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当年也是做皇子的人

作者:沉醉皱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此生失控(暂完)

      李凝晔简直就是来搅局的,李凝照眼刀子直刺李凝晔。他鲜少这样阴狠神情,如今竟也不顾及父兄,直接对李凝晔眼神警告。
      
      晋皇有些相信霍瞬的话了,儿子大了可不好管教。尤其是自己这个一向有不服管教盛名的三儿子。今日老三拿下老二也实属他意料之外,想老三在外游手好闲,带兵打仗与骑射功夫竟都要比老四还要出色。
      
      老大和老二刚为了皇位争斗成这副局面,总不能老三和老四再为老五暗斗起来。
      
      皇帝本人犹豫起来,想着如何决断。霍瞬却是开口说:“三殿下倒是很有胆魄,我倒是很中意三殿下。只是,还需看皇上如何决断。”
      
      李凝贞在偏殿听得焦急,总觉得她父亲别有谋划,而且会是让所有人为难的谋划。
      
      皇帝微微眯眼,霍瞬又将主意打到他身上了?“霍瞬你到底想做什么?”
      
      “为发妻报仇。”
      
      几个出口,满殿寂静无尘。
      
      李凝贞顿时倒吸了口凉气,莫不是父亲以为父皇是害死母亲的凶手?她的想法正是殿中几个男人能想到的。
      
      李凝昀眼下还是太子,却仍旧道:“父皇不可!无论霍瞬说什么,父皇皆不可答应!”
      
      晋皇颇感欣慰,太子到底是他亲自选出的,未必有几个小的机敏,可心确实是最慈善的。只是,事关往事,孩子们始终不能理解。
      
      今日若真能有个了解,倒也是不错的。
      
      晋皇沉下气问:“霍瞬,你想如何为发妻报仇?”
      
      霍瞬垂下眼眸,道:“皇上大概还不知当年阿蘅从郑逢春处离开之后落到何人之手,阿蘅碰到了出宫祈福的两妃,宸妃与舒妃。舒妃娘娘好本事,一举说服阿蘅为所谓大义献身。”
      
      “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构陷本王母妃吗?!”李凝晔心生不妙,他隐隐觉得母妃要陷在往事。
      
      皇帝当即呵斥李凝晔,不准其再多言。又咬牙切齿问:“你说什么?”
      
      霍瞬将当年暨蘅遇见舒妃,听其诛心之言,之后留书郑逢春出走致死之事凄凄道出。他只说致死,如何致死一字不言。一来是往事久远,只能揣测。二来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竟然是她!”皇帝一拳砸在龙头案。
      
      竟是舒妃在背后谋划这些!晋皇想,必杀此蛇蝎妇!兴风作浪之人,一并必要剪除!
      
      李凝晔深觉母妃有大劫,却不知其母为了他谋划了更多的事。
      
      众人皆无言肃眉之际,殿外已有哭喊声袭来,震耳欲聋。
      
      大太监有苏忙不迭去过问,回来时,神色沉重,满目荒凉。他道:“皇上,皇后娘娘殁了。宸妃娘娘,也殁了。”
      
      “怎么回事!”帝王一瞬间失去两位枕边人。
      
      有苏道:“闻说宸妃娘娘趁着皇后被囚之际,无人严加看管,持刀而入,戕害了皇后娘娘。而后又自戕,临殁之前说,还请皇上还给五殿下一个公道。说——五殿下尚在人间,乃是云麾将军韩怀晰。”
      
      “嘶——”
      
      所有人都惊了,呼吸都一滞。
      
      李凝贞假皇子不用说,真皇子居然尚在人间!
      
      一众人各自沉下眉头,心上压石。
      
      ---
      
      “你过来。”李凝照逼近李凝贞,都要把人逼入死胡同了。
      
      李凝贞:“…………”你都走这么近了,还用我过去?!
      
      李凝照似有愠怒,气息喘重,“嫁不嫁?”
      
      李凝贞一个激灵,登时盯着他,“什么?”
      
      “要不要嫁给我?”李凝照忽然俯下身贴近她耳畔,语气里诱拐之意鲜明,“嫁给我,你还能跟现在一样惬意,不会有烦忧,不会被人欺负,一生都有人护着你,可好?”
      
      李凝照想过了,反正他要娶的是李凝贞,又不是霍瞬。说定了李凝贞才是关键,其他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天王老子也拦不住。
      
      李凝贞实在是心动的,于她而言,李凝照是特别于人的存在。否则也不会又折回来,说到底,她也舍不得。
      
      “可是……”父亲的意思……
      
      霍瞬摆明了是想拿她的婚事逼父皇手刃仇人,若是她不配合父亲,岂非要置生母之恩不顾。
      
      李凝照却说:“老一辈的爱恨情仇要顾及,你自己呢?若非他们任性,何须你这些年的如履薄冰。李凝贞,嫁给我,跟我走。”
      
      李凝贞猛然抬头看他,剪水秋眸里尽是不可置信,“你打算抛下这些,远走高飞?”
      
