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结婚吗

作者:璟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3

      
      温柠被问懵了。
      
      两人挨得很近,彼此滚|热的呼吸近在咫尺,顾迟溪的手指从她耳后滑下来,捏住了她的耳垂,轻轻抚弄,另一手情不自禁箍住她细瘦的腰。
      
      “你小时候说过的话,忘记了?”
      
      她最敏感的地方是耳朵,以前嬉戏玩闹挠痒痒,百般不肯屈服,可只要往她耳里吹一口气,立刻便投降。
      
      温柠哆嗦了一下,被动地软在顾迟溪怀里,她不禁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七岁那年夏天,家隔壁搬来了新邻居。
      
      小区叫天和湾,大约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建起来,全是独栋小洋楼。温柠从出生起就住在这里,当时住户少,周围好几栋房子是空的,一有人搬进来便十分扎眼。
      
      大卡车进进出出,工人忙忙碌碌,很热闹,新住户搬进来的消息很快就在小区里传开了。
      
      当年能住天和湾的,多少有点家底,住户互相之间都认识,常有来往,形成了一个人脉资源圈子。
      
      新邻居搬来的第一个周末,业主们联合办了场茶会,明面上喝茶聊天,实则带着社交目的。大人谈大人们的事,孩子们就在一边吃点心。
      
      那天温柠穿了条新裙子,非常活泼的浅橙色,裙摆华丽而蓬松,像个小公主。
      
      在场的孩子没有跟温柠年纪相近的,要么一两岁,要么十五六岁,自然玩不到一起去。温柠不爱缠人,就安静地坐在桌边吃东西。
      
      彼时她还不知道自己将来也有厚着脸皮缠人的一天。
      
      新邻居是一对母女,来得比较晚,那位母亲年轻又漂亮,身量苗条,气质矜贵。她身边跟着一个女孩,高高瘦瘦,穿一条纯白的连衣裙。
      
      “这是我女儿溪溪,还差半个月就十岁了。”年轻的母亲笑着说。
      
      十岁的顾迟溪已然是个美人,五官精致秀气,皮肤很白,眼神中有着不符年龄的沉静,但是看着冷冰冰的,不太好相处。
      
      大家纷纷夸母女俩好看。
      
      小孩子也是看脸的,温柠一下子就被那张脸惊艳到了,嚼碎的饼干还在嘴里含着,就傻里傻气地喊:“姐姐你好漂亮啊,我要跟你结婚!”
      
      众人皆是一愣,继而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
      
      那会儿年纪小,不懂结婚的真正含义。
      
      顾迟溪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大人们则调侃了几句,又说起别的事。
      
      童言无忌,没人放在心上。
      
      后来连温柠自己都不太记得了,需要特地回忆才能想起来。
      
      ……
      
      “没忘,”温柠缓了缓心神,试图从顾迟溪怀里挣脱出来,“但我说了,人是会变的。”
      
      小时候说的话不能算数,可是当长大之后,她真正明白了感情是什么,向顾迟溪表达心意时,这人却一声不响地走了,全然没当回事。
      
      现在简直是莫名其妙,既好笑又让人恼火。
      
      顾迟溪收拢了手臂,抵着她不放,温|热的唇在她耳后轻轻碰了下,衔住那片耳垂。温柠又一阵脚软,难|耐地抬了抬下巴,双手攀住顾迟溪的肩膀,呼吸有点急。
      
      “你松开我……”
      
      “别动。”
      
      以前温柠喜欢捏耳垂,每晚都要捏着耳垂才能入睡,久了,耳垂越来越软,也越来越有弹性。
      
      顾迟溪闭上眼,轻柔的吻落到温柠脸侧,气息沿着她骨感分明的下颚线徘徊,停在唇角处,试探着贴上去。
      
      自从有过一晚放纵,欲|念就开了口子,难以自控。
      
      就在唇快要碰到时,温柠撇开了脸,欲往后退,顾迟溪一只手掌住她后脑,喉咙里溢出低哑的声线:“今天早上的气势呢?”
      
      “……”
      
      温柠低垂着眼,不看她。
      
      早晨她们还只是一夜|情关系,任何举动都不管不顾,可以翻脸不认,可是从下午开始,她们之间将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反倒做不到那么坦荡。
      
      一句随口的调侃,像刀子一样扎进她心里,她忽然被密密麻麻的酸楚塞满了,胸口闷闷地疼。
      
      “哪比得上顾总您有气势。”
      
      她扯了扯嘴角,用力推开顾迟溪,回到沙发边坐下,端起那杯蓝莓果茶一饮而尽。
      
      顾迟溪站在窗边,头微低,不知想什么,黑色丝绸衬衫包裹得她像一团黑雾,严肃的,密不透风的,有一种勾人的禁欲感。
      
      半晌,她抬起眼:“工资会尽快发,最迟这月底。”
      
      温柠只嗯了声,没看她。
      
      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无声无息,面前的光线被挡住,一晃,顾迟溪坐到了温柠身边,说:“手机给我。”
      
      “做什么?”
      
      “存号码。”
      
      “我要是不想存呢?”
      
