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无痕

作者:燕空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山回路转

      疾风去后,母子三人回到屋子里坐下,一别三月,母亲温柔的将女儿鬓角的秀发别到耳后“孩子,你可知道娘亲多担心,若是你有什么不测,我怎么对得起……?”
      勿里见娘亲哭得伤心,忙替母亲拭泪:“勿里是想给娘找些人参治病,那坏了心的郎中,看我们没钱就不肯医,所以我想自己去挖,哪知道根本挖不到,后来看见挖参人不要的根须,就捡了些,想着应该有些用处,谁知风雪太大,找不到回来的路,又多亏了麟……慕容公子相救,他将我带到山上去,看见了一位伯伯,那伯伯待我很好,还教我功夫呢,他说我以后可以保护娘和弟弟,不让坏人欺负咱们。”
      勿里娘惊问道:“你看见那位伯伯了,他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知道呀,伯伯对我很好,如今伯伯死了,我以后都见不到他了。”说着低下头,眼泪不知不觉涌出。
      “死了,怎么会死呢?他不是武功很好的吗?是什么人害死他的。”
      “娘怎么知道那伯伯功夫很好?”勿里觉得奇怪。
      勿里娘亲以袖拭泪道“是你说的那伯伯告诉你,学了他的功夫就能不受欺负,那自然就是很厉害的人。”
      “娘亲说得是,伯伯功夫很好。”
      “勿里乖,他既然有恩于你,万万莫要忘了那位伯伯。”
      “娘不要哭了,慕容公子说伯伯现在和他的妻子在一起,很快乐很幸福。”
      “是……是,他们现在一定很幸福。”勿里的娘亲目光飘向远方,暗道:“公主,奴婢会照顾好勿里的,您在天之灵定要保佑勿里平安长大、幸福安康。”
      “有人吗?”
      “有人吗……?”门外传来陌生男子的声音。
      勿里娘拭去泪痕,打开门见到一个满身是血的人,看那人的衣服装束不凡,戒备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脸色惨白,脚步不稳,摔倒在地:“大嫂,我是个商人,不想半路遇到劫匪,砍了我一刀,大嫂法法善心救救我。”
      勿里娘本是心慈之人,见他身受重伤,搀扶着他回到屋里。
      “娘,他好像伤的很严重,我去请大夫。”
      “不用,那么远的路,别去了,那公子的属下给我拿了许多药,医治什么病症的都有。”说着从柜子里拿出一大箱子的瓶瓶罐罐,眼花缭乱。
      “那公子的属下说,不知我得的什么病,拉来好几个郎中,几十瓶子的药,简直差一点把医馆搬来了。”
      勿里笑道“怪不得他那样有把握。”
      “什么?”
      “以后再和娘说,大叔你知不知道应该用哪种?”
      那受伤男子指着道“那个红色瓶子的,就是上好的金疮药。”
      费了好大力气,总算把那人包扎好了,那人道“多谢大嫂救命之恩。”
      “不用客气,救人是应该的。”
      那人在勿里家休养了大半个月,伤口好了大半。
      一天夜里,勿里听见房门外有声音,自从她掉到天池里醒来后,她的耳朵极其灵敏,以前她夜里就算打雷都不会醒,但如今即使是猫在轻轻走动,她都可以感应到,她猛然坐起来,悄声从厨房往房间内看去,借着月光看见床上只有弟弟,这些日子受伤男子和弟弟一起睡在床上,母亲和她睡在厨房,她听见门外母亲惊怒道:“放开我,我好歹救了你的命,你怎能这样禽兽不如的事?”声音极低,勿里却听得清清楚楚,她一个健步,跃到屋外,看见那受伤男子正拉扯着母亲。
      “你做什么?”
      那男子一怔,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问的措手不及。
      “我有话和你娘说,你回屋去。”
      “放开我娘。”
      男人嘿嘿一笑:“我要讨你娘做小,她还扭扭捏捏假正经,跟了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岂不比待在这强。”
      勿里虽小,但见那男人抓着娘亲不放,怒喝道:“你不放开我娘,我就杀了你。”
      “你这个有娘养没爹教的小杂种,杀了我,口气不小。”
      “就你这丫头片子,一脚踹飞你,你以为你娘是个什么正经东西……”边说边要去打勿里。
      “别伤害我女儿。”
      “你要是从了我……”
      话未说完,就被勿里一拳打落墙角。鼻孔穿血,那男人不想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孩这么大力气,捂着鼻子,爬起来,一拳挥向勿里,勿里眼疾手快,一脚踹向男人。
      “娘,您没事吧。”勿里忙扶起母亲。
      “勿里,这,你这……”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大的力气。”
      墙角那男子一动不动,过了许久还是没动,勿里娘惊道“不会死了吧?”
      勿里娘蹑手蹑脚走过去,却发现那人没了气息,已经死了。
      “他死了,快叫醒弟弟,咱们收拾东西赶紧走,闹出了人命,让官府知道了可不得了。”
      “娘,不要慌,他是坏人,况且我也并没有想杀他,是他不禁打,才死了的。”
      “傻孩子,你看他穿着必然是个人物,若是他家里人找来,府衙中的是是非非哪里是娘担当的起的,况且娘就是拼了性命,也不能让你受半点委屈,乖,我们尽快离开。”
      勿里拗不过娘亲,叫醒睡眼朦胧的弟弟,娘三个离开这个住了□□年的地方都难免有不舍。
      “娘,咱们到哪儿去呢?”努尔睡眼朦胧问道。
      “那公子的属下留了许多金银财宝给咱们,咱们就找个无人的地方安安心心过日子就是了。”
      “娘,不如我们去找慕容公子,他走时说要我和娘亲弟弟一起去寻他。”
      勿里娘微微沉吟,暗道:“如今钟离君已随公主而去,我们也不必再待在此。”转而对无痕道:“也好,不过你知道他叫什么?家住哪里?”
      “我只知道他叫慕容德,家住龙城。”
      “大燕?慕容家的子孙?”
      “娘知道。”
      “娘也没去过大燕国,不过慕容氏是大燕皇族,看来这公子也是皇族了。”
      “慕容公子待我很好,定然不会让人家欺负我们的。”
      娘三个一路向南,这一日走到边境,却被边境卫兵拦住去路。
      “干什么的,哪里去?”
      “军爷,我们是要到燕国去。”
      “去燕国干什么?”卫兵们对视一眼。
      “去寻亲戚。”
      “寻亲?我看是奸细吧,不知道咱们正和燕国打仗吗?你们还去寻亲,来人抓起来。”
      “军爷,我们是良民,绝不是奸细,我们也不知道两国在打仗。”
      “抓起来。”
      “谁敢。”勿里拔出鸣鸿刀,犹如凤凰浴火,摄人心魂。
      几十个士兵围住这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却谁也没有动手,那种摄人的气魄和手中的刀让人心存畏惧。
      “怎么了?”一个沙哑的声音自人群外传来,为首的军官道“大人,此处有燕国奸细,拒捕不从。”
      “这么小的孩子,哪里是什么奸细,叫什么名字?”一个面色和蔼的老者问道。
      “大人我们是长白山人士,决不是奸细,还望大人明察。”
      “行了,这三个人交给我吧。”
      勿里等被带到老者府中,这府邸虽然不大,却小巧别致,勿里等被下人带到一处小小院落里。
      “请问,那位大人是什么人?”
      “那是我们汪谷大人。”
      那人走后,勿里道“娘,我们真的要留在这里吗?”
      “看来这位大人不是坏人,既然大人好心收留,我们且住两日,过两日再走不迟。”
      
