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垂平野

作者:松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穿过层层闹市,在暗巷深处,牧野看着手中的罗非,满含警告意味的说道
      “不想被超度的话,这次必须做出选择!”
      说完,又一次向空中抛出了手里的“硬币”,眼看着那枚“硬币”又要立了起来,突然间有滋滋啦啦的电闪光在“硬币”周围的空气中流动着,整个暗巷里的气压也突然下降,空气浓重的压人体魄,摄人心魂。
      牧野“嘎”“嘎”的压了两下指关节,旋即蹲下身来,看着地面上要立不立的“硬币”说道
      “罗非,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说完,盯着那枚“硬币”,又开始一下一下的挤压着指关节,“嘎嘎”作响。
      那枚硬币,像是思索了一番,在地面上又旋转了几下,像是终于放弃挣扎,不再立在地面了。
      牧野看着罗非朝上的鬼面,嘬了一下腮帮,若有所思。两立一鬼,看来是有险而非她,那她又是谁?不是那边派来的,却又是一个不应出现在禁区的巫师,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巫师,有意思。
      “先去看看再说。”
      说完将罗非揣进口袋里,向暗巷外处走去。
      
      韩星返回租住的旅店时已经快后半夜了,坐在旅店的床上,从背包里翻出那本日记,开始仔细的研读上面记载的修炼方法,每次看这日记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虽然爸爸已经尽可能的将批注做的很详细,但仍有很多晦涩难懂的地方和没听说过的词汇。
      独自一人在知识的盲区摸爬滚打,没有人传道受业解惑,也没有人同窗相伴苦读。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所理解的是否就是这本日记想说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韩星痛苦的合上日记,钻进冰凉的被窝里。在意识最后的徘徊里,她想或许这生生世世永无止尽的孤独才是她的使命。
      在一片云雾的后面,她又看见了母亲明媚、温柔的笑脸,看见阿俪永远充满活力的身影,看见她的同学们热情的鼓掌欢迎她的到来。
      韩星缓缓的走到属于她的座位,想要和新学校的新同桌打声招呼,伸出的手却突然变成他的堂兄,那个最不待见她,联合外人一起骂她是私生子的堂兄,韩星本能的缩手,但却看见四面八方都是向她伸出来的手。
      那些个手密密麻麻,层峦叠嶂,没有空隙,没有层次的向寒星伸来、抓来。又在一瞬间,每只手都开始滴血、流血,甚至是向外喷血,韩星颤颤的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粘腻的脸,那是被鲜血喷尽后的模样,濡湿、腥膻又带着微微的甜,是血的味道,是血,是母亲的血,是母亲死的那天,她脸上、身上被喷尽、染尽的血,是带着孤独的、甜味的血。
      韩星一瞬间如堕冰窖,浑身冷汗倒逼。她焦急的伸手去够那些手,那是母亲的手是温暖的手,但就像母亲咽气那一瞬间的无能为力一样,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远去,而自己却被无形的力量束缚在椅子上,那力量不可撼动,无处不在,令人窒息。
      韩星歇斯底里的哭喊着,猩红的双眼间满溢悲恸与无助。她努力了,真的努力了,但挣不脱,逃不掉。
      “不要,不要。”
      韩星在一声声的呜咽声中醒来。支起身子迷茫的看着漆黑又空旷的屋子,枕边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个不停,来电显示上赫然写着“沈子宴”。
      她慌忙的接起电话,果然是沈子宴的求助。挂了电话,韩星从背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护身符”,在空白处填上沈子宴刚刚说的名字,然后拿起打火机点燃了“护身符”,手中燃烧的暗黄色软纸慢慢化为灰烬,扩散成烟,游散在屋中的每个角落。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密闭的空间下点燃“护身符”,不由的被呛的咳嗽了两声,也顾不得没穿鞋,光着脚下地就去开窗通风。
      夜晚的凉风忽的一下顺着窗户涌向屋内,半拉的窗帘也随着急躁的风一下又一下的呼扇着。
      寒星探身向窗外看去,老城区的深夜,多数灯光都已经黯淡下去,却映得这长夜月明,平野垂星。
      太长时间以来的紧张在凉风温柔的吹拂下仿佛一瞬间消散殆尽。寒星双手拄在窗台上,闭着眼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清凉甘洌的夜风顺着鼻息,蔓延入里,散尽四肢百骸,出奇的让人陶醉,放松。
      就在这时,房门处突然传来一阵“悉悉邃邃”的响声,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在这寂静的夜里却让人格外心紧神慌。
      会是谁?难道是母亲说的那些仇家?但那些人应该更神通广大,不太可能会用这些鸡鸣狗盗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韩星一边思考着一边动作轻慢的退开窗边,穿上鞋,背上包,理了理床铺,假装床上仍有人睡觉的样子,然后又掏出一张黄色的软纸揣进口袋里,做好一系列准备工作后,闪身躲在窗帘后面,绷紧身上每一块肌肉去迎接房门外的未知。
      还好睡觉前在门里面又挂了一层锁,但看样子也不会坚持太久,韩星正思索着一会他们进来后,自己要怎么脱身,就听见窗户处传来“噔噔”两下声音。
      韩星心里一瞬间警铃大作,后悔自己刚才没关上窗户,给他们留了空子。
      正要出手先发制人,就见窗户处站立那人准确的扒开窗帘,随后朝自己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就着月光她看清了来人的模样,剑眉如峰,星目含威,高挺的鼻梁下整个嘴巴连同下颌线都微微收紧,危险又硬朗的感觉和白日里见过的模样不大相同。高大的身影挺立在窗边,从身上散发的气息如野兽扑食般瞬间填溢整间屋子。
      韩星下意识的蹙了蹙眉,用口型轻声问道
      “你怎么上来的?”
