焐热

作者:无能狂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惊艳吗?

      十月中旬是校庆。
      
      每个班级都要出节目,他们这届由高一(3)班班长主导,准备搞出众望所归的汉服Show。
      
      届时,学生们将轮番穿着各个朝代的衣服,在学校大会堂上走秀。
      
      林喻就很喜欢古装,便自动承接了他们班级负责人的任务,大概女生都会有点儿古装情节,能够穿着汉服在众多学生和老师面前,有种说不出的期待感。
      
      为了这个Show,她忙得不可开交。
      
      校庆开始前五天开始在学校大礼堂正式彩排,外面的主持人念着讲稿,其他已经准备好的节目正在陆续而出,配合灯光师调灯。
      
      汉服Show的学生们在后台打扮,Show听起来好玩,但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网上租衣服,穿衣服,确认每件衣服的朝代和佩饰,古装繁多,不同衣服有不同发饰,还有注意面妆。
      
      虽然是学生举办,但校庆场合也不能含糊,他们甚至专门请了两个历史老师指导。
      
      于凉凉跟林喻关系好,便自发成为后勤人员,过来帮忙打打下手,给女生们穿穿复杂的裙子,画画面妆,确认饰品牢固之类。
      
      此刻,镜子前,于凉凉低着头给林喻涂睫毛膏。
      
      林喻坐在椅子上,往下看:“凉凉,你真的不参加走秀吗?我觉得你还蛮符合的,长相很古典。”
      
      于凉凉起身:“不了。我不喜欢那么多人看着。”
      
      林喻笑:“胆子真小。”
      
      于凉凉:“画好了。”
      
      林喻转身望向镜子。起身。
      
      她的脸偏圆,把眼睛画长,睫毛画浓画翘,齐刘海和披散的长发,配上橘色明朝襦裙,有股娇俏风格。
      
      “你的化妆技术还不错嘛。”林喻对着镜子端详半晌,转了转圈,仿佛挺满意。
      
      于凉凉笑。
      
      每个班都各出六个人来走秀,自然都是身材苗条,五官端正的,很适合上装。
      
      举目望去,此刻女生们穿着或黄或青的衣裳,佩着不同朝代的饰品,插金簪,戴步摇,或执团扇,或持灯笼,或捏秀帕,或拿同心结。
      
      男生或戴冠帽,或穿铠甲,或手持长矛,或轻摇纸扇,互相闹着玩笑。
      
      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欢声笑语,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令她忍不住想起了自己上世在府邸内跟丫鬟玩耍的时光。
      
      有几个女生把手放在腰侧,在互相学着请安。
      
      ——垂眼半低头,不许扬头或歪头。
      
      很小的时候,嬷嬷就凶厉地在她身后站着,其实真正的行礼是很难的,衣服也很碍事,行动根本不方便。
      
      ——微蹲不过脚,双肩平衡,不许弯腰;手贴在腹部,双腿并拢,不可露出鞋尖。不许东摇西摆,眼睛不许乱转。
      
      每天都要练两三个时辰,才能休息会儿,以至于后来她都讨厌起嬷嬷。
      
      于凉凉把睫毛膏放到化妆台前,听到徐萌萌的声音:“黎疏在吗?”
      
      她推开门进来,四处张看。
      
      林喻对徐萌萌有点不太待见:“又来找黎疏了,自从黎疏跟张汝龙打了一架,她就老认为黎疏是为她打的。”
      
      前几天,黎疏和张汝龙莫名前后出去,回来后相安无事,大家还以为他们握手言和。哪知道,次日,张汝龙就带着伤来上课,大家才知道,他们只不过定了时间去校外打架——不让老师参与。
      
      而输赢,从外表来看就已经很明显了。
      
      徐萌萌化了浓妆穿着啦啦队的衣服,高马尾,红色短裙,十分抓人眼球,她找了半天没找到,外面有人在喊她,便郁闷地出去了。
      
      这时,于凉凉听到有人说:“拿两瓶水过来。”
      
      正好化妆台下面就是一箱矿泉水,她伸手拿出两瓶,循着声音方向递过去。
      
      声音靠近里间,是男生更衣室,黎疏从里面出来。
      
      于凉凉愣了愣。
      
      瞬间,过去如柳絮般扑面而来。
      
      他戴了假发,前额发被梳起,露出明显的美人尖,黑发半部分用白绸拢起,两端飘逸地散落在侧,其余长发垂在身后。
      
      内里是交领白衣,淡蓝色丝绸束腰,踏着绣着金色纹理的白靴,全身都紧致贴身,严丝合缝,显出精瘦的身材,身后背着一把剑。
      
      “卧槽,好帅……我差点以为是在演电视剧了。”
      
      “好帅啊啊。”
      
      “太适合了,真的可以去演电视剧!”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尤其是女生,几乎都被惊艳到。
      
      黎疏皮肤白皙,五官冷峻,眼神有种天生的冷漠,奇异地适合古装。站立时身姿提拔,眼神淡漠,便如冰天雪地,扑面而来。
      
      却也如雪山般,清秀绝伦。
      
      林喻在身边喃喃:“我第一次知道古人描述的剑眉星目是什么了……”
      
