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执念苏医生

作者:阿狸8845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老妈的试探

      第十三章 老妈的试探
      如果我的爱情是一杯水,苏羡就是那颗糖,季又越就是一颗扎在我心上的刺。
      我是怎么跟季又越成为男女朋友的?印象中是郑辉介绍的,那年我还在为苏羡的离开暗自神伤。郑辉便说,自古有以毒攻毒,咱们以情治情。我和落落还嘲笑她,“武侠剧看多了。”
      大二那年开学后郑辉真的帮我介绍朋友,这个人就是季又越。他有着和苏羡同样的酒窝,腼腆又富有朝气的笑容,让我突然感觉苏羡又回来了。他没有苏羡的丹凤眼,没有苏羡带着蛊惑人心的腔调。但他很温柔,对我很好。我时常有些混沌,分不清是他还是苏羡。
      记不清是怎么开始正式谈朋友了,我从来不叫他的名字,习惯的喊他羡羡。以至于到最后分手我才完全记得他的名字,他恨我也正常,毕竟我自私的将他当成了苏羡的替代品。
      如果我能从苏羡的禁制里剥离出来,也许季又越是个很好的人选,虽然我们只相处了四个月。当年,我们也算是和平分手。我想不通,现在的季又越像是从懵懂无知的小青年一下子成长,让我无法适应。
      我一直以为,老妈对苏羡有些意见,不愿将两人放置一处。国庆节最后两天假期,老妈突然说让我带苏羡回家吃饭,我心里咯噔一下,有股鸿门宴的错觉,老妈上手给我一巴掌,打的我脑门抽筋。
      苏羡国庆苏羡需要值两天班,我下班后直接去医院接他,外三科的护士见我来,热络的跟我说,“苏医生现在办公室里开会,要不去后面的休息室等会?”
      我忙道谢,自己去休息室。休息室通道和办公室在一起,我经过办公司看到,苏羡正在和护士长,几个面生的医生开会。苏羡一身白大褂,鼻子上架着无框眼镜。眉头微皱,一脸沉重,很少见到这样的苏羡,在我印象里苏羡的嘴角永远喜欢挂若隐若现的微笑,仿佛任何事都能了如指掌,掌控全局。
      我在休息室里玩游戏,玩了两局都失败告终,正想再来一局,休息室的门被猛得打开,吓得我手机砰得掉在地上。我心痛得捡起来,手机屏幕得一角已经碎了。
      我还以为来人是苏羡,没想到是凌晨。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凌晨不好意思的,抓抓略短的头发,“我帮你买部新的?”
      我连忙摇头,“不用,只是坏了一点,还是可以用的”更何况我现在囊中羞涩不敢乱用钱,否则这个月真要一贫如洗了。
      “我来找点东西,吓到你了。”凌晨在下铺翻找,“你有没有看到一串钥匙?”
      “什么样的?”
      “上面是个猫头鹰的木雕”凌晨刚说完似乎想起什么,突然安静下来,淡淡的说,“就是上次你送我饿那个木雕。”
      猫头鹰木雕我有点印象,刚才玩游戏时,我坐在下铺被它刺了下,就随手放到抽屉里。
      我将钥匙拿出,递给凌晨,“钥匙是不是很重要啊,看你这么紧张,房门钥匙?”
      凌晨笑笑,点头,“确实很重要,钥匙丢了我就回不了家,还要请开锁师傅来,太麻烦。”
      “嗯,我也丢过,好在我妈帮我备份了。”苏羡家是指纹解锁,没这方面烦恼。
      “在等苏羡?他现在应该开好会了,我陪你一起去吧。”凌晨打开门,我随他一起去办公室。凌晨将我送到门口说“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
      “好的,凌医生下次见。”凌晨嘴角翘起,点头,与我擦肩而过。
      办公司里空荡荡的只剩苏羡一人,见我过来,笑着,“你怎过来了,说好我去接你的。”
      “我妈让我带你回家吃饭,苏医生有空吗?”
