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替身也有假的[娱乐圈]

作者:之吱吱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5

      
      “这可是你们青一的人,怎么说?”
      
      陆野躲在江城休息室里嗑瓜子,想要讨个青一方面的说法,但江城一直低着头看剧本,手里一支笔涂涂画画,就是没搭话。
      
      他莫名觉得江城有一点烦躁,像刚被蜜蜂叮过一样,顶着一个包,扭头问旁边的董东东:“谁惹他了?”
      
      董东东抱着一个大果盒,指指正在外面顶着大太阳学走位的赵斯亦,陆野台本一指,笑笑:“夏棋?这不是挺努力的吗?”
      
      “大清早就来过场子了,我还没见几个小鲜肉起这么早呢,樊楚郁可是9点半才到的。”
      
      他有点试探的意思,但江城冷着脸没搭腔,陆野只能明着问:“樊总树大,我惹不起。我一会儿要是把这个换了,你不会跟我翻脸吧?”
      
      江城满不在乎:“不熟,随便。”
      
      “行。”陆野顺了个苹果出门:“那就本导演做主了。”
      
      外头三个人六张嘴,樊楚郁要试戏男主的事已经传开,陆野没多耽搁,让A组的工作人员全部到位,翻了翻剧本,最后敲定了第一幕的重头戏当做试金石,决定当场试戏。
      
      是骡子是马,溜溜就知道。
      
      第一幕一共三镜,重头戏就是赵斯亦刚才背不下词的那一段,好在陆野先喊的是樊楚郁,“发挥可以自由一点,你们拿剧本都有一阵了吧,尽量把自己对角色的理解表现出来。”
      
      樊楚郁点点头,他把剧本放到一边,看上去已经准备充足。江城从休息室里出来,他看到赵斯亦站在远离报社的一块空地上,双手捂着耳朵,正在对着剧本背词。
      
      夏棋确实拿到剧本很久,准备也应该很充分,但赵斯亦却没有。他拿到剧本不过一天,要比对人物的理解,确实有些勉强。
      
      樊楚郁和江城这边两遍过完,陆野喊卡看了一会儿,若有所思点点头。
      
      樊楚郁台词气还算稳,虽然长得不太合心意,但该有的神态和表情也都做到了,并没什么瑕疵。
      
      “下一条。”
      
      陆野坐回摄像机前,镜头重新对准了江城所站的报社后门墙角。
      
      化妆师抽空替江城理了一下发型,面前站的人换成了赵斯亦,两个人只有一簇鼻息的距离,近的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
      
      赵斯亦感觉到一束目光一直停在自己脸上,像要把他看穿一样,浑身不自在。
      
      他一不自在就要张嘴。
      
      赵斯亦:“我帅吗你老盯着我?”
      
      江城:“......”
      
      陆野站的远,听不清那边说的什么,只看见江城脸色瞬间就垮下来,一种要尥蹶子走人的味道,赶紧抢着喊:
      
      “《围城》第一镜第二次, Action!”
      
      一声开拍,墙角的两个人瞬间又回了状态,赵斯亦下意识的开口:
      
      “你每次过来就为了在报纸上登些无关紧要的广告?”
      
      他带一点期待,试探的看着江城:“那为什么每次都找我登?”
      
      因为是后墙,夹在巷子里,清场的范围很小,费大金站在侧面看的很清楚,老母亲一样欣慰的吸了口气。
      
      赵斯亦这两句发挥的不错,中气十足,咬字清晰,比清早上刚开始的没腔没调已经进步了很多,该有的起伏都有,眼神和肢体动作也很到位。
      
      然而,他欣慰了两秒,还是没能听到下句。
      
      ......
      
      赵斯亦顿在了这里。
      
      费大金也跟着快要断气。
      
      按理说,他昨晚恶补了一夜,今天又起了个大早,第一天的戏词已经背了不下十几遍,应该不会出太大问题......
      
      可偏偏他刚才忍不住撩了一下江城。
      
      人总会下意识想起最近的那个声音,赵斯亦现在脑子里都是“我帅吗你老盯着我”,完全想不起来骆语说的是“你眼神总往我这里看。”
      
      赵斯亦此刻特别想给自己来一板栗,让你撩他,让你话多。
      
      站在一旁的樊楚郁眉梢微微挑了下,绕过遮阳伞,走到侧机位,脸上多了些表情。
      
      按理说夏棋拿到这份剧本的时间要比自己早得多,如果认真对待了,不会连第一幕,第一场戏的第一段台词都记下不来。这当然会给导演以及江城,甚至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留下不专业的印象。
      
      窄巷子里很安静,没人敢出声。
      
      赵斯亦停下的时间有一点久,陆野皱着眉,抬手打算喊卡——
      
      下一秒,摄像机里却突然又有了动作。
      
      夏天的清早,太阳肆无忌惮的落着影子。
      
      骆语的影子要比杜明阙矮一点,这会儿却变成了一样长,慢慢重叠在一起,看的费大金目瞪口呆。
      
      摄影机里的画面很唯美,青石板的窄巷,干爽的黑发少年微微歪着头,吻上面前人的唇角,天光从巷子另一头穿过,两个人晕着一圈茸茸的边。
      
      但江城靠在墙上,垮着的脸却更垮了一点。
      
      这个叫夏棋的小演员并没真的亲他,只是借位贴着他的脸颊,藏在阴影里的半边脸还在冲他吐舌头:
      
      “江老师,忘词儿了。”
      
      江城:“......”
      
