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替身也有假的[娱乐圈]

作者:之吱吱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1

      
      “推了方导的戏,就为了接这个?”
      
      宋美霞盯着墙顶皱出的一层皮,白色石灰破出一个生气的形状,颇有些滑稽。
      
      “上映也难,拍的好最多混个三流奖,拍的不好就是污点。是因为剧本好?”
      
      周围光秃秃的,只有平景,光线毫无遮拦的照进来,这栋三层小楼是片场附近唯一的房子。
      
      “嗯。”江城靠着沙发,漫不经心的回答:“你怎么来了?”
      
      “......”
      
      宋美霞出声提醒:“祖宗,我是你经纪人。”
      
      她摸摸沙发上膜还没撕干净的小牛皮,四处绕了一圈。能看出除了拆不掉的,其他还算尽心布置,沙发和妆台都是新买的,透点刚拆纸箱的味道,头顶的中央空调簌簌吹着凉风,鼻尖一点清新剂的薄荷香。
      
      宋美霞又转了一圈,才状似不经意的开口:“选角那边的跟我说,你压根没看剧本,PPT扫一遍,就签了。”
      
      江城脸上没什么表情,仿佛对方说的是多喝开水,别冻着,复制黏贴了一声:“嗯。”
      
      宋美霞心下了然,这祖宗是不打算跟她解释什么了。
      
      “我就是不放心,所以来看看,没什么别的意思。”
      
      她是青一经济总监,手里艺人多如牛毛,一般进组这种事根本不会到场,普通小艺人连见她一面都很难。
      
      但江城不一样。
      
      他从进了青一,就被打招呼要自己亲力亲为,工作目标不能说是“捧红”,只能说是“照顾”,KPI不按钱算,全凭心情。
      
      这次为了确认祖宗不是中邪被下降头,她驱车六个多小时到这个荒郊野外的剧组来,耽误了不知道多少行程。
      
      但江城显然没有要谈的意思,点了点头,继续看剧本。
      
      旁边的小助理眼见气氛不对,于是拔地而出:“霞姐,放心吧!我在这儿呢,一定给咱们江哥照顾好!”
      
      “......”
      
      不得已,宋美霞看了眼表,又交代了几句,迈开腿打道回府。小助理跟上送人,走了一阵,窦地听她开口问:“这组里有什么女演员吗?”
      
      “啊?”小助理一愣:“有啊。”
      
      “谁?”
      
      “民国剧嘛,有两个演夕阳红合唱团老奶奶,还有个演裁缝的老妈妈,刚过来给孙子要了张签名照...”
      
      宋美霞白他一眼:“跟他搭戏的那个到了吗?叫什么来着?”
      
      小助理反应了一下“搭戏”这两个字:“另一个男主?好像是叫夏棋。”
      
      《围城》是个同性电影,他琢磨过来领导的意思,摸摸头说:“我打听了,他演过一点偶像剧,没什么背景没什么粉丝,听说还有个女朋友,都快结婚了身边人都知道,应该不是来事儿的。”
      
      宋美霞没再多问。
      这些合作演员的情况她在路上已经找人打听过,跟现在听到的几乎没差。
      
      “放机灵点,现在影视寒冬,不景气的公司多,为了红干什么的都有。他要演这个片子我是拦不住,搞这种电影走一波文艺路线也不是不行,但一定不能被缠上。毕竟是那种片儿,下三路的都爱做这些文章。”
      
      高跟鞋咔咔点着青石板,小助理跟着附和:“姐你放心吧,我看着呢。再说咱江哥这个性格,想来点事儿都难。”
      
