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为了魔王的遗产

作者:出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亲吻

      赛贡是伊尔泽最小的儿子。
      
      拜蒙曾经提起过,尽管只是寥寥几句话,却让伊芙对这个最小的儿子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遇见他一定要绕道走。
      
      伊芙也向瓦妮莎打听过魔王的儿子们的消息,在说到三位兄长的时候,瓦妮莎神色如常,甚至带着恭敬,唯独提到赛贡时,瓦妮莎才露出了畏惧和反感的神情,只说了几个字就闭口不言、不肯再多谈论一句话了。
      
      而现在,伊芙终于见到了她一直以来都感到好奇的赛贡。
      
      老实说,对方拥有着一张漂漂亮亮的、容易惹人喜爱的脸蛋,或许是因为年纪过小,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些婴儿肥,笑起来的时候左边脸颊会露出来一个小小的梨涡,似乎很容易让人感到亲近。
      
      但是那双碧绿的眼睛却像爬行的毒蛇一样冰冷。
      
      巨大的反差在他身上营造出一种彼此不相容、又相互拼凑起来的违和感,让人觉得诡异。
      
      伊芙察觉到对方的眼神、言语之中充满着冒犯,看起来不怀好意。她摇了摇头,说:“按照人类的习俗,我跟你的父亲并没有结婚,也不算合法夫妻,你不用这么称呼我。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我叫伊芙。”
      
      赛贡歪了下头:“那好吧,王后。”
      
      “我花了那么多功夫,都没有驯服尼德霍格这条畜生,王后你可真是了不起,轻而易举地就能骑在它身上。”
      
      赛贡笑眯眯地弯起一双碧绿色的眼睛,继续用讨人喜欢的语气说:“父亲活着的时候骑父亲,父亲死了之后骑父亲的龙。王后,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能告诉我么?”
      
      伊芙:“……”
      
      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刻意贬低的语言羞辱,伊芙丝毫没有生气。她想了一下,如实地开口道:“你好像很讨厌我。”
      
      对于赛贡表现出来的反感,伊芙倒不是不能理解。如果放在人类社会来看,她大概就是一个莫名其妙介入人家家庭的外来者,不过,根本不在乎亲缘关系的恶魔会介意这种事情么?
      
      赛贡否定了这一点,笑眯眯望着她,甚至还开始撒娇:“当然没有,我的王后。尼德霍格也是父亲的遗产之一,我从小就喜欢它,可它不太喜欢我,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它乖乖听我的话呢?教教我嘛,王后。”
      
      “如果你不用过于粗暴的手段对待它,”伊芙说,“或许它对你的态度会好一点。”
      
      听她这么说,赛贡立刻露出了一副“哎呀糟糕干坏事被大人发现了”的表情。
      
      “给它吃点苦头嘛,”赛贡轻飘飘地说,“谁让它不肯听我的话?”
      
      尼德霍格像是忍耐到了极限,它低声吼叫了一声,长着锋利倒刺的龙尾巴怒气冲冲地朝赛贡抽过去,只不过没有碰到瞬间消失的恶魔,反倒是把房间里唯一的家具劈了个稀巴烂。
      
      伊芙:…………啊,我的床。
      
      伊芙俯下身,爱抚似的轻轻地摸了摸黑龙脊背上的鳞片——这一般是她拿来对付家里发脾气的猫的手段,不知道对龙有没有用——然后轻声细语地安抚它:“好啦,不要在家里打架,尼德霍格,这里全都是伊尔泽的东西,他不会希望自己的东西被弄坏的。”
      
      伊芙连摸带哄,终于安抚住了尼德霍格,对方憋着气,暴躁地在家里转圈圈。
      
      很快,年轻恶魔的声音就从伊芙的头顶上响了起来。
      
      “尼德霍格居然真的乖乖照做了……你还挺有一套的嘛,王后。”
      
      赛贡双手背在身后,微微弯下腰,用打量商品一样的眼神观察着她,好奇地问:“你就是用这种语气跟父亲说话的么?”
      
      伊芙仰起脸,问:“哪种语气?”
      
