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激情开麦

      飞絮院的书房里,烛火通明,幽幽地映着一道人影。

      “啪”,储延修猛地合上书,今夜他格外烦躁,怎么也看不进书中的字。

      桌上一角,白日他拿回来的簪子正躺着,醒目地紧,他盯着它半晌,随后扬手扔进了对面的古董花瓶里。

      烦。

      他从未如此人在心不在过,不知怎么的,他想起她在遇香堂的所作所为,竟有些急切地想去飞絮院,想知道她此时在做什么。

      带那两个乞丐回家,她一定在计划什么阴谋。

      她没那么善良,也不会那么善良,善良这两个字不属于李慕词。

      陷害,下毒,暗杀,只有他们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到的。

      想到这儿,他起身快步走出了书房。

      *

      女孩和男孩穿上新衣后焕然一新地站在云翎面前,云翎小小地诧异了一下。

      两人脏兮兮的小脸洗干净之后,露出了干净的五官,男孩眉眼间生得挺俊俏的,长大以后估计也是个祸水,女孩清清秀秀的,清丽佳人一个。

      “姐姐,我这样穿是不是很怪啊?”女孩别扭地扯着自己身上的衣裙,她从未穿过这些女孩子的衣裳。

      “不怪,这衣服衬你。”云翎想了想说,“不过你们两个要真想在将军府里做事,还得穿下人的统一服装,这几套穿不了。”

      “嗯,我愿意留在这里做事,愿意伺候姐姐。”这人救了她和弟弟,还给了她新生活,她当牛做马也愿意。

      男孩用力点头,“姐姐愿意,我也愿意。”

      “嗯。”云翎掐了掐男孩的脸,调笑道:“你这模样,以后长大了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小姑娘。”。

      男孩不解,眨巴着眼问:“为什么要迷倒她们?”

      云翎转着眼珠道:“因为你长得好看啊。我本是长乐郡主,不过圣旨下来后就不是了。在外人面前你们记得叫我少夫人,私下叫我姐姐。对了,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女孩为难地摇摇头,“我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但是那个卖了我们的爷爷叫我阿竹,叫他阿何。”

      云翎略一思索道:“我原名姓云。不介意的话,你们两个跟我姓。”

      “好。”男孩子转身激动地看着女孩,“姐姐,我们有姓名了,你叫云竹,我叫云何。”两人说完便在云翎跟前跪了下来,还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停停停,你们不要磕头,我还没死呢!”云翎一见人磕头就尴尬地不行,头皮发麻,“起来。我跟你们俩说几句,大将军府不是那么好待的,在这里要守将军府的规矩,明日初绾来的时候,我让她把这里的规矩说给你们两个听,你们一定要记住。”

      “嗯。”

      她姓云?她不是姓李么。

      这又是怎么回事。

      屋里所有的对话,储延修全数听了去,只不过越听越古怪。昨日的事李慕词做不出,可她做到了,不管如何,但愿她是真的悔过自新。

      “三少爷。”府里的管家正要来找储延修,见他一直站在房门口便喊了一句,然而他这一句愣是把屋子里三人的注意力全吸了过来。

      三少爷?

      云翎蓦然抬头看向门口站着的储延俢,她的心灵感应又来了,方才都没注意。

      储延俢见云翎脸上温柔的笑意在见到他时秒收,心里一冷,面上更冷,既然她依旧没把他当回事,那他在犯什么贱。

      他横了眼屋里的两个陌生人,满脸阴云密布地朝她走来,“你玩什么救人的把戏我没兴趣,但你若是再去破坏大哥大嫂,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这,他以为她救这两人是为了对付袁旖旖?脑洞够大的。

      “你放心,我现在躲她还来不及呢。”云翎面无表情地说着,好不容易让女主原谅她,她哪有那么蠢。

      云何仰头看着一脸冷漠的储延俢,他知道他是姐姐的丈夫,但他讨厌他。

      “你好自为之。”储延俢鼻尖重重哼了一声,一看云何敌视的眼神,风流的桃花眼便眯了起来,这小兔崽子几个意思。

      “哦。”云翎也不多说,反正她说什么都会被认为是在狡辩,干脆不说。

      她这幅软绵绵的姿态,完全跟以前的嚣张和委屈不一样,这让储延俢都不知道怎么放狠话,于是他索性甩袖而去。

      云竹古怪地盯着储延修的背影,怎么姐姐和她夫君的关系这么奇怪。“姐姐,他是你的夫君么?”

      他一走,她登时放松了,冷笑一声道:“现在是,以后或许就不是了。你们千万别去招惹他知道么?”

      “知道了。”

      还没走远的储延俢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云翎的话。什么叫现在是,以后或许不是。她前几日还给他端茶倒水求和好,现在玩欲擒故纵?

      说起来,他在意她做什么,断了那点念想也好。等等,他哪儿来的念想,他对她根本就没念想。

      *

      两日后,慕容曜下了诏书,很快,李慕词郡主身份被废的事就传便了整个都城,认识她的人无不在拍手叫好。

      云翎满脸不高兴地走在长廊上,今日下人见着她也不像老鼠见猫了,他们看她的眼神以前是害怕,现在就是看笑话加鄙视。

      “这些人可真狗眼看人低。”云竹一看那些人的目光心里就来气,明明姐姐人这么好,为何他们都不喜欢她。

      那些所谓的恶毒事,她在下人口中也听到了一些,但她不信,说什么也不信。直到云翎亲口承认那就是她做的,她当时就惊呆了。

      云翎不是傻子,她看得懂下人们看她的眼神。她虽是代李慕词活下去,但要说玩什么收服下人心的把戏就免了,那些都是女主的,她只要安安静静不惹事就好,不然自己的头要保不住。

