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靠开马甲一统天下

作者:魏朝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谁人执棋


      【我好像卷入了一个了不起的秘密之中啊。】系统一字一句地重复祝凌昨天的话,【恭喜你,一语中的。】

      祝凌:......

      人艰不拆。

      她指尖捻着一枚墨玉棋子,悬在棋盘的上方。

      这个棋盘上棋子之间战事焦灼,势均力敌。

      对面与她坐隐的,是萧帝萧慎。

      “公主怎么不继续了?”

      萧慎抬眼看她,气氛一时之间充满了无声的压迫感。

      “我只是有些惊讶罢了。”祝凌说,“陛下的棋风倒与我想的不同。”

      她以为萧慎下棋会以陷阱为主,示敌以弱,再化整为零,围而歼之,走埋伏型路线,但没想到他步步为营,层层推进,不给人半点机会,严密得像个难啃的乌龟壳。

      萧慎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羌国公主,能看出她脸上有几分郁闷之色:

      “公主的棋风也与我想的不同。”

      一个人的性格如何,在棋局中或多或少都能有所体现,但他面前这个及笄之年的女子,她的行棋没有“偏好”,很多棋手绝对不会考虑的棋路,她偏偏剑走偏锋地定在这个位置,诡谲莫测,毫无章法。

      有时候明明不是最好的时机,她却选择与他兑子,只为了十来手之后的微弱优势。

      如果不是祝凌坐在他的面前,他根本不会相信,这种具有前瞻性的冷酷狠辣的手段,出自一个女子之手。

      【声望值+5。】

      祝凌意识里猛然响起一道通报。

      【艹,他怎么这么难搞!】系统在祝凌的意识里哀嚎,【你们俩再这样试探下去,等棋局趋于稳定,变化不再无穷尽之后,凭他的棋力,拼最优解我们不一定拼得过他啊!】

      祝凌无语:“你一个系统拼不过人类?”

      【就算我用的「蒙特卡洛树」算法算最优解,也架不住他这么造啊!】系统一咬牙,【直接扳,弃子取势!】

      两人又走了几手,棋盘上出现了大雪崩,祝凌的黑子转而取地,白得先手。

      系统发出了牙疼似的抽气声,又和他对了几手,维持住了黑棋的优势。

      【我这次要是能赢了他,回去我就闭关做死活题!】

      系统说:【断!】

      祝凌落子。

      萧慎一挑眉:

      “长。”

      系统思考了一会儿,选择了用旧定式:

      【虎。】

      黑棋化险为夷,防住了白棋将黑棋断开。

      萧慎极快地接上:“打。”

      【扳!】

      一时之间,棋盘上只能听到玉石棋子相互碰撞、疾风骤雨般的声音。

      ......

      “啪———”

      祝凌再落子。

      萧慎看着棋局的走势,忽然从棋笥里拣了两枚白玉棋放在了棋盘的右下角。

      投子认负,输赢已分。

      “承让。”祝凌微微一笑,将手里的墨玉棋子放回到棋笥里,“侥幸胜陛下半目。”

      “公主棋艺精深,我不及远矣。”

      【他在骗人。】从萧慎认输后就没出声的系统正在快速推演,【这盘棋往后推,有七成可能会出现多劫循环,你们会和棋。】

      也就是说,在极大可能平局的情况下,萧慎选择了认输。

      系统纳闷:【人类的胜负欲不都很强吗?】

      它突然惊恐:【他该不会还要和你再来一局吧?】

      “不会。”祝凌在意识里回复系统,“他与我拼到最后,也存在输棋的可能。与其走到山穷水尽处狼狈认输,还不如在有回旋余地的时候结束。”

      “在懂棋的人眼里,这盘本该和棋的棋认了输———”祝凌说,“人人便都会觉得是他在让我。我胜了半目这件事,反而更衬托出他的帝王气度。”

      系统愤愤不平:【他心眼也太多了!】

      “不用生气。”祝凌看着侍从上前撤走棋盘棋笥,又在他们面前摆上清茶,“反正我赢得很爽。”

      赢半目也是赢啊。

      等侍从都退走之后,萧慎问她:

      “不知公主师承何处?”

      “没有师承。”祝凌说,“不过是有人指点了我一二。”

      “公主的棋风———”萧慎沉吟,“似乎非当今棋圣公岑先生一脉。”

      祝凌端了茶盏,轻抿一口:

      “我非公岑先生弟子,棋艺只不过有幸受希桐先生教导,所以略知一二。”

      系统在她的意识里咔咔大笑:

      【你也有称我为先生的一天!】

      “希桐先生姓祝。”祝凌面不改色,“山野籍籍无名之人,便不劳陛下费心了。”

      祝希桐?

      萧慎默默将这个名字记下来,准备日后吩咐人去查。

      “陛下今日来此,只为与我手谈一局?”

      “自然不是。”萧慎正色道,“公主如今被灾蒙祸,机缘巧合之下入我萧国,我自应尽地主之谊。”

      “我萧国国都郊外有一普照寺,常年香火不断,灵验万分,不知公主可有意?”