      温柠挑眉,一脸浑不在意的样子。她知道就算自己不给号码,这人也能查到,左不过一句话的事,何必来问。
      
      顾迟溪不语,长如羽翅的睫毛垂了下去,指尖缓缓磨着十字架戒指。
      
      “没事我就先走了。”温柠突然不想再呆下去,话说完便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室内余下一片略显落寞的寂静。
      
      太阳愈往西沉,窗边三角钢琴的影子投落在柔软的地毯上,黑色烤漆泛着微光,屋子里很亮,有一点恬淡安宁的氛围。
      
      顾迟溪静坐了会儿,端起那杯温柠没碰的白开水喝了一口,起身打开门,看了眼外面空荡荡的走廊,对谭佳说:“让签派运行部把温柠过去两年的排班记录发过来。”
      
      谭佳:“好的。”
      
      底下人的效率极高,不一会儿,顾迟溪拿到了温柠的排班记录,她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发现温柠几乎每个月都顶着90小时的上限在飞,而且过夜航班居多。
      
      夜班有补贴,驻外还有过夜费,综合算下来比飞白班赚得多。
      
      A320机队每个月的节油奖前三名都有温柠。
      
      能拿奖金。
      
      顾迟溪拧起了眉,神情变得凝重,她想到那条银行的短信,顿时便明白了什么。
      
      还债是火烧眉毛的事,显然温柠现在很缺钱。
      
      她看向等候在旁边的谭佳,沉吟道:“温柠三四月份的工资明细,电话号码,以及——”话音顿了顿,“卡号。”
      
      .
      
      夜晚的市区灯火通明,街上热闹非凡。今夜月光皎洁,隐约能看到稀疏的薄云。
      
      一辆白色别克缓缓停在路边,温柠坐在驾驶位上,看了看手机,正要拨号,后车门被拉开,一个边哭边打电话的女人上了车。
      
      “接到尾号为0375的乘客……”电子语音播报声清亮。
      
      温柠透过后视镜望了一眼:“北站?”
      
      女人含糊地嗯了声,继续对着电话又哭又叫:“xxx你个没良心的,给我等着,我现在去高铁站了,咱们凌晨见,啊。”
      
      温柠微微皱眉,有点反感这种噪音,但毕竟是乘客,她没说什么,将车子开上主干道,往高铁站方向去。
      
      平常没有飞行任务的时候,她就会出来跑车,赚些外快。
      
      在天上是司机,在地上也是司机,有空接一接画人设图的单子,每个月主业加副业的收入有八|九万。
      
      然而大部分钱都被她拿去还债了。
      
      虽然辛苦,但是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没有精力想赚钱以外的事情,能免去许多烦恼。
      
      今天得到了关于工资的承诺,她一颗焦虑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至于那个人……
      
      温柠闭了闭眼,呼出一口气,不去想。
      
      月亮愈升愈高,夜渐渐深了,路上的行人和车辆稀少。温柠跑完最后一单,回到了天和湾。
      
      小区里都是老式红砖小楼,颇有浓郁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风格,院子外面有一棵高大茂盛的杨树,围墙下长满了青黯的石苔,墙皮有些剥落了,地上堆积着石灰粉。
      
      当年住在这里的人,要么移民国外,要么落魄卖房,附近邻居早已换了一批。
      
      温柠把车停在院子里,进了屋,随便煮了点速冻饺子吃,上楼洗澡。
      
      房间似乎被打扫过,被褥叠得整整齐齐,空气中还残留着熟悉的香味。
      
      她披着宽松的薄睡袍坐到床上,伸直了纤细秀白的小腿,一抬下巴,卷曲的长发散落腰际,在柔和的暖色灯光下显出几分妖娆魅惑。
      
      明天下午有飞行任务,要提前上网准备,她刚打开电脑,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屏幕一亮,弹出微信消息。
      
      一个昵称为“Xi”的用户请求添加。
      
      头像是紫藤萝。
      
      温柠一下就猜出了是谁,她指尖悬在屏幕上,迟迟没点。然后这消息像是不死心似的,又发来两遍,备注顾迟溪。
      
      她索性不看,把手机丢一边。
      
      就不加。
      
      ……
      
      翌日,温柠早早出了门,趁着上午空闲跑几单。
      
      为了方便,她直接穿的飞行制服,但因为公司规定不准穿制服在外面招摇,她只能把肩章和航徽摘下来,如此外人便看不出。
      
      今天运气极好,出门就接到一单去机场的,温柠跑完机场,才调头不久,又接了一单去殡仪馆的。
      
      殡仪馆在城北,航空港区在城南,不堵车也至少要一小时。
      
      清晨的太阳驱散了薄雾,空气是微微湿润的,暖风从窗户灌进车里,吹乱了她额前的碎发。
      
      温柠按照定位,开着车来到附近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远远望过去,一个穿黑色套装的女人站在路边,有点眼熟。
      
      车子渐渐驶近,她看清了那人,脑子一嗡。
      
      她轻踩刹车,像是要求证什么,连忙拨通了乘客的号码。
      
      几秒后,温柠透过风挡玻璃看见那人拿起了手机,却只瞥了一眼,没接,径直往这边走来。
      
      “……”
      
      “顾总——”
      
      温柠主动降下车窗,探出头,轻挑了下眉:“去火葬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去火葬场做什么?当然是追老婆啦~【滑稽.jpg】
    .
    ————————感谢在2020-06-24 20:27:15~2020-06-25 20:07: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恋爱啊爱恋呐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phx、歪歪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坨肉嘟嘟?、生而为人_呐、DetectiveLi、盲_里偷星、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尘 10瓶;胡白、一叶扁舟 5瓶;周涛的高领毛衣 4瓶;孟美岐老婆、琉特、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