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替身也有假的[娱乐圈]

作者:之吱吱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7

      
      “江哥,你居然看过天魔霸?!”
      
      董东东费解的皱着眉,他替江城放好浴室的水,却看到江城靠在沙发上,面朝着落地窗,并没有回答。
      
      想来是看过天魔霸这件事太过不堪,董东东提气,又改口问:“咱们这几天收工都带上小夏老师吗?”
      
      其实今天晚上江城并没开口提。是董东东敏锐的察觉到,他从上车之后一直没喊开,还看了车窗外面四、五次,所以才没动作,给费大金去了条微信。
      
      虽然这个男二番在骗水果吃的方面有点人性的沦丧,但董东东并不讨厌赵斯亦。
      
      相反,他总觉得这个人在的时候,江城好像要开心的多,情绪也要丰富的多。
      
      “先带着”
      
      窗子那边说。
      
      董东东应声点头,带上门出去,几乎是同一时间,隔了一层楼的费大金也发出了一声呼喊:
      
      “江城居然看过天魔霸?!”
      
      “......”
      
      赵斯亦冷漠看着他:“这片到底有多烂?”
      
      “网剧嘛,剧本本来就不怎么样,最后平台压根没宣传,寥寥草草的搁在自制剧里就算完了,要不是特意去搜,压根看不见。你当时说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还好场上压根没人看过。”费大金嘟哝:“就那个天魔霸,坐骑刚好是配神犬...狗的,旁边一直站着条狗。”
      
      “......”
      
      赵斯亦一想到江城说话时候的表情,乐的趴上床:“那他还挺闲的。”
      
      “哎哟祖宗你怎么一点不着急?”
      
      费大金想到江城的脾气,有点后怕:“要不明天给他道个歉吧,你也不是故意的。”
      
      “好好好——”
      
      赵斯亦拖着声音,把薄薄的被子卷上身体,变成一条。
      
      开了一整天的空调把床单吹得冰凉而柔软,很快又被赵斯亦温热的身体覆盖。
      
      说不上来为什么,他先前因为想到夏棋和家庭而有些低落的心情,就这么被天魔霸给搅浑了,又轻松起来。
      
      这种感觉好像很陌生,又好像很熟悉,曾经伴随了他很久。
      
      久到赵斯亦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才想起来一点。
      
      他第一次见到江城是高二。
      
      赵斯亦是转学进的澄江一中,插班生总像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要先被人从头到脚观摩一遍。
      
      讲台上站着的男生刚过一米七五,宽松的白色毛衣,搭一条深蓝色的校服裤,校服上衣没正经的系在腰上,两只袖口耷拉着,像是窗外无精打采的小鸟。
      
      他头上还有一顶白色毛线帽,有点不合时宜的虚搭着,显得脸格外的小,正在黑板上写自己的名字。
      
      “斯亦。”
      
      他一本正经的说:“我妈说,诗意太女孩子了,就取了个谐音。”
      
      底下一阵哄笑。
      
      十五岁的赵斯亦拍拍黑板擦,老教师一样不满:“真的,意思就是我这个人特别诗情画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是艺术特长班,气氛很活跃,班主任是个教音乐的女老师,跟着忍了会笑,指了指下面最后两排说:“你个子还挺高的,坐后面吧。那些一个人的桌旁边都可以,你挑一个。”
      
      人说,物以稀为贵。
      
      赵斯亦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单单没笑的那一个,拎着书包走过去。
      
      周围瞬间响起一阵不小的嘘声。谁都知道,与市同名的江大公子不爱搭理人,同桌也是来一个换一个。
      
      赵斯亦却不知道。
      
      他一边放书包一边问:“同学,你好。你叫什么名字?”
      
      江城偏过头,看着赵斯亦。
      
      还没成年的男孩,虽然眉眼深邃,但那道折痕并不深。盯着人的时候并没太多压迫,好像罩着一层雾,细碎而单薄。
      
      赵斯亦转校很多次,寒暄惯了,下意识又添一句:
      
      “你们江城真好看。”
      
      “......”
      
      .
      
      换书的手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江城没说话。
      
      其实对他来说赵斯亦坐在哪里并没什么差别,因为只要到下课,刚才的女班主任就会嘘寒问暖的问过来,要不要换座位,上课怎么样之类的,不过是打声招呼的事。
      
      江城“嗯”了一声,继续收书,周围很快有不少男生女生来跟赵斯亦搭话,名字一个两个多的都快叫不过来,自然也就忘了这茬。
      
      铃一打响,就到了大课间。
      
      虽然14班是艺术特长班,里面的人几乎和高考的紧迫感不太搭边。但澄江一中是百年名校,更是省重点,上面对整体校园风貌的把关相当严格,这一点在艺术特长班抓得格外紧,教导主任几乎每天都要巡视一遍。
      