      “很久没尝过阿姨的手艺,盛情邀约,我却之不恭。” 他将眼镜取下,捏捏鼻梁,“我去换衣服,去见丈母娘,要好好表现。”
      我笑着说,“我妈以前就喜欢你,你害羞什么?”
      苏羡低头将我拥入怀里,下巴抵在我脑袋上叹息,“我也喜欢以前的我。”
      “苏医生,你没觉得自己太自恋了?”我好笑得捶打他,以前的苏羡固然好,却没和我谈恋爱,我喜欢现在时刻把我放在心上的苏羡。
      “走吧,回家。”他牵着我,我们一起回家。
      去车库取车,国庆节,车流量明显比工作日少很多,一路上没有拥堵,畅通无阻,快到老妈家时,苏羡停车在小区门口买了点水果。
      我笑他像个刚上门的毛头小子,苏羡说我,如果这点水果就把丈母娘搞定,他求之不得。
      我们到家,老妈最后一道菜上桌,见我们来,连忙催促我去洗手,把筷子摆好。
      我耸肩,去卫生间洗手,回来时,苏羡已经将碗筷摆好。
      “老妈。今天什么日子,你做这么多好吃的。”我数数,一共烧了六道家常菜,红烧鱼,可乐鸡翅,白斩鸡,居然还有罗宋汤….我不禁感慨,老妈这鸿门宴下血本了。
      “好久没和小苏吃饭了,来尝尝阿姨烧的好不好吃。”老妈突然热络的帮苏羡夹菜。
      “谢谢”苏羡礼貌的接过,尝过后说,“还跟以前一样的味道,很好吃。”
      “小苏啊,你外公现在怎样了,自从去了澳大利亚就没回来,在那里生活的习惯吗?”老妈小心翼翼的观察苏羡的表情。
      苏羡点头,“外公去了之后突然中风,一直在那里治疗。最近,计划回来养老,毕竟那里太孤单,他老人家不适应。”
      “是么,回来也好,叶子爸爸今年过年也会回来,我们一起吃年夜饭。”老妈笑笑。
      我眯起眼看老妈,老妈突然这么热络,有阴谋。
      果不其然,老妈踌躇几番后又说,“你妈妈的忌日快到了,要不要祭拜一下。”
      苏羡明显一怔,空气里一阵安静,苏羡扯扯嘴角点头,“我会去的。”
      我突然明白老妈为什么要请苏羡吃饭,她想试探苏羡,正如她觉得苏羡妈妈因他而死。这顿饭瞬间食不下咽,面对着美味佳肴我突然觉得很心酸。如果老妈像六年前一样喜欢苏羡,该多好。
      “不提了,吃饭吧。”老妈暗中观察苏羡的表情,苏羡斯斯文文教养很好,吃饭从不说话,说话时必定将筷子放下。
      我们各怀心事,终于将晚餐结束,我家规矩是老妈烧菜我必定刷碗,苏羡将碗筷收拾好送到厨房,我带上手套准备刷碗。苏羡一把拦住,他将衬衣袖子挽起,接过我手里的百洁布,“我来,去休息。”
      “苏医生,你这样宠我,我会不习惯的。”被老妈开虐惯了,不做点事情真不习惯。
      “以后会慢慢习惯,我养你。”我看着他修长的手在水池里一遍遍清洗,将碗筷沥干放入碗架上。不禁感慨,我的苏羡上的了手术台,下得了厨房,好老必备人选。苏羡擦干手随我到客厅。老妈饭后都是去老年舞蹈班,一早就溜之大吉,剩下我和苏羡。
      二楼我的房间,苏羡看到我窗前的望远镜笑道,“这个装饰不错。”
      “现在用不上,并不代表以后用不上。”我不服输。
      苏羡撸撸我的脑门,笑道,“我在这里,难道还不够?”
