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有病

作者:第138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陈酿这日起的极早,安排院子,喂鸡,捞果子酒;然后去厨房做了饭。
      
      她的手艺一直不错,尤其是各式各样的豆粥和包子饺子之类的家常饭;正好这几日院子里的梨树一直开花落花,她便摘了些,洗干净;
      
      待到锅里煮的绿豆大米粥熟了之后,又放进几块冰糖和梨花煮,端出来的时候,陈湛正好起来;李氏已经到后屋酒窖做酒了。
      
      陈酿给李氏留了饭,吃完饭要去送陈湛的时候才去了酒窖。
      李氏正在后面的锅里煮米。
      
      “娘,咱们家是不是没有酒曲了?”
      李氏从锅灶里抬起头来:“好像是没了。”
      “那待会儿我送完弟弟再去酿造司买些。”陈酿给李氏擦擦汗。
      李氏点点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皱起了眉头:“那你便先不用买太多,只买这个月的便可以。”
      她还不确定里吏何时再过来收房子,若是买的酒曲多了砸在手里也怪浪费钱的;以后没了酒楼,就是要在这种一点一滴的地方节俭到位了。
      
      陈酿点点头,又道:“我知道了娘,早饭我热在锅里了,你待会儿忙完了记得去喝,我先走了。”
      
      ……
      陈酿送完了弟弟,果真没有回家;当然她也没有去酿造司买酒曲。
      
      她其实昨天晚上已经想好了;今天去一遭青州,去一趟凤凰山庄见见陈氏。是的,她已经想好了。但去是不能直接去的,且不说去青州的车马钱她不想出;再者就她这样贸然去了,人也不会让她直接进去的。
      她昨天就已经想好了,去找里吏,让里吏送她去凤凰山庄;里吏本就收了章家的贿赂;好处绝不能少。
      
      陈酿这次要是去了用章家与她的婚事做借口,里吏为了自己的利益自是不能不答应。
      ……
      陈酿一边想着上山的事情一边想着章家林氏的事情;路过正在开早市的御街的时候听见了叫喊冰糖葫芦的声音;
      
      陈酿脚步一顿,那卖货的女人笑了起来,“是你啊,小姑娘。”她露出两颗虎牙。
      
      卖货郎哈哈问道:“老顾客吗?”
      女人笑着瞥他一眼,“就是上回你我的时候,捂住她弟弟鼻子和嘴巴的小姑娘。”
      卖货郎噢了一声:“弟弟去念书了?”
      陈酿嗯了一声,指了指上面的葡萄葫芦,“今天要这个。”
      卖货郎给她摘下来,陈酿又道:“两串。”
      卖货郎看看自己的糖葫芦架子,“哎呀”了一声,笑道:“就一串了,我去屋里给你现做一个吧?不着急走吧,小姑娘?”
      
      陈酿点点头,卖货郎便进屋捯饬去了。
      外面只剩了陈酿和女人,女人今天没有带孩子;她坐在椅子山,身上穿了件嫩黄色的六副襦裙,还戴了副草绿色的珍珠耳环,整个人看起来年轻又鲜亮;
      
      她哼着歌,脸上还带着笑,整个人像是高兴的不得了。
      自己母亲像她一样大的时候也是这么开心的吗?她们又为什么快乐呢?是因为自己的夫君吗?是因为夫君合自己心意吗?可是夫君为什么会合心意呢?她们嫁之前是不是彼此十分了解?
      陈酿看起来心事重重,女人忍不住问:“小姑娘,怎么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陈酿摇摇头,半晌又忍不住问:“姐姐,问您一个感情上的事情可以吗?”
      女人一副新奇的神情,但还是笑着点点头。
      陈酿便问道:“你在嫁给自己夫君的时候可曾了解过他?可曾知道您嫁给他之后两人会十分和睦?”
      “那自然是不曾的,说是了解也只是通过媒婆之间的说道,还有定亲之后,偶尔的节日还有亲戚之间的走动。”
      
      “那您怎么会决定嫁给他呢?了解不够;如果日后发现他并非良人……”陈酿皱起眉头,半天又又赶紧到:“我只是随口假如了一下……”
      
      女人没放在心上,“他并非良人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只有少部分人会嫁给青梅竹马、门当户对、真正了解的人家;大多数的都是我这样的女人;”她摇摇头,笑道:“怎么?你也定亲了吧?”
      陈酿抿了下唇,“算是吧。”她本是个清甜的女孩子,这样看着竟苦大仇深了起来。
      
      女人又笑了下,“其实我们这样的女人家嫁人就如同赌博;赌石见过吗?”
      陈酿点点头。
      
      女人继续道:“你看的到面前的石头是怎样的石头,你也看见过这块石头切开一点的样子,但你就是不知道这石头全切开是什么样子的。”
      陈酿问:“即使婚前你们见过面……你听见过他说话也不行吗?”
      女人促狭道:“哎呀,那自然不行,你假如嫁人之前见过或是了解他,你嫁给他之后又会发现,你越来越不了解他。”女人看见货郎从屋里出来,路走的有些外八,忍不住笑的眯起眼睛来,“尤其是你们吵架的时候。”
      
      货郎眼里只看见了女人,也笑着问:“你笑什么?”
      女人接过他手里的糖葫芦递给陈酿,“笑你啊,多大的人了走路还那么没正形,再带坏了囡囡!”
      陈酿道了谢转身要走,那女人又叫住她:“要相信自己能从石头里开出一块翡翠来哦。”
      陈酿点点头,心下却很依然茫然,这心情大概同所有女人即将嫁人之前的忐忑一模一样;她这样的女人,也是不能幸免。
      ……
      陈酿去里吏府果然一切顺利,里吏脸还肿着,头上还缠着绷带;只是听见陈酿要上凤凰山庄还是“不计前嫌”的安排了,还让自己的夫人陪同陈酿一起上山。
      不过话是这么说,陈酿自然也知道里吏还是想借着陈酿的东风沾沾章家高门大户的光;互利互惠的事情。
      只是这世界着实荒唐,只要手中有权有势,怎么使劲掌掴别人脸,却还是能让人笑脸相迎。
      
      在陈酿的目光下,里吏的夫人发白的脸上带着笑上车来了。她人长的清秀,看着是那种不多说话的闺秀模样;颤颤巍巍的入了座,连话都不敢多说。
      
      陈酿可以理解,她和她娘将里吏打成那样,尤其是她,直接拿着马扎和凳子打的,里吏鼻青脸肿的回家之后,夫人问起来,他不添油加醋的将陈酿母女泼辣和粗鲁添油加醋,怎能有脸面在家中立足?
      这样倒也好,省了聒噪的问东问西和假面相迎;安静!陈酿闭上眼睛,一个多时辰后,马车径直上了凤凰山庄,被通传之后,又直接进了章家停在了章家西苑马厩里。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玄学就是蹭不到,我会凉破天际吗?我看着自己四个收藏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