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

作者:渊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季西陆站在盥洗室中,盯着镜子里苍白瘦削的清隽面孔,眼神分外不善。
      
      这是一张和他本人有八分相似的脸,余下两分不同源自气质的差异和躯体的羸弱。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一阵几近陌生的无力感飞速蔓延,根根清晰的肋骨下传来闷疼,引得他似笑非笑扬起唇角。
      
      “混账玩意儿。”他驱使双手,慢条斯理扣上衬衫纽扣,“等我休完假回到局里,再和你们算总账。”
      
      多新鲜哪。快穿局那群老狐狸认为手下金牌人生指导还年轻,可以再为各个世界饱尝辛酸的可怜客户们服务几百年,多次压下他的退休申请不说,实在压不住了就在挑选第一个休假世界时耍手段,给他找了个名字一致、长相相似、家徒四壁、一身伤病还附带个便宜男友的继任者。
      
      按照局里规定,没有继任者置换人生数据,人生指导者最多退居二线成为顾问,季西陆经历上千单任务从未失手,对事态把握自有独到之处,他有理由相信,这个满身麻烦的继任者是老狐狸们的诡计。
      
      不然以局里的能力,还能查不出继任者的详细资料?
      
      无非是等着他主动告状罢了。
      
      但现在联络执法司固然能出一口恶气,退休这事却有八成可能泡汤。
      
      自意外横死地球、加入快穿局后,季西陆常年连轴执行任务,如今已是身心俱疲只想做条咸鱼了。什么帮助小可怜走上人生巅峰、什么为局里幼苗撑起一片天,都不在他的考虑中。
      
      “得了吧,我只想退休。”季西陆眉峰微扬,“干什么为难退休职工?找个人给我撑起一片天还差不多。”
      
      ……
      
      季西陆自言自语几句,客厅方向突然传来一阵规律的敲门声,伴随着“季西陆,开门”的低沉呼喊,熟悉的声线瞬间勾出继任者的记忆,让他头脑一阵眩晕,多亏扶住洗漱台才没倒下。
      
      季西陆皱皱眉,这具身体比想象中还要虚弱,如果不能尽快改善,他可能真需要找个人来为他撑起一片天了。
      
      他有些不爽地啧了一声,仗着自己灵魂足够强大,选择率先接收记忆。
      
      用十几秒时间读取完重要记忆,他心中不爽成指数倍增加——
      
      他的继任者居然是个坚韧不拔、心口如一、油盐不进的……恋爱脑。
      
      季西陆以前没少带这种类型的客户,但在这一刻,他还是被继任者震惊了。
      
      继任者的男友叫沈承烨,是蓝星联盟少数几位上将之一沈骁的养子。因为沈骁上将罹患基因病,不可能再孕育孩子,沈承烨注定要继承沈上将的一切,联盟首都星上层圈子对他相当客气。
      
      有这样一个金钱权势都不缺的男友,按理说继任者做不到呼风唤雨,生活也能无忧。
      
      可继任者呢?
      
      他认为他和沈承烨是真爱,怎么能让外物污染情谊,从不要房子车子珠宝首饰不说,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情,还省吃俭用给沈承烨买奢侈品,堪称星际版的“我每个月能挣一万多,加上我老婆,最终收入能达到两千”。
      
      当然,光送个小礼物只能算生活情.趣,不能证明他的爱有多深。
      
      想让沈承烨刮目相看,继任者认为,必须急男友所急、想男友所想,尽力为男友提供事业上的帮助。为此,他以优异的成绩从名牌大学药剂系毕业后没有从事对口工作,反而成为一名机甲修理学徒,从头开始奋斗新的事业。
      
      不得不说,继任者天赋着实惊人,从对机甲一无所知到融会贯通再到炉火纯青,他只用了两年多时间。
      
      这震惊了联盟一位已经退隐的国宝级机甲大师,对方诚意满满提出收他为徒,他在短暂动摇后,就为沈承烨一句“你走了谁给我修理机甲”心甘情愿放弃成为大设计师的机会,继续做一个可有可无的……修理工。
      
      大师虽遗憾他的选择,却不是不通情理,以“人各有志,祝好”为此事收了尾。
      
      继任者有些失落、有些愧疚,更多的是高兴。
      
      他终于让沈承烨看到他的真心。
      
      沈承烨有没有被继任者感动季西陆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想一巴掌打醒继任者。
      
      真爱?
      
