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结婚吗

作者:璟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9

      
      听筒里安静了很久,久到顾迟溪忍不住再次出声:“……柠柠?”
      
      “嗯。”
      
      “是不是在忙?”
      
      “没有。”
      
      又一阵沉默。
      
      顾迟溪看着地毯,睫毛微微发颤,“没事了,先这样吧。”
      
      她说完就挂了。
      
      再迟一点就会听到温柠的声音,然后舍不得。
      
      顾迟溪闭上眼,拂乱了头发。
      
      心里的烦躁消散了,但还有股闷闷的窒息感,她疲惫地靠住沙发,一手轻按胸.口,另一手紧紧攥着手机,隐隐期待它会因来电而震动。
      
      然后手机就震了一下。
      
      不是电话,是短信,温柠发的。
      
      【性感美女机长,有偿在线陪聊,十分钟三百块,过这村没这店。】
      
      顾迟溪盯着短信笑了。
      
      她反复看了几遍,回过去一条:你是无价之宝。
      
      许久没动静,她又拨了电话。
      
      “这里是温机长在线陪聊服务,计时从现在开始。”一接通,温柠就模拟电子语音说话。
      
      顾迟溪对着手机弯起了嘴角,“可以唱歌吗?”
      
      “唱歌另收费,两百块一首。”
      
      “好。”
      
      “想听什么?”
      
      “《漩涡》。”
      
      “……”
      
      “嗯?”
      
      “我找找完整版歌词。”温柠说。
      
      那边一阵窸窸窣窣,过了会儿,传来温柔轻细的调子。
      
      温柠不会粤语,但很爱听粤语歌,听得多了,渐渐就能模仿歌词的发音,一句一句倒也挺像那么回事。
      
      她的嗓音细而不尖,绵里带柔,气息很足。
      
      “来沉没,在我的深.处吧,世界快要变作水花……”唱到那天晚上哼过的一句,声音突然变小。
      
      歌词写得很隐晦,却饱含暧.昧的深意,大大方方唱出来没什么,可如果怀着心思,就别有另一番意味,惹人遐想。
      
      顾迟溪静静地听着。
      
      这首歌发行的时候,她们都还在念小学,以前听不懂,只觉得旋律很美,现在大了,越听越能品出其中旖.旎的味道。
      
      身边好像真的变成了漩涡,一点一点将顾迟溪搅进去,空气中浮动着水花,细碎的,晶莹的,从四面八方向她涌来,包裹住她。
      
      朦朦胧胧间,脑海里全是那晚疯狂放纵的记忆。
      
      柠柠在床上也很倔,她让她喊出来,她偏不,宁愿抵着枕头大口喘气,鼻子里哼哼,也硬是咬着牙不吭声。最后恼火了,一边颤抖一边骂。
      
      骂得越狠,越舒服。
      
      “柠柠……”顾迟溪情不自禁唤她。
      
      歌声戛然而止。
      
      按温柠以往赌气的性子,这会儿就该直接挂电话了,但她没有,只是沉默着,半个字的回应都不给。
      
      顾迟溪抿了抿唇,识趣换掉话题,“我让小谭去取车了。”
      
      那边静了一阵,笑起来:“再不开走,别人该以为我被包养了。”
      
      曾经天和湾那片是洛城有名的富人区,后来城市扩张,规划变迁,新的洋楼山庄雨后春笋似的冒出来,新城区也热闹了。现在的天和湾不过是个普通老小区,房价涨得不多,住户都是普通人家。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那你愿意被我包养吗?”顾迟溪玩笑着问。
      
      嘴上说出来是玩笑,她心里却怀着试探的意味,温柠身上那笔债数目不小,每个月还五六万,加上利息,至少要三十年才能还清。
      
      大半辈子都活在债务的压力下。
      
      对现在的顾迟溪来说,拿钱帮温柠还债毫无压力,但就温柠那个性子,直接说出来无异于等着挨刺。
      
      所以她需要一个理由。
      
      “想桃儿呢?”温柠也跟着开玩笑,“我身价很高,你包不起。”
      
      这是拒绝的意思。
      
      顾迟溪眼神暗了暗,不再坚持,“好,我努力赚钱。”
      
      她们之间没有可聊的话题,除非了工作,剩下的就只有过往,像加了许多奶和糖的咖啡一样的过往,入口是香醇的甜,细品却夹杂着苦涩。
      
      重逢到现在,连叙旧都少有。
      
      “我约了朋友出去吃饭,现在该出发了。”
      
      “什么朋友?”
      
      温柠语气懒散,敷衍道:“反正你也不认识。就这样吧,顾总,下次还需要陪聊服务记得点我啊——”说完掐了。
      
      顾迟溪握着手机出神。
      
      静坐片刻,她看了眼时间,打开支.付宝,输入温柠的手机号码,转了一万块。
      
      谁料不到一分钟,温柠转回来九千五。
      
      “……”
      
      .
      
