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执念苏医生

作者:阿狸8845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八章喜欢孩子的苏羡

      第二十八章 喜欢孩子的苏羡
      落落大年初七在恒仁医院顺利产下男婴,我知道消息时激动的抱着苏羡又哭又笑,苏羡不记得落落,大概体会不到闺蜜生孩子的喜悦心情。
      我和苏羡赶到医院时,忽然想起还没跟落落讲苏羡精神错乱的事情,新生儿刚出生亲朋好友一定争先恐后开看望,现在带苏羡进去恐怕不合时宜。
      我们在医院附近的老凤祥溜达,准备给孩子买条长命锁。柜台小姐姐介绍了好几种,寓意都非常好的长命锁,苏羡每一条都拿起来看,将他们的细微之处都一一做对比,之后选了一款上面刻有小猪的造型,现在已经是猪年了,倒也十分应景。
      我准备买这款,苏羡好看的眉头又不开心了,他又挑了别的款式,将手里的小猪长命锁紧紧握在手里。我正疑惑他又说“你可以选别的,这款我要了。”
      我又点哭笑不得,踮起脚尖拍拍他的脑袋,“人家生孩子,你又没孩子要这个干嘛?”
      他有些懵,“我们也会有孩子的。”
      柜台小姐姐笑道“如果现在怀孕,你们也会有个猪宝宝。”
      我尴尬的笑笑,苏羡的状况又不稳定,现在没必要执着这事。
      我哄着苏羡让他把小猪给我,苏羡一急眼眶微微发红,“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小孩,我们也生一个好了。”我现在不能理解苏羡为什么特别执着孩子,还是在他眼里,我曾对孩子表现出特别喜爱,所以他潜意思里觉得自己特别喜欢?
      柜台小姐姐脸色一变,估摸猜出苏羡精神不太正常,跟旁边的同事接头交耳。我一看苏羡的状况,连忙说,“好好,我们一起买。”
      苏羡见阴谋得逞,立马换上阳光明媚般的笑容,在我脸上亲吻一下,“苏羡,你真好。”
      是啊,我现在是苏羡,他现在是叶子。他所作的一切都是我会做的。我摸摸脸颊,上面还残留着苏羡的气息不禁脸红,以前我也梦想着能偷吻苏羡,可惜,每一次都被他轻而易举的错过。
      出了老凤祥后我们去水果店买果篮,我算着时间趁着中午吃饭,带着苏羡悄悄溜进病房。
      落落住的病房是妇产科豪华单人间,我们进去时只有婴儿护工和躺在病床上的落落。她老公不在,落落将他老公支开,避免和苏羡有摩擦。
      我理解落落的想法,毕竟谁也不知道苏羡什么时候会病发,落落想让我们看看孩子,又想避开婆家一帮人,两全其美。
      孩子出生重八斤六两,非常好的数字,最后落落还是避无可避的挨一刀,麻药刚过疼的她龇牙咧嘴不敢动弹。将孩子抱到落落身边,小家伙胖胖的,眉眼间有几分落落的影子。额头皱皱的,脸蛋却很红。头发也很少。我忍不住摸摸他的小脸蛋,终于明白什么叫,想不想拥有婴儿般肌肤,太嫩了,比煮好的鸡蛋还要软滑。
      小家伙被我吵醒了,睁开眼睛瞄两眼又闭上,嘴角时不时弯弯,像是做了什么美梦。
      苏羡大概第一次见到新生儿,对这小家伙十分好奇。他摸摸小家伙的手,小家伙下意识将苏羡的食指握在手里。他的手太小了,没能将苏羡的食指完全握满。苏羡又将口袋里的长命锁递到他手里,小家伙又换目标,将长命锁抱在手里。
      落落笑孩子“现在就看出来,这孩子一定是个财迷。”
      “现在还小,能看出什么?”
      “我一直期待能生个招商银行,现在还真的给我弄个建设银行,悲催呀。”落落苦笑。
      “男女都一样,小宝贝健康最重要,何况人家是带把的,你还能给他变个?”
