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祸从口出

      飞絮院内。

      云翎手抚心口坐在凉亭里的石凳上,双眉颦蹙。“不是叫你不要多嘴了么。我现在没了郡主的身份自身都难保看,万一袁旖旖私心报复怎么办。”

      今天真不是好日子,早知道就闭门不出了,但那长廊她又喜欢地紧。

      云竹此时委屈极了,当即跪在云翎身前,不解道:“姐姐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何要受那些诬陷?”

      “别跪了,我不是说了不许跪我么。”云翎伸手拉起云竹,叹了口气道:“我和她的恩怨之前跟你说过,她们一个个对我有ptsd症。是,那珠子不是我放的,但我的恶毒形象深入人心。我有太后撑腰回嘴两句没什么,你不一样。为了我们以后的安全着想,我也不能再杠她了。”

      “奴婢不懂。”云竹闷声道。

      云翎轻轻拍了拍云竹的肩膀温柔道:“你一直这么想要替我出头只会害了我,在我没想出办法离开大将军府之前,我们的地位就是比她们低一些,你得会看人脸色,有时候你以为自己做的是对我好,其实并不是。”

      “是,云竹以后不会再跟大少夫人顶嘴了。”云竹低头应声,她其实还不懂,但她听她的话。

      “翎姐姐,我姐姐做了什么错事?”云何兴冲冲地跑进门,正好听见云竹说的话 。

      “没什么。”云翎见云何一身脏兮兮的,问,“他们让你去做什么活儿了?”

      云何急忙后退了两步,尴尬道:“去马厩喂马,我身上是不是有味道?”他说着抬起衣袖仔细闻了闻。

      云竹凑近他嗅了嗅,“是有些味道,快离我们远点。”

      “我去洗澡!”云何脸上一红,飞快跑走。

      “小屁孩。”云翎看着云何风一样的背影轻笑。

      *

      晚膳过后,云翎嫌无聊便想教云竹和云何斗地主,谁知道不速之客秋荻来了。

      对上来人,云翎心想,她这几天一直装养病没去给老将军和老夫人请安,一来是自己不会,二来是自己不怎么敢和她们对上,怕说多错多。

      不过看样子,今晚怕是难顶。

      “秋荻姑姑。”云翎礼貌地喊了一句。

      “三少夫人,老夫人请你过去。”秋荻半弯着身子,古板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情绪起伏,她看起来更像一尊移动的雕像。

      “嗯。”云翎转身对云竹和云何说,“你们俩个去休息吧。”

      还没等那两人说话,秋荻再次开口,“三少夫人,老夫人说,你的丫鬟云竹也要带过去。”

      “带云竹过去?”本来云翎没想那么多,但绍韫让云竹过去那意思就很明显了,是为下午的事,袁旖旖来报复她了,她就知道不能趁一时口快。

      “是。”秋荻回得冷淡。

      “我拒绝。我知道娘找她去是怎么回事,但我的丫鬟犯了错是我管教不严,她要罚罚我一个人便是。秋荻姑姑,这样可以吗?”云翎恳求地看着秋荻,她就算不是郡主了绍韫也不会特别罚她,可云竹一定会挨家法。

      嘴碎应该不用打板子,估计得抽嘴巴。

      对于云翎的恳求秋荻无疑是惊讶的,她将初绾推出来顶罪的事如在昨日,今晚竟会替云竹求情,“老夫人说带她过去便是带她过去,奴婢不敢做主。”

      “问题是我……”

      “夫人别说了,奴婢跟你一起过去。”云竹上前一步道,老夫人找她想必也是为了下午的事。“奴婢一人做事一人当。”

      “我也要去。”云何虽不知两个姐姐下午发生了什么,但看情况不妙,他得跟去。

      “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在说笑话?”云翎把脸一沉,厉声道:“你也不能去。云何,如果你想继续留在我身边就好好待在这里等我们回来,不然我就赶你出去。我说到做到。”

      “姐,少夫人。”云何对上云翎难得的黑脸立马改口。“是。”

      “秋荻姑姑,我们走吧。”