      勿里等在府内几天只见众人忙忙乱了,张灯结彩的好不热闹,勿里道“这么多大红灯笼,像过年一样。”正自纳罕,那老者前来,勿里娘拜谢道“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那老者道“夫人请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安心住下,等战事了了,再去燕国不迟,你们那日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也是燕国来的,在这十几年了,单于念我往日功劳,虽逢两国征战之际,也未加怪罪,对了,你们到燕国寻找什么人?”
      勿里娘还未答话,勿里道“是我娘亲的兄长,只是平民百姓,说了大人也不知道,多谢大人,我们明日就离开。”
      “你们既是去投奔亲人,只怕是有难处,既然有为难不如在我府中住下,反正这里清净,也没人打扰。”
      “大人救了我母子已是感激不尽,如何能再叨扰。”
      奈何勿里娘与勿里态度坚决,那老者道“既是如此,我也不强留,不过后天便是我老母亲九十大寿,她老人家喜欢热闹,又听说我带回来两个孩子高兴的了不得,刚刚还说要见见这两个孩子。”
      “不想竟遇到老夫人大寿,难怪这几天府里这样热闹,我们早该拜见老夫人。”
      午后,勿里三人跟随府里奶妈,过了垂花拱门,一条羊肠小道,走了大约百步,豁然开朗,一座三间大房外面许多女眷,见勿里等来了,知道是老爷所救的孤儿寡母,忙引着到老夫人房里,房间里雕花木椅上坐着一位银发老太太,身穿赤金花卉大袄,一脸的喜气,看见勿里笑道“方才就听下人说,府里来了个小仙女,我还不信,看看这模样,到真像菩萨身边的玉女儿。”
      说着将勿里拉到身边问道“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无痕。”
      “这名字倒有趣,姓什么?”
      这倒把勿里难为住了,她看看母亲,她没有姓,也从来没有人问她姓什么?
      老夫人一看孩子被问住了,看了眼她娘面有难色,笑道“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活了九十岁,在世人看来也是个老妖精了。”
      众人笑道“是老神仙还差不多。”
      “神仙也好妖精也罢,我想大概是我的姓好,我的姓氏也是世间少有的,不是我夸口,我年轻的时候提亲的人能从这府里排到草原上去。”
      众女眷笑道“老祖宗年轻时可是世间少有的美人儿,自然有数不清的追求者。”
      老祖宗笑道“当日我父亲问我为什么看上了你们老太爷。”
      只听门外笑道“因为我太爷爷英俊潇洒呗。”
      说话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虽只有十几岁的年纪却已要比平常孩子高出半个头,浓眉大眼,爽朗不羁。
      “太奶奶怎么有兴趣说起和太爷爷的故事了?”
      “擎苍莫要打断老祖宗的话,老祖宗接着说。”
      “我父亲问我为何要选汪谷那小子?我说只因为我觉得我们的姓氏相配。”
      “我父亲笑道‘世人都看生辰八字,你却偏偏看姓氏,’女子嫁人之后都随了夫姓,我却觉得我这姓配这孩子正好。我一见这孩子就喜欢,孩子你认我做太奶奶如何,从今以后就随了我的姓。”
      勿里看看母亲,母亲忙回道:“老人家若是愿意赐个名姓,自是孩子的福分。”
      那少年低声问旁边的丫头,低语了几句,点头笑道:“即墨无痕,这名字我喜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汪谷与无痕纯纯的友谊开始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