      “所以我只能认命了。落落翻白眼,“希望这兔崽子以后不要太折腾我,否则我真想把他塞回去。”
      “伤口痛的厉害吗?”我阑尾炎时伤口就很痛,剖腹产不知道比我高几个等级。
      “给我弄个半麻,我都感觉医生拿刀子在我肚子上划,痛的我直叫。”我不太了解剖腹产,也许每个人对麻药的受耐性不同。看着落落遭罪的模样,有股不太想生孩子的念头。
      苏羡站在婴儿窗边,看着小家伙问,“我能抱抱他吗?”
      我脸色一变,刚要劝苏羡,落落一把拦住我,笑着跟苏羡说“可以”
      苏羡笑着点头,从护工手里接过孩子,他小心翼翼,双手姿势僵硬,护工帮他调整好几次,终于将小家伙抱在怀里。
      抱着孩子的苏羡和平日都不同,他嘴角含着笑,眼睛干净明亮,像孩子一样无任何杂质。
      “谢谢你。”我握着落落的手,笑道,“苏羡很喜欢孩子。”
      “苏羡现在怎样了,他好像不认识我。”落落终于说出心里话,苏羡进来至今,眼神都没和落落接触过,她不禁起疑。
      我将苏羡现在的情况一一告知,落落忍不住反握住我的手,“我看到你脖子上的纱布,就知道一定出事了,你怎么不早点说。”
      “你都要生了,我不能让你为我们的事伤神。”我看着苏羡说“何况,现在的苏羡也未尝不是好事。”至少现在的苏羡没有一丝戾气,他会安静的陪在我身边,再也不离开。
      我看了时间计划着早点离开,避免和落落老公撞上,便带着苏羡早早离开。
      路过外科大楼时忍不住站在楼下张望,想起苏羡在外三科的点点滴滴有些伤感。苏羡已经忘记了这里,忘记自己曾经拿着手术刀救死扶伤,也忘记了那群和他共事的伙伴同事。
      我们转身想走正碰上凌晨,他见我们来了十分兴奋,一路小跑过来。风吹起他的白大褂,像风衣一样摇摆。
      凌晨上前在苏羡胸前一拳,笑的小虎牙露出来,“你终于想起回来看看我们啦,楼上那群小护士,成天念叨你。”
      苏羡见凌晨的举动很是不解,眉头微皱,不愿理他。
      我连忙上前跟凌晨简单介绍苏羡现在的状况,凌晨一听,面色沉寂下来,试探的问“苏羡,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苏羡摇摇头更正他“我是叶子。”
      凌晨一拍脑门无语,朝着旁边的台阶上去就是两脚,“我去,我兄弟居然变成了女人。”
      “凌医生你歧视女人吗?”我笑道拍拍凌晨的肩膀。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凌晨连忙摆手,“我只是觉得那么努力优秀的苏羡,现在变成这样,我有些接受不了。”
      不只凌晨,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现在的苏羡,但我相信苏羡总有一天会自己找到回家的出口,我等他回家,陪他一点点寻找。
      “去楼上看看大家吧,都很想你。”凌晨抓抓略短的头发,“你上次走后,护士长将你的东西都收起来了,你带回去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
      我点头,医生是苏羡最喜欢的职业,如果能从这里入手,也许能找到点苏羡的回忆。
      我们从后门进外三科,有些护士看到苏羡激动地直跺脚,统统跑来问苏羡情况。大家都非常关心苏羡,苏羡看到他们没多大反应,紧紧握住我的手,一路没放开。
      在事件发生后,苏羡主动离职,走得急,都没机会和大家好好告别。现在突然出现,大家的热情瞬间被点燃。
      直到护士长走过来,小护士们才恋恋不舍离开。护士长见苏羡也忍不住感慨,“本想着今年我们科一起吃个年夜饭,没想到发生那么多事情。”
      “是呀,不过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凌晨笑道,但我知道这样的机会不多。
