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为了魔王的遗产

作者:出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公

      直到把伊芙的脸颊捏红了,赛贡才心满意足地收手——人类的皮肤真是太软了,他在心里想。
      
      伊芙捂着隐隐发痛的脸颊,低声说:“拜蒙发现我不在,会来找我的。”
      
      “哇,”赛贡笑眯眯地盯着她,“你是在用拜蒙那家伙来威胁我么?拜蒙不会在意任何东西,我太了解他了。”
      
      伊芙继续说:“可是按照这里的传统,我是你父亲的遗产。在继承仪式之前,你有任意处置我的权力么?”
      
      赛贡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她被捏红的脸颊,轻飘飘地说:“老实讲,我还挺喜欢你的,王后。而且我对其他遗产都没什么兴趣。”
      
      “反正到时候你都会是我的东西,”赛贡对她露出了渗人的微笑,“早点用晚点用又有什么差别呢?”
      
      伊芙:“…………”
      
      看赛贡似乎铁了心想随意玩弄她,伊芙想了想,放弃了挣扎,露出了言听计从的神情。
      
      “那好吧,”伊芙问,“我需要做些什么呢?”
      
      赛贡很满意她的反应。
      
      “放心吧,当初沙耶克跟父亲战斗时留下的旧伤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愈合,他每天只会清醒很短的一段时间,然后就会沉睡,”或许是伊芙顺从的目光取悦了赛贡,他甚至还心情愉悦地摸了摸伊芙的头发,表示安抚,“等他睡着了,我会回来接你的。”
      
      伊芙:“真的么?”
      
      赛贡耸了下肩膀:“大概吧。”
      
      伊芙:“……”
      
      等到了沙耶克的城堡,伊芙才真正知道这位恶魔大公“痴迷于人类”是什么意思。
      
      这座阴森可怕的城堡里有很多人类,他们赤身裸体、不着寸缕,被关在大大小小、造型精致的笼子里,有的放置在地上,有的被高高地悬挂在天花板上,像是珍贵又猎奇的装饰品。
      
      伊芙仔仔细细地看过去,发现这些人类很少有完整的肢体,有人被切下了双臂、有人被截断了双腿,还有人被挖去了眼睛。但是他们全都面容平和、目光涣散,脸上没有一丝痛苦和反抗,无声无息地坐在笼子里的一角,仿佛失去了灵魂的木偶。
      
      不对,至少木偶还稍微可爱一些。
      
      这些被圈养起来的人类并非毫无意识,在伊芙和赛贡经过的时候,还会转动一下僵硬的眼珠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看,甚至将赤裸的手臂伸到笼子外面、伸向伊芙,如同幽暗海底的水草般朝她招手。
      
      “看,”赛贡凑到伊芙耳边,扬起唇角,故意对她说,“他们多欢迎你,开心么?”
      
      赛贡表现得就像个上学时故意扯前桌女孩马尾辫子的小学鸡,伊芙沉默了一下,无动于衷。
      
      赛贡颇感无趣地撇了下嘴,转过头大声喊:“喂!沙耶克,我把赔礼带过来了!”
      
      一道沉闷、低哑的声音从高高的石阶上传了下来。
      
      “小声一点,赛贡。你会吓到他们的。”
      
      这里的“他们”当然是指那些关在笼子里的人类们。
      
      伊芙循声望去,看向恶魔大公沙耶克的方向。
      
      他盘踞在高高的台阶上面,被层层叠叠的帘幕遮挡住身体,伊芙只能隐约看出来对方身形庞大,完全脱离了正常的体型,仿佛一只臃肿的巨兽。
      
      大概不是每一只恶魔都拥有着跟人类相似的外表,伊芙心里想着。
      
      那个声音又说:“你让我等得真够久的,久到我好几次都想把你的心脏捏得稀巴烂。如果你带过来的人类让我觉得不满意,我就当着你的面把你的心脏吞进肚子里。”
      
      “哎呀!我好怕!”赛贡十分做作得捂住胸口,然后拍了下伊芙的屁股,给她使了个眼色。
      
      “过来吧,”几根黑色的触须从层层厚重的幕帘中间忽然探出来,朝伊芙的方向招了招,沙耶克用标准的人类通用语说,“到我身边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伊芙提起裙角,踏上台阶。
      
      没有对方的允许,伊芙没有贸然穿过层层叠叠的帘幕,一睹恶魔大公沙耶克隐藏其后的真面目——当然,伊芙也暂时不想知道对方的模样。
      
      伊芙注意到台阶左边、沙耶克的脚边有一块柔软的坐垫,像是特地给饲养的宠物准备的。
      
      而右边则是一个巨大的沙漏,里面的白色沙子正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往下流动。
      
      “坐下吧,”沙耶克用低沉的声音命令她,“坐近一点。”
      
      伊芙顺从地按照对方的指示坐在软垫上,她脸上没有显露出半点紧张不安的神情,反而十分自在地环顾了一番四周,最后目光停留在另一边的巨型沙漏上。
      
      沙耶克的视线穿过厚厚的帘幕,直直地落在了她的脸上,尽管有帘幕隐隐遮挡着,伊芙还是感觉到恶魔目光的灼热。
      
      沙耶克注意到她的举动,随口问:“你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么?”
      
