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替身也有假的[娱乐圈]

作者:之吱吱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2

      
      费大金被他一句话吓得三连回头,好在门口没人,化妆师已经走远。
      
      赵斯亦和夏棋是双胞胎。
      
      一个随了父姓一个随了母姓,性格天差地别,只是托了差2秒的福,长相几乎没差,所以才被拉到这里顶包,兄债弟还。
      
      “爷,小祖宗,昨天不是说好,你肯帮这个忙吗?”
      
      费大金做贼一样,声音低的像磨墨:“夏棋是你哥,他签完合同不想演,人直接跑了,现在剧组通知开机,这个违约金谁赔?”
      
      “我是他经纪人你是他亲弟弟,咱们不得给他善后?”
      
      “......”赵斯亦把耳机塞回盒子里:“好好说话。”
      
      费大金嗡着声:“我的意思是,咱们得弄的像一点,现在这些导演脾气都大着呢,回头一言不合就要换人…”
      
      “那刚好,我不会演戏。”
      赵斯亦动动脖子,站起来说:“这有点闷,我先回宾馆,顺便洗个头。”
      
      他和夏棋不同,没拍过戏,也没学过表演,对剧组的这些规定一窍不懂,连人都是刚下飞机被拽过来,睡觉和吃饭都没顾上。
      
      费大金瞬间堵住门:“哪闷了,这可是敞篷的。”
      
      赵斯亦:“......”
      
      费大金掰扯:“嗨,你不是跳舞的吗?搁娱乐圈这都是一码事儿。”
      
      他身宽体胖,地铁站的人贩子一样把赵斯亦摁回去坐下:“你刚回国可能不了解,国内娱乐圈混到底都是为了拍戏,只有当演员这行才长久,像你外形条件这么好的,真没人干那种擦地板的活儿。”
      
      赵斯亦:“......”
      
      “我也不想为难你,就两个月的档,拍完就完事儿了,都是感情戏也没什么辛苦的动作活儿,再说要不是你哥他狠心丢下我…”
      
      “停。”
      
      这句话赵斯亦起码听了不下二十遍,活生生听出一种赡养寡嫂的味道:“我是真的觉得闷,想回去洗个澡。”
      
      他坐在妆台前,神情不假,有点难受的伸手挠挠脖子,后头突然一阵热风,化妆师已经扔了染剂,踩着火一样走回来。
      
      他一脸要算账的意思,但走到妆台边,却一下变了脸色:“你这怎么回事?”
      
      费大金以为又哪漏了馅,吓得一个激灵,化妆师却皱着眉,把镜子的光调到最亮,清晰的照出赵斯亦白皙脖颈上的一片红粉。
      
      “诶?”
      费大金也有点奇怪的看过去,没忘改称呼:“小夏,你双眼皮有这么范冰冰吗?”
      
      赵斯亦撑着眼皮,是觉得有些重,皱了几层一样的异感,只当是自己没睡觉,太困了。
      
      “对啊,我记得你不是那种细细长长的吗?”
      
      化妆师附和一声,他虽然见这人没十几分钟,印象却很深。因为这么漂亮的眼睛很少见,眼皮很薄眼窝清浅,长长细细的眼尾染着笑,眉间很温柔。
      
      赵斯亦没说话,坐着照了一会儿镜子,在清楚的看到那抹粉红攀上脸之后,深吸一口气,问费大金:
      
      “你,买的什么果汁?”
      
      费大金一愣:“梨汁啊。”
      
      赵斯亦:“什么梨?”
      
      费大金:“凤梨。”
      
      “......”
      
      .
      
      “卧槽!”
      
      费大金反应过来,一拍大腿开始摸手机,要找车送人去医院,化妆师直接冲他喊:“出租个屁啊,这里只有黑车!”
      
      “那怎么办?”费大金额头一抹汗:“菠萝就菠萝叫什么凤梨,装文艺的都不是好东西!老子呸它祖宗!”
      
