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为了魔王的遗产

作者:出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取代

      阿加雷斯立刻做出了反应。
      
      他手腕翻转,月牙状的刀口瞬间换了个方向,锋利的刀尖直直地对准了拜蒙——伊芙想,就算没有自己这句挑拨离间的话,这位好战的恶魔也跃跃欲试。
      
      拜蒙对此无动于衷,他略有所感,看了伊芙一眼。
      
      伊芙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握住身侧的镰刀刀柄,轻声细语地安抚他:“嗯……对不起,我开个玩笑而已,请不要当真。”
      
      阿加雷斯本不应该在意她的话。
      
      他想带走谁就带走谁、想要与谁战斗便与谁战斗、想让谁死就必定会从对方的尸体上踏过去,阿加雷斯天生就对旁人的话置若罔闻、视为毫无意义的噪音——可是他这一次却真的停下了动作。
      
      伊芙握住他的刀柄,试图用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力气阻止他。企图阻止阿加雷斯的恶魔都已经死了——当然,人类也不可能是例外——正常情况下,阿加雷斯应该不假思索地一刀砍了她、从她的尸体上踩过去,再将刀口对准拜蒙。
      
      但是阿加雷斯短暂地思考了一下,放弃了这么做的打算。
      
      伊芙面带愧疚地望着他,小声地道歉:“对不起,阿加雷斯,我不能跟你走。”
      
      阿加雷斯:“……”
      
      好,那么现在就可以一刀砍了她。
      
      伊芙又说:“你想取代你的父亲么?”
      
      阿加雷斯:“……”
      
      阿加雷斯不得不再次中断了一刀砍了她的想法。
      
      那个最强大的恶魔对于阿加雷斯而言有着最原始的吸引力,这股吸引力从他出生起的那一刻便同他一起诞生,随着他的成长变得越来越强。打败他、战胜他、取代他——只要做不到这件事情,阿加雷斯就不会停止战斗。
      
      可是他的父亲已经在阿加雷斯亲手杀死他之前就死了。伊芙的话像是窥见了阿加雷斯心中最隐秘的茫然——既然最强大的对手已经死了,那么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彻底战胜他?
      
      阿加雷斯逼问道:“你知道方法?”
      
      “呃……或许不算是方法,”伊芙声音温和,循循善诱,“但是你想得到我,不过只是因为我是你父亲的所有物,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是,是这样的吧?”
      
      阿加雷斯毫不避讳地点头:“是。”
      
      “……”虽然知道是真的,伊芙还是被对方的直言不讳噎了一下。她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但就算我老老实实地跟在你身边,心里想的还是你的父亲、会忍不住将你跟他作比较……你喜欢这样么?”
      
      阿加雷斯一瞬间的反应就说明了答案。他抿起嘴唇,看起来有点生气。
      
      “不过翻过来想呢?”伊芙说,“如果在我心里,你取代了你父亲的位置呢?”
      
      阿加雷斯这时才反应过来伊芙口中的“取代”原来是这个意思。他皱起眉头,英俊非凡的面容流露出一丝无法理解的神情,低声道:“这有什么意义。”
      
      “有的。”伊芙认认真真地回答说。
      
      “在这个世界上,伊尔泽……也就是你的父亲,最爱、最在意的人就是我。”
      
      伊芙一边说着,一边牵引着身侧的黑色镰刀缓缓放下,她明明没用什么力气,但那把足以威胁她性命的镰刀却还是像天鹅的脖颈一般温顺地垂了下来。
      
      “如果你让我变得不再爱他、在意他,”伊芙抬起眼睛,注视着阿加雷斯,声音温柔得像是在编织一个美梦,“那就是你赢了呀,阿加雷斯。”
      
      ……
      
      “我第一次看见阿加雷斯让步。”拜蒙说。
      
      拜蒙抱着她,展开漆黑的翅膀、飞行在夜空中。如果要评价载人飞行的技术,伊芙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点赞拜蒙而不是赛贡,因为前者不会动手动脚,又足够考虑到她的感受。
      
