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靠开马甲一统天下

作者:魏朝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玄凤


      开商路的诱惑确实大,大到萧帝第二天亲自领着卫太子一行人在萧国国都游玩,言谈之间都是绕着这件事打机锋。

      祝凌因着羌国的地理位置和羌国公主的身份,迫不得已被卷入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比如此刻,东坊珍宝阁———

      它和如意酒楼一样鼎鼎有名,开遍五湖四海,前些日珍宝阁进了一批新奇的宝贝,其中有一只颜色浅灰,头冠覆黄羽,脸颊有一双橙色圆斑的鸟,它的脚爪上系了一条细细的铁链子,被放在了店门口,有人进门时便会怪腔怪调地喊:

      “客人吉祥!客人吉祥!”

      他们一进门,掌柜便迎了上来,满脸堆笑,殷勤备至。

      萧慎看着那站在门口横杆上的鸟,眼里带了些兴味:

      “这鸟倒是新奇。”

      “这是从西域那边过来的玄凤,珍贵得很,我们珍宝阁好运气购得了几只,稍加训练,便能口吐人言。”掌柜恭恭敬敬道,“客人若是有兴趣,还可以听它说些别的词句。”

      闻言,卫太子也有了些兴致:

      “听听也无妨。”

      掌柜把他们引入室内,摆开桌椅,又奉上香茗,亲自去将这只玄凤提了进来。

      掌柜先是给它喂了点吃的,然后要它背诗。

      这只玄凤偏了偏脑袋,对着萧慎张口就来: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凄凄呀雨凄凄,窗外鸡鸣声声急。风雨之时见到你,怎不心旷又神怡。

      卫太子眼里流露出点点笑意:

      “这鸟倒是与陛下投契———”

      他话还没说完,这只玄凤又转过头来对着他: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卫太子:“...............”

      “咳。”这次轮到萧慎发笑了。

      这只玄凤对着卫太子背的诗比对着他背得更离谱。

      玄凤把目光转向了祝凌。

      掌柜额头冒汗,一把捏住了它的喙,生怕它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句子来。

      被捏住了喙的玄凤气得扑腾着翅膀,拿爪子直踹掌柜的手背。

      萧慎挥挥手:

      “无妨,让它背。”

      祝凌已经看了他们的热闹,没道理落下她自己。

      玄凤乖觉得很,也许是敏锐地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对,它对着祝凌背了一句《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虽然听起来还是有那么些许不对,但比起卫太子那句,这已经算得上中规中矩了。

      系统在祝凌的意识里感概:

      【对着大佬背情诗,这鸟有前途。】

      干啥啥不行,作死第一名。

      萧慎问:“这玄凤作价几何?”

      “玄凤本就难得,路途遥远,长途跋涉之下难免有所损耗,所以这玄凤要价三十两———”

      【三十两银子?还挺便宜。】

      系统话音刚落,就听到掌柜最后的两个字:

      “———黄金。”

      这只玄凤作价,三十两黄金。

      祝凌忍不住眼皮一跳。

      在逐鹿这款游戏里,一千铜板等于一两白银,一百两白银等于一两黄金。

      普通百姓一家三口一年,三十两银子的花销绰绰有余。

      萧慎身为帝王,自是不缺银钱的,他周围的侍从已经极有眼色地向掌柜递出银票,买下了这只玄凤。

      “太子远道入萧,我也未尽什么东道之谊,便以此为礼,聊表心意。”

      萧慎把那装玄凤的架子提起来,玄凤在架子上扑腾了两下,呆萌的豆豆眼看看卫太子,又反过来盯着祝凌。

      卫太子接过了玄凤的架子,眉眼温和,并不因刚才那一通乌龙而有所气恼:

      “我平素不喜豢养鸟类,这珍禽予我倒是有些不合适。”他看那玄凤盯着祝凌瞧,一副活泼的模样,便道,“看它似与公主有缘,不如我借花献佛,赠予公主可好?”

      萧慎才刚送完珍禽,卫太子便转手赠出,祝凌从这一入一出之间,感受到了某种微妙的、对于她的试探。

      这只玄凤是烫手的山芋,她接了,拂了萧慎面子,她不接,卫太子下不来台。

      “这玄凤既能口吐人言,便是聪慧非凡。”祝凌道,“与其将它囚于一方天地,不如将它放归自然,这样既全了陛下赠礼之意,又让卫太子免于不善豢养之忧。”

      她一边说一边解开了玄凤脚上的铁链,将架子提到了门口,失去束缚的鸟展开羽翼,顷刻便没入了天空之中。

      【真有你的,随手一放就是三十两黄金。】

      祝凌呼吸一窒。

      她突然想起前几日被迫离她而去的八千多两白银。

      谁都没有预料到她的举动,只能看着那只玄凤拍着翅膀飞出了珍宝阁。

      “这样处理———”祝凌脸上端出异常标准的官方假笑,“陛下和卫太子可还满意?”

      “的确别出心裁。”卫太子唇边带笑,“公主当真是个妙人。”

      不管她是接受还是拒绝,都可以做做文章,但这样直接放了,两边不沾,看似鲁莽不知礼数,反倒另辟蹊径,叫人无可奈何。

      祝凌心想,别叫她“妙人”或者“聪明人”了,她都快ptsd了,大佬何苦为难她这条咸鱼啊!

      玄凤的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他们走出了珍宝阁的大门,还没走几步,祝凌突然感觉头上一重。

      那只玄凤出去飞了一圈后又回来了,正停在她的头发上,偏着头用会喙拔她簪子上的宝石,带出几声清脆的回响。

      卫太子眼里带了几分笑意:

      “公主虽有意将它放归山林,但久居笼中之鸟,无山野求生的本事,只能重归笼中。”

      萧慎也道:

      “既已飞回,公主不妨留下。”

      祝凌已经放过一回鸟,它身上便再无可以隐喻的话题,它的归属自然变得无关紧要起来。

      祝凌没说什么,伸手把在她头上作威作福的玄凤像拔萝卜似的拔了下来,那玄凤作势要叨她,被她弹了个脑瓜崩。

      她看着那只站在她食指上的玄凤,语气里终究忍不住带了点咬牙切齿:

      “多谢陛下和卫太子美意。”

      这只玄凤还在作死的边缘大鹏展翅,一边扑腾着带白色圆斑的翅膀,一边试图去叨祝凌腰间的羊脂玉佩: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它竟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祝凌又气又好笑:“除了这些,你还会些什么?”

      玄凤的豆豆眼四处瞅瞅,目标却还是祝凌腰间的玉佩:

      “大人安康!大人安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出自《诗经·郑风·风雨》。
    翻译内容“风凄凄呀雨凄凄,窗外鸡鸣声声急。风雨之时见到你,怎不心旷又神怡。”出自百度。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出自《国风·周南·关雎》。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出自《诗经·卫风·木瓜》。
    感谢在2021-06-28 00:48:40~2021-06-29 01:22: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卡姆小病人 2个;衍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里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