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为了魔王的遗产

作者:出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拥抱

      然而,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拜蒙都没有听见从石头里传出伊芙的声音。对方一次都没有联系过他。
      
      恶魔原本对时间的感知度很低。旧域没有白天,只有漫长到没有尽头的黑夜,在完全静止的永夜中,恶魔的寿命又长到可怕——如果不被另外的恶魔猎杀的话。事实上,没有一只恶魔是自然死亡的。
      
      但拜蒙却感觉到,无声无息的时间流逝变得格外漫长了起来。而在这段平静、枯燥、无聊的时间里,拜蒙意识到,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伊芙的脸、听见她的声音了。
      
      为什么呢?
      
      拜蒙有时候会从漆黑长袍的衣兜里拿出那颗用于通讯的石头,带着疑惑开始思考:为什么伊芙不主动联系他呢?他已经说过了,即便没有危险,她仍旧可以用这颗石头联系他。
      
      明明她之前总是因为一些毫无意义的小事情,特地跑到他面前,温声细语地请求他的帮助——学习恶魔的语言、借一些无关紧要的书籍、讨教养育恶魔幼崽的方法……他每次都遵守着自己的职责,并满足了她的每一次请求。
      
      可现在为什么不来找他了呢?
      
      ……是因为不再需要他了么?
      
      拜蒙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伊芙大概已经完美地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尽管她是一个柔柔弱弱的人类,但因为她的身份和身上的印记,王宫里没有哪个恶魔会对她不敬。有什么特殊的需求,她的随身侍从瓦妮莎会为她一一准备好。
      
      这么看来,对方或许不再像之前那样需要他了。
      
      拜蒙这样猜测着。等他回过神时,他才发现,被他捏在手中的石头发出了凄惨的悲鸣,上面多了好几条丑陋的裂缝,几乎快要变得粉碎。
      
      拜蒙盯着那颗从未响起女人的声音的石头,在心里默默地做出了判断:或许,他是希望能被伊芙所需要的。
      
      可是,这又是因为什么呢?
      
      拜蒙忽然陷进了一片前所未有的迷雾中,伊芙的面容和身影都隐藏在了迷雾后面……或者她就是迷雾本身。
      
      就在这个时候,瓦妮莎找上了他,露出了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王后她……最近有些奇怪,”瓦妮莎说,“不肯吃东西,也不愿意说话。我不知道人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您知道原因么,拜蒙大人?”
      
      拜蒙还没进行短暂的思考,就做出了本能的回答:“我去看看。”
      
      ……
      
      拜蒙推开了紧密关合的房门,走了进去。
      
      他刚走出一步,就发觉脚边多出来了一份阻碍——专门为伊芙准备的食物被孤零零地放在了这里,在拜蒙的眼中看来,这仍旧是毫无营养且低劣的一餐,但已经比之前喂给她吃的东西好太多了。
      
      拜蒙想了想,取起餐盘,朝床上那个裹成一团的人影走了过去。
      
      早在房门响起的那一刻,伊芙就知道来者是谁了,不过她依旧一动不动,安安静静地蜷缩在床上。
      
      她将软乎乎的被子严严实实地裹在自己身上,只留出来一张精致的小脸,直到拜蒙把餐盘放在了她的身边,伊芙才仿佛略有所感似的抬起了脸。
      
      拜蒙问:“王后,瓦妮莎说你不愿意进食。”
      
      “我吃了啊,”伊芙眨眨眼睛,从软乎乎的被子里面探出来一只手,比划了一下,“虽然只有一点点。”
      
      拜蒙沉默了一会儿,委婉地提醒她:“人类如果不摄入充足的食物,是会死的。”
      
      银发恶魔看伊芙的眼神就好像她随时随地都会因为吃饭太少而死去——上一个用这种眼神看她的还是她妈,当然,是亲妈。伊芙笑眯眯地弯起眼睛,说:“不会这么严重啦,我有分寸的,我只是不太想吃东西而已。”
      
      “为什么?”
      
      伊芙想了一下:“没有胃口,吃不下。”
      
      拜蒙目光疑惑。
      
      伊芙只好耐心地解释说:“就是没有食欲啦……难道恶魔不会这样么?明明到了该进食的时间,肚子却完全不饿,因为这样那样烦恼的事情破坏了进食的欲望,就算看见再美味的食物,都没有吃掉它的心情。”
      
      “不会,”拜蒙言简意赅地说,“对于恶魔而言,进食就是欲望本身。”
      
      说了半天发觉自己在对牛弹琴的伊芙:“……哦。”
      
      拜蒙想了想,从伊芙的话语中找出了重点,简短地问:“你很烦恼么?”
      
      “是有一点……”
      
      “为了什么。”
      
      伊芙的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情,小声说:“唔……我一定要说么?”
      
      拜蒙摇了摇头,表示是否倾诉烦恼是她自己的选择,紧接着,拜蒙平静地开口道:“但你如果告诉我,我会帮你解决。这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
      
      伊芙仰着美丽的脸,她比拜蒙第一眼见到她时更加消瘦了,可见旧域的食物并不能带给她更多的营养,但她的眼睛仍旧亮晶晶的,就像蓝月的冷光,但不同的是,她的目光并不冷、反而带着几分热切。
      
      “真的么?如果我有需要,”伊芙对着他笑了起来,面露期待,小心翼翼地询问他,“你什么都会为我做么?”
      