      于凉凉转身把水放回化妆台上,离开了人群。
      
      二楼的走廊里。
      
      望学校偌大的操场和草地,把下颌搁在平放的胳膊上。
      
      似曾相识的人。
      
      似曾相识的场景。
      
      似曾相识的惊艳感。
      
      似曾相识的酸涩与钝痛。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要逃避现在已经不记得的黎疏,大概是逃避虽可耻,但有用——可耻的是那些她最近总是无数次断片般想起的心情。
      
      成亲后。
      
      问他的那些问题,他总是不回答。
      与他亲近,他总是不喜欢。
      
      每日不过起床、练剑、吃饭、休息,别无其他,对于生活中的一切事物不甚在意。
      
      即便对刘大娘和刘芳花也是如此。
      
      在山庄里待了一个多月后,他接到任务,需要下山。
      
      于凉凉很是紧张。
      
      怕他要去的地方很冷,想准备棉衣。
      怕他要去的地方很热,又想准备纱衣。
      怕他荒山野外露宿,想准备驱虫药草。
      怕他流血受伤,又想准备金疮药膏。
      
      那时,黎疏走进屋来,却发现她给他准备足足有半人高的行囊时,淡淡瞥了眼,不予理睬。
      
      直到她征询过刘大娘和刘芳花之后才知道,黎疏外出什么都不带,只带银子和剑。
      
      那时候她舒了口气,才轻轻觉得好笑。
      
      自己真的没见识。
      
      有银子什么买不到呢?
      
      然而,她始终想为他做些什么。
      
      最为擅长的是针线活,原本想给他制衣,可惜黎疏习惯刘大娘做的衣服。
      
      她思来想去,便在寺庙里求了平安囊。
      
      诚心斋戒三日,抄写经书,而后把经书焚化,放进囊内,贴身佩戴,可保平安。
      
      黎疏很少带物品,身上连坠饰也没有,她便小心地把平安囊缝在袖口,一来加厚袖口耐磨,二来他是用剑的,贴近手比较好。
      
      望见他穿上时,她竟十分满足。
      
      即便他根本都不知道她锈了平安囊。
      
      ……那时小心翼翼的爱慕连自己也惊讶。
      
      现在想来,她真正享受的应该是爱人并为之付出的感觉,大概所有女性心中对喜欢的男性都会有这么一丁点母性情节,做饭,缝衣,准备周全,温柔以待。
      
      身后有人来的动静。
      
      于凉凉转过头,见黎疏站在身后不远处。
      
      她不明白现在的黎疏为何要跟着她,明明以前他都对她不甚在意,不曾关注。
      
      黎疏上前一步,于凉凉以为他会说什么,谁知他走到她身前,伸手用拇指擦了擦她的脸。
      
      错愕。
      
      温柔的拇指,带着属于男性的粗糙,温凉,动作是缓慢的,却带着抚慰的意味。
      
      ——他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她。
      
      黎疏低头,吻住了她。
      
      从两瓣唇相触开始,于凉凉脑海便是一片空白。
      
      他们前世是接过吻的。
      
      第一次是在山洞里,她主动吻他。
      第二次是在洞房之夜,她主动吻他。
      第三次是她决定离开山庄,她主动吻他。
      
      第四次是她离开黎疏,嫁给别人,再无意跟回黎疏,黎疏在把她带回山庄的晚上在床上吻了她。
      
      可是都很久很久了。
      久到她对黎疏的吻都已经没了期待。
      久到她当时流着泪。
      
      用这个身体接吻还是第一次。
      从小看电视的熏陶,让她想过自己会谈恋爱和接吻,却没有想过会是黎疏。
      
      他的气息灼↑热起来。
      
      而她轻轻推开了他。
      
      上辈子的黎疏不曾喜欢过她,就像她在离开山庄前,才在门槛里发现了自己缝制的平安囊。
      
      也许他从第一次出去就没带过。
      
      而她却把自己的心意错放了很久,惦念了很久,偷偷开心了很久。
      
      喜欢一个永远不会喜欢上自己的人,只是自我感动罢了;
      喜欢一个天性冷漠却觉得自己能把他焐热的人,只是自尊在作祟罢了;
      
      上辈子,当她把自己人生最美好的东西全都给了他——身体、最美好的年华,天真和热情,在得不到回应的时候,她就已经放弃了。
      
      这辈子也不打算再试。
      
      她坚持得够久了,久到无愧于自己,久到连遗憾都没有——遗憾是不死心的人才会有的。
      
      这个世界,黎疏可能变了。
      
      但于凉凉没变。
      
      她刚阖下眼。
      
      未有片刻,黎疏再次覆上来,手强硬地托住她的后脑,以热切的姿态碾住她的唇,要把她嵌进墙壁。
      
      ……他什么时候这么热情过?
      
      以至于,于凉凉都想现在这个黎疏,真的是以前那个黎疏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