      拍戏六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死皮赖脸的演员。
      
      但不知道为什么,印在眸子里的那张脸,却让他有些恍惚,好像四肢被什么囚住,并没有推开人的能力。
      
      站在一边的樊楚郁眼神变的有些复杂。
      
      他看了一个月的剧本,对骆语和杜明阙的对话台词都了然于心,自然知道这里并没有这个亲吻。
      
      而且从他的角度能很清楚看到这是借位,江城的反应有一瞬的惊讶,说明夏棋事先并没有与江城打过招呼。
      
      这个改动是巨大的。
      
      他也很难想象,有小演员敢对江城这么做,如果被推开,岂止是尴尬,剧组人多口杂,传出去几乎会成为业内笑料。
      
      可他却没看见江城有动作。
      
      陆野也没有喊停,脸上的表情甚至有些惊喜和沉思,好像在认真的斟酌着这个画面。
      
      摄像机拍不到的另一侧,江城身上冰凉的薄荷香萦绕在赵斯亦鼻间,他觉得这个味道有些熟悉,但还来不及思考,就听见耳畔一声极轻的,低沉的气音:
      
      “现在。”
      
      赵斯亦顿了一下。
      
      青石板上的影子慢慢分离,又恢复了一高一矮的斜线。其实回到摄像机里,这个亲吻不过持续了区区几秒,而且是骆语单方面的靠近。
      
      赵斯亦低着头,声音很轻:“现在不是有男人喜欢男人的吗?”
      
      “我还挺喜欢你的。”
      
      .
      
      “卡。”
      
      陆野从摄像机那头站起来,挥手让工作人员赶紧去排下一个景,自己塞着耳机,又完完整整把两版看了一遍,最后拍板决定:“第二版吧。”
      
      陆野虽然嘴上圆滑,但年纪轻轻转行做导演,没有二两脾气是不可能的:“我的本子我说了算,就不考虑其他人意见了。”
      
      他一句话把这事定了槌,看了眼樊楚郁:“小樊,你如果还对这个片子有兴趣,可以挑战一下骆青,这个角色不好演,人到现在也还没定。”
      
      樊楚郁倒没有继续坚持的意思,只是笑笑说:“那听陆导的,我去化妆了。”
      
      陆野点点头,他知道樊楚郁也是聪明人,自己和江城都没有换人的意思,他再坚持,只会吃力不讨好。
      
      “你台词还得练。”
      
      机器跟前没剩别人,陆野指着赵斯亦,导演脾气上来:“拿剧本多久了?第一句就背不下来你来干什么?光吃盒饭啊!”
      
      这是口哑巴亏,赵斯亦只能吃着。江城也没有要帮他解围的意思,冷淡说:“先把骆语的重头往后放放吧,他还不太行。”
      
      陆野点点头,却不买账:“那你“现在”什么?当自己是超声波?我现场收音收不住你?”
      
      “......”
      
      .
      
      第一天考虑到大部分演员的入戏程度问题,拍摄任务并没安排的太重,到了快傍晚已经接近尾声,只剩几个夜景的镜头还在拉光板。
      
      一切总算是尘埃落定,为了方便说话,费大金把赵斯亦拉到进出口的空地,给他递了瓶矿泉水,才交代起来:“小赵,今天收工有个采访你知道吗?”
      
      赵斯亦跟台词搏斗了一天,扬着脖子就灌矿泉水,白皙的脖颈连着下颌,线条清瘦又优美,嘴里一声咕哝:“不知道。”
      
      “我也是刚听剧组宣传说的。”
      费大金皱皱眉:“本来嘛是没有的,但是那个姓樊的来之前不是发微博了吗,整的跟男主似的。结果这会儿都知道咱们开拍了,就跟开机仪式一样,来了不少媒体粉丝什么的,都堵在影城门口呢。这不刚她们问了陆导,说决定晚上开个记者会,顺便官宣一下。”
      
      费大金从兜里摸了一叠便利贴出来:“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大多数应该都是冲着江城来的,到时候可能有些问到你的,我趁着空给你整理了一些回答,你稍微记一下,照着说就行。”
      
      “成。”
      
      赵斯亦还在咕嘟咕嘟的咽水。
      
      费大金看他累成这样,一想起他今天连前男友舍身贴了,一下感动涌上心头,化身舔狗:“辛苦了赵儿,等这操蛋的两月一结束,我一定好好谢谢你。到时候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去哪玩儿哥报销。哎,要不是你哥他狠心丢下我......”
      
      “打住。”
      
      赵斯亦不想听寡嫂唱小曲,没正经说:“先喊声亦哥。”
      
      “亦哥?”
      
      一个略生涩的声音从后头响起来。
      
      赵斯亦和费大金回头一看,董东东抱着一大杯刚拿的火龙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门后面。
      
      他奇怪的张口:“你不是姓夏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01 22:07:51~2020-06-02 16:45: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汤圆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就是最A的崽 8瓶;洛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