      宋美霞没反驳。
      
      江城的性子很冷,圈里人都知道。
      
      从艺考的时候靠一张考场照提前走红,到大二开始拍戏,再到现在入行四年半,拿到最年轻的影帝金座,江城一直是省心做派,几乎绯闻不沾边。
      
      除了拍戏和其他演员很少有牵扯,即便是搭对手戏的女演员,也很少有私交。
      
      圈送称谓:人间孤岛。
      
      其实她已经很久没过问江城的事,既使唤不动,也管不着,如果不是跟选角公司的熟人吃了个下午茶,对方闲聊说你家那口岛只看拟演就签了合同,她估计压根注意不到这个电影。
      
      但一注意到,就觉得很反常。
      
      江城不看剧本接三流同性电影这种事,宋美霞实在很难想象。
      
      “那我走了,你多注意,有些小演员私生粉什么的,多拦着。”
      
      高跟鞋跨上车:
      
      “记着,别来事儿。”
      
      .
      
      这个影城很偏,并不发达的三线城市邺城东南角,租金虽然便宜,周围也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
      
      离江城休息的小楼隔半条街,立着两个白色临时景棚,里面是刚搭起来的临时化妆间,方形长镜掇在桌面,亮着一圈淡白的光。
      
      最左的镜子里歪着一颗浅栗色脑袋,两只耳朵隐在发梢间,里面塞着两个AirPods,松散在椅侧的手指轻微的点动,像是坐久了太无聊,正在自己找乐子。
      
      “太热了,那头有果汁儿,我去买两瓶来。”费大金放下包,扫了眼妆台,目光带着生疏和紧张:“哦对了,包里还有两袋菠萝干,你要饿了就先垫垫肚子。”
      
      青年抠下一边耳机,眸光瞟过周围,小声冲门口挤眼:
      
      “我菠萝过敏。”
      
      这个化妆间不大,棚子都是临时搭的,声音即使被压低,还是免不了落入旁边人的耳朵里,化妆师“噗”了一声嗤笑:“你这个经纪人还是助理啊?雇来撑场子的吧,连习惯都不知道?”
      
      费大金站在门口,脸颊抽搐一下:“什么呀,芒果干,说错了。”然后飞快的闪人。
      
      白色塑料帘子掀起来再落下,倏地窜进来一团风,六月的邺荷影城,燥热又烦闷。
      
      “夏棋是吧?”
      
      只剩两个人,化妆师拎起一小撮浅栗色的发梢,脸色不太好看:“当初选角的时候casting那边应该跟你交代过,要留黑发。”
      
      他梳直了用手一比:“而且长度也说过要短一点,学生那样乖乖巧巧的,你都没听?”
      
      “现在这样我还要重新染,明天就开机了,下午还有四五个要来定妆,你当我是蜈蚣啊十只手伺候你一个。”
      
      坐着的人没答话,仿佛塞的不是耳机是石头,化妆师只能继续拨弄他耳边的碎发,兴致比外面枯枯直叫的蝉高不了多少。
      
      “嘶,你怎么还打耳洞啊...”
      
      他掀起夏棋左边耳侧的碎发:“这么大三个钉子戳着,回头摘了我上哪给你堵?”
      “民国的戏,你打什么耳洞...…”
      
      他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总觉得眼前的夏棋和定角照上有哪里不一样,但又说不准确。
      
      好比一个相貌出彩邻家男孩,突然哪个零件变异了,明明是同一张脸,却生出一点异样的美感,拴不住的小羊一样精怪。
      
      “每次跟组就数你们这样的小演员最不专业,形象跟合同差这么多......”化妆师咕哝着:“人家江老师车都在对面了,我马上就得过去。一会儿上完色你就在这等,我忙完了回来再继续弄给你弄。”
      
      “江老师?”
      
      聋了一样的夏棋突然转过头,下巴搭在椅背上,笑眯眯问:“哪个学校的老师?他不能过来化妆间一起弄吗?这样不是更快吗,我还能聊个天。”
      
      “......”
      化妆师险些当场翻白眼。
      
      “人家有自己的休息间,跟你十八线能一样吗?”
      