      傍晚,夕阳把天空染成了浅淡的金红色,云层被火烧了起来,像一幅生动的油画。
      
      中蓝山庄位于洛城新区近郊处,半山环绕,朝南便是海湾,环境极好,它原是顾舟海名下的房产,人走后,按照遗嘱,现在归了顾迟溪。
      
      大概一个半月前,顾迟溪和母亲搬了进来,但她不喜欢这里,平常都住酒店,只有被母亲念叨烦了才会来看看。
      
      穿过前庭花园,进去主楼,乘电梯上三层茶室。
      
      门开着,里面传来一阵暧.昧轻细的低语,顾迟溪脚下顿了顿,没停,大步流星地迈进去。
      
      一中年美妇斜躺在软塌上,头发散乱,年轻男人半跪在她身侧,健硕有力的胳膊搂着她,脸贴脸,很是亲密。
      
      顾迟溪轻咳了一声。
      
      两人霎时转头,杨仪不慌不忙地推开男人,坐起身,眯着眼笑:“溪溪啊,可算回来了。”
      
      “嗯。”
      
      顾迟溪坐到旁边的沙发上,面色冷淡。
      
      “晚上就住家里吧?跟妈聊聊天。”杨仪亲昵地挨过来,挽着她胳膊,冲年轻男人使眼色,后者立刻端上茶水。
      
      他是杨仪新交的男朋友,模特小狼狗,长得高大帅气,白白净净的,比顾迟溪还小五岁。
      
      而杨仪今年五十四了,气质矜贵,保养得很好,看起来最多四十岁,坐在顾迟溪身边更像是姐妹。
      
      顾迟溪抬了抬眼皮,“聊什么?”
      
      “你天天在外面,妈很想你,这饭吃不好,觉睡不香,就盼着你回来……”
      
      “要多少钱直接说。”
      
      杨仪一噎。
      
      屋里霎时安静,氛围变得极其尴尬。那小狼狗看了看母女两个,一声不响地退出去,带上门。
      
      “你就这样跟我说话的?”
      
      杨仪没想到女儿完全不给面子,直接在小狼狗跟前下她的脸,一时觉得挂不住,有些恼。
      
      顾迟溪不理会,只盯着茶杯,又重复了一遍:“要多少钱?”
      
      “我真是命苦,找个男人没良心,生个女儿也没良心,争家产争不过就算了,连句话都不会好好说……”杨仪絮絮叨叨地抱怨,边说边用眼睛斜她。
      
      “我看啊,你也就在家给我冷脸这点本事了。”
      
      这些话不知说了多少遍,同样的口气,换点内容,几乎是从小说到大,左不过埋怨那个埋怨这个,自己是最无辜的。
      
      顾迟溪冷笑一声:“总比当小三被人踹了强。”
      
      此话刚落,空气凝滞了。
      
      “你——”
      
      杨仪气急,保养精致的面容浮起一丝裂痕,她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指着女儿,“你个没良心的还讽刺我?我还不都是为了你!养大你容易啊!那些年我吃了多少苦头……”
      
      “吃苦也是你自找的。”
      
      “……”
      
      顾迟溪拍开她的手,起身,晦暗的眸里迸发出冷意:“究竟是为了养大我,还是拿我做筹码找顾舟海要钱,你自己心里清楚。”
      
      母女俩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诸多牵扯都建立在金钱之上,少有温情。小时候顾迟溪还会抱有幻想,试图改变,长大后便心灰意冷了。
      
      她只是母亲手中用来敛财的工具而已。
      
      高兴了,哄一哄,是亲亲的乖宝贝。不高兴了,又打又骂,是没用的拖油瓶。
      
      从小到大都是这么过来的。
      
      “造孽啊,造孽啊……”
      
      杨仪气得浑身颤抖,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眼泪簌簌往下落,“得了你爸一点遗产可不得了,翅膀硬了,妈都不要了。我活着有什么意思,亲女儿都嫌弃我……”
      
      她哭得伤心,眼睛里布满红血丝,着实有些可怜。
      
      顾迟溪烦躁地撇开脸,手指握成了拳。
      
      每回见面不到五分钟就开始吵架,三句话聊不到一块儿。以前顾迟溪能忍,母女俩之间的火.药味儿不大,而这些年她心里堆积的负面情绪越来越多,忍耐已到底线。
      
      但她终究狠不下心。
      
      杨仪见女儿不为所动,渐渐收住了眼泪,像个小孩儿一样坐在那。
      
      “没错,”顾迟溪淡声开口,“我很嫌弃你,但你不得不依靠我,就像小时候你嫌弃我,而我不得不依靠你。”
      
      说完,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扔到地上。
      
      ……
      
      夜色浓寂,城市里灯火璀璨,掩盖了云层上稀薄的月光。
      
      周五是最热闹的,因为第二天便是周末,可以尽情放纵。市区街道上的行人比平常多了一倍,中心繁华的地段,八|九点都还有些堵。
      
      顾迟溪开着车穿过市区,兜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油量告急。
      
      她把车开去加油站,加满了油,继续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驶。路灯,广告,美食,一样一样掠过窗户,如流星般往后坠落。
      
      车里循环播放着《漩涡》。
      
      不知不觉,她往天和湾的方向去,周围的高楼大厦渐渐变成低矮的平房,一进入老城区,浓重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小区里很安静,老旧的路灯锈迹斑驳,发出黯黄的光。
      
      N102栋屋子里黑魆魆的,主人似乎不在家。顾迟溪犹豫几许,把车子往前开了一点,停在围墙侧面的大树后。
      
      熄了火,灯一灭,车身完全隐没在黑暗中。
      
      四周寂静,她双手抱臂靠着椅背,身体慢慢松弛下来,视线循着那点昏黄的光落在院子门口,默默凝视。
      
      不知过了多久,路尽头出现两道人影。
      
      路灯下,温柠与一陌生的长发女人并肩而行,有说有笑,迈着悠闲的步子走到院门口,一同进了屋。
      
      屋子里亮起了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30 20:06:04~2020-07-01 20:3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逢道人间可灼城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phx、沐璃初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坨肉嘟嘟?、生而为人_呐、DetectiveLi、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不停地吃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y1225 38瓶;爬爬 10瓶;甲、一叶扁舟 5瓶;薛定谔 4瓶;风絮 2瓶;湘玉给你溜肥肠、hl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