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靠开马甲一统天下

作者:魏朝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朱颜秋微


      朱颜,萧国最有名的一座青楼。

      整座楼共有五层,第一层为大堂,大堂中心设有巨大的圆台,以圆台为中心,周围围着桌子,有清倌弹琴唱曲,为来客喝酒助兴。

      圆台上的歌舞从早到晚都不断绝,唯一的区别就是晚上的花样更多,也更热闹些。

      二层则是一个个小雅间,看客坐在里面,既可以居高临下的观赏到一楼的歌舞,也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的身份。

      三层则是夜宿之地,一度春风之所。

      四层为青楼女子居所,不用卖艺之时就在这里休息,还有些老鸨刚买来的幼女,也是在此层集训。

      五层比较特殊,专为那一掷千金的豪客所设。里面是极乐园,是英雄的温柔乡,只要出得起价钱,你可以见到这世间最令人神魂颠倒的女子,她们一颦一笑都会引人心神失守,但美色却不是她们最大的倚仗。

      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青楼的花魁秋微。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她在文人墨客的诗词里,是一株沾满雨露,芳香浓郁的牡丹,只要见过她一面,就能使人不再因为思慕天际遥远的神女而暗自心伤。

      有人掷千金只为求得她一面,有人奉上这世间的珍宝只为求她驻足回眸一眼。

      有人说她不是天界的神女,而是花中幻化出的精怪,集天地之灵气,草木之精粹,姿容冶艳,颠倒众生。

      而如今被称为花间精怪的美人,就在祝凌的面前,给她跳着一支红莲曲。

      腰肢袅娜,莲步轻移,整个人柔若无骨,一折腰,一回眸,便是数不尽的风情。

      歌韵响琤琮,曲拍渐急,她俯身一笑,美目盈盈,红裙飞旋,像是暗无天日的泥土里开出了一枝摇曳夺目的红莲,那红莲肆意舒展着身体,向无意经过的旅人绽放着自己的魅力,这种盛开就像要燃尽一切的火焰,热烈地燃烧着,想要将这片天地间将万物都焚成灰烬。

      舞美,人更美。

      特别是美人一曲舞毕,一缕粉色爬上腮边时,更是美得惊心动魄。

      “不知这舞,您可还满意?”美人呵气如兰,凑到祝凌耳边,“妾身可是对您喜欢得紧呢!”

      她斟了一杯酒,如凝脂般的手捧着酒凑到祝凌唇边,隔得近了,更可以看到她脸上毫无瑕疵,那双波光盈盈的眸子看着祝凌,眼里只容得下祝凌一个人。

      赤红的薄纱淹着美人玲珑的曲线,雪肤红绡,对人心神的冲击可谓巨大,色不迷人人自迷。

      祝凌有些不自在地转开了脸。

      美人虽好,但却是侵略性十足,让人无福消受。

      一旁的长乐王萧煦笑而不语,就看着秋微在祝凌身边斟酒喂菜。

      为了出行方便,祝凌没有穿那一身赤红的公主服饰,而是换了一身男式的暗红色袍服。

      羌国公主那张脸本来就属于顶级的美人的范围,如今做男子打扮,凭空添了英气,而在祝凌身侧的秋微容色冶艳,巧笑嫣然,衣袖的红纱有一半落在祝凌身上,暗红和赤红交织,那赤红的纱好像要把暗色的红点燃一般。

      两个美人凑在一起,当真是一场视觉盛宴。

      “秋微姑娘真叫本王伤心,本王时常来,竟比不过这位小公子第一次见面吗?”

      “自然是比不过的。”美人儿依在祝凌肩头,手里剥着葡萄,“长乐王殿下可不及我面前这位容色淑艳。”

      “没想到秋微姑娘也只是被皮相迷了眼的俗人。”萧煦故作浮夸地捂着心口,那双桃花眼眼睫一颤,眼里泛着些许哀伤,似乎被这无情的话语伤到了心,“皮相再好,终有不复之时。”

      “我本就是喜欢美色的俗人。”秋微将剥好的葡萄凑到祝凌唇边,“人生百年,美貌就如同昙花一现,凋零极快,花终有谢时,人怎能不趁着花最好的时候去赏呢?”

      “花最好之日,便是被攀折之时。”

      “所以有些人就更令人生厌,花好端端地开在那枝头,偏要做那折花之人。”

      美人小姐姐虽然和萧煦拌着嘴,但始终没忘了她身侧的祝凌。

      殷勤小意,温柔侍奉 。

      祝凌享受着美人小姐姐的特殊待遇,在意识里调侃系统:

      “这待遇多美啊,可惜狗逼系统你不是人,享受不到,啧啧啧,太惨了吧。”

      【我虽然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系统在她的意识里冷笑,【我们硅基生物和你们碳基生物有审美差异,我!一!点!都!不!酸!】

      但机械音都掩不住其中的咬牙切齿。

      “是吗?数据都是由1和0组成的,是不是有的系统的1和0长的格外好看,在数据流里就像撒了珠光粉似的显眼?”

      【........】

      【滚!】

      系统拒绝回答。

      祝凌在意识里和系统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冷不防萧煦突然问她:

      “小公子怎么看?”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祝凌就着美人小姐姐的手,吃下了那颗品相极好的葡萄,“就如知好色,则慕少艾,本就人之常情。”

      “那花开在枝头上,有的人折下来带走,有的人任她绽放,都是人自己的选择。不同性格的人,做出的决定也不一样。”

      “倒也有几分道理。”萧煦说,“我发现公……公子似乎对此地格外熟悉,难不成极为偏好这类地方?”