      祝凌脸上适时露出一点讶色,语气犹疑:

      “陛下日理万机,竟还挂念这等微末小事?”

      “萧国与羌国累世通好,天下皆知。”萧慎笑道,“公主心有担忧,不愿受萧国助力,本就人之常情。”

      此时的萧慎善解人意到了极点,还与她开了个玩笑:

      “若我行愆德隳好之举,可是要被天下人戳着脊梁骨骂的。”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祝凌只能微微一笑,颔首应下。

      在萧慎的吩咐下,侍从们开始有条不紊地准备起出行事宜。

      【他到底想做什么?】

      在马车驶离萧国国都,来到郊外的小路上后,系统终于忍不住发问。

      “谁知道呢。”祝凌在心里说,“也许卫国的探子就藏在普照寺里,他想把我带过去试探试探,他的眼线遍布国都,未尝不是知道了什么消息。”

      系统忧心忡忡:【可你连探子是谁都不知道。】

      祝凌丝毫不慌:

      “万一不行,我就随便栽赃一个,反正猜对了没损失,猜错了也没损失。”

      猜对了,卫国惨,猜错了,萧国惨。

      “毕竟我只是一个柔弱可怜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公主,我又能知道些什么呢?”

      系统:【???】

      它缓缓在祝凌的意识里打出一串问号。

      祝凌闭目养神,不理它了。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马车停住,车门上的车帘被掀开,一只手伸了进来。

      “普照寺到了。”萧慎保持着伸手的姿势,“公主出来吧。”

      这日的天气极好,阳光给万物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边,萧慎长身玉立,眉目深刻,眼瞳里映着祝凌的身形。他唇边带笑,柔化了那一身冷峻的帝王气度,看起来竟有了几分温柔。

      系统在祝凌的意识里感慨:

      【萧帝长得真好看,还这么绅士。】

      祝凌把手放在萧慎掌心,借着他的力道顺势下车,萧慎的手从祝凌手腕上一触即离。

      “萧慎可不是什么绅士,他在试探我会不会武功。”祝凌在那一刹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小公主本身可只会些粗浅的功夫。”

      萧慎扶她下车后就松开了手,他没穿帝王的冕服,而是一袭玄色衣衫,看起来不像皇帝,反倒像是哪家将军府的公子。

      萧慎往前走了几步:“这便是普照寺前的路了。”

      这座寺庙建在半山腰上,他们现在在山脚,从这个位置能隐约看到掩藏在苍翠树木中的一点塔尖。

      一条青石板路蜿蜒着延伸而上,因为常年被踩踏的缘故,每块青石的中间都无比平滑,像是被细细打磨过似的。

      “此处没有轿撵,只能辛苦公主一路走上去了。”

      祝凌:“......”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自己身上那一身华贵的宫装,再想想自己一脑袋的朱翠,开始怀疑萧帝是不是想直接整死她算了。

      她出发之前婉言过自己要去更换服装,但萧帝却说礼佛在于心诚,并不在于外物,过于重视反倒失了本心,不如顺其自然。

      现在,顺其自然的后果出现了。

      “打开系统商城。”祝凌在意识里说,“筛选短期辅助功能,消耗声望值定在五以内。”

      她的脑海里弹出一个透明面板,面板上出现了三个选项:

      『技能:登萍渡水

      效用:在存在媒介的情况下极速前行。

      消耗声望值:5

      持续时间:一刻。』

      『技能:踏雪无痕

      效用:使人姿态曼妙,飘然若仙。

      消耗声望值:5

      持续时间:一弹指。』

      『技能:身轻如燕

      效用:身形轻灵,落地如蜻蜓点水。

      消耗声望值:5

      持续时间:一柱香。』

      “第二个的时间是不是太离谱了?”祝凌看着『踏雪无痕』的介绍无语,“一弹指只有7.2秒,够做什么?”

      系统也特别诚恳地伤害她:

      【因为你声望值不够,技能时间拆开只有这么点儿。】

      祝凌:“......”

      感觉有被内涵到.JPG

      权衡之后,祝凌选择了『登萍渡水』。

      在确定的那一刻,她清楚地感觉到了声望值的清零,还没等她心痛,她的四肢百骸里就流转出一股气,这股气在她身体里有规律地绕行着,让祝凌整个人都变得轻盈起来。

      “公主可有什么难处?”见祝凌一直站在原地,萧慎负手问道,“是因为这路吗?”

      “路确实难走。”他说,“不若我派侍卫取竹枝制轿撵?”

      “不必。”祝凌与萧慎擦肩而过,“这竹子常年与寺庙相伴,沐佛音而生,若因一己私欲肆意砍伐,反倒不美。”

      她的脚稳稳地落在青石板,没有打滑,没有摇晃,连发髻上的流苏都没有晃出什么弧度:

      “我只是在忧心,若我走得快了,陛下跟不上来———”

      她叹了一口气:“那该如何是好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祝凌和萧慎下棋那几手参考了百度的大雪崩定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