      “科里是不是又招新的医生?”我见医生办公室里,原本苏羡的位子上挂着件白大褂,上面绣着别的名字。
      凌晨点头,“新来的那个医生仗着自己是副院长的侄子,嚣张跋扈,气得我好几次都想揍他。”
      护士长连忙捂住他的嘴骂道“小年轻,不懂事,别乱说话,到时候考评记你大过。”护士长毕竟年长他们很多,见过太多人情冷暖,职场规则而已。
      “本来就是,你不也被他骂过几次,这人简直无理取闹。”凌晨嘟囔着不爽,“还是我的老搭档苏羡脾气好。”
      护士长这点与凌晨不谋而合,苏羡在科里出了名的好脾气,没有人见他为什么事动怒过,带过的实习生也都夸奖苏羡是最好的导师。
      可是苏羡经过精神病事件后,这辈子没有哪家医院再敢聘请他,他终究与最爱的手术刀无缘,变成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人。
      我们一同参观了医生办公室和休息室,休息室墙上依旧挂着病人送苏羡的锦旗,桌上的迷你微波炉还静静的躺在那。苏羡对此没什么印象,苏羡的曾经,都被时间一点点抹去,唯一留下的痕迹,就是这群还记得苏羡的老朋友。
      最后护士长将苏羡的东西全部还给他。苏羡抱着纸箱,看着里面的东西有些愣神。
      我们告别护士长和凌晨,打车回家。路上苏羡没怎么说话,也没问我那些人是谁?我隐约感觉苏羡对医生这个职业有着很深的羁绊,也许他真的能想起什么也未可知。
      回到家,苏羡将怀里的东西一一摆放整齐,里面东西不多,他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每一位病人的特征,以及他的处理对策。一本外科书籍文献,还有一件他专属的白大褂,上面绣着他的名字,也许这就是唯一能证明苏羡曾是医生的回忆。
      苏羡拿着他的笔记本,仔细摩挲,一页页翻看他所有的内容。直到夜幕降临,保姆阿姨将饭菜端上桌,他才回神。
      晚餐时,苏羡很沉默,没有一点声音。我不禁有些后怕,生怕苏羡又有什么不好的症状。忙用胳膊撞了他两下。
      苏羡这才抬头看看我,又看看自己,忽然明白了什么“我们是不是还缺一个孩子?”
      我卡在喉咙里心忽然被泼了一盆冷水,心里既期待他能想起什么,又被他无厘头的一句“孩子”笑喷。
      苏羡对孩子是真的执着。
      “你很喜欢小孩子吗?”
      苏羡点头,“他很软,看到他感觉自己就像重生一样,非常宁静。”
      我点头认同,孩子是最纯净的,他们没有烦恼,有万千宠爱。我的苏羡有什么?自小跟妈妈居住,父亲常年忙碌工作很少关心他和妈妈。就算到后来被劫持,发疯,他想到的还是将苏羡关进精神病院。他要死要疯,不能冠上苏家的姓。这样冷清的父亲,让苏羡心寒。
      我想正是因为缺少父爱,苏羡日后有孩子,一定会是个好爸爸,将自己缺失的父爱换种方式给自己的孩子,让她茁壮成长。
      我想了想,如果有个孩子,苏羡会不会慢慢好转呢?他今天抱着小家伙,神情十分宁静温柔,仿佛抱着自己的孩子。
      我笑着对苏羡说,“好,我们试着养一个吧。”
      苏羡听后,眼睛里忽然亮起来,眼角眉梢的的笑意再也藏不住。很久没看到苏羡这么开心,也许我们真的可以拥有自己的孩子,也许值得一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很想知道有没有人看到,肯给我一点评论呀。求评论,建议的阿狸。。。。。最近都好忙,上赶着忙。我一直说自己要做个快乐的小会计,但看到满眼的表格还是想吐。想想那些钱又不是我的,好伤心,给我点收藏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