      你特么只是个替身!
      
      沈承烨有个青梅竹马的白月光,在药剂方面天赋卓绝,几年前为了追求事业前往国外进修。沈承烨不愿耽误对方,对方出国时他没有阻拦,转过身却盯上和对方有七分相像的继任者,略施手段就让继任者死心塌地。
      
      沈承烨当然知道他干的不是人事,可为一解相思他还是做了,并再三对朋友强调不能告诉继任者。
      
      收徒事件后,沈承烨眼见继任者几乎为他放弃一切,只能在继任者期盼的眼神里勉强带他参加了一次朋友聚会。理所当然的,继任者在聚会上备受冷待,一腔热情遭受打击,满心不明白沈承烨的朋友为什么看不上他。
      
      他失魂落魄地跟随沈承烨回到家,只觉得前路漫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获得认可。
      
      沈承烨尽量温和地安抚他几句,绝口不提朋友们的态度,让他更加难过。
      
      可能是沈承烨做事太不地道,连老天都看不过眼,当天夜里,几名敌国间谍逃跑途中无意闯进他家,认出他身份,当即将随身携带的星兽往他身上塞。
      
      沈承烨当时血都凉了。
      
      间谍携带的是一种可以寄生人体的小型剧毒星空爬行兽,一旦寄生成功,轻则影响健康重则当场丧命。
      
      他不是间谍对手,千钧一发之际,听到声响的继任者从客房冲出来,挡在他面前。
      
      最后,沈承烨得救了,继任者却遭到寄生,在生死线上挣扎几遭才救过来。
      
      沈承烨这次有没有为继任者感动,季西陆倒是知道了。
      
      感动是没有的,只觉得麻烦。听说白月光不久后就要回国,这位清楚知道自己不干人事的沈大少爷不顾继任者还在医院躺着,请朋友帮忙在病房门口谈论几句真相,引得继任者情绪过于激动,引来了快穿局人事司的同事。
      
      从人事司同事那里了解到前因后果,继任者心彻底冷了,独自发了一天一夜呆,出院回到自己家后就接受了快穿局的招揽,大有看破红尘一心事业的意思。
      
      季西陆无意评价继任者的选择,但他对现在的处境相当不爽。
      
      老狐狸们为了不让他退休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盯着镜子里消瘦却俊秀的面孔看了几秒,季西陆收起懒洋洋的作态,眼角眉梢染上一抹如刀冷硬的锋锐。
      
      沈承烨这次上门,大概率是来分手的。
      
      季西陆虽然喜欢男人,却不想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再加上被坑的不快,沈承烨这个有害垃圾他很愿意帮忙料理一下。
      
      至于是填埋处理、焚烧处理还是干脆直接堆肥,可以看情况再议。
      
      ……
      
      站在季西陆家门口的沈承烨突兀地打了个哆嗦。
      
      他不解地皱了下眉,冷眼望着紧闭的房门,神情很快恢复平静。
      
      半个多小时前,他的一个哥们听说他今天要来分手,担心他被季西陆哭得头昏脑涨,自告奋勇来帮忙,开车将他送到楼下后,好心地嘱咐他要对季西陆耐心点。
      
      “兄弟儿,你亲自上门找他,以他那个脑回路,肯定会猜测你是去挽回他的,怎么都得拿个乔和你表达下愤怒。我知道你以前没怎么把他放在心里,也不耐烦他那些自作主张的小动作,但今天情况不同,为了分手顺利,你该忍还是要忍。”
      
      他的哥们说到这里突然一停,想了想,拍着他的肩膀挤挤眼睛。
      
      “不过也不一定。他那种菟丝花,没了男人依靠就不能活,你想拿捏他也简单,稍微装下有苦衷,他可能就自己给你找出一大堆理由了。他不是最爱自我付出和感动吗?”
      