      拜蒙一手搂住伊芙孱弱的肩膀,一手圈住她的膝盖窝,以便伊芙能够舒适地蜷在他的怀中——尽管伊芙分不清楚对方的怀抱跟高空的冷风哪个更加冰冷。
      
      不过趁此机会,伊芙开始做起了小动作。她把玩着拜蒙胸前的两缕银白色长发,泛着光泽的发丝犹如丝绸、犹如河水,缓慢地从她指间流过。
      
      伊芙甚至开始兴致勃勃地编起了小辫子。
      
      拜蒙只是低头看了她一眼,没有阻止她。
      
      伊芙抬起头,看向拜蒙。从这个角度,她能窥见对方隐藏在黑色兜帽下的脸庞,但并不清晰,除了形状漂亮的嘴唇、完美的鼻梁和光滑细致的皮肤以外,看见的就只有模糊的阴影。
      
      伊芙笑了起来:“这样也算让步么?”
      
      拜蒙:“至少他没有坚持把你带走。”
      
      “那如果他坚持呢?”伊芙好奇地问,“你会跟他打起来么?”
      
      拜蒙:“……”
      
      拜蒙思考了一下。
      
      “阿加雷斯的强大仅次于魔王,我打不过他。”拜蒙认认真真地说。
      
      伊芙噗的一下笑出声来,连肩膀都开始轻微颤抖。伊芙盯着他一直笑,眼睛亮晶晶的,快快乐乐地对他说:“哎呀,我好开心。”
      
      拜蒙:“?”
      
      拜蒙不解:“我会输给阿加雷斯这件事情让你这么开心么?”
      
      “……不是啦。”对方错误的脑回路让伊芙觉得更加开心了,她垂下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拜蒙的银白色长发,小声说:“你能这么在意我,我很开心。”
      
      “……因为,你是魔王留下的遗产,”拜蒙试图解释,“这是我的职责。”
      
      伊芙弯起唇角,继续说:“还有你来找我这件事情……谢谢你。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拜蒙:“……”
      
      拜蒙低声说:“我会来的。”
      
      伊芙忽然抬起头,看着他,眨了眨琉璃般的眼睛。
      
      “……你身上有魔王的印记,”拜蒙继续解释道,“找到你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伊芙“哦”了一声,脸上并没有由于对方过于正经的解释而流露出失落的神情。
      
      她盯着冷冷淡淡的拜蒙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搂住对方的脖子,将美丽的脸深深地埋进了他的颈窝中。
      
      “风太大了,我有点冷。”
      
      拜蒙侧过脸,感受到自己的颈窝变得温热,同时,一道暧昧的声音从近在咫尺的地方低低地响了起来。
      
      “……我还有些害怕,能让我就这样待一会儿么?”
      
      拜蒙沉默了一下,他再一次本能地感觉到了疑惑——她在害怕什么呢?是在害怕强大又可怕的恶魔么?的确,就算是稍微弱小一点的恶魔,在面对沙耶克跟阿加雷斯的时候都会感到恐惧,又何况是一个人类呢。
      
      但是,她却好像将自己跟其他恶魔区分开了,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亲近他、依赖他。这是为什么?他难道不也是一个可怕的恶魔么?
      
      ……还是说,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么?
      
      拜蒙一边思考着,一边默许了伊芙过分依赖他的行径。
      
      然而伊芙安安静静地依偎在他的怀中,美丽白净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如果拜蒙此时能够观察她的表情、注视她的眼睛,就会立刻察觉到她所表现出来的柔弱、亲近和依赖全都是别有意图的谎言。
      