      化妆师把那句“你绝对是雇来的”咽下去,事关能不能顺利开机,他不敢含糊:“你们直接找剧务吧,看看能不能快点。”
      
      但电影的正式开拍是在明天,大热天很多不打紧的工作人员没到位,费大金一个电话打过去,那头笃笃笃了半天也没人接。
      
      他既着急赵斯亦过敏,更怕这祖宗一生气直接走人,最后干脆摁了剧务的电话说:“我去旁边,就近找江老师借车,你先替我照顾他一下。”
      
      “啊?”
      化妆师看猴一样看他:“那你估计打120比较快。”
      
      .
      
      保姆车对于艺人,可以说是第二个家一样私密的存在。
      
      江城向来生人不近,除去必要的应酬酒局,很少坐别人的车,也很少让别人上自己的车。
      
      化妆师一脸“你在想屁吃”的表情,但费大金在底层摸爬滚打的久了,也不怕这点被拒绝的面子,帘子一掀就朝马路对面跑。他只能看回镜子里的桃儿:“你赶紧给剧务打电话,别耽误了,他肯定没戏。”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刚被气了个饱,但他竟然觉得这小演员还挺有意思,并不是点头哈腰的泛泛乏味。
      
      再加上长得确实招人疼,眼看着变成猪头,有点不忍。
      
      “算了,我给你联系吧,回头给我顺两张江老师的合影来。”
      
      赵斯亦的过敏已经散开,他的脸骨架很小,肿起来不显得吓人,只显得胖,那双好看的眼睛挤的只剩两条缝,浓密的黑色睫毛不开心的抖了抖。
      
      “就这。”
      
      还老师。
      
      他有点想问问这个江老师是什么来头,贵庚几何,在剧组是个什么角色,但又害怕张嘴漏了馅。
      
      赵斯亦已经五年没回国,对国内娱乐圈很久没关注,费大金一出棚子,立马给这爱张嘴的祖宗去了一条微信。
      
      费劲儿:江老师就是跟你演这个同性片的另一个男主。他很红的,小生独一档,而且大公司资源硬,你有不知道的别瞎问,等回来我跟你说。
      
      赵斯亦瘪瘪嘴。
      
      41:哦。
      
      到剧组短短一两个小时,他已经对这位“有车有房”的少爷很是在意,印象分长了两条腿,呼呼的往下跑。
      
      男主的脸直接关系到拍摄进程,化妆师常年跟组,对影城这一片都很熟,联系了几个黑车司机,很快有人愿意来。
      
      他刚挂电话的功夫,费大金也抖着肚子跑回来,带喘的声音伴随着热气一起涌进来。
      
      风卷起一点光隙,在地上晃荡着影子。
      
      “江老师,让你上车。”
      
      “说送。”
      
      .
      
      快到傍晚的路面一片萧色。
      
      出了妆棚,赵斯亦很快看见一辆漆黑的奔驰六座高级商务停在街对面,车灯打着双闪,好像比天还要亮。
      
      他不太舒服走的有点慢,费大金着急几步直接跃进驾驶座,然后半开着门朝赵斯亦喊:“夏哥,我开车,先去医院,你绕过去坐那边后面就行。”
      
      赵斯亦顶着太阳“嗯”了一声。
      
      听这意思,车里还有人。
      
      阳光照的水泥路面干燥滚烫,没什么高楼的影城,阴影很少,走在里面就像没了遮拦,全身都被照得透彻,无处躲藏。
      
      很快,后座开门的声音连带一点震动,打破了密闭的空气。
      
      里面三个人都在位子上,费大金从驾驶座朝后扭头,招呼起来:
      
      “这是江城,江老师。”
      
      赵斯亦站在门边,两条肿起来的缝看着里面,卡机了一样,半天也没抬腿。
      
      “快上来快上来。”
      费大金见他不动,急性子起来:“人家江老师晚上还有事儿,很赶时间,你瞅瞅你都快成旺仔小馒头了。”
      
