吃了一惊。
      
      “什么,你们都已经开始申请研究资格了?那位季大师动作真快。”他语中带着惊喜,“以这位药剂大师的能力,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验证性成果出现!只是不知道他的文献准备什么时候发表,发表到哪家期刊上?要是能早点见上一面,深谈一次,对我们研究室的帮助会更大一些。”
      
      叶文澜傻愣愣地看着亲哥,总觉得眼前这个人好陌生,一点都不像他家那个平时总严肃板着脸的大哥。
      
      他迷茫又震惊地问:“哥,你刚才叫季西陆什么?”
      
      叶文涛愣了愣:“季大师啊……怎么了,我叫错了?难道他还不是大师,只是高级药剂师?那这个人更了不起了!”
      
      叶文澜:“……”
      
      沉默几秒,叶文澜有些艰难地笑起来:“都不是。”
      
      真是对不起哦,季西陆既不是药剂大师,也不是高级药剂师,甚至不是入门药剂师呢。
      
      他是个机甲修理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叶文涛:“……机甲……修理师?他和沈承烨……?”
      
      叶文澜:“是前……情侣的关系。”
      
      叶文涛:“……”
      
      两兄弟面面相觑,书房突然寂静,气氛尴尬得可怕。
      
      好半晌,叶文涛突然笑了起来:“我记得你说过,孟教授收了沈、不,季西陆做学生?”
      
      叶文澜不明所以地点头。
      
      叶文涛舒出一口气,目光凛冽冰冷:“沈承烨可真是好样的。看这份材料的质量,季西陆申请通过的概率极高,他准备组建研究小组了?”
      
      叶文澜说:“我不知道,他没和我说。”
      
      叶文涛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弟弟:“那就是准备组建了。吃完饭我会查查他上报的名单,如果里面有你……呵,文澜,你不小了,该上进点了。以后别总说季西陆压榨你,能被他压榨是你的荣幸,明白吗?”
      
      叶文澜呆滞地看着他哥:“???”
      
      什么玩意儿,我被压榨还是我的荣幸?
      
      亲哥?
      
      太难了,我太难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叶文澜:……我感觉我家里出了一个叛徒。
    季西陆:新壮丁get√
    .
    蓝星联盟瞎扯小百科:
    高级药剂师:星际版行业职称,分为有药剂师协会认证和没有药剂师协会认证两种。做出过重大贡献或拥有尖端研究成果、特殊专利的高级药剂师,可以获得药剂师协会的认证。两种职称都必须在协会备案,前者地位高于后者,待遇也更好。普通民众对该职称种类判定规则不怎么了解,经常将二者混为一谈,对此,前者表示“你们开心就好”,后者表示“我没被认证过你们不要乱说话”,惶恐地担忧民众瞎吹会引来前者的不喜和愤怒。对于这种情况,药剂师协会内部通常称之为“皇帝不急太监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