      她的声音很柔,语调很轻,慢慢的、缓缓的,仿佛是要留给拜蒙充足的时间来回答她。
      
      拜蒙注视着她眼中的期待,点了下头:“会。”
      
      听见了自己想要的回答,伊芙笑得更加开心了,她的眼睛就像阳光下闪耀的琉璃,折射出夺目的光彩。
      
      她继续问:“那你可以抱住我么?”
      
      拜蒙愣了一下:“……”
      
      见眼前的恶魔没有反应过来,伊芙直起了身体,她那柔软的腰肢就像刚抽出的新柳一样支了起来。
      
      她悄悄地凑近拜蒙,直到能够嗅到他的呼吸,她用更加柔和的声音慢慢地又询问了一遍:“你可以抱住我么,拜蒙?”
      
      这个时候,拜蒙才后知后觉地点了下头。
      
      “但我要怎么做?”
      
      正如同伊芙已经嗅到了恶魔的呼吸,拜蒙也同样触碰到了她的气息,他的声音不自觉地低沉了下来。
      
      恶魔不知道什么是亲吻,也不知道何为拥抱。
      
      伊芙从臃肿的被子里钻出来,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钻出笨重的茧。
      
      她穿着单薄的白色睡裙,漂亮的锁骨下是若隐若现的、稍显饱满的胸脯,这件睡裙对她而言显然有些太长了,裙摆甚至遮住了她的膝盖,如果换上合适的身体,绣着精致花纹的裙角应当会轻飘飘地在大腿附近摇摆。
      
      伊芙对他说:“先伸出你的双手。”
      
      拜蒙照着她的话,抬起双手,然后眼睁睁地看见伊芙从双臂之间穿过,像片白色的云朵一样涌进了他的怀抱里。
      
      伊芙将侧脸贴在拜蒙冰冷的胸膛上,继续指导他:“然后你可以把手放在我的腰上,或者背上……搂住肩膀都行,看你喜欢。”
      
      “嗯,对……就是这样。”
      
      “嘶——可以把手指稍稍收一下么?你的爪子好像刺到我了。”
      
      “对,很好,就是这样。”
      
      “……可以再紧一点,贴上我的皮肤。”
      
      “感觉到了么?如果喜欢,你也可以摸一摸……但一定要轻,它很容易受伤。”
      
      伊芙有条不紊地指导恶魔该如何拥抱她,耗费了一番功夫,终于为自己制造出了一个舒适的怀抱——尽管抱上去冰冷而坚硬,但对方老老实实地遵循她的话语,没有让她感觉到额外的不适。
      
      伊芙眯起眼睛,说:“这样被人抱着,心情果然就好多了……比被子的效果好。”
      
      察觉到伊芙的身体在自己的怀中完完全全地放松了下来,拜蒙沉默了一下,问:“为什么这样做你就会开心?”
      
      “因为人类就是这样的啊,”伊芙回答说,“需要肢体上的接触,情绪沮丧、难过的时候,被人抱一抱,身体里就会重新涌现出更多的力量。”
      
      拜蒙提出异议:“我认为获得力量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伊芙:“……我说的是心灵上的力量啦。”
      
      意识到非人的恶魔还是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伊芙也不再多做解释,她抱住对方纤细的腰身,自顾自地继续说:“我心情沮丧,只是因为意识到原来这里的恶魔,并不全都是像拜蒙你一样友好而已……”
      
      拜蒙目光古怪,不自觉地重复了一遍:“我?友好?”
      
      伊芙笑着说:“对啊,或许你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但是我却非常感谢你的照顾。”
      
      拜蒙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拜蒙,”伊芙沉默了一段时间,突然说,“你觉得……我以后会怎样呢?”
      
      拜蒙:“……”
      
      伊芙慢慢地说:“我会不会死呢?”
      
      “是会作为不被选择的遗产处理掉,还是会被某个恶魔继承之后、当做可以随意玩弄的物品一样对待呢?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似乎找不到好好活下去的希望。”
      
      “我最后一次见到伊尔泽的时候,他是想杀了我的。”
      
      伊芙轻声道。她注意到,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拜蒙抱住她的动作不自觉地变得用力了一些。
      
      “伊尔泽说,如果没有他的保护,我的未来就会变得无比凄惨。那个时候我还不太相信,但现在看来,似乎伊尔泽才是正确的。”
      
      伊芙喃喃道:“所以我在想,是不是那个时候选择被伊尔泽杀死,才是我最好的结局呢……”
      
      “是不是失去了伊尔泽的保护,我就根本活不下来呢?”
      
      伊芙这样说着,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轻到仿佛随时都会消散在空气中。她将美丽的脸庞埋进了银发恶魔的胸膛,用上自己最大的力气、紧紧地抱住了他,像是要从他那里汲取足够支撑心灵的力量。
      
      过了一会儿,向来无动于衷的银发恶魔终于如她所愿、做出了回应。
      
      拜蒙抱着她,并无师自通地开始抚摸她的头发,他的动作很轻,仿佛在触碰一缕月光。
      
      “不是,”拜蒙对她说,“就算没有他,我也能做到。”
      
      伊芙安安静静地依偎在恶魔的怀里,在心里想着:
      
      不对,你要为我做到更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屑女人!!!屑女人!!!!是屑女人的味道!!!!!!!!
    一旦得到就开始索然无味了,姐妹们我们来钓下一条鱼吧【喂
    当渣女真的好快乐,嘻嘻
    感谢在2020-07-25 20:00:00~2020-07-27 2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阿阿阿阿绯 2个;梅普露、每天都在爬墙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8093487、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阿阿阿绯 30瓶;藤莎莉 10瓶;阿晏、36780809、心悦连城星、狐狸? 5瓶;心 3瓶;墨昭毓 2瓶;junt-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