      伊芙用恶魔的语言回答说:“只是奇怪在这里还能看见沙漏。我还以为恶魔都不太在意时间。”
      
      “……恶魔的语言说得不错。”
      
      伊芙弯起眼睛,她捂着嘴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副受到表扬之后十分开心的模样,说:“大公的人类通用语也好到令我惊讶。”
      
      “你的名字。”
      
      “伊芙,我叫伊芙。”
      
      “我从来没有见过能够掌握恶魔语言的人类,”沙耶克像是自言自语一般低声说,“我之前想过教泽法,不过自从我修改了他的身体之后,他的脑子就变得不能用了。”
      
      伊芙想了一下,说:“那可真是遗憾。不过毕竟人类的身体是很脆弱的,可以的话,希望大公下次动手的时候轻一点。”
      
      沙耶克:“……”
      
      “……你跟我以前见过的任何一个人类都不同,”沙耶克说,“也比任何一个人类都讨我欢心。”
      
      闻言,伊芙又笑了起来,她的笑容足以让见到她的年轻男子产生短暂的头晕目眩——现在看来,似乎对恶魔也同样有效。
      
      “谢谢你的夸奖,大公。”伊芙眨了眨琉璃般的眼睛,目光温柔、顺从地望向厚重的帘幕后面,轻声问:“你也是一个让女孩子喜欢的恶魔,我能留在你的身边么?”
      
      沙耶克没有说话,用行动回答了她。
      
      很快,伊芙就听见帘幕后面传来了窸窸窣窣、像是一千只虫子同时蠕动的声音。紧接着,一颗不停跳动的心脏从帘幕后面被扔了出来,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最后落在了赛贡的手里。
      
      沙耶克不耐烦地打发他:“你可以走了。”
      
      赛贡不以为意地歪了下脑袋,一边上下抛着失而复得的心脏玩,一边摇着细细的尾巴走了。
      
      赛贡刚一走出城堡,伊芙就听见身边响起了一阵低低的咳嗽声。
      
      仿佛是被刻意压抑了很久,这声音断断续续持续了大概二十秒才彻底平息下来。伊芙等了一会儿,才关切地询问道:“需要喝水么,大公?”
      
      沙耶克的声音虚弱了很多,气息没有那么低沉,反而充满了像是踩在棉花上、摇摇摆摆的漂浮感。他语气暴躁地说:“闭嘴!我什么都不需要!”
      
      大概是因为说得有些急了,在这之后轻微的咳嗽声又响起了一段时间。
      
      伊芙想,看来赛贡没有骗她,沙耶克的确还留着很严重的伤,身体还有些虚弱。
      
      伊芙表现出了足够多的耐心,等到对方暴躁的情绪渐渐平息下去,她才慢慢地说:“留在你的身边,我总应该为你做些什么,这是我需要做的事情,大公。”
      
      沙耶克:“……”
      
      沙耶克沉默了一下,说:“……你的确跟那些人类不一样。”
      
      “嗯?”伊芙调整了一个让自己觉得舒服的坐姿,她正对着帘幕后的沙耶克,蜷起双腿、抱住膝盖,好奇地问:“是哪里不一样呢?”
      
      “他们只会尖叫跟哭喊,只有拔了舌头才肯安静下来,挖掉眼睛才能停止流泪。”
      
      “那一定很疼,真可怕。”
      
      沙耶克冷冰冰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我很可怕么?”
      
      “作为一个人类,当然会这么认为,”伊芙表情有几分认真,“但如果是恶魔,就会觉得大公很迷人。”
      
      沙耶克立刻发出了一声嗤笑。大概是觉得她讨好人的技巧过于明显以至于到了蹩脚的程度,但又很受用。
      
      “说话好听也是不一样的地方。”沙耶克说。
      
      伊芙捧着脸,问:“然后呢?”
      
      沙耶克:“嗯?”
      
      “应该还有哪里不同吧。”伊芙露出了专注而又期待的眼神,仿佛沙耶克所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对她十分重要。
      
      沙耶克:“……”
      
      “……还有你的长相,”沙耶克的声音轻了一点,这会让人误以为他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弱,“你长得……似乎跟其他人类也不太一样。”
      
      伊芙有些不解:“是么?可我觉得没什么不同。”
      
      “眼睛更大,瞳孔的颜色更浅。头发的颜色也很特殊,不管是人类还是恶魔,我都没有见过这样颜色的头发。”
      
      伊芙一边听着,一边感受到沙耶克的视线在自己的身上不停游离,像是正在认真仔细地找出那些让他觉得特别的地方。
      
      最后,伊芙听见他说:“还有皮肤,你的皮肤……”
      
      说到这里,沙耶克的声音戛然而止,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形容——人类的皮肤非常脆弱,没有任何防御功能,会被轻而易举地切开,然后露出里面的血、肉跟骨头,在他看来是再拙劣不过的东西,不知道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对方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留了漫长的一段时间。
      
      伊芙看着他,忽然问道:“大公要摸一摸么?我的皮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阴沉虚弱的宅男大公跟美少女人类手办,嘻嘻嘻
    她哄男人开心一向是可以的(。
    感谢在2020-07-17 20:00:00~2020-07-18 2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om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oma 10瓶;吃药 8瓶;落花流水 3瓶;junt-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