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执念苏医生

作者:阿狸8845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精神病谣言

      十九章,精神病谣言
      圣诞节这天,苏羡一早与凌晨准备手术事宜,我发了祝福短息,在工作室离等待消息。趴在办公桌上刷评论,观众对我们工作室的配音反响不错,也有些建议,我一一归纳,准备跟师姐探讨。
      许久没出现的季又越这次倒是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参加高层会议,我透过玻璃门看到季又越神情专注的倾听师姐汇报,偶尔抬手打断,又再笔记本上敲击键盘记录。如果他不捉弄我还是个很不错的富二代,嗯,可惜不是我的菜。
      会议一直持续到到中午,季又越说请大家出去吃饭,我本不想去,被师姐硬拉着一起上了季又越的车。
      季又越的车是一辆黑色的悍马,非常宽阔大气。他开车,师姐坐在副驾驶,我和一名小师弟坐在后排。
      我们来到一家日料,提前预约过,服务员直接领我们到包厢里。季又越坐主位,身旁空了一个位子,我主动挑了个离他最远的位子,屁股还没坐热,季又越就嘲笑我“坐那么远干什么,过来。”他指指身侧的空位。
      “我人微言轻的,不敢坐到你身边。”我职业的笑笑,脸部神情绷紧。
      “过来!”他不耐烦的板着脸,师姐一看情况不对,忙推着我坐到季又越身侧。我别扭的坐下,内心一百万个不愿意。
      季又越见我过来,立刻换张面孔,帮我倒上一杯清酒,他侧过身在我耳边说,“你说,苏羡直到我们在一起过圣诞节,他会不会嫉妒。”他端起酒杯慢慢品味。
      工作室里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众人不知该说些什。师姐起身打破僵局,向季又越敬酒。季又越开心说,美女敬酒,岂有不喝之理。两人推杯换盏几回,气氛慢慢活络起来。
      我夹在他们中间不做声,心里骂季又越,喝吧,喝死你算了,省的闹心。
      最后季又越没有喝死,却喝醉了。全场只有我没喝酒,这送季又越的任务就落在我身上,我不愿意,打电话准备给他叫代驾。我还来不及做反应,季又越拎起我后衣领直接拉走。
      季又越站在悍马车旁,将钥匙丢到我手上,“送我回去。”
      “我车技不好,送不了您。“我将车钥匙还给他,准备开溜。无奈,他大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直接将我塞进驾驶室,自己悠哉的坐到副驾驶。
      “如果不想让你师姐难堪,就送我回家。”他眉头微挑,“如果你车技不灵,能跟你一起死,也不错。”
      我发动车,心里暗骂,要死自己去,别拉上我。
      季又越见我一脸不情愿,笑道“别在心里骂我,你想说什么脸上全写着。”
      季又越报上小区名字,我开导航起步。他脸上淡淡的红晕,特别萌。季又越看着我嘴巴弯弯,“你说苏羡今天的手术会不会失败?”
