焐热

作者:无能狂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在意吗?

      若要说主动,于凉凉是有资格的。
      
      至少从现在这个世界回想起前世,她也绝对算大胆。
      
      前世的她是个养在深闺的富家大小姐,父亲是丝绸庄大老板。她从小被呵护长大,受尽宠爱。
      
      十六年来,仅有的忧愁是——家里刚刚为她订了亲,而未婚夫据说蛮横霸道,残忍无情。定亲后不久,便听说他活活用马拖死了一个佃农。
      
      于凉凉并不想嫁,可对方家大业大,父亲想攀上门楣。
      
      成亲半年前,二月十九,观音菩萨生日,依照风俗,上山拜佛烧香。
      
      母亲感染风寒未来。
      
      上完香后,父兄却有要事提早离去。中午时阴云密布,等了一阵不见好转怕天黑了下山更不易,佛门也不留女客,于凉凉乘坐轿撵下山,却在半途中碰上了强盗。
      
      于凉凉掀开轿帘。
      
      那是她第一次看见强盗,身体强壮到有两倍她,穿着粗布麻衣,蒙着脸,手持大刀,在静僻的山林间,拦住他们的去路。不仅劫财,还想劫人。
      
      抬轿和护行的家丁未曾交锋,便已全部战战兢兢,逃的逃,死的死,强盗们挥舞着大刀随意砍人,连嬷嬷都不放过。
      
      就在这时,黎疏出现了。
      
      一袭流淌的白衣,带着凛冽的剑光,淡然疏离的面容,如同天神般降临,令当时身为少女的她几乎不可直视。
      
      剑影流转,地上已是死尸一片。
      
      强盗们竟然瞬间被他杀光了,白衣翻飞,竟不沾染一滴尘血。
      
      他的剑快而冷。
      
      如他的人。
      
      如他锋利的眉眼,如他冷闭的唇。
      
      他大概不知道,这样刀光剑影中的翩翩白衣剑客,会给一个年轻的少女多大的震撼力,以至于,他不用吹灰之力,便着着实实抓住了她的心。
      
      护卫们地上呻~吟,只剩他们两个完好的人。
      
      他收剑转身,冷漠地背对他们,准备离开,于凉凉下意识追了上去,捏住他的袖角:
      
      “喂。”
      
      他回头。
      
      她撞进了他漆黑的眼眸,牢牢的一个瞬间。
      
      她没有看到那里面的冰冷无情,只记得那深藏着的幽暗,如同彻夜下着大雪的天空。
      
      ……
      
      “女生不要倒贴。”林喻说,“再喜欢也不要,倒贴会让男生觉得很廉价,一旦他觉得廉价,就会不放在心上。你说对吧?”
      
      于凉凉轻轻点了点头,说:“对。”
      
      从自己上辈子的经验来看,这句话应该是对的。
      
      直到现在,于凉凉也无法分析清楚自己当时具体的感觉,她好像是被他一眼击中,如同他的剑。
      
      也许是因为她当时待字闺中,见过的男人太少,又或者,她只是个纯粹的颜控。
      
      不过,在今天看到徐萌萌和林喻之后,她才发现,也许有这种感觉的,并不只是自己一个。
      
      林喻齐了齐课本又说:“太殷勤的女孩子会让男生觉得来得太容易,想留着做备选。”
      
      于凉凉知道她在说徐萌萌,并没有接腔。
      
      她不知道徐萌萌和黎疏之间的过往,也不太想知道。
      
      肚子不太舒服,来了月经。
      
      从书包里面掏出一片卫生棉,于凉凉去厕所里面更换,从女厕出来,黎疏正好走出对面。
      
      ……哪里来的奇怪缘分?
      
      黎疏走在她身后,虽然仅仅只是因为同路。
      
      于凉凉只想尽快远离他,忽然间,黎疏用手指点了下她肩膀,她被吓了一跳,转身。
      
      黎疏:“你裙子上有血。”
      
      于凉凉下意识半回头看了下,瞬间,热腾腾的血流从心脏直窜天灵盖,差点就像沸水一般把天灵盖顶开。
      
      她满脸涨得通红不已,手虚挡住,什么也说不出来,立刻离开。
      
      回到教室,她坐下,把脑袋趴在桌面上。
      
      林喻吃惊:“怎么了?”
      
      “……没事。”脸热了羞耻的热度无法退下。
      
      啊啊,她都是来了十几次月经的人了,怎么还犯这种低级错误?
      
      手指揪着书包带。
      
      ……究竟什么时候蹭上的?
      
      ……这路上还有没有别人看见?
      
      过了好一阵,于凉凉才从这种赧然的羞耻中回过神来,跟林喻说:“我来月经,裙子上沾了一点。”
      
      “不会吧?”林喻吃惊,翻了翻桌子里面,“哎,我没带外套,不然可以帮你遮一遮。”
      
      “没事。”于凉凉说,“只要坐着,应该就没人看到。”
      
      林喻拍拍她,深表同情,是女生都会有这种困扰,逃不掉。
      
      然而,有时候不仅逃不掉,还会雪上加霜。
      
      课间休息结束后是数学课。
      
      上了二十分钟函数,数学老师刘乐在黑板上写了一道题,走到讲桌边,双手打开撑住边缘,朝着全班同学问道:“谁来做一下这道题?”
      