      牧野看着她满脸心不甘情不愿的别扭样子,忽然想逗逗她,然后俯身故意痞里痞气的贴着韩星的耳畔轻声回答道
      “坐筋斗云飞上来的。”
      韩星瞪了她一眼,看着这人不知为什么如此得意的模样,刚想怼他两句,就听见房门处“哒”的一声响,她知道,那是门锁被破解开了,剩下的最后一步就是她从里面挂的防盗链了。
      牧野似乎也注意到了门口的响动,敛了敛笑意,轻声对韩星说
      “没时间了,跟我走。”说着就钳住了寒星的手腕,将她向窗边拽去。
      韩星回扯了一下,止住身子,低声呵道
      “你疯了,这是四楼,就算身手再好,能爬上来,也不见得能下去!”
      牧野停下动作,眯着双眼,探究的看了看韩星,随后又低声打趣般说道,
      “都说了,带你坐筋斗云。”
      韩星向看神经病一样看向牧野,回怼道
      “要坐你坐,别拉着我送死。”
      看来她果然不知道,牧野心想着,随后看向门外一针见血的分析道
      “门外一共5个人,其中3个人手里都有枪。你还要在这儿等着么?”
      “你怎么知道的?”韩星狐疑的看着他
      “看见的。”牧野回答道,看着韩星疑惑的样子又补充说
      “你去酒吧找沈子宴的时候就被盯上了。”
      韩星心下了然,果然是这样。
      又是“咔咔”一声响,两人齐齐的看向房门处,最后的防盗链也快撑不住了。
      牧野拧了下眉,语气严肃的催促道
      “抓紧时间,我背你下去。”
      虽然和他接触的时间不多,但韩星鲜少看他摆出这幅样子和语气说话,内心深处不由得有些发憷。
      眼看房门就要被撬开,韩星也想不出更好的应对方案,随即顺从的趴在牧野的后背上,手臂微微用力,环着他的肩膀,双腿也不自然的收紧,尽量夹住他的身躯。
      牧野见韩星趴稳后,一只手虚托着她的大腿以防万一,另一只手蕴力,凌空画了四张符咒,随后以双指驱动符咒呈楼梯状向下顺延排布。
      韩星震惊的看着牧野的一系列动作,直至平稳落地后仍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事情。
      难道她和父亲一样是天师?但天师的符咒还能这样用么?天师不是驱鬼的么,他为什么找各种理由接近自己?是她的秘密被发现了?还是说,他根本就是母亲口中叙述的仇家?
      想到这儿,韩星瞬间从牧野身上弹开,警惕的看着他,语气冰冷的问道
      “你到底是谁?”
      牧野低头看她,迫人的气势缓缓蔓延,狭长的眸子里灌满星光,却冰凉如水,寒浸人心,韩星忽然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迎面袭上心头,就像食物链顶端的王者睥睨天下般驱使着脚下的蝼蚁,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就是穆野手中的小小蝼蚁,毫无挣扎的权利。
      随后就听见他沉着声音,缓缓地问道
      “你又是谁?为什么出现在巫师禁地?”
      “什么巫师禁地?我不知道?”韩星聚起身上的力量,尽量冷静的回答道
      “身为巫师你不知道巫师禁地?嗯?说,是谁指使你来的?”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狠厉。
      牧野话语里的信息她确实真的不知道,也很想挺直腰板问心无愧的回答他,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被一股难以名状的力量钳制住,那力量像来自自己灵魂深处般,让韩星喉间涌上一阵腥甜,一种难以压制的感觉自体内涌出,韩星避开面前的男人猛的吐了一口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