      沈承烨当时不置可否,但心中其实有差不多的想法。
      
      这会他在季西陆门口等了有几分钟,也没见季西陆应声,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闹小脾气无所谓。沈承烨心平气和地想。他有求于人自然要礼下于人,没必要为小细节生气。
      
      只是季西陆似乎太在意他了,让他有些苦恼。
      
      ……
      
      稍稍整理一下衣摆,季西陆不慌不忙走到客厅打开屋门,一眼就看到站在门口的沈承烨。
      
      对方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铁灰色休闲西装,俊眉朗目、肩宽腿长,只是腰背挺直站在那里,就有股不乏优雅的矜重迎面而来,夹杂着眉眼的凛凛寒意,依稀带着点血腥气。
      
      这是个已经上过战场、手染鲜血的战士。
      
      季西陆不动声色打量沈承烨,见他精神奕奕,丝毫不像做过亏心事的样子,单手扶住门框,一言不发。
      
      沈承烨仿佛没看到他的冷漠,也不提他的病情,语气平和地寒暄两句,迅速切入正题。
      
      “西陆,我上次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
      
      季西陆闻言挑了挑眉,稍微回记一下,才想起沈承烨问的是继任者听到真相时,对方顺势提出的赡养方案:只要继任者安静分手,他就会送继任者去气候温和的星球疗养,并提供一笔足够挥霍几年的封口费。
      
      继任者一直以为两人是正经恋爱,听到封口费瞬间情绪崩溃,引来了人事司的同事。
      
      季西陆毫不虚与委蛇:“不怎么样。”
      
      真当继任者恋爱脑,青春和未来就不值钱?
      
      沈承烨不意外这个回答,用客观的口吻说:“西陆,你不要闹脾气。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隔着一道鸿沟,从最开始我就没想过能和你走到最后。”
      
      季西陆有些惊奇,诚心诚意地发问:“那你还开始干什么?打算体验一下飞翔的快.感?”
      
      沈承烨一噎,直觉季西陆今天格外不好说话,僵着脸深呼吸两次,才压下心头微妙的不祥感。
      
      他继续说:“我们在一起不过伤己伤彼,不如放过彼此,各自安好。西——”
      
      嘣——
      
      满含警告的“西陆”都没说完,沈承烨就觉得一阵凉风袭过,脑中危险警报刚拉响,脖颈已经勒紧,身体骤然腾空,呼吸不畅间脑后剧痛传来,随着一声震彻脑海的闷响嗡鸣回荡,思维霎时空白。
      
      两道鲜红热血不受控制从鼻腔淌出,沈承烨木呆呆地腾空靠着冰冷墙壁两秒,口中尝到一股咸腥,才双眼发直地缓缓低下头,对上季西陆不带一丝烟火气的浅色双瞳。
      
      沈承烨:???
      
      沈承烨:!!!
      
      他被抡起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开文啦,贫道这本的主角,也就是贫道十一徒弟,是个“林黛玉倒拔垂杨柳、病西施胸口碎大石”式的伪·作精。
    惯例重复一下食用注意。
    食用注意:
    1、攻是沈上将,渣攻沈承烨的养父,1V1,HE;
    2、主角智商约等于作者智商,作者智商只有5,偶尔会受到神秘感召掉到2.5;
    3、主角设定可能比较苏,快穿局退休大佬,这也会那也会,如感到不适请尽快逃生;
    4、贫道逻辑不行,考据党请慎重选择是否要阅读,文中科技、药剂、机甲类设定为架空;
    5、如果有道友进行考据,发现文中出错了,那是因为贫道智商低,和贫道徒弟无关_(:з」∠)_;
    6、有事情会请假。
    7、想起来再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