      我一脚刹车踩死,季又越没系安全带,整个人飞出去,撞上前挡风玻璃,痛的龇牙咧嘴。
      “抱歉,车技不灵。”我无辜的眨眼,见绿灯亮起,又狠狠踩足油门,季又越立刻系好安全带,摸着肿起的额头,气的不在睬我。
      我心情大好,不正想理他,一路上只有音乐在车厢里流淌。
      到小区后,我下车准备搭地铁去医院,季又越又开始作妖,说自己头昏眼花,我作为公司员工,居然不送上司回家。
      我笑道,我是代驾员工,不是你的小密,如果寂寞不妨网上找找合适的妹子。
      季又越又气又急,骂我“你跟他在一起,你会后悔的。”
      我站在他面前,挺直腰杆,一字一句说,“我最后悔的是跟你谈朋友。”
      季又越愣在原地,许久笑了,“我知道,我也后悔过。”
      到医院时苏羡与凌晨的手术刚结束不久,在办公司里与其他主任医师开会。我给苏羡发消息,在医院附近的咖啡店等他。
      点了杯卡普基诺,抱着一只纯白色的小猫咪,撸猫,猫咪非常听话乖巧。偶尔舔舔手掌,痒痒的。我捏捏它的爪子,肉肉的弹性十足。
      苏羡来时,我已经二次续杯。见我抱着猫咪眼底微光闪过,笑道,“是不是等很久了。”
      我将猫咪举到他眼前,“像不像你之前养的萨摩耶。“
      苏羡后退一步,淡淡的看着猫咪,点头“很像。“
      “你不喜欢猫吗?”我将猫咪放下,猫咪自己跑回窝里打哈欠,样子非常可爱慵懒。
      “还好。“苏羡坐下,两手交叉放在桌前。他的背挺的很直,整个神经都绷紧。
      “你之前养的狗狗呢,还活着吗?”我记得他以前很喜欢动物,也会花大量的时间训练狗狗。他的那只萨摩耶,特别乖巧听话,整个小区的孩子都特别喜欢苏羡的狗狗。
      “…..死了,很早就死了。“苏羡声音低低的,淡淡的说。
      我心里一顿,骂自己不该提及这个话题,忙帮他叫了杯美式缓解尴尬的气氛。
      “苏医生,今天时是圣诞节,你肯定没有准备礼物吧。”我笑嘻嘻地从包里拿出一条领带,精美地包装,上面有细密地花纹,和苏羡极为相配。“看看喜欢吗?”
      苏羡看着领带,乌黑深邃的眼睛里,流露出异样的光彩。他点头,嘴角的小酒窝弯弯,特别可爱。
      他沉默片刻,将衣袋里的手机,钱包以及车钥匙,一件件摆在我眼前。握住我的双手,一双眸子像星辰般耀眼,笑起来温润和煦。“我的车,房,银行卡,还有我本人一切都给你。”
      那一刻我承认我我很没出息的想哭,他虽然没有那么浪漫,却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他的一切都属于我。后来我才知道,苏羡一早就立下遗嘱,将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部留给我。
      晚上和苏羡回澜山花园,回家前和苏羡去趟超市,苏羡说,为了体现出他居家适用好好表现下。结账时,我偷偷将一盒***丢进购物篮,抢在苏羡面前结账。不知道是心里有鬼还是苏羡眼神太过炙热,直到回到澜山花园我的脸依旧发烫心跳过快。
      苏羡做了简单的意大利面,蔬菜沙拉,我帮忙煎了两块牛排,成品不是很美观。但味道还不错,我安慰自己不是外观主义,不介意牛排难看。
      苏羡开了瓶珍藏的红酒,两只高脚杯,配上如血的红酒,我笑道,就差点上蜡烛。心想,如果把红酒变成白酒,把苏羡灌醉,直接就地正法也不错。
      苏羡似乎看出我的小心思,满面笑意盈盈。
      “我们结婚吧,”我思索片刻,想着总这么吊着也不好,为了吃肉只能按照法定程序走。
      苏羡一愣,眼睛里的微光闪耀不已,他仰头饮下葡萄酒,一滴不剩。
      “我怕你会后悔,”
      对于苏羡我思之若狂,怎么会后悔?我摇头,“想了很久,从爱上你时就想我们日后的生活,想可以生几个孩子,想你是我的毒,更想时时刻刻把你圈进我自己身边。”
      苏羡为自己又倒杯酒,一饮而尽。他在慌乱中寻找一份安定。再饮下几杯酒后终于说“好。”说的那么轻,有些虚幻,我甚至听不清他说的话,他说,他等这一天,等了太久,纵使从黑暗中爬出来,也不曾忘记。
      “明天,我们去领证吧。”我抱着苏羡仰起头,苏羡面色红润,唇色既好看又引起我内心骚动。