      赛贡:“让我觉得犯恶心的语气。你再说一句让我听听。”
      
      伊芙:“……”
      
      对方命令似的口吻让伊芙沉默了下来。
      
      见她不肯乖乖配合,赛贡顿时露出了微笑,碧绿色的眼睛也弯了起来。
      
      他伸出黑色的手,掐住伊芙的嘴角,逼迫她张开嘴,声音轻快地说:“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千万不要拒绝我。来,张开嘴,说句话让我听听。”
      
      赛贡的手上并没有像拜蒙那样的勾状指甲,但还是差点把伊芙的嘴角掐出血来。
      
      他欣赏着伊芙脸上逐渐变得顺从的神情。
      
      “我只是不想让你觉得恶心,”伊芙轻轻地说,“请放开我好么?我觉得有点疼,好像出血了。”
      
      说完之后,伊芙就感觉到自己的嘴角被什么柔软的、湿漉漉的东西飞快地舔了一下。
      
      是赛贡掌心上的那张嘴吐出了舌头、舔了她一下。
      
      “放心吧!没出血。”
      
      那张嘴一张一合,软软地安慰她。
      
      “脏死了!不要乱舔不干净的东西!要吐啦!”另一张嘴尖叫了起来。
      
      伊芙:“……”
      
      倒是赛贡愣了一下,不自觉地抿了抿柔软的嘴唇。他的小动作正好被伊芙看见了。
      
      赛贡注意到了伊芙的视线,似笑非笑地看了回去,他的眼睛明明很明亮,但被这双眼睛直视的时候总让人觉得有条毒蛇在脊背上冷飕飕地爬行。
      
      “这么看起来,你好像跟我之前见到的人类长得不太一样……”赛贡忽然说。他又凑近了一点,仔仔细细地把伊芙的脸看了个遍,目光足以让人感到冒犯。
      
      伊芙抬起脸,顺从地让他看。赛贡喜欢强迫,一旦表现得乖顺就会令他满意,同时感到无趣。
      
      发现伊芙学乖了,赛贡笑了一下,像夸奖一条会主动抬起爪子的小狗狗一样夸奖她:“好乖。怪不得父亲会喜欢你,我也开始喜欢你了。”
      
      伊芙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但她不说。
      
      紧接着,赛贡用撒娇一般的语气对她说:“如果你愿意帮我一个忙的话,我会更喜欢你的,王后。”
      
      伊芙没想到自己会是以这种方式第二次离开王宫。
      
      赛贡没有跟拜蒙打声招呼、也没有说明原因,就把她从王宫带走了。他让伊芙坐在自己弯起的手臂上、揽着自己的肩膀,从背后张开漆黑的蝠翼——这对翅膀平时会收进肩胛骨里,形成两道形状优美的骨丘——飞行在荒原之上的夜空中。
      
      再年轻的恶魔也拥有着一副充满力量的身体。赛贡看上去十分瘦小,只比伊芙高出一小截,但伊芙坐在他手臂上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身下那一层薄薄的、坚硬的肌肉。
      
      恶魔的皮肤大概都是一层披在身上的钢铁或者盔甲,没坐多久,伊芙就觉得自己屁股开始隐隐作痛……她只能稍微挪动一下、缓解不适。
      
      但她才刚动了一下,就被赛贡警告似的捏了一下屁股。后者不满地说:“不要在我身上乱动。”
      
      “……”伊芙委婉地指出,“那也请你不要乱碰我的身体。”
      
      赛贡瞥了她一眼,露出了“我偏要勉强”的眼神,又捏了一把她的屁股。
      
      伊芙:“……”
      
      光是捏还不够,赛贡想了想,问她:“喂,我父亲也这样捏过你的屁股么?”
      
      被性骚扰了。伊芙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冷静地回答说:“……摸过,但是次数并不多。”
      
      “也是,”赛贡点了下头,开始对她的身材指指点点、评头论足,十分挑剔,“你的屁股太小了,肉也不够多,我一只手都能握住。没什么好摸的。”
      
      伊芙:“……那可以请你先把手放下来么?”
      