      化妆师拖着长音:“这电影要不是江老师肯演,就原来那个班底,连后续投资都成问题。你现在是捡了大便宜,别说每天化妆排档等一等,演不好走人都是随时一句话的事情。还聊天...做梦呢。”
      
      “哎你这人!”
      
      再怎么说都只是个涂粉的,费大金提着两瓶果汁站在门口,有点想骂人,但又没什么底气。
      
      因为这个行业就是这样,捧高踩低太正常,他看了眼妆台前的人,对方的表情若无其事,连点不悦都没有,于是讪讪收了音。
      
      虽然只是染黑发,但镜子里的脑袋一头栗色很不均匀。化妆师足足调了三个度的上色膏,一屋子染剂的味道,才算做完准备。
      
      他扯了一大片锡纸和梳子,准备上手开染,下一秒,手腕却被捉住。
      
      “干嘛?”
      
      化妆师下意识抽了抽,意外发现钳制他的力气并不小,一个成年男人,竟然有些动弹不得。
      
      “你捉着我干嘛?”
      
      他不耐烦的对着夏棋喊了声,拧紧的眉眼映在镜子里,下面是一只单薄而白瘦的小臂。
      
      几条青筋在腕骨的地方若隐若现,瘦而不柴的男人线条微微凸显,匀称又漂亮。
      
      夏棋漫不经心说:“不用。”
      
      “啊?”化妆师皱眉。
      
      “我说,不用染发。”
      
      青年的声音略大了些,浅栗色的发梢下,眼尾依旧带着笑意。
      
      他随意的用手指指自己的头发,声音轻快:“这是一次性染发膏,Boliwanx,本来就是黑色,洗个头就回去了。”
      
      “......”
      
      化妆间里足足安静了有十秒钟。
      
      端着一手染发剂的化妆师反应过来,瞬间拉出一张驴脸:“那你早不说??”
      
      他有一点破音:“我调了这么半天染剂,你就看着?你眼瞎了?你,”
      
      “你可以先好好问我一句。”
      
      坐着的人好像没什么脾气,声音带点不正经,唇边弯起一道窝:“不然我这人,特别爱来事儿。”
      
      “......”
      
      化妆师一甩头掀开塑料帘,骂了句脏话就往垃圾桶走,棚子里又是一阵热风灌进来。
      
      像是一把鱼食涌入沉寂的鱼缸,没有声音,却掀起一阵躁动。
      
      妆台前的人手背贴了一下额头,那一小撮刘海被重新捋上去,露出分明的五官。
      
      不浓也不淡,比例很精致。有种属于东方人的舒服和清美,放在炙热的六月,很像湛蓝晴空下的一行白鹭,充满鲜明的少年气。
      
      费大金立正在门边,刚才的一幕把他吓的不轻,半天回过神,才把拎了好一会儿的两瓶果汁放上桌,转头就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小赵!他说形象跟合同不符!怎么办!”
      
      “凉拌。”
      
      “啊?”
      
      赵斯亦撑着极困的眼皮,先吸了口果汁:
      
      “人都跟合同不符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评论都发小红包,日更,请大家爱我(>﹏<)
    预收《小乖崽》
    喻晗命短。
    走马灯的十六年,最后悔的一是没听父母的话多吃早饭别熬夜,二是吊死在傅衍白这棵歪脖树上,对方一直没开窍。
    闭眼的时候喻晗想,如果有来世,他一定要乖乖听话,早睡早起,认真学习,绝不倒追长得好看的冷酷校草同桌。
    小板凳上排了一年队,终于投胎。
    兴许是上辈子亏欠,喻晗掉进金碧辉煌的大别墅,咿咿呀呀长到十二岁,奶白健康的小少爷,人见人爱,谁见谁宠。
    喻晗小日子过的如鱼得水,却没想到初一开学第一天,大门一开,他新妈指着门口的男人道:
    “这是你傅叔叔,你要乖乖听他的话,早睡早起,别熬夜。”
    喻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