      我知道他打趣我,也不脸红,“这个可是我花大价钱买的。”
      “花大价钱买个二手的。”他嘴角扯出弧度,小酒窝迷人。
      他怎么会知道?我当时看有人在二手网上售卖望远镜,为了能够近距离的看到苏羡,花了重金才拍下。我这点小秘密,连落落和郑辉都不知。
      苏羡见我惊讶,好笑的说,“我还记得你当初的网名叫,叶子花开。”
      我去,我隐姓埋名偷偷注册的账号,他居然也了如指掌。“你是不是黑我电脑了。”
      苏羡摸着望远镜笑着说,“这款望远镜是我从澳大利亚带回来的,价值比你买的贵十倍。”
      “你怎么知道是我要买望远镜?”我所有的计划都是秘密进行,不可能被人发觉。
      我为什么会想到买望远镜呢,那时,苏羡说,想要一架专业的望远镜,晚上可以看夜空,还可以看到平日里见不到的。
      我前半段没仔细听,就想到后半段。为了能更好的观察苏羡,特意攒了好久的零花钱,戒了三个月奶茶和零食,这才在二手网上买了一架。当时买回来我还庆幸,自己挖到宝了,跟卖家撒娇,求了很久他才肯以低价卖给我。
      哦,现在想来,苏羡从一开始就给我下套,让我不知不觉往里钻。
      “你怎么能确定买的人一定是我。”
      “收货地址都不会改改,不想知道也难。”苏羡轻笑,拍拍我脑袋,我气得跳起来。
      “你居然骗我,你知不知道,我多想和奶茶,为了省下钱,我整整三个月没吃一点零食。”
      “那段时间奶茶查出来致癌,劝你不喝,恐怕你做不到,只有想点别的办法,让你心甘情愿戒掉。”苏羡一脸高深莫测,我突然觉得不要跟苏羡辩论,会被他完虐。
      那段时间,我过的跟苦行僧没什么区别。和落落郑辉借钱,不敢让老妈知道只得偷偷进行。我以为自己隐藏的□□无缝,谁知一早就被苏羡套进去。
      我想起我跟卖家的聊天…
      叶子花开:亲亲,我是学生党,便宜卖好吗?
      奶茶果冻:最低价位,不议价。
      叶子花开:好哥哥,我是真心想要的,为了心上人买的呢。撒娇...
      奶茶果冻:……正常点
      叶子花开:好吧,想要,便宜给我。
      叶子花开:哥哥,你还在吗?
      奶茶果冻:……在
      叶子花开:你要怎样才肯卖我呢?
      奶茶果冻:你为什么想要?
      叶子花开:为了时刻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好想看看他不为人知的一面,是不是充满了荷尔蒙气息。
      奶茶果冻:……偷窥是违法的。
      叶子花开:我又不让他知道。
      奶茶果冻:如果他知道呢
      叶子花开:那我就正大光明看
      奶茶果冻:…….
      叶子花开:好哥哥,为了我的爱情,你就便宜点卖给我吧,求你了,么么哒。飞吻一个…
      奶茶果冻:…….好吧,地址给我。
      想起自己好哥哥,亲哥哥的叫那么多遍,自己都觉得浑身鸡皮疙瘩,苏羡不动声色的享受。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买你的望远镜,我也可以买别家的。”
      “一个人隐忍很久了,看到奶茶两个字,都会有股情不自禁的亲切感,你一定会上钩。”
      天,他竟然将我看透,我当初选他,确实因为网名网名的缘故。不得不承认,苏羡不去学心理学太可惜了。
      “好哥哥,你现在有什可以卖给我?”我抚摸他的脸,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把我整个人都给你,不要钱,倒贴那种,要不要嗯?”又来了,只要他尾音上扬,喉咙里带着磁性的强调,让我不禁面红耳赤。我又像回到了年少时光,特别想将他打包回家,独享。
      苏羡这个人,总是喜欢给我下套,心累,斗不过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