      *

      大将军府的大厅里灯火通明,主要人物齐集,储棠川和绍韫坐在高堂椅上,储延礼袁旖旖坐于右侧,储延书乔秭琼左侧。

      机会终于来了。袁旖旖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李慕词现在就是个平民,那她当然有仇就报,有怨报怨。一个小小的丫鬟敢嘲讽她,她算什么东西。

      云翎走进大厅时差点吓了一跳,大人物都在,这么给面子的吗。储延修不在,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爹娘,大哥大嫂,二哥二嫂,慕词向你们问好。”她勉强扯了个笑,看这一家子的架势就不简单。

      云竹在云翎身边跪了下来,恭恭敬敬道:“奴婢见过老爷夫人,大少爷大少夫人,二少爷二少夫人。”

      一阵尴尬的沉默,只有储延书和乔秭琼回应了云翎。“弟妹。”

      绍韫冷冷地看着厅中的云翎,以前她放任她是碍着她郡主的身份,如今她不是郡主了,她自然要好好给她正家规,省得她在府里又搞出什么幺蛾子。

      “慕词,你这个丫鬟可不得了,嘴真是厉害。”

      这府里发生的大多事她都清楚,何况晚上袁旖旖来请安时还故意提了一嘴。

      也好,她便借这个机会来管教管家李慕词。

      “娘……”云翎开口。

      “是奴婢先对大少夫人不敬,老夫人要罚便罚奴婢吧。”云竹急忙俯身认错,她终于明白姐姐说地那话是何意思了,她的鲁莽只会害了她。

      绍韫娥眉一挑道:“既然慕词不会管教下人,那便由我这个主母来。来人啊。”

      “等等!”云翎大喊一身,“娘,云竹犯错是我教得不好,你要罚罚我吧。”她受罚,他们顾忌皇上太后的面子应该不会太放肆。

      云竹磕着头求道:“此事与三少夫人无关,都是奴婢嘴贱的错,奴婢甘愿受罚。”

      她这是拉拢人心?做作的她都不想看。袁旖旖对着眼前的苦情戏差点没笑出来。

      “你罚,她也要罚。”绍韫这次说什么也不放过李慕词,她要让她涨涨记性。

      “那她的惩罚我来受。”云翎这时有些气上心头了,她不是圣母而且脾气并不好。直视绍韫便想和她硬杠,大不了真的去皇宫里找太后帮忙。

      “不行。下人是下人,你是你。慕词,在这么多人面前,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来人,将云竹拉住去掌嘴二十个。”绍韫冷漠吩咐,她的话一出便有两个男人来拉云竹。

      “自作自受。”储延礼嘲讽了一句,今晚娘不出手他也会出手。

      “云竹!”云翎见云竹被带走心急如焚,她现在也顾不得那许多,以前学过的防狼招式里面她就记得断子绝孙脚,这么想她就这么用。

      “哎哟!”两个家丁被踢得猝不及防,当即握着重要部位倒了下去,免不痛苦至极。

      袁旖旖原本是看戏看地开心,结果这结场面让她不开心了。怎么李慕词还会断子绝孙脚,皇宫里有教这个的?

      云翎趁机扑过去抱住云竹,她仰头看着高堂椅上的两人。“你们不就是仗着我不是郡主了想给我点颜色看看么,我以前做的事我不否认。直接点,你们想对付我就冲我来,不要为难云竹。掌嘴还是打板子我来受。”

      她声音不大,却说地掷地有声,一字一字响在大厅里。

      乔秭琼古怪地看着云翎,怎么她觉得这个李慕词怪怪的,她那么骄傲的人哪里会替下人求情,初绾自小在她身边伺候都没这个待遇,云竹才来几天啊。

      “夫人,奴婢愿意受罚,奴婢不要你替。”云竹急地连忙推开云翎。

      “娘,一句话,行还是不行。”云翎仰着脸,眼神冷冽坚决。

      这压迫性的话让绍韫一愣,暗道,她这次醒来后还真变了不少。

      绍韫沉默,储棠川说话了,他原本并不想管这些女人的事,此时弄到这局面,他是不得不出手。

      “罢了罢了,既然是这丫鬟惹的事,掌嘴十个行吧。慕词,你给旖旖敬杯茶,这事便当这么过去了。”

      李慕词的郡主身份虽是被废了,但怎么说也是太后跟前最受宠的人,明里她自然不会对付他们储家,可暗里怎么着也会使点手段,眼下局势紧张,他断然不能冒险。

      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储延礼不悦道:“爹,才掌嘴十个是不是轻了些?”