      他低头吻下,在我口中回复“.....好”
      当夜我们喝了很多酒,给彼此一个机会放纵,我记不清什么时候被苏羡抱回卧室,头脑昏昏沉沉,手脚不听使唤,像踩在云端,棉花里一样,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卧室里黑漆漆的,看不到一丝亮光。耳边只听到苏羡的气息,轻轻的,柔柔的。我抱着他,终于可以和他名正言顺。
      第二天,我醒来时,身子特别沉重,像是被碾压过一样。身旁已经没有苏羡的身影,起床后,客厅里已经摆好了早餐,苏羡早已去上班。
      洗漱之后,吃早饭,想起昨晚我们放纵,不禁脸红。苏羡终究还是逃不出真香定律,我一个大活人他怎么可能不下手。
      打开微博浏览,随手发了条“姐姐这下,真的要结婚了。”
      还没半小时,落落电话打来,声音里尽是慌张,“叶子快看,苏医生出事了。”我心里咯噔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落落又说“你快看网上新闻,最火的那个。”
      我连忙到苏羡电脑旁打开,手颤抖的按错好几次,终于开机,看到百度新闻,那条最火的新闻被置顶,点击量已经上千万。
      恒仁医院外科某苏医生,原来是精神病人,病人的安危何去何从?恒仁医院师资为何如此堕落,招募精神病人做医师。
      图片上苏羡的头部被打了马赛克,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是苏羡,是我的苏羡。
      顾不及多想,我连忙打的赶到恒仁医院,外三科已经被媒体围堵的里三层外三层,我根本挤不进去。
      正急的冒汗我想起,他们职工大楼有一个大门可以连接外科大楼,连忙奔去。比我想得好,记者还没攻陷到这里,这里管制严格,苏羡带我走过几次,看门的大叔认识我。我装作若无其事跟他打招呼,转身就往外科跑去。
      一路爬楼梯直到连接外科的大门,一把推开。
      苏羡不在办公室,不在休息区,不在查房,我一个个房间找过去,始终没看到苏羡的身影。直到我看到凌晨,像看到救星扑到他身边。
      “他人呢?”凌晨见我慌张,忍不住说,“你先起来。”原来我双腿已经发软,站不起来。
      凌晨将我抱起来,我靠在墙壁上,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恐惧一点点将我侵蚀,我害怕,害怕苏羡再度离我而去,我该怎么办,我该去哪再拿六年换他回来?
      “新闻上说的不是真的,我不相信他是精神病人,他那么正常,到底是谁在造谣”
      “你先稳定点,跟着我深呼吸。”凌晨扶着我,如果他不支撑住我的身体,我立马又要发软瘫痪在地上。
      “我冷静不了,我害怕,你告诉我啊,他在哪?他不是精神病?”我哭着拍打凌晨的手背,我的手指像痉挛一样,整个手掌都变形,我知道那是我恐惧导致。
      “如果他真的有过是精神病史呢?”凌晨面色冷静,沉着脸一字一句说。
      我的大脑像被放空了,整个人都在云里雾里,凌晨的话扎在我心上,我忍不住哭起来,拍打他,”我不信,你骗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凌晨将我抱起来,我在他怀里放声哭起来。我心痛的无法言语,整个人都被一个精神病人压的喘不过来气。
      许久之后,我胸腔里的恐惧将我一点点的希望全部侵蚀。
      “.......叶子”苏羡的声音响起,我抬头看见他,一身白大褂,依旧清润的眸光,他伸出右手,“我在,过来.....”
      我跌跌撞撞扑到他怀里,这一刻还是他独有的味道,让我心安。我紧紧抱着他,不留有一丝空隙,我的心好空,彷佛只有他能弥补我。
      “如果,我真的是精神病人,你会怎么做?”苏羡笑着捧起我的脸,他眼底透着悲伤,恐惧,还有一丝希望。
      “陪你一起疯”我坚定的回答,苏羡眼睛一亮,像沉寂许久的黑暗终于迎来希望,他低头吻向我,我闭上眼与他抵死缠绵。顾不及别人的眼光,我们像是饥渴的鱼,只有靠对方才能活下去。
      无论你是谁,让我陪你一起疯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