      顺着他的话,后座的江城微微侧头,看向门边。
      
      他带了鸭舌帽,压低的黑色帽檐,整张脸只剩一点下巴尖,夕阳下镀着一层淡淡的麦色。
      
      有时候单纯的美丑很难定论一个人的外形,气质像一块看不透的雾纱,遮在周身一平米的空气里,让人变的形色迥异。
      
      费大金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像江城这样出尘斐然没见过两个。
      
      有的人生来便是让人惦记的。
      
      “费大金。”赵斯亦叫了一声。
      
      “啊?”
      
      “过敏会见鬼吗?”
      
      “......”
      
      .
      
      郊区的路边是细长的两排白榆,蝉在芝麻大蛀洞里嘶声长鸣,四下无人的空地,格外突兀和干哑。
      
      赵斯亦不觉得自己是一眼认出江城的,毕竟他们已经有六年没见。
      
      人是善忘的动物,从十五六的花季,到二十二三的男人,横跨一整个青春期的生长,嗓音在变,容貌在变,人也在变。
      
      如果不是清楚听到“江城”这两个字,名字触动神经再漫入意识,牵引着大脑皮层的记忆慢慢浮现,赵斯亦觉得他可能会跌相的一腿跨进去,然后拍拍人的肩膀,来一句感谢。
      
      “谢谢江老师。”
      
      赵斯亦说完,抖了一下那两条胖胖的眼缝,先抬腿入座,带上了门。
      
      再要紧不如脸要紧。
      
      .
      
      奔驰平稳的行驶,赵斯亦在车里坐定,一模一样的景致在窗外凝固,他微微侧过头
      
      和旁边的眼神正对上。
      
      赵斯亦:“......”
      
      不过江城的眼神里没什么温度,他似乎对旁边人这幅猪头尊容有些意外,眉心稍稍蹙了一下,就扭回了车窗的那一边。
      
      嫌丑。
      
      “......”
      
      如果说和前男友重逢这件事有出糗等级,赵斯亦觉得他的红条已经爆出框外,无法读取。
      
      “小夏...老师?”
      
      好在,他现在还有层皮。
      
      前座的小助理董东东回头,见人没反应,又叫了一声:“夏棋老师,您是什么过敏?”他热络的提醒:“等回去记得让场务后勤那边注意着点,不然耽误拍摄。”
      
      赵斯亦的眼神被那两条缝夹了起来,整张脸肿的十分齐整,看不出表情,也没有情绪,倒是十分自在。
      
      鬼使神差一样,他听见自己说:“不太清楚,可能是花粉什么的。”
      
      “那还行,要是吃的,得早打招呼。”董东东身为江城助理,已经习惯了主动当话唠:“刚介绍了,这是我们江城老师,他比你大两岁,你叫江哥也行。”
      
      赵斯亦顶着猪头,没说话。
      
      刚才的谢谢,你江哥连个回声都没有。
      
      江城撇回头,又看了他一眼,礼貌性质若有似无的微微一点,然后飞快的挪回去看窗。
      
      多一秒都嫌丑。
      
      赵斯亦:“......”
      
      后座气氛有些凝固,小助理识相的赶紧打岔:“我们江老师平常比较安静,但对演戏是很爱钻研的,你有什么跟电影相关的事,拍摄期间可以多聊聊。”
      
      董东东是寒暄,却没想到自己话音刚落下,赵斯亦就往江城那边凑过去。
      
      “江老师好。”
      
      被前男友嫌丑,再忍就是王八。
      
      奔驰车宽,赵斯亦两步一挪,顶着猪头凑到江城眼前,伸出手:
      
      “我夏棋,演你男人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江城:我没有这么丑的男人。
    感谢在2020-05-29 19:51:34~2020-05-30 13:44: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aosudy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