      好巧不巧,冤家路窄,袁旖旖来了。

      女主自带闪光灯,跟做了特效一样。袁旖旖的长相其实是温婉型的,却因着那双精明的眼睛整个人凌厉了几分。

      袁旖旖一开始倒没注意到李慕词,毕竟今天是她的大好日子,郡主身份被废,对于她这样骄傲的人来说,无疑是斩断了她一双翅膀。她估计她这几天蹦跶不起来,更别说出来散步。

      “可惜她今日不出来,不然我们便能瞧见她的脸色了,一定精彩。”素月笑道。

      意画也笑,“是啊,真可惜。好在老天还是长眼的,这次连皇上都保不住她。夫人怎么不说话,她可是害了你好几次呢。”

      袁旖旖无语地白了两人一眼,“说什么,她有这样的下场是她罪有应得,我没出手对付她都算好的了。谈她晦气,还不如想想店里的新菜式。”

      “夫人整颗心都扑在遇香堂上,叫少爷知道了要吃醋。”

      “你们两个,啊!”袁旖旖尖叫一声,她刚忙着想事,谁知脚下踩中了一颗珠子,右脚一滑,整个人往后倒去。好在随从的丫鬟有两个,一左一右架住她,这才让她没摔在地上。

      “夫人没事吧?”

      “没事。”袁旖旖在素月的搀扶下起身,方才真是吓她一跳,也怪她走路不当心。

      云翎当即有种不祥的预感,她要背锅了。“云竹我们快走。”她说完拉着云竹就想跑路,毕竟她现在最不愿意碰上的人就是袁旖旖。

      然是事与愿违,袁旖旖眼尖瞧见了李慕词,她不上门去好嘲讽她,她倒好,自己送上门来,“这不是长乐郡主么。”

      “这里怎会有颗珠子?”意画忽然俯身,在地上捡起了那颗绊倒袁旖旖的珠子。

      一听这声音,云翎当即全身一麻,她就不该在这离逗留,这下好了吧,背锅来地太快就像龙卷风。

      “我说呢,怎么好端端的长廊里会有珠子,想来是有人故意放的。”

      “刚被废了郡主的身份,这么快便来作恶,也不怕夜里有人敲门。”

      素月和意画两人一唱一和,明里暗里嘲讽李慕词,有袁旖旖在她们什么话不敢说,老夫人现在最喜欢的可是大少夫人,而李慕词现在不是郡主了,她们也不用怕她。

      云翎在心里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千万要忍住。

      “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云竹看不下眼了,她们那语气明明说这颗珠子是云翎放的,她放没放她不清楚么。

      “云竹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云翎拉过云竹,她笑着转身,“大嫂,好巧啊,你也来散步?”

      袁旖旖见着云翎的样子倒是笑开了,“你来这儿散步怎么也不同我说一声,毕竟你那院子里没什么人去,我身为长嫂自然要多关怀关怀你,不然亏待了你怕是要让太后娘娘拉去问话。”

      女主不愧是女主的,怼人不是那种明里怼,反而是暗里怼,她这句话一出不就是说她在府里不得人心,只会仗着太后地宠爱欺负他们么。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关怀,大嫂平日忙得很,晚上还得陪大哥通宵达旦,哪儿有时间瞧我啊。至于太后奶奶那边,我相信她老人家必不会为了这些琐碎事上心。”云翎的口才不算出色,不过骂人的话倒是在同桌哪儿学了不少,可惜在这里不能用,一用袁旖旖肯定能猜到她也是穿越的。

      一山不容二虎,一个都城也肯定容不下两个穿越的人。

      袁旖旖一愣,她向来对自己的怼人技术引以为傲,储延礼都说不过她,以往李慕词在她面前跟她吵架总是被气地跳脚,可她今日不但没跳脚,反而反唇相讥。

      一看女主眼神,云翎只觉得糟了,她回个什么嘴。她现在是平民,不是郡主。

      “哎呀……头疼,想来是前几日落水受寒还未痊愈。”云翎故技重施,说着便扶上了额头,然而云竹可比初绾上道多了。

      “夫人,奴婢这便扶你回房。大少夫人,我们家夫人身子娇贵不如你厚实,在日头下待不久。”

      袁旖旖一听云竹的话,俏脸一黑。没有哪个姑娘喜欢被人说厚实的。

      “大伯母,你有没有看到我的珠子啊。”奶声奶气的声音在两人身侧响起,是储应禛,他小脸红扑扑的 ,长得倒是十分像储延书。

      “呼。”云翎闻言顿时松了口气,看来自己这次不用背锅了。

      “小少爷,你说的是这个珠子么?”素月将手中的珠子递给储应禛。

      储应禛接过珠子,小脸笑得明媚,“嗯嗯!我方才经过这里的时候不小心丢了。还好,它还在。”

      袁旖旖看向五米开外的李慕词,她倒没真认为是她做的,但如果自己有孕了再踩这颗珠子,那么她一定以为是她做的。

      “原来有人仗着自己受宠不分青红皂白只会乱扣帽子。”云竹不高不低地说了一句。

      云翎赶忙喝道:“云竹不得放肆!我们走。”她走着走着往某块假山看了一眼,那感应又来了。

      “夫人,这丫鬟也太放肆了,她还以为自己伺候的是郡主呢,简直没把你放在眼里。”素月不服,她想单独跟云竹掰头一下。

      袁旖旖勾了勾嘴角,“气什么,年少气盛,总会有人教她做下人的。”

      假山后的储延修目睹了一切,早在知道李慕词被废了郡主身份地时候他就忍不住就想去飞絮院看她,谁知她和云竹来了长廊散步。

      他太了解她了,她的嘴没这么伶俐,根本吵不过大嫂,可今日她却没落下风。

      蹊跷。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