      “我是个俗人,喜欢好看的花,也喜欢好看的人,有人邀我来看美人,我怎么能不来呢?”

      虽然性别问题在座的三人已经是心知肚明,但面上还要做些许遮掩。

      “就像长乐王坐拥着风流花心的名声,是否就代表长乐王真的是一个滥情之人?”祝凌反问,“眠花宿柳,转首负情,不知让多少闺阁女子流干了眼泪,碎了心肠。”

      “我可不是这样的人,公子若不信,大可询问秋微姑娘,我在她这里惯是以礼相待。”

      “您看———”祝凌轻敲了一下面前的案几,“长乐王您会因为被误会而出口辩解,以图证明自己并非传言里的形象,这便说明您并不希望自己的名声有所损伤。”

      “推己及人,您以一面之缘便断定我流连青楼楚馆,烟花之地,是否过于偏颇?”

      “长乐王虽对妾身以礼相待,可我怎知长乐王在妾身这里不是装出来的一面呢?”秋微用软帕擦着指尖,涂着蔻丹的指甲明艳,话语里有几分促狭,“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祝凌又道:“听长乐王的语气,似乎也有些瞧不上这类地方,为何瞧不上,又要自甘堕落,坠入泥里?”

      萧煦一时失语。

      “长乐王本就是高悬在天际的骄阳,而我们这些以色侍人的女子,贱入尘埃,骄阳能又怎会懂得尘埃的苦楚?”秋微蹙着眉,眼里含着一汪秋水,与祝凌一唱一和,“有人生来就是王侯将相,有人生来就是平民百姓,有人一出生就坐拥锦衣玉食,也有人一出生就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这人和人之间生来就是不同的,又何必强求一律?”

      房间里一下子有些沉默。

      萧煦苦笑着举起杯子,满上了一杯酒:“是我狭隘了,这杯酒全当赔罪,秋微姑娘,你莫与他一起打趣我了。”

      秋微媚眼如丝:“今日算是托了公子的福气,妾身居然能见到长乐王殿下词穷的模样。”

      她嫣然一笑:“今日得见公子,实乃秋微三生有幸,秋微也无甚拿得出手的技艺,不如就为公子再舞一阙吧。”

      美人一袭红衣,足间轻点,旋落在台前,折腰盘旋,舞袖翻飞,竟是一曲虞美人。

      回到萧国皇宫,关上门,祝凌脸上震撼失神的神色一收。

      “统子,你这边数据对比出来了吗?”

      谈到正事,系统也顾不上和她闹脾气了:

      【我这边只有你穿越前的游戏数据资料。也就是说,现在你遇到的每一个人,只要是在你玩过的游戏里出现过的,我就可以查看他们的过往资料,但新出现的人,我即使知道,也不能给你剧透,这是违规的。】

      “第二卷预告片的资料你有吗?”

      【有。】

      “我记得三分多钟的时候出现了一个青楼女子的侧面剪影,今天让你留了记录,你用数据分析对比一下,那个青楼女子,是不是秋微?”

      她一开始并没有怀疑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因为那个只短暂出现了几秒的青楼女子,一大半的容貌都掩在阴影里,只能看到一张红唇和一个下巴。她一身素白,气质清冷如寒雪,与秋微的热烈截然不同,浑身都透着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冷冽。

      两人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大抵就是青楼出身。

      若不是秋微跳起虞美人时那好几个相似的动作,她也不会起了疑心。

      【数据分析完毕,秋微与神秘女子相似度高达80%】

      【青楼女子?青楼女子又如何?还不是搅得你一国天翻地覆!】

      如果秋微真的是那个女子,她性情大变,又是经历了什么,而那个被搅得天翻地覆的国家,又是哪个国家呢?是萧国吗?

      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祝凌已经回到了萧国皇宫,萧煦却还没走。

      秋微这时候已经收敛了一身魅力,规规矩矩的坐在案几边。

      “我从未想到这世间还有秋微拿不下的人。”

      “长乐王说笑了,那羌国的公主本就是一个顶级的美人儿,我俩同为女子,又能试探出些什么呢?”

      “美貌本就是一样利器,更何况秋微你这张脸,不也有不少女子为你神魂倾倒吗?”

      听着萧煦的评价,秋微轻笑了一声,这张脸立刻活色生香起来:“羌国的公主倒真是一个妙人。”

      无论是色/诱也好,卖惨也罢,那双眼睛里始终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所有的东西都浮在表面上,从头到尾,那双眼睛深处都是干净清明的,没有被没有任何话语所影响。

      “幸而她是女儿身。”

      这世道就是这样不公,无论做什么,女子都要遭受更大的阻挠。

      “秋微惭愧,未能完成长乐王嘱托。”

      “我视你为友,又何来怪罪之嫌?还没多谢秋微的相助之力。”萧煦收敛了轻浮的假笑,只微微勾起唇角,望着秋微的眼里满是温柔,这时的他才是真实的,“何况我想知道的东西,我已经试探到一部分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出自李白的《清平调·其二》
    知好色则慕少艾。”出自《孟子·万章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