      李凝照神情散漫,俊逸落拓的眉宇舒展着,说:“我本就是山野游历的人,玉京浮华奢靡,若不是你,我只怕一早就走人了。当初回来,也不曾打算长留。虽曾想过要为你奋起争夺一回,可这一仗打下来,觉得实在没意思。我们一起走吧。”
      
      “将往昔纷扰抛却,一起看山高水野,我此生不负你,若违此誓,人神共愤不存此间。”
      
      自由与爱,一直都是李凝贞所期盼。如今李凝照一起许给她了,莫名心动。
      
      高堂手足仍在,可两颗年轻的心却不想陷在亲缘泥穴中。鸟飞鱼跃,自由可待。
      
      她说:“我想去江南。”
      
      他惊喜,也说:“那就去江南。”
      
      ---
      
      烟花三月下江南,浮云跟随,清风作伴。沿途风景如画,绵延千里万里的成片青丘,山脚之下碧溪如青镜,河岸垂柳林林,摇曳多姿。
      
      小梁子如今脱去宦官服饰,一身轻衣简朴便捷。身侧的小米子如今不装痴作傻了,办事机灵的小梁子自愧弗如。
      
      白墙黛瓦,屋脊飞檐。自露天的天井望下去,是一池碧色荷叶,绿油油的蒲叶下时不时游出几尾金红色的锦鲤。承重的木柱子上系着红绸与朱花,门楣亦是如此。
      
      小梁子和小米子便是带着几个丫鬟婆子走的红花艳艳的正门,今日主子正式娶妻嫁人。
      
      妆娘上妆,丫鬟更衣,婆子讲新妇之礼和夫妻敦伦。
      
      李凝贞对女子装束十分喜爱,没分心听婆子含蓄点化。菱花铜镜里的她,新月黛眉,明眸含秋水,唇抿红脂,腮染桃李妍色,红妆之后不似人间该有的美人。
      
      “真是天上一般的仙子,看的老婆子心都酥了。主家真是有福气了!”讲新妇之礼的老婆子心说。又想着这户人家屋舍非凡,占地广袤,想来也是有书香气的,索性不讲新妇礼,倒是给洞房里留了册子。
      
      李凝贞曾被李凝照强迫着看士昏礼,此刻倒真是派上用场了。
      
      虽无高堂,但李凝照的母亲端妃却来过一封信,他们未至金水县前就收到的。信中只有寥寥一语——吾儿安,可。
      
      这信便做了二拜的高堂。
      
      喜宴也摆了,小梁子和小米子同鸾仪卫、丫鬟吃喜宴。李凝照倒跟鸾仪卫吃了几盅酒,天色昏黄后便去洞房了。
      
      四月天还算白日长,光景虽未暗下来,黄昏时也模糊不清。布置的红彤彤喜房里点燃了描金龙凤烛,辉火高亮,坐在漆红妆台前的李凝贞还未卸妆去簪冠。
      
      李凝照推开雕花阁门后,两个丫鬟便知趣退出。临了依依不舍看了新郎官一眼,新郎官今日格外俊美,不同往日清水疏木一般冷逸。
      
      喜袍如烈火鲜艳,给李凝照清然的眉眼五官带去了重色。像原本如同水墨单调的画被填了色彩,生动多彩起来。凤目含情,丹唇噙笑,公子模样有玉质温然,却带着红尘热烈。
      
      “我给你卸妆取簪。”
      
      李凝贞一愣,回头抬首看他。却被他捏住下颌,见他欺身而来,唇上软热,被舌尖柔和拭去唇上红脂。
      
      李凝照的手抚过她青丝发髻,抽出錾刻生花的簪子,一边掠入柔嫩檀口一边取下她凤冠。
      
      烈火焚过身心,李凝照将她横抱起,李凝贞却抓着他的衣襟,心中发烫,面颊火烤一般,低声细语:“天还没黑。”
      
      李凝照低笑着,把她放在红透如霞的锦衾上,侧身将左右帷幔落下。帷幔的材质不是纱绡,因而不通透,落下后,帐中便不太明亮,却透着惑人的红光。红光洒在红颜上,越发使得李凝照心热难耐。
      
      “这下黑了。”
      
      李凝贞却畏惧了,忽然反悔道:“三哥,咱们一起游荡江南不好吗?还是……”
      
      李凝照似笑非笑,想临阵脱逃?他目色幽暗,其中积蓄力量,道:“咱们做夫妻更好。”他俯下身子,再次低声道:“有多好,你马上就知道了。”
      
      他脱下她的珍珠软履,耐心的解着衣带子,再来是腰带。最终剩下一身品红的中衣,再要脱时,李凝贞按住他的手,说:“你怎么…不脱自己的…”着实要羞死她了。
      
      李凝照含笑垂首道:“你给我脱。”
      
      他给她脱了,她自然也不怕给他脱衣服。李凝贞学着他的耐心,给他解开繁琐的外袍。
      
      “别折腾了。”李凝照抓住她皓白腕子,“不浪费时辰了。”
      
      李凝贞撇过头去,“你怎么这样子——”
      
      话还没说完,李凝照已然欺身压下她,细密的吻落在她唇上,又渐渐下移,所经略之处,梅花映红。他唇齿吮吸,她吃痛一声刺激的他直接撕下两个人最后的掩饰,赤诚可见。
      
      “抱紧我。”
      
      男人声色已然变的暗沉,却不哑,反而清亮有力。
      
      再醒来,已经在鸳鸯温溪里泡着了。
      
      李凝照穿着爽白中袍,她也换了水红中衣。
      
      李凝照揽着她说:“辛苦你了。”
      
      李凝贞一愣,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羞赧无言倚靠他肩头。
      
      李凝照又说:“咱们明年要个孩子吧。”
      
      李凝贞蓦然想起他床笫间凶狠花样,忙不迭道:“好。”
      
      她语气恨不得今年就要个孩子,李凝照但笑不语。这种事容易上头,一时情难自控。若能控制住,他…不想了。
      
      对李凝贞,他永远也控制不住。此生失控,自遇见李凝贞那天起,便成了永远控制不住的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解锁删改。
    下本写《第二次非正常成长》,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看看。
    打滚求收藏一波?(??? ? ???)?mua~??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