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结婚吗

作者:璟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8

      
      夜渐深,乌云遮住了月亮,天边响起阵阵闷雷声,接连几道闪电划过,外面噼里啪啦下起了大雨。
      
      温柠坐在客厅沙发上,蜷着腿,双手抱住膝盖,静静地注视着院子外面那辆银色跑车。它一动不动,似乎没有要开走的意思。
      
      豆大的水珠密密麻麻砸在窗户上,玻璃蒙上了一层细雾,渐渐看不清外面的情形。
      
      ——神经病。
      
      温柠看着那辆车所在的方向,心里骂了一句。
      
      它不走,她也就坐着。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知不觉,雨小了,雷声也小了,最后停住,只有风吹过树叶抖落一地水珠的哗啦声。
      
      车还停在那里。
      
      温柠:“……”
      
      想到明天还要飞早班,不能继续耗下去,她无奈妥协了,把毛巾挂回浴室,关了灯,上楼回房间。
      
      快十点了。
      
      温柠没开灯,直接躺到了床上,头发还有一点点湿,也顾不得许多。她拿起搁在旁边的手机想定闹钟,解了锁却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
      
      又是那个陌生号码。
      
      【明天早上开我的车去公司,可以停在大门斜对面的游泳馆后面。钥匙放在玄关上,明早我出差,周五回来。】
      
      发送时间是两个小时之前,顾迟溪离开那会儿。
      
      温柠愣了半晌,爬起来,走到阳台上往下看,银色跑车静静地停在路灯边,披着晶莹的水珠,微微泛着冷冽的光。
      
      她误会顾迟溪了。
      
      以为那人没走,一直坐在车里偷窥她。
      
      雨夜泛凉,温柠在阳台站了一会儿,返回房间里,她打开了灯,颓然地坐在床边。
      
      沉闷的空气从窗外蔓延进来,一点点将她包裹住,挤压,变形,她仿佛被扼住了喉咙,感到窒息,不得不张开嘴喘气。
      
      随后,温柠抓过手机编辑短信,缓缓打出几个字:不用,谢谢。
      
      那边没有再发。
      
      她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定了明早的闹钟,关灯,睡觉。
      
      翌日早晨,天刚蒙蒙亮,温柠穿戴收拾妥当出了门,直接打车去公司。
      
      她带着顾迟溪的车钥匙上了飞机,一整天,下午回来时,她乘电梯上顶层,把钥匙交给会客区的小助理,说是捡到了顾总的车钥匙。
      
      “可……你怎么确定这是顾总的?”小助理疑惑地看着她。
      
      同品牌的车,公司里开的人还挺多,钥匙外观大致无差。
      
      温柠早已猜到她会问,把钥匙翻了过来,指着说:“喏,这里有个‘R’,我之前见过,认得。”
      
      姑娘将信将疑,暂时收着了。
      
      ……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温柠跟班上一个女孩子闹了矛盾。
      
      那女孩叫许雯雯,是转校生,富三代背景,性子骄纵跋扈,有点公主病,据说是校长的亲戚。她转来不久,迅速凭着身份优势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在女生之间组了小团体。
      
      许雯雯很享受被捧着的滋味,认为是理所当然,时间一长,习惯了,渐渐对圈子之外的同学产生了敌意。
      
      比如温柠。
      
      那会儿温柠就爱缠着顾迟溪,不太愿意搭理别人,加之是被爸妈宠着的孩子,脾性骄矜,压根不屑于和许雯雯她们玩。
      
      某天上完户外活动课,许雯雯请全班同学吃冰激凌。
      
      大家各自挑选了口味,唯独问到温柠的时候,小姑娘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说不吃,扭头就要往六年级那栋楼去。
      
      “站住!”
      
      “?”
      
      许雯雯昂着下巴,小公主般的姿态大步走到温柠面前,拦着她,“大家都吃,你为什么不吃?”
      
      “没为什么,”温柠急着去找顾迟溪,不耐烦了,“你让开。”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被无视的许雯雯更加生气,嗓音都尖利了,拽着她袖子不让走。
      
      温柠推了她一把:“你有病啊!”
      
      小孩子心急,手上没轻没重的,许雯雯被推了个趔趄,一屁股摔倒在地,顿时嚎啕大哭。
      
      其他同学都傻了眼。
      
      老师听见动静,连忙赶过来安抚许雯雯,弄清了前因后果,也不敢对许雯雯有半分苛责,只不痛不痒地批了温柠几句。
      
      温柠倔着张脸,一句话没说。
      
      从那以后,两个小姑娘结了梁子。许雯雯明着不做什么,暗地里使坏,那段时间,温柠总是莫名其妙丢东西。
      
      书,本子,笔,水杯……
      
      最后统统在垃圾桶里找到。
      
      有的同学看不下去了,悄悄告诉温柠是谁干的,小姑娘也不傻,心里早有怀疑,于是在某天抓了许雯雯现形之后,跟她打了一架。
      
      温柠的个子比同龄人稍高些,又喜欢疯喜欢野,武力值丝毫不输男孩子。
      
      许雯雯被揍得很惨,鼻青脸肿哭爹喊娘的,扬言要叫读六年级的亲哥来打她。
      
      “你给我等着!”
      
      “略略略~”
      
      小姑娘扮了个鬼脸,表面上满不在乎,其实心里还是有点点害怕。她第一时间想到了顾迟溪,跑到六年级那栋楼去,在教室外面徘徊。
      
      顾迟溪和同学从教室里出来,看到温柠,淡漠的眉眼有了些许波动,她问:“怎么了?”
      