      而江城身为风纪委员,一支笔和黄本子捏在手里,就要去按例打分。
      
      只不过今天,他一抬头,就感觉看见了一口黑洞。
      
      “染发扣5分。”
      “饰品一样扣1分。”
      “没穿校服扣2分。”
      
      江城看了一眼他腰间的袖子:“校服乱穿扣2分。”
      “化妆扣两分。”
      
      江城一丝不苟的对着赵斯亦念完,然后说:“一个人一学期一共10分,扣完了要写检讨,周一升旗仪式的时候朗诵。”
      
      赵斯亦:“......”
      你怎么不说演讲呢。
      
      他看着面前的人,不得不说江城的声音很好听,淡淡的少年清爽感,和他高挑清瘦骨架很搭,活脱脱一个校草美少年。
      
      但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个讹上来的臭流氓。
      
      “这位同学,我今天刚来。”赵斯亦据理力争:“而且我没化妆。”
      
      江城蹙眉,目光顺着那张脸微微下移,盯上他的唇边。
      
      下一秒,赵斯亦就伸出舌尖,在上面舔了一圈:
      
      “天生的,我妈说这是血气足,能长命百岁。”
      
      “……”
      
      江城紧促的皱眉,收回目光,不再看他:“那其他的。”
      
      赵斯亦把白色毛线帽子往下拉了又拉,淡色刘海和发梢全部被包进去,活像个光秃秃的小椰子壳:“都遮起来了,一会儿你们教导主任就看不见了。”
      
      毕竟5分,半壁江山。赵斯亦赖上去:“好哥哥,我第一天来上学又不知道,等回去就染成黑的,好不好?”
      
      “......”
      
      江城皱着眉:“别拉着我。”
      
      赵斯亦耷拉下脑袋。
      
      “第一天,算了。”
      
      赵斯亦又活过来。
      
      “你把饰品取下来,校服穿好。”
      
      江城低着头,说完不再搭理赵斯亦,拿着本子起身,准备去其他班级走一圈完成任务。
      
      只不过他刚站起来,就又被旁边人拉回座位上:“那你帮我取一下耳钉,这个没镜子我不好弄。”
      
      江城皱眉:“你还有耳钉?”
      
      赵斯亦:“......”
      
      “哎呀你再算我高三的都扣光啦。”他说着就把盖到耳朵下面的毛线帽又掀上去一点,露出一只被捂红的小耳朵,从下到上打着三个耳钉,看上去很调皮。
      
      江城没动手,赵斯亦扭着脖子说:“快快,一会儿要是被你们教导主任揪出去,帽子一脱就是连环追尾。而且一来就去演讲,我怕我太出风头。”
      
      “......”
      
      江城机械的坐下来,开始取耳钉。
      
      过了两分钟,三个耳钉被取下来放在桌上,赵斯亦自己脱下手上的一条黑绳,江城顺道伸手去解他颈间挂着链扣,他觉得这都是差不多的东西,赵斯亦简直就是个长满树杈的挂杆儿。
      
      “不行不行,这个不能解。”
      
      江城已经按开了扣子。
      
      赵斯亦还没来得及拍他的手,脖子上的白玉扣就掉下来。
      
      “又怎么了?”江城声音冷淡。
      
      赵斯亦煞有其事的皱眉:“这可是传家保命的,大师说拿下来了我就活不到娶媳妇了。”
      
      “…………”
      
      江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赵斯亦飞速把扣子带回去,要紧的说:“没事,就拿下来一小会,估计还能娶个丑的。”
      
      “......”
      
      江城露出一种很想笑,又不得不维持风度的表情:“哦。”
      
      赵斯亦莫名觉得他这个样子很有意思。
      像是经不住逗,又要装作自己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看的自己先乐弯了眼睛。他确认了一遍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挂,又继续敲冰块:
      
      “你刚还没跟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旁边的人撇了他一眼。
      
      “江城。”
      
      “哪个江哪个城?”
      
      “你在的这个江城。”
      
      .
      
      那个秋天的课间人来人往,教室后门口沾着一点桂花香,好像是学校的味道,又好像是梦里的味道。
      
      赵斯亦睡醒的时候天刚蒙蒙亮,落地窗一片白雾,厚重的窗框和学校里的绿色窗檐一点也不一样。
      
      人也不再一样。
      
      他整个人被费大金摆成一个大字放在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还有点费劲,等刷完牙一看手机,却发现被刷了屏。
      
      媒体向来起的比鸡早。
      
      【 @「深度挖掘」独家报道:江城坦言接拍围城电影为表达同性态度,隔屏直言已心有所属。】
      
      不过这条并不是他要操心的。
      
      因为下面还有一条:
      
      【@「深度挖掘」独家报道:围城双男主小鲜肉夏棋闻江城已心有所属,心花开败情难自断将其比作狗。】
      
      赵斯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