      顿时,鸦雀无声。
      
      于凉凉心如擂鼓。
      
      “没人举手,我就点名了。”刘乐继续瞥了眼静默的全班,拿起放在讲台桌上的名单。
      
      刚开学一个月,很多老师都记不住学生的名字,班长备同学名单,放在讲台上。
      
      “于凉凉。”刘乐似乎对这个名字颇有兴趣,“你上来做一下吧。让凉凉来做,你们的心是不是就能不凉了?”
      
      有人轻笑出声。
      
      而于凉凉此刻,深深地低下头,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没办法上去。
      
      过分薄的脸皮令她无法穿着显示自己来月经的裙子,在众目睽睽下走上讲台,背对全班同学。
      
      寂静无声。
      
      刘乐望着她:“怎么,不愿上来做?不会吧?这是初中的内容。”
      
      于凉凉仍旧垂着头,捏着课本右上页角。
      
      林喻举起手,帮于凉凉说:“老师,她不舒服。”
      
      刘乐大概是个刚教学不久,顶天立地的直男,没理解到林喻这句话里面的内涵,反而问:“哪里不舒服?”
      
      “额……”林喻踌躇了下,要当众说,来了姨妈?
      
      她下意识望眼于凉凉,于凉凉现在只觉得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正不知如何是好。
      
      黎疏起身,从他同桌身后走过,穿过走廊,上讲台,拿起粉笔,解题。
      
      解完题后,把粉笔放讲台上,走回座位,坐下。
      
      “哦豁。”刘乐挑了挑眉,转头望了眼,用粉笔在答案上打了个勾:“不错。步骤很对。”
      
      “只是……”他把手撑在案桌上,笑着问,“不过我没叫你,为什么要过来?”
      
      黎疏不回答。
      
      “让你们举手的时候一个都不出来,现在叫了人,又站出来英雄救美了?你们这班,很有趣哈。”
      
      全班仍旧静默。
      
      “装逼呗。”张汝龙突然高声,语带嘲讽,“还能是什么?有人就是喜欢装逼。”
      
      “说得不错。”刘乐点头,“你这么大声,是不是也想装逼?来,我让你也装会儿,再出一道题,你上来做。”
      
      张汝龙:“……”
      
      林喻低头:“噗!”
      
      全班都隐约笑起来,只有张汝亮面带愠色。
      
      哎,终于有点get直男、脑回路神奇的数学老师的萌点了。
      
      注意力完全转移,于凉凉这关算是过了,她不由得轻轻舒口气。
      
      然而更大的问题浮现在眼前——放学后,要怎么回家?
      
      只能等到大部分人都离开教室了。
      
      昭示着今天课程结束的铃声响起,于凉凉默默坐在原位,林喻有事要提早回去,没办法陪她。
      
      于凉凉默默等到班上仅剩几个人,执勤的同学开始打扫卫生。
      
      带着纸巾去厕所,沾了点水,回来擦干也被染脏了的椅子。
      
      她不太喜欢这种感觉。
      
      诸事不顺。
      
      ……为什么男生就没有这种烦恼呢?
      
      清理完座椅,背起书包,把包带尽量往下调。
      
      幸亏家离得很近,走十分钟就到。
      
      希望能够遮住裙后。
      
      于凉凉直起身,这时才发现黎疏也没有走,坐在原位,远远地望着她。
      
      ……不知道为何,他好像有点注意她?于凉凉心想。
      
      走在回家的路上,于凉凉用思考来分散害怕别人发现的担心:……其实今天的事,照理应该说谢谢他。
      
      刚刚也有机会。
      
      然而,为了不产生交集,还是什么都没说。
      
      于凉凉停住,转头,望着一路跟着她出来的黎疏——
      
      为什么要跟着她呢?
      
      难道他想起了过去?
      
      可就算想起了过去,过去的他也未曾如现在,这样静默地跟在她身后。
      
      “你究竟想做什么?”于凉凉问。
      
      “你想要男朋友吗?”
      
      黎疏说。
      
      于凉凉竟是停了整整好几秒。
      
      暗红的太阳仿佛缓缓过夜的、泄气的气球,浑身瘫软,皱成一团,堆在云上。
      
      她轻轻捏着书包带的食指竟忍不住轻轻一跳。
      
      只有他们两个人。
      
      风把属于他的气息缓缓吹到她身边,连带摇动了路边的草。
      
      于凉凉调整了下自己的书包带,阖下眼,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对她说出这句话。
      
      即便这是上辈子她苦苦祈求的。
      
      在半山腰,他救了她之后,她冲出轿子,拉住了他。
      
      林间阴云密布,雷电交加,天青欲雨。
      
      她突然害怕这个人走,此生再也见不到,于是,她做出了让她上辈子最后悔的决定——逃婚,跟他走。
      
      片刻后,于凉凉抬起眼问:“为什么?”
      
      黎疏:“不知道。直觉告诉我,不能放开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