      伊芙冷静地想,她的猜测没错,拜蒙的确可以通过她身上的印记找到她。既然拜蒙可以做到,那么伊尔泽的其他儿子应该也可以。
      
      如果是这样,逃跑就成了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因为她随时随地都会被发现踪迹。
      
      ……而且,拜蒙已经渐渐地对她感到了在意。
      
      伊芙之前不太确定,毕竟拜蒙的态度一向冷淡,仿佛对什么事情都无动于衷,但现在她终于做出了判断。拜蒙所表现出的、对她的维护,已经超出了职责限定的范围。
      
      他还亲自来接她回王宫了。
      
      伊芙先前考虑到拜蒙对她并没有那么在意的情况,事先将尼德霍格的一小块鳞片偷偷地藏在了身上,这样,就算拜蒙没有来,尼德霍格也会来找她。
      
      现在看来,除了印记带给她过多的麻烦跟禁锢,事情的发展比她想象中的顺利很多——恶魔似乎也不是一种难以亲近的生物。
      
      回到王宫后,伊芙没有看见尼德霍格的身影,原本完好的房间仿佛同时经历了飓风过境跟地震灾害一样,地面跟墙壁都变得四分五裂、破破烂烂,放在这里的伊尔泽的收藏品也碎了一地。
      
      伊芙:“……”
      
      好不容易回到家,发现家被拆了。
      
      我的龙呢?我放在这里的、这么大的一条龙呢?
      
      “这是怎么了?”伊芙说得有些艰难,“尼德霍格呢?”
      
      拜蒙平静地回答说:“尼德霍格被阿斯莫德带走了。他们打了一架,顺便把这里拆了。”
      
      伊芙眨眨眼睛:“……阿斯莫德?”
      
      拜蒙点了下头:“阿斯莫德的身体有些残缺,他没有翅膀,所以喜欢缠着尼德霍格。”
      
      “哦,这样啊……”
      
      拜蒙环顾了一番已然化作废墟的房间,开口道:“这里的损害严重,必须耗费一段时间才能修缮。王后,我为你安排其他的住处吧。”
      
      伊芙当然答应了下来,她还高高兴兴地比划了一下:“我想要大一点、软一点的床。”
      
      拜蒙看着她上下比划的、细细的手指,沉默着点了点头。
      
      紧接着,拜蒙就带着她来到了另外一处房间。这个房间比之前的要小很多,但看得出来是仔细布置过的——不过也比其他地方好不了多少,毕竟恶魔对生活的舒适度完全没有要求——还有一张跟伊芙的要求相差无几的、大大的、软乎乎的床。
      
      拜蒙说:“这里离我办公的地方很近。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我会安排足够多的侍从守在外面。”
      
      伊芙抓住了错误的重点:“咦?恶魔也会上班的么?”
      
      “有些会,有些不会,”拜蒙面无表情地说,“比如阿加雷斯,他就没有正经的工作。”
      
      伊芙:“噗——”
      
      见她开开心心地笑了起来,拜蒙不自觉地抿了一下嘴唇——他只是说了实话而已,为什么要笑成这样?
      
      “还有这个。”拜蒙从漆黑的长袍下拿出来一块晶莹的白色石头,递给了伊芙,解释道:“如果有危险,就将它拿在手里、对着它说话。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听见、来到你身边。”
      
      伊芙接过这通讯器一样的东西,仔仔细细地端详起来,忽然问:“没有危险的时候,我也能对它说话么?”
      
      拜蒙:“……”
      
      拜蒙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可以。”
      
      “那你会来么?”伊芙继续问。
      
      “……”拜蒙垂下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变得无法继续注视伊芙的脸。
      
      紧接着,拜蒙回答说:“我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鞘比特射出的爱情箭,没有人能够抵抗,没有人【喂
    修改了一下阿斯莫德的人设,大概是从自闭症变成了多动症【这差得也太多了吧喂!
    感谢在2020-07-23 20:00:00~2020-07-25 2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梅普露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藤莎莉、咸鱼中的ea、公子君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星星 115瓶;温砚浮生 59瓶;mtdgpgldmw 39瓶;梅普露 37瓶;wink 20瓶;撒欢、Gloria、西里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