      赛贡没理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偏小的恶魔跟人类男孩子一样,对一些色色的话题感到好奇,赛贡自顾自地问她:“那他会摸你的哪里?”
      
      这么说着,他视线往下一矮,落在伊芙还算饱满的胸部上。
      
      “……哪里都很少摸,”伊芙抬起手、放在胸部位置,遮挡了一下对方的视线,说,“但是我们常常接吻。”
      
      “接吻?”赛贡挑起漂亮的眉梢,语气上扬。
      
      伊芙停顿了一下,恶魔可能不太懂人类相互表达爱意和浪漫的方式,细心地为他讲解:“嗯……就是嘴唇贴着嘴唇,相互亲吻,必要的时候连舌头也会相互触碰……这个你懂的吧?”
      
      赛贡想象了一下,露出了嫌恶的表情,说:“别把我当成白痴。恶心死了,只有最低等的恶魔才会饥不择食到吃舌头这种东西,我可不会。”
      
      伊芙:“……”
      
      伊芙沉默了一下,她开始怀疑赛贡是不是真的懂亲吻的意思了。虽说恶魔大概不会用这种方式表达亲昵,但这也太……?
      
      性格恶劣,但说不定很纯情……不对,只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才完完全全不知道。
      
      伊芙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赛贡那显得年轻又稚嫩的下颌,他的下巴尖尖的,看上去像个漂亮的女孩子。伊芙慢慢地笑了起来。
      
      伊芙问:“对了,你想让我做的是什么事情?”
      
      她不觉得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人类能帮上什么忙,说不定只是赛贡想要玩弄她的说辞。
      
      “我之前不小心弄坏了沙耶克的一个人偶,”赛贡撇了下嘴,“沙耶克让我赔他一个,不然就捏碎我的心脏。你看,王后,我还是个孩子,当然只能乖乖听他的话。”
      
      伊芙不解:“你的心脏……?”
      
      “喏,你看。”赛贡解开自己的衣领,露出略显单薄又白皙的胸膛,胸口左边有一道剖开的伤口,似乎受到某种力量的影响怎么都愈合不了,通过这道伤口,伊芙能看见里面的肌肉组织和血管。
      
      伊芙觉得好奇,甚至还凑近了些仔细地看了起来,说:“原来恶魔失去了心脏也能活下去么?”
      
      “当然,”赛贡说,“但如果心脏被捏碎了可就不一定了。”
      
      伊芙抬起柔软的手,将其轻轻地覆在赛贡胸膛的那道伤口上。她慢慢地抬起琉璃般的眼睛,自下而上地看向赛贡的双眼,轻声说:“真可怜……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赛贡低下头、盯着她,眨了眨眼睛,然后皱起眉头。
      
      他胸前的那道伤口本应该疼痛难忍,但伊芙柔软的手却像是泉水,流淌到哪里、哪里的灼烧和痛苦就会渐渐消减下去。他的心脏已经被挖走了,可是在这一瞬间,他产生了自己的心脏仍然在她手中跳动的错觉。
      
      还有她的语气……
      
      面对尼德霍格那条坏脾气的臭龙时,她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又轻又柔,不知道是在怕惊吓到什么东西,稍不注意她的声音就会从耳边略过,所以只能留心她的声音,还有上下轻轻触碰的嘴唇。
      
      赛贡觉得她现在的语气又不是那么恶心了。
      
      不过——
      
      “可怜?”
      
      赛贡咧嘴一笑,露出了恶劣的神情,伸手钳住伊芙的脸颊,将其捏出一个略显滑稽的鬼脸。他开口道:“你在说谁?我么?”
      
      “王后你这么漂亮,又会讨恶魔欢心,所以我在想要不然就把你交给沙耶克吧?反正沙耶克就喜欢你这种类型的人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外骚内纯的辣妹小碧池蛮可爱的
    让人类大姐姐教会你更多的事情吧,嘻嘻
    感谢在2020-07-16 20:00:00~2020-07-17 2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泪海废弃颗粒物、咸鱼中的ea、肚皮软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安倍纱季、小面包吃DIO、伪官人 10瓶;【●】、别枝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