      温柠鼓了鼓腮帮子,瞟一眼她旁边的同学,欲言又止。
      
      被别人听到好丢脸的。
      
      “呀,小妹妹,又来找你溪溪姐姐啦?”女同学打趣道。
      
      温柠咬着嘴唇,点点头。
      
      顾迟溪察觉到她有话想说,转头对同学道:“你先去更衣室,我晚点。”
      
      “好嘞。”
      
      夕阳的余晖拉长了两人的影子,温柠耷拉着脑袋,小手不停地绞着衣服边角,一副做错事的样子,低声喊:“姐姐……”
      
      “嗯。”
      
      “我——”小姑娘抬起头,一脸难为情。
      
      顾迟溪表情淡淡,眼睛里却充盈着柔光,她抬手摸了摸温柠的头发,“发生什么事了吗?”
      
      温柠往她身边靠了靠,扭捏了好一阵,才哼哼唧唧把事情经过说出来。
      
      跟同学打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嘴上说不怕,转头搬救兵,这就很丢人了。她死要面子,不过,被顾迟溪知道了无妨。
      
      小嘴噘着,腮帮子微鼓,可爱得很。
      
      顾迟溪听完愣了愣,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只轻轻弯了一下嘴角,说:“她吓唬你的。”
      
      “可是许雯雯真的有哥哥……”温柠嘟囔着,很不服气地哼了声。
      
      “你有姐姐。”
      
      “哎?”
      
      小姑娘眼睛亮亮的,顾迟溪牵起了她的手,“走吧,我送你回教室。”
      
      说是送,其实是顺着温柠的心思,过去给人壮个胆,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很正常,更多时候需要的是心理上的慰藉。
      
      令人没想到的是,许雯雯的哥哥就是顾迟溪的同班同学。
      
      两个大孩子之间没矛盾,见了面倒是和和气气的,顾迟溪早熟,成年人那套做派有样学样的,聊了几句也就没事了,各自回去教育妹妹。
      
      后来许雯雯不敢再针对温柠,因为打不过。
      
      多年以后,往事模糊了,温柠依然记得那天的夕阳是像咸蛋黄一样的颜色,记得顾迟溪用笃定且温柔的声音对她说:你有姐姐。
      
      .
      
      周五下了一场大暴雨。
      
      顾迟溪出差回来,乘坐的公务机和其他飞机一样,在洛城上空盘旋许久才落地。回到公司接着开会,忙了一下午。
      
      “顾总……”
      
      见着自动感应门打开,顾迟溪从外面进来,小助理连忙迎上去,“有位姓温的机长说捡到了您的车钥匙。”
      
      她手中捏着一个黑色扁长方形的东西。
      
      谭佳在旁边憋笑。
      
      顾迟溪静默了几秒,接过车钥匙往办公室走。
      
      “谭姐,你嘴巴怎么歪了?”姑娘关切地看着谭佳。
      
      “咳,”谭佳恢复正色,“没事。”
      
      走廊尽头处原本空着的三个工位,有两个已经坐了人,她们是新来的秘书,一个姓高,一个姓陈,还在试用期,平常就做做收发文件、开具信函之类的工作。
      
      “顾总,谭姐。”
      
      谭佳跟着进了办公室,收敛起玩味的神色,认真道:“顾总,您下周三去江城,行程已经……”
      
      “改成DC5091的商务舱。”顾迟溪轻声打断,坐到沙发上。
      
      “……”
      
      DC是环亚航空的代码。
      
      谭佳愣了一下,立刻用手机查这趟航班的信息,面露为难之色:“起飞时间是周二晚上十点五十,大半夜的,您休息不好,影响第二天的工作状态。”
      
      “温柠执飞。”
      
      顾迟溪闭上了眼,大拇指缓缓抚着车钥匙。她的侧脸轮廓精巧,皮肤是一种近乎病态的冷白,眉眼始终淡淡的,任何事都不能掀起一丝波澜。
      
      除了关于温柠的。
      
      谭佳的嘴巴又憋歪了。
      
      还好,老总闭着眼,看不到她的表情。哈哈哈哈——
      
      “好的。”
      
      “等等,”顾迟溪又开口,仍闭着眼,“去天和湾小区N102栋把我的车开到公司地库,然后你下班。”
      
      谭佳的嘴已经歪得扭曲,从她手里拿了车钥匙,忍笑离开。
      
      一片冗长的寂静。
      
      手机忽然震动起来,顾迟溪睁开眼。
      
      来电显示杨仪。
      
      她脸色一沉,指尖轻轻划过屏幕,打开了免提。
      
      “溪溪啊,在哪儿呢?”那头传来女人尖细的嗓音,听着有些岁数。
      
      “公司。”
      
      “一个破航空公司就那么值得你看重?顾家那么多产业,也不见你上心去争,迟早被王丽雅那头母狼拿捏得死死的。”
      
      “整天整天不回家,我能吃了你怎么的?真是有种像种,跟你爸一个德行……”
      
      对方不在乎她有没有听,继续喋喋不休。
      
      “行了,”顾迟溪不耐地打断,心底涌起烦躁感,“我晚上回去。”
      
      说完掐掉了电话。
      
      她揉了揉眉心,静坐片刻,打开手机通讯录,找到备注为“柠柠”的号码,犹豫了一会儿,拨过去。
      
      响了很久那边才接。
      
      “喂?”
      
      “是我。”
      
      “知道。有事吗?”温柠语气冷淡,透着疏离。
      
      顾迟溪低垂着眼眸,许久才道:“没事,想听听你的声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顾总:想听你的声音
    温司机:哪种?
    顾总:在床.上的……
    .
    ——————感谢在2020-06-29 20:14:48~2020-06-30 20:06: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一坨肉嘟嘟?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phx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萌bot、夜星星、生而为人_呐、DetectiveL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孟美岐老婆 7瓶;韻__、荷花崽 5瓶;hl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