      “你若是觉得我处置不公,那便自己来当这个家。”

      储棠川都这么说话了,储延礼再有不满也得闭嘴。他侧身牵起袁旖旖的手,让李慕词来敬茶也算是对她的一种惩罚。

      云翎心里很清楚,这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

      “奴婢愿意受罚。”云竹说完,又进来两个家丁将她拉了出去。

      “……”云翎站在原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尤为不好受。不过很快她便收了情绪转身,这时秋荻端了杯热茶给她。

      “谢谢。”云翎接过热茶走到袁旖旖跟前,纵然她心里有气,然而眼下只能如此,“大嫂,下午的事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储延礼讥讽道:“弟妹,既然是道歉,站着就没诚意了吧?”

      男主一出声,云翎这才注意到他,昨日都没来得及看,他和储延修长得有七八分像,但储延礼的五官要锋利一些,也成熟一些。

      她不喜欢跪别人也不喜欢别人跪她,只是她这次必须跪,就当拜佛了。去各地游玩,她以前可没少拜佛。

      “爹娘,这是怎么回事?”储延修刚进大厅,不经意间瞥了眼端着茶杯正要下跪的云翎。

      “慕词她做错了事,我让她同旖旖道歉。”绍韫依旧威严,并未因储延修出来而改变主意。

      “做错了什么?”储延修又问了一句。

      云翎对于储延修是有感应,但她现在烦死这个感应了。他今晚肯定不会帮她,不如早跪早解脱。

      “大嫂,我向你道歉也代云竹向你道歉,以后她说错什么话你尽管算在我身上。”云翎说着双膝一弯跪在了袁旖旖身前,两手恭敬地递上茶杯。

      袁旖旖倒是有些意外李慕词会说这些话,这真不像她,还是说,她终于醒悟了?

      下午的事他清楚她没错,这么做没必要。储延修拢了拢剑眉。

      “既然郡主诚心道歉,我不原谅倒显得小气了。”袁旖旖端起云翎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口,然而她放茶杯的时候故意放歪了,溅出的热水烫地云翎手一抽,她险些想把手里的茶杯甩到袁旖旖脸上,但她耐着脾气忍了。

      “谢大嫂。”云翎忍痛端着茶杯起身,随后将手里的茶杯递给秋荻。

      那茶,储延修眸色一暗,以他的眼力,袁旖旖的动作怎么会没看到。

      云翎笑着转向绍韫和储棠川,“爹娘,慕词已经敬过茶了,你们还有什么要让慕词做的?”

      “旖旖喝了你的茶此事便过去了,往后你记得多管教自己的婢女。”绍韫对于方才袁旖旖的做法有些不满,不仅多余还显得她小气,当家主母哪儿能小气。

      “那慕词回房休息了,爹娘记得早些休息。”云翎矮身福了福,随后快速离去。

      储延修转过身对上袁旖旖,他之前一直欣赏她敬重她,今日她的小性子他也理解,但形象有点不对。

      “我倒是觉得大嫂的两个丫鬟嘴巴也不干净。”他说完便去了后院,并没管袁旖旖的脸色。

      绍韫闻言看向袁旖旖,延修这话是什么意思。

      袁旖旖的脸瞬间黑了几分,她委屈死了。李慕词对她做了那么多恶毒事,她就这么小小地惩罚她一下怎么了。

      他不是八百年前就对李慕词死心了么,脑子有坑。

      储延礼此时也顾不得去教育弟弟,他现在得先安慰自家老婆,“别生气别生气,我待会儿去找他谈谈。”

      “呵